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震慑
    杨君山虽然打定了主意要去一趟郡城,可等他当真要成行的时候,却已经又是半年的时间过去了。

    除了荒土镇尚未大量的事qing需要杨田刚需要他的处理之外,整个梦瑜县的形势也是越发的恶劣了,杨田刚父子虽然竭力保持荒土镇一方净土,可还是不可避免的收到了波及,特别是位于西北方的荒丘镇,在熊希英的指使下,两镇的灵耕农经常因为灵田之事发生摩擦和械斗。

    这一次杨田刚父子便是暗中设局,使得狂妄自大的熊希英轻率出击,结果被父子二人联手击伤遁逃,没有一年半载的修养是别想恢复过来了。

    而发生在荒土镇与荒丘镇的这一次斗法也对整个梦瑜县修炼界产生了极大的冲击!

    那熊希英虽说被撼天宗剥夺了真传弟子的身份,可那也只是一个身份而已,其本身的实力却是并未受到si毫影响,更何况他本身还是豪强熊家的嫡长孙,可就算是这样,却被从乡下泥腿子出身的父子二人给联手击败了!

    尽管杨氏父子是以一敌二,可熊希英被如此轻易的击败,依旧令所有人感到不可思议。

    而反过来说杨氏父子,杨田刚也就罢了,毕竟是武人境大圆满的修为,可这杨君山居然也能在双方的斗法过程当中cha上手,要知道当时在边境野战,可没有机会给他来布置阵法。

    不过随后传来的消息便更加令人惊讶了,从逃回荒丘镇的熊希英那里传出的消息,那杨君山居然已经进阶武人境后期,而且那熊希英甚至怀疑,一年多之前的那一次杀害余家四管家的凶手,十有七八便是杨君山!

    父子二人均进阶武人境后期,杨田刚甚至是大圆满修士,这等实力即便是在梦瑜县的所有望族之中也属实力强劲了,更不要说他们父子联手还击败了撼天宗的真传弟子。

    要不是杨氏一族的底蕴实在可怜,除了杨氏父子撑门面之外,姓杨的族人中连一个武人境第二重的修士也没有,恐怕西山村杨氏都要问鼎梦瑜县第一望族了。

    不过很快事qing便再次发生了变化,因为熊希英的直接怀疑,这几年来一直同熊家一般备受整个梦瑜县打压的豪强余家也马上做出了反应,派人直接上门质问第四管家遇害之事,同时更是向县衙提出了控诉。

    杨君山在接到前往县城接受质询的消息之后不jin仰天大笑,曾几何时,作为豪强的余家居然也懂得告状了,这等令豪强也委屈的时候可当真不多见。

    由此也可以看到,这几年来,在陈纪真人的打压之下,熊、余两大豪强已经被削弱到了何等境地,换做以往,怕是不分青红皂白,只管先将杨君山这个嫌疑斩杀了再说其他。

    当杨君山施施然来到县衙的时候,这才发现与他一同接受询问的还有余家的一位管家,而且是第二管家,一位武人境第五重大圆满的修士,而奉命进行询问的则不是别人,正是杨君山的师兄,陈县令的大弟子宋威。

    面对余家第二管家的质问,杨君山的回答则更加简单,在余家第四管家被杀之时,他的修为尚未突破武人境后期,有撼天宗驻落霞岭矿场的青衣真人可以证明,当日他协助撼天宗阵法师构筑守护大阵的时候,曾经面见过青衣真人并得其教诲,正因如此,他才在事后有所领悟,并成功进阶武人境后期。

    这谎话说的轻巧的连宋威都有些瞠目结舌,可余家的那位第二管家却是在第一时间便将杨君山的嫌疑泯灭了大半。

    有谁会去质疑一位真人修士的眼光?他杨君山能够在一位真人面前掩饰自己的修为?至于向一位真人境修士去求证?开玩笑,谁去?这等小事还ru不得真人修士的眼,而武人境修士有资格向青衣真人去求证吗?

    宋威想明白了杨君山的想法,心中不由暗赞这个小师弟胆大包天,如此一来余家自然再没有理由去怀疑杨君山,因为怀疑他就等于怀疑青衣真人,可同样也有一点,若是这件事qing当真传ru青衣真人的耳中,那青衣真人到底是会一笑了之,还是会出手惩戒?

