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臂助
    这一个多月来,在梦瑜县发生了两件大事,其一便是土丘村与土石村合并为西山村一事;其二便是一镇梦瑜卫在突然从边境杀出,先后在璋郡凌璋县元武镇,以及瑶郡胡瑶县鑫胡镇大掠而回。

    梦瑜卫先是在元武镇斩杀天狼门武人境修士九人,攻破了元武镇镇守所的宝库,将里面较为珍贵的修炼资源带走了大半;后来又沿着边界突然杀入西南方向的鑫胡镇,击杀开灵派武人境修士七人,再次大肆抢掠了一番。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梦瑜卫的先后两次行动激怒了天狼、开灵两家宗门,凌璋县和胡瑶县先后派出十七位武人境后期的修士合力追杀,双方在曲武山附近一番大战,最终两派武人境后期修士先后折了七人,而这一镇梦瑜卫也先后有三人陨落,两人重伤,但还是在道兵大阵被破之前成功突围返回了梦瑜县。

    梦瑜卫从瑜郡之外返回后不久,梦瑜县令陈纪真人便下达了边境戒严令,所有从梦瑜县通往外郡的商路一律关闭,同时命令梦瑜县各大豪强、望族各出精锐武人境修士赶赴边境戒备,同时彻查梦瑜县所有通往外郡的走私暗道。

    一时间整个梦瑜县上下风声鹤唳,各大小家族的武人境修士源源不断的赶赴边境,在被边境防卫的撼天宗修士整编之后,参与到了边境戒严之中,随后在边境便先后与天狼门、开灵派爆发了数次小规模的冲突,双方各有死伤,整个梦瑜县顿时笼罩了一层紧张的气氛。

    杨君山出关的时候,正巧赶上安侠从晨瑜县青石镇带着十余户老杨家的人赶来投奔杨田刚。

    “七姑父,你们这一家是……”

    杨君山看着安侠正在从一辆驮马兽车上把大大小小的行李搬下车来,不由带着一丝惊喜问道。

    安侠将一个大木箱子从车上卸下来,拍了拍手,笑道:“小山,七姑父一家今后就要搬到西山村了,怎么,难道小山不欢迎呀?”

    杨君山大喜道:“怎么会不欢迎,有七姑父前来,这西山村可以说是实力大增,我爹那里又多了一位得力臂助,听说并村之后的事情千头万绪,我爹那里肯定是焦头烂额,他听说您来了肯定大喜过望!”

    安侠指着杨君山“哈哈”笑道:“你这小子,我可是听说了,以武人境第一重的修为众目睽睽之下战胜了人家一个武人境第二重的修士,你七姑父我修为也不过武人境第二重,要说你爹的得力臂助,你小子不就是?”

    杨君山与安侠一同卸下车上的行李,一边谦虚道:“那怎么能一样?我那天根本就是侥幸,这一个多月来不一直都在养伤嘛!再说了,我这毕竟也是年纪小阅历少,就算是想帮我爹,也不如您经验丰富不是?”

    “小山说得对!”

    杨田刚的声音从两人身后远远传来,就见得杨田刚急匆匆的走到了两人身前,这一个多月来,杨田刚显然因为并村之事消瘦了不少,不过整个人的精神头看上去却是越发的高涨,行走之前的气势也是越发的逼人,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气质。

    安侠见到杨田刚时,脸上露出一丝讶色,道:“三哥修为居然精进如斯,煞气入髓,这是凝聚清气进阶第四重的征兆啊,恭喜三哥执掌西山村,恭喜三哥不日进阶武人境第四重。”

    杨田刚摆了摆手,道:“第四重哪里是那么容易突破的,好了,且不说这个,你来的正好,这些行李什么的都不要管了,交给小山、小平他们一帮臭小子就成,对了,你一家的户籍转过来了吗?”

    安侠点头道:“都已经在西山村落籍了,不过事情有这么急吗?”

    杨田刚点头道:“如今这村子大了,人也多了,人心跟着也杂了,两村本来就有积怨,几个武人境修士手下各自都有一伙拥趸,整天都在为了各自的利益算计着,事情都不大,但却太多,我实在是无暇分心他顾。”

    安侠道:“不是有一位副村正吗,我若要插手,会不会惹得他不快?”

    杨田刚道:“任命石南生为副村正,更多是为了安抚并入的土石村村民,想来那石南生自己也知晓,此人在原土石村之中虽颇有正直之名,但到底是那石九童的本家,我现在还不能信任他。”

    安侠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不过当下我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杨田刚顿了顿,道:“彻查原土石村灵田,重新丈量之后统一分田!”

    安侠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三哥你可真看得起我,这可是得罪人的事情!”

