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落定
    宋威等人作为陈纪真人的弟子,连熊家有多少件法器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哪里还会不zhidao熊家传承的灵术神通有多少种,更何况先前宋威已经说了,这石九童施展的“飘絮收灵术”疑似来自于七灵门和开灵派的传承,熊管家若真要一个应对不妥,宋威恐怕就敢将里通外敌的嫌疑帽子扣在熊家的头上。

    这个时候的熊家可谓是处处小心,生怕哪里一不小心便被撼天宗盯上,做了那用来儆猴的鸡!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熊持忠这个时候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宋威今日前来原本熊持忠以为是冲着熊家来的,而事实上此人根本就是为了这杨田刚来拉偏架的,虽说两则看上去像是一回事儿,但正由于侧重点不同,使得熊持忠似乎琢磨出了些什么。

    于是这位熊管家带着一丝怜悯之色望了一眼场中兴奋的转守为攻的石九童一眼,低声道:“宋先生说笑了,熊家断然不懂得这‘飘絮收灵术’,或许这道灵术的真正来历,只有询问石村正自己了!”

    宋威点了一下头,道:“其实相比于徐族长到底遭何人所袭,在下倒是对于徐族长的行踪为何会被人把握的这般清楚更感兴趣!”

    宋威话音一落,不仅是徐三娘,便是一旁的熊管家脸色也是一变,但两人口中还是不得不说道:“宋先生高见!”

    宋威冷哼一声,道:“既然这位石村正的身上还有着袭杀徐族长的嫌疑,那么熊管家认为是等这两人决出胜负再行询问,还是现在就询问呐?”

    几位观战的武人境后期修士尽皆能够看得出来,场中那石九童虽说看似占据着上风,实则此时已经显得有些后力不及,想来是体内灵元已经开始不济;而杨田刚虽然躲得狼狈,被飘絮散去了体内不少灵元,但他原本就有着第三重巅峰的修为,积累雄厚不说,之前也不曾有过损耗,因此尚能坚持的下去。

    事实上此时的石九童已经打慌了,别看他在杨田刚身后穷追猛打,其实是晓得自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若是再不能在短时间内拿下杨田刚,他自己就先累垮了。

    而杨田刚依旧沉着冷静,他虽然无法完全破除“飘絮收灵术”,却在极力避免被这道灵术神通完全粘上,体内灵元虽然在散逸,但却还能够凭借体内远比石九童雄浑的灵元坚持下去,一旦拖垮了石九童,这一战自然也就胜了。

    熊管家与左右的余、宁两家的修士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又向着身后一声不吭的熊满山看了一眼,这才叹了一口气,道:“既然斗法尚未完成,那还是待得两人分出胜负之后再说吧。”

    宋威微微一笑,晓得熊家依旧在心存侥幸,便道:“也好,不过即便是这石九童胜了,可一旦坐实了他这半途截杀徐族长的罪名,这村正之位他依旧还是做不得的!”

    熊管家迟疑了片刻,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就在几人说话之间,场上两人的斗法也已经到了关键时刻,石九童依旧在疯狂的进攻,而杨田刚这个时候却突然展开了反击。

    石九童这个时候早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一直强撑着无非就是觉得此时自己占据了上风,连续狂攻之下keneng下一刻杨田刚就会撑不住了败退。

    然而他却不zhidao杨田刚对于飘絮收灵术的了解并不下于他,虽然一时之间他无法将这一道灵术完全破除,但却懂得如何能够避免这一道灵术的最强攻势,尽keneng的保证体内的灵元减少散逸。

    就在石九童追着他一通狂轰滥炸的档口,杨田刚突然冒着漫天的飘絮直冲而上。

    石九童不惊反喜,铁霞珠在头顶滴溜溜转动带起一团旋风,将漫天的飘絮尽数向着冲过来的杨田刚身上汇聚而去,眨眼间杨田刚周身附着的飘絮厚度便增加了一倍。

    然而就在这时,杨田刚手中的上品法器突然破空而出,一下子敲在了那铁霞珠之上,一声脆响震得石九童耳根子都疼,而铁霞珠也被这一敲飞离了石九童的头顶上空。

    石九童不惊反喜,他的铁霞珠虽然被敲飞,可杨田刚的烟锅子同样一时间也失去了掌控,而他事先已经将漫天的飘絮都开始向着杨田刚身上汇聚而去。

    “咦,这倒是个好办法,没想到堂堂一道灵术神通居然能够被一道不起眼的法术神通给破去!”

