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力战
    石南生之所以敢让杨君山先攻,凭仗的自己就是自己高出一重的修为,在他看来,无骂君山如何抢攻,他完全可以在斗法的过程当中强行对杨君山实施压制,从未掌控先机。

    然而当两人斗法开始的时候,杨君山的每一道法术呼啸而出之时,石南生这才惊觉他对应而施展的每一道法术,始终无法将杨君山压制,也就是说尽管他比杨君山的修为高出一重,然而两人施展出来的法术威力却相差不大!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石南生压下心中的惊骇,既然无法在法术的对冲过程当中完成压制,那么久只有在施展法术的sudu上进行压制了,石南生始终不相信杨君山体内的灵元积蓄能够与自己相比,只要在对方下一道法术出手之前先行出手,那么自己同样能够抢回先机。

    心念转动之间,石南生接连掐出五道法诀,其中包括了三种各不相同的法术,就如同一朵盛开的鲜花,以石南生为中心散开之后,再以杨君山为目标汇聚而去,法术引动的天地元气在半空之中形成了各色的流光,而在这摧残的光芒之下却掩盖着绝大的威力。

    一念出五法,一名普通的武人境修士能够在瞬间施展出三道法术便已经算得上是bucuo,这石南生能够一念出五法,便是杨君山此时神色间也是微微一惊,这石南生的实力着实不弱。

    不过杨君山心中虽惊,人却并不慌乱,眼见得那五道法术从不同的方向打来,几乎封锁了他所有的躲闪方位,那石南生这一击更是zixin满满,认定自己定然能够抢占上风。

    可便在这个时候,却见得那杨君山身后陡然腾起一团黄澄澄的光芒,这光芒从杨君山身后向前蔓延,就像是一片霞光扫过了身前十余丈的范围,而此时石南生的五道法术带动的流光正巧便落入了这一片霞光之中。

    灵光散逸,流光暗淡,石南生志在必得的一击在被那一片霞光扫中的刹那,他便感觉到体内的灵元陡然就像是一座被疏通的堰塞湖,里面盛放的灵元登时一泻千里。

    石南生虽然尚能够维持这五道法术,但他却能够看得出来这五道法术之中蕴藏的威能正在以肉眼可见的sudu狂降,越是距离杨君山越近,这五道法术的威力下降的便越是厉害。

    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双手超前微微一震,四周观战的众人就感觉到他身前的虚空仿佛都跟着晃荡了一下,那五道好不容易冲破了霞光横扫的法术顿时被震得烟消云散。

    那一震只不过是杨君山施展的一种普通的法术震地术罢了,唯一令人觉得新奇的也不过就是这一道震地术并非是通过地面施展,而是世界在虚空之中震荡出一道道波纹来泯灭袭来的法术。

    震地术不借助大地本身威力便会被削弱,然而就算是全力施展的震地术也没有道理能够抵挡石南生五道法术的冲击,可偏偏杨君山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到了。

    众人都看得明白,原因自然不是因为杨君山一道震地术便有如此的威能,而是因为先前的那一道从他身后腾起的霞光!

    什么手段能够一下子对抗五道法术而不落下风?

    灵术传承,也只能是灵术传承!

    这一刻发出惊呼的不仅仅是观战的两村村民,同样还有那些个三大豪强的族人以及宋威等陈县令的手下。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能够进阶武人境便已经令他们有了几分重视,能够对一名修为高出他一重的修士进行短时间的抢攻更是让他们添了几分惊讶,如今更是施展出了灵术,那就令他们感到震惊了!

    别忘了这充其量不过只是个出身平凡的少年,他既不是撼天宗的天纵奇才,也不是三大豪强那样的豪门子弟,身后有着庞大的势力、底蕴去支持,他是怎么取得现在成就的,这样的天才为何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山村却不为人所知,这少年身后是否隐藏着什么不为人所知的秘密,或者势力?

    一时间观战的三大豪强势力心中疑云顿起,然而他们却始终不曾看到宋威眼中那一抹先是好奇,而后好奇之中还蕴含着一丝欣慰的目光。

    不过宋威的心中同样还有着一丝疑惑,这一道灵光,到底是什么灵术传承?在宋威看来,这小子既然是老师的记名弟子,能够有如今的成就显然就是因为老师在背后支持的缘故,只是自己的这个小师弟所用的手段却是新奇的紧,他确定自己不曾见到老师施展过这种灵术传承,难不成这是老师专程给这位小师弟留下的手段?