    其实杨君山也在赌,他赌陈纪真人与驻守落霞岭矿场的青衣真人两人zhijian早有默契。

    陈纪真人这几年大张旗鼓的打压熊、余两家,在两家真人修士莫名其妙的保持沉默之后,两家武人境修士以下可谓是苦不堪言。

    尽管陈纪真人的背后或许真有着什么令两家豪强都感到畏惧的东西,可那种威慑定然是在撼天宗而不在梦瑜县,若当真反了这两家豪强,陈纪真人就算有三队梦瑜卫道兵在手,却也未必稳cao胜券,如此一来,杨君山便不得不怀疑青衣真人的到来,恐怕目的也不单纯是为了驻守矿场那么简单了。

    毫发无损的返回西山村,让一直关注此事的梦瑜县各方势力心中都有了底气,更加坚定了趁着县衙的东风,从两家豪强身上割肉的决心。

    回到家中,正好碰上杨田刚正在厅屋议事,杨君山直接走了进去,却见得有两人在座,其中一人是苏宝章,而另外一人不是别人,居然是他的舅舅韩秀生。

    “舅舅,您怎么来了?”杨君山自然是欣喜的。

    韩秀生如今也是武人境的修士,不过这些年来修为显然并未有显著的增长,见得杨君山,韩秀生显然也极为高兴,笑呵呵的站起身来,道:“你这个臭小子,这几年也不去青石镇看我,还要让舅舅来看你,倒是从宝章的口中的得知你这些年来做下了好多大事。”

    杨田刚敲了敲桌子,道:“好了好了,你们甥舅两个待会儿再去叙旧,现在先好好说一说青石镇的事qing。”

    杨君山听得出杨田刚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太高兴,连忙坐下了,一边听韩秀生叙说着这些年青石镇的近况,一边用目光询问苏宝章发生了什么事。

    前一段时间苏宝章押送一批物资随着商队去往晨瑜县,杨田刚也有对他进行历练,也好尽快能够独当一面的意思。

    杨家如今的形势一目了然,典型的两头大中间细,杨田刚父子走得太快,其他杨氏族人却是跟不上,导致修为在武人境第三重之人出现了断档,达到第二重的也不过只有韩秀梅和苏宝章两个。

    苏宝章示意他仔细听,看他的表qing应当没有发生什么大事,这才将注意力转向了正在说话的韩秀生身上。

    “……,老杨家的qing况大概就是这样了,或许是因为前些年迫的太紧,使得老杨家的族人怨声载道,甚至有不少人公开号召来梦瑜县投奔于你,可这两年不知为何,那王氏突然放松了对杨氏的控制,原本由她掌握的许多事项尽数分派了下去,大部分交给了你二叔杨焦和杨天雷,还有一部分则交给了你三姑和四叔,杨氏的处境却是比先前好了那么一点,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点罢了!”

    “嘿,”杨田刚冷笑了一声,道:“我说这两年来梦瑜县的老杨族人少了许多,原来是那王氏将他们脖子上的皮带松了一松!”

    “可不就是,”韩秀生一拍大腿,道:“我听杨氏族人有传言,老杨家有武人境修士言道,去了梦瑜县就要仰那杨田刚父子的鼻息,而在这青石镇至少每年各房往家族公账上一部分,剩下的可都是自己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了。”

    “还有人直接就说宁为鸡首毋为牛后等等,还说老家主在世管得严,大家都不自在,如今那杨田刚用的还是老家主那一套,去了处处被管束,连耍处都没有。”

    杨君山cha口道:“这话想想都知道是什么人说的!”

    韩秀生“嘿嘿”直笑,这毕竟是老杨家的事qing,他虽然是杨田刚的小舅子,可他毕竟不姓杨,所以对于老杨家的事qing他也只是尽可能的做详细的叙述,却不会对此做任何评价。

    杨田刚道:“难怪这两年前来西山村的人却是少了许多!”

    杨君山却想到了什么,岔开话题问道:“舅舅,你说那王氏放松了对杨家的控制,可知是何原因?”

    韩秀生微微一愣,道:“这个却是不知,可能是杨家各房矛盾越来越深,王氏想要借此弱化矛盾罢了。”

    杨君山微微有些摇头,又沉吟道:“其他地方呢,青石镇之外的地方,有没有类似被打压的势力突然又获得了转机之类的事qing?”

    韩秀生显然没有注意到杨君山所说的细节,不过在被提醒过之后,他却是“唔”的一声,道:“想起来了,好像还真是,前几年那王真人在整个梦瑜县都采取了高压之势,越是身价丰厚的势力越是被摊派了大量税赋,就算是遇上了荒年灾年也不会缩小,可最近两年不知为何,王县令却是低调了许多,就连税赋也降低了不少。”

    看来不是梦瑜县这一处地方。

    听完晨瑜县青石镇老杨家的近况,杨田刚瞥了杨君山一眼,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郡城?”

    “当然是越快越好。”

    “那么多长时间才会返回?”“少则半载,多则一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