    正在观战的宋威突然讶异的说道。

    一旁的宁长春也笑道:“倒不是完全破去,但至少也破去了这道灵术神通的一般威能,日后倒是不失为一个借鉴的仿佛,想不到啊,连纳土术这等鸡肋的法术都还有这等用处。”

    就在石九童心中暗喜之际,却见眼前纷纷扬扬的飘絮突然一阵剧烈的晃动,石九童心中一惊,就见到漫天的废墟突然破开,一个浑身裹满了泥浆又插满了飞絮的泥人冲着他飞奔而来。

    石九童大惊失色,转身就要逃开,不料那人飞奔之际,每一步踏下都是一道震地术,接连五步踏下那石九童踉踉跄跄愣是没有逃开,而那泥人已经追到了他三丈之后。

    石九童晓得如今已经到了决出胜负时刻,于是干脆不再奔逃,转身便要同杨田刚拼个你死我活。

    岂料就在他转身的刹那,地面又是一声闷响,这一次闷响是从地底传来,石九童暗道一声不好,再想逃跑已经来不及,脚下的地面突然一软,身子便要向下掉去。

    石九童拼尽最后一点灵元,从脚下爆开一蓬煞气,使得他悬空停住,不曾落入地坑当中,然而这时那泥人已经到了眼前,只见那人伸手遥空一指,一声裂空尖啸便已经传来,碎石术!

    石九童避无可避,脚下的煞气散去,整个人掉入了土坑之中,随即土坑合拢,石九童大半个身子被夹在了土坑之中,漫天的飞絮顿时消散一空。

    泥人身上的泥土一层层的剥离,杨田刚从中露了出来,就站在土坑旁边,却不曾将陷入土中的石九童放出来。

    “杨田刚,老子已经输了,这村正已经是你的了,难道你还不放老子出来吗?”石九童此时脸色苍白,体内的灵元已然消耗一空。

    而杨田刚此时也不好过,体内灵元消耗了大半这才找到机会将石九童击败,若是那石九童再能够坚持个一时半刻,恐怕到时候败下阵来的就是杨田刚自己了。

    不过面对石九童的咆哮,杨田刚却是视若无睹,而是身子一转避过身来,就见得宋威以及三大豪强家族的修士连同徐三娘一同走到了石九童身前,居高临下俯视着他。

    这个时候石九童也发觉到了不妥,急忙将目光转向了熊持忠,道:“熊管家,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放在下出来?”

    熊持忠还没有回答,一旁的宋威已经冷笑着问道:“不急,我且问你,昨天晚上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从实招来吧?”

    石九童神色一变,道:“宋先生,您,您这是什么意思,可是怀疑在下什么?”

    一旁的徐三娘已经跳出来道:“姓石的,你别装了,昨天打伤我的人就是你!”

    石九童一怔愕然,随即反应了过来,激动的道:“徐三娘,你不要血口喷人,你说我打伤了你,你有证据吗,今天可是有这么多在场,容不得你胡说八道!”

    随即石九童又向着熊驰忠道:“熊管家,还请您主持公道哇,莫要让别有用心之人得逞!”

    熊管家面露为难之色,一旁的徐三娘冷笑道:“你刚刚施展的灵术神通‘飘絮收灵术’,便是昨天将我击伤的神通,怎么,石村正你忘了?”

    徐三娘这话一出口,四周两村的村民顿时哗然。

    “是石村正打伤了徐族长,为什么呀?”

    “笨,这还用问嘛,当然是去除土丘村一位高手了,这样一来一旦两村斗法夺帅,土石村自然大占上风,你看今天多悬,要不是杨村正家的大公子异军突起,这一次咱们土丘村就败了!”

    “原来如此,这石村正也太狠了,到底是乡里乡亲,居然……”

    石九童顿时急了,骂道:“放屁放屁,那根本不是老子做的,你血口喷人,老子昨晚都在土石村,再说了,你昨天什么时候被人伏击的,我又不晓得你的行踪,如何就能够提前设伏袭杀于你?”

    徐三娘一听这话也是一愣,石九童说的也对,自己的行踪他怎么会zhidao,昨天晓得自己行踪的似乎只有……

    “啊,我明白了!”

    一声惊呼突然传来,众人闻声望去,却正看到那连续战败两人后受伤的张铁匠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上,见得众人向他望来,张铁匠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在下倒是想起了一事,昨晚在下与杨村正商议并村之事的时候,却是发现有人从村里出来,过了沁水向着土石村那里去了,莫不就是此人泄露了徐族长的行踪?”

    徐三娘脸色此时已经铁青,闻言道:“张兄,你所言可是当真?”

    晚上还有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