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驰救
    梦瑜县的撼天别院,徐磊冷静站在ru口处等待,而站在他身后的徐四昆感觉自己的腿肚子都开始抽筋了,就在他们进ru县城急匆匆的向着撼天别院这里赶来的时候,他便已经察觉到身后似乎已经被人跟踪了。

    不过当苏磊带着他来到别院门口的时候,徐四昆突然间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对啊,徐菁,徐家还有徐菁这个撼天宗的外门弟子,她可是自家侄子的未婚妻!

    “你们两个在这里要做什么?”

    别院大门的那一层光幕突然一闪,一名中年修士便已经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这修士周身气息澎湃,至少也是武人境第三重的修为。

    “见过前辈,在下荒土镇西山村徐家人徐磊,想要烦请前辈为我家族妹传递一则家信!”

    那中年修士接过了传音玉牌,瞥了两人一眼,漫不经心道:“哦,西山村,只听过西山村有个新晋崛起的杨家,不过既然是同门修士,那么帮你送个信倒也无妨,她也在撼天别院吗,叫什么名字?”

    徐磊目光一闪,道:“族妹不在别院修炼,她在郡城的撼天宗本院修炼,族妹叫做徐菁,麻烦前辈了!”

    那中年修士听得徐磊说收信之人是在郡城本院,便已经收起了之前散漫的心tai,待得徐磊说出了徐菁的名字之后,那中年修士更是神se一怔,笑容马上爬满了脸颊,甚至带了一si讨好的意味儿:“徐菁?还是梦瑜县人荒土镇之人,难道是前段时间刚刚提升为内门弟子的徐菁徐师妹?”

    已经成了内门弟子了吗?徐磊的目光微微一暗。

    只听那中年修士拍着徐磊的肩膀笑道:“哈哈,兄弟怎得不早说,好叫兄弟你知晓,徐菁师妹受本县天才修士,撼天宗真传弟子张玥铭师弟的提携,在前一段时间已经晋升为内门弟子了,据说徐师妹如今已经是武人境第二重巅峰的修为,马上就要凝聚煞气了!”

    说到这里,那中年修士又用力拍了拍徐磊的肩膀,道:“哈哈,我说兄弟,你这做族兄的已经落后了呀,还赶不上自家的妹妹!”

    徐磊原本低得让人看不到面孔的头突然抬了起来,脸上挂了一si欣喜的笑容,道:“菁妹已经是内门弟子了么,那可真是太好了,菁妹可是撼天宗弟子,修为在我这个族兄之上自然是理所应当!”

    徐磊说着从袖口摸出了一只钱袋,在手中一颠拍在中年修士手中,道:“大哥,这件事摆脱你了,这点玉币你拿去喝茶!”

    中年修士连忙推脱,徐磊却已经将手收了回去,中年修士便也不再推辞,信誓旦旦的保证将传音玉牌送到。

    转身离开了撼天别院,原本浮现在徐磊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身后的徐四昆张了张嘴却不晓得应该怎么劝慰。

    叔侄二人一路除了县城,马上骑乘驮马兽开始狂奔,然而在县城这一进一出便用掉了一个时辰,等他们出来的时候,身后跟踪之人已经明目张胆的开始显露行迹了。

    “小磊,剩下的就看咱们这一次能不能赶回西山村了,只要能够进ru护村大阵,咱们就安全了!”

    徐磊冷静的面孔,不晓得为何看在徐四昆的眼中让他安心了不少,只听徐磊低声道:“护村大阵么,呵呵,没想到还要借助杨氏一族的庇护!”

    徐四坤则道:“也不能这么说,这护村大阵布置的时候,咱们徐家作为西山村的一份子,那也是出过力的,这护村大阵可不是他杨家私人的!”

    徐磊不置可否,徐四昆犹自有些不服气,不料却见徐磊猛的一拉缰绳,驮马兽顿时人立而起发出一声长叫,跟随在后面徐四昆也慌张拉紧了缰绳,这才看清远处的空地上正有一道人影悬空而立,拦在了他们的前方。

    “武,武人境,后,后期!”徐四昆已经面露绝望之se。

    “小徐啊,怎么走得这么急,也不跟老叔我说一声,枉我平日里对你最是亲厚!”

    片刻的沉默之后,徐磊目视前方的人影,声音异常的冷静,道:“四管家,我的母亲被余家之人杀了,您说余家还会让我活着吗?事实上你现在不就是来杀我的吗?”