    杨田刚摇头,道:“不会,据我所知,那石九童做村正的时候在村里霸占了不少灵田,面积可要比我在土丘村的时候分的职田大多了,大约有四五亩左右;还有这一次老石家有十余户灵耕农跟着熊家的人跑了,虽说损失了二三十个灵耕农,可也腾出了大约四五亩,这些灵田丈量清楚之后,大多数都会分给原土石村的灵耕农,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老石家的人恐怕不乐意”安侠一下子便想到了关键,道:“石九童的职田也就罢了,可那十余户离开的老石家的灵耕农留下的灵田,老石家是绝对不会轻易让出来的。”

    杨田刚笑了笑,道:“那就要看七妹夫你的手段了!我会让你嫂子和你一起去的。”

    “对了三哥,还有一件事!”

    安侠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我这一次带来的十余户咱们老杨家的人该怎么办,他们可是和咱们一条心的,来这里虽说是投奔,可也都是冲着三哥你的名头,你要重建杨家这些人可都是会奉你为家主的,这些人可不能亏待!”

    杨田刚道:“放心,这一次徐家分裂,徐二晨带走了徐家五分之一的人口,五六十户人家当中也有十余户灵耕农跟着走了,这些人腾出来的灵田都是咱们老杨家的。”

    安侠笑了笑,道:“看来还要和徐家斗上一场了,他们定然不想我们得到这些灵田。”

    杨田刚笑了笑,道:“好不容易削弱了徐家,又岂能让他们再有翻身的机会,这一次无论是徐三娘勾结余家抢夺灵源之地,又或者徐二晨里通外敌,都是我们打压他们的理由,那几亩灵田都不会再重新交给徐家。”

    安侠沉吟道:“这十余户老杨家的人,虽说都是三哥的族人,但对于整个西山村而言却是外来者,他们会不会因为三哥你偏袒族人也同仇敌忾?毕竟加上这十余户老杨家的族人,整个老杨家在西山村已经有三十余户,虽说相比于徐家和石家这西山村的两大家族还小的很,在整个西山村也要排在李、王、周、曾等几家之后,可这三十余户老杨族人每一户可都是有灵耕农顶门的,从这一点上来说老杨家如今可是西山村第三大的灵耕农家族,仅次于徐家和石家。”

    杨田刚道:“你说的我也晓得,我也从不讳言自己在西山村培植自己家族的意图,不过这件事我早在土丘村就开始做了,你晓得为何当时土丘村的人一直不曾有人反对么?”

    安侠道:“当是三哥威望素著,无人敢挑衅三哥权威。”

    杨田刚点头道:“你说的不全对,威望是有的,但更多是利益,这些年土丘村蒸蒸日上,几乎每个人都落得了好处,即便是所有人都晓得我迁徙老杨家族人的目的,可只要我能一直带着村子向前走,每个人手中都能落得实实在在的实惠,他们便不敢挑衅我的地位。”

    杨田刚顿了顿,又补充道:“你和这十几户老杨家的人说清楚,徐家的这几亩灵田分下去,那么今天新熟的这三亩半灵田就不会再分给老杨家一分田了,包括先前早一步来到土丘村的老杨家人也是一样。”

    安侠挑了挑大拇指,佩服道:“三哥放心,这些跟着我来的老杨家族人都是青石镇生活困顿的人家,能一来就分给他们灵田耕种就感恩戴德了,哪里还敢挑肥拣瘦。”

    杨田刚顿时皱起了眉头,道:“青石镇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

    安侠叹了一口气,道:“岂止,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恶化了,王千真人入主晨瑜县之后,一直与晨瑜县的大小家族势力斗法,把整个晨瑜县搞得乌烟瘴气,老杨家在青石镇被孤立的事情一直不曾好转,那些给老杨家承诺的好处也迟迟没有兑现,老杨家的处境越发的恶劣了。”

    “这也就罢了,可这个时候大哥那里又大肆张罗着准备第二次冲击武人境第四重,号召族人相助,从上到下又将老杨家的人收刮了一遍,这不,听说这些年我跟着你赚了些钱,马上便给我摊派了二十枚玉币,说是只要他进阶武人境第四重,那杨家必然实力大增,如何如何……,还是以前那一套说辞。”

    杨田刚叹了一口气,道:“但愿吧!”

    “但愿个屁!”

    安侠直接便爆了粗口,骂道:“老子前手交了钱,王元后手便分了一半过去,剩下的落在大哥手中不等他冲击瓶颈,便先给他两个儿子置办起了炼制法器的灵材,说是不能让老三的儿子比了下去。”

    杨田刚一愣,便听着安侠又骂道:“现在还比个屁啊,小山都武人境修士了,法器也练成了,他那两个儿子如今在凡人境第五重连灵元都尚未开始转化,我是越想越失望,正巧三哥做了西山村正,我琢磨着干脆搬到这里来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