    不过这小师弟倒也当真了得,这等实力就算是在撼天宗同龄修士当中也属于佼佼者了,恐怕也只有那位号称撼天宗后起第一天才的张玥铭张师弟才能够稳压这位小师弟一头了。

    不过小师弟既然如此出色,老师却只给了一个记名弟子的身份,这却是有些不妥了,看来这一次回去之后应当建议老师尽快将其收入撼天宗门下,给他一个正式的出身,也算是与这位小师弟接下一段善缘。

    不过陈真人布下了小师弟这一条线却是一直不曾暴露,也不zhidao老师是否还有一些其他深层次的考量,会不会因此破坏了老师的计划!

    宋威心中有些吃不准,作为陈真人的首徒,他对于瑜郡形势的了解远比其他人要多得多,如今瑜郡六县已经不仅仅只是那些个地方家族、势力在兴风作浪,便是有些个从撼天宗下放的真人境长老如今也是心思难定,便如同晨瑜县的王师叔,宋威一直不晓得自己的老师是否也有着其他的心思。

    且不说宋威因为杨君山的一道灵术而瞬间想到了这么多,此时场上的石南生心中却略带着一丝苦涩,对方小小年纪居然便已经练成了灵术,而自己手中却是连一道灵术传承都没有,他晓得石九童,也就是自家的族兄手中定然有着一道灵术传承,然而石九童却从未想过要传给他。

    这个念头在石南生头脑之中一闪而逝,一道诡异的力道突然从虚空之中出现一下子便笼罩了他的身躯,石南生心中一惊,他再次失去了先机!

    杨君山在以元磁灵光术轻易破掉石南生的一念五法之后,又是一道元磁术牢牢罩住了石南生的气息,而石南生在一举施展五道法术之后却难免因为灵元爆发之后出现后力不及,而杨君山便是趁着这一个一闪而逝的机会再次抢占了先机!

    这小子的灵元到底积累的有多么雄厚,居然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抢在一名修为高出他一重的修士前面出手?

    不仅仅是石南生,在场观战的几乎所有武人境修士一瞬间心中都冒出了这一个念头。

    不能再这样下去,石南生连续与杨君山斗法试图再次争夺先机,可每一次都被杨君山牢牢占据,而开始渐渐因为这一点先机而积累成了优势,杨君山已经稳稳的占据了上风!

    “起,疾!”

    石南生终于沉不住气祭出了法器!

    他一直不愿意御使法器,为的便是节省体内的灵元,尽keneng的省下凄厉,因为他一开始真正的目标不是眼前的这个少年,而是击败这个少年之后的杨田刚!

    他虽然晓得石九童因为熊家的支持而实力大增,身上甚至还有着一些他所不晓得的手段,但真正对上杨田刚,别说是他不看好,就是石九童自己也底气不足,所以才希望他能够在接下来与杨田刚的斗法当中尽keneng的对他进行消耗,这样才会让石九童最后获胜的机会大大增加。

    可如今他连眼前这个一开始不放在眼中的少年都收拾不掉,别说还想着与杨田刚交手了,所以不能再拖了,必须要速战速决了,哪怕动用法器增加体内灵元的损耗也在所不惜。

    就在石南生祭出法器的刹那,在远处观战的石九童眼角不由的开始抽搐,他实在不明白,杨田刚的儿子怎得就会将石南生逼到了这种地步,不着痕迹的瞥了身边不远处的杨田刚一眼,石九童心中一种不haode感觉开始渐渐滋生。

    法器祭出的刹那,杨君山以元磁术笼罩石南生的气息顿时中断,强横的气势升腾,杨君山隐约间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气机将自己牢牢锁定,心中危机刚刚升起,目光之中便有一团浊气在身前渐渐放大,同时在四周卷起了一片黑风。

    四周观战的两村村民在法器祭出所爆发的气势之下纷纷向后退去,场中的情况瞬间被黑风覆盖,所有人除了武人境之外再也看不清场中的情况。

    “坏了,杨村正家的公子要糟!”

    “已经bucuo了,一个十六七岁刚刚进阶武人境的孩子,能够与那石南生打到现在很是不容易了,接下来就看杨村正自己的了!”

    “这一战下来那石南生恐怕也消耗不少,以杨村正的实力,以一敌二,也未必没有机会!”

    然而就在众人纷纷叹息之际,被黑风遮掩的场中陡然传来一声巨响,一片金黄色的光芒陡然从黑风之中盛开!

    天呐,明天有大封推,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