    那四管家似乎也没有想到徐磊居然说的这般直白,同样过了片刻,一声叹息声从不远处传来,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么也应当明白,你母亲的死是家族中人失手杀掉的,而且在此之前,你母亲在混战当中已经受到了重创!”

    “我知道,可那又能怎样,余家会放过我吗?”徐磊的声音异常清冷。

    “既然如此,那多说无益,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想来你也做不到放弃这仇怨,而就算你能够做到,余家也不会相信一个与自己有血仇之人,永绝后患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徐磊手中灵光一闪,一柄法器青铜剑已经握在了手中并遥遥指向前面的人影:“你我实力相差悬殊,可那并不意味着我就会束手就擒!”

    “哼,幼稚!”

    四管家原地一个闪烁便已经出现在了徐磊近前,徐磊手中的法器甚至还没有出手,便如同一条跳上了岸的鱼一般,虽然死命的挣扎,可却连四管家身前都无法靠近了!

    另外一侧的徐四昆绝望的发出一声长嚎,向着四管家这里冲了过去,却被四管家挥了挥衣袖,整个人便倒飞而回,摔落在地上滚了两滚便生死不知!

    看着徐磊那倔强的眼神,四管家心中暗叹一声可惜,然而家族之命却是不可违,这人既然已经与家族有了血仇,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在第一时间将报仇的源头彻底掐灭。

    四管家伸出手掌凌空一掐,徐磊的脖子猛的向上一仰,人已经被无形的力量吊着离开了马背,徐磊一张脸憋得通红,眼看就要窒息。

    一声清冽的呼啸声在旷野之中炸响,四管家就感觉自己的后心发凉,猛然转过身来伸手向前一捏,一道从夜空中摇曳而至的光芒恰好被他捏在了手中,随后便化成一片灵光崩溃。

    四管家为了应付偷袭而暂时放松了对徐磊的控制,徐磊从半空掉落,整个人趴在地上不停的咳嗽着。

    “什么人,藏头露尾的,难道阁下只会偷袭吗?”

    回答四管家的又是一只呼啸而至的灵光箭。

    “没有用的,如果阁下的手段仅止于此,那么无疑是令老夫太过失望了!”

    “是吗?”一道声音朗声说道:“如此晚辈就要领教一些前辈的手段了!”

    “杨君山,是杨君山,可怎么会是杨君山,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时候在地上挣扎的徐磊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站起了身来,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个声音他记得很清楚。

    又一道人影从不远处临空虚渡,来到了距离四管家十余丈之外,在与四管家的气势交锋之中si毫不落下风。

    武人境后期,四管家看着眼前之人年轻的面孔,瞳孔微微收缩。

    武人境后期,徐磊的嘴角挂着一si自嘲的轻笑。

    “你是谁,这里是余家正在办事,阁下今日若是cha手,那就是诚心要与我余家为敌了?”

    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一位武人境后期的修士,对方显然是早有预谋的,四管家摸不清对方底细,只得先将余家这块招牌举起来。

    杨君山轻笑一声,向前踏了一步,四管家大为警觉,猛地向后一甩手,一道寒光便直冲着地上的徐磊去了,此时的徐磊虽然挣扎着站起身,可人却没有si毫的躲闪之力。

    “找死!”

    杨君山神se一沉,踏前的脚掌在地面上用力一按,在徐磊身前丈许之处,一道土层冲天而起,那寒光没ru土层瞬间炸开,而徐磊除了被飞扬的尘土弄得狼狈不堪之外,人却是毫发无伤。

    那四管家一击不中,想要再次出手的时候,突然感到身前一道凌厉的气息已经破空而至,这气息是如此的锋利,令四管家颇有心惊胆颤的感觉,这定然是灵术神通榜上攻击力靠前的神通!

    断山灵术,灵术神通战力榜上排名第二十八,神通出手有断山斩峰之威,在进攻xing的土属xing灵术神通之中排名可ru前五!

    四管家伸手向前一推,身前的灵气瞬间被挤压,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在他身前生成,于半空之中与那凌厉的气息相撞。

    半空中虽没有si毫声响,可狂暴的气流却将四周的cao木尽数吹折于地。

    那波纹在瞬间被断山灵术破掉,可四管家也趁机躲开了断山灵术的袭扰。

    四管家心中暗道一声好险,手掌一身,一颗金光闪烁的圆球出现在掌心之上,望向杨君山的目光陡然一厉,圆球法器便要出手。

    可便在这个时候,四管家突然发现杨君山的嘴角掀起了一si嘲讽般的消息,一种心悸的感觉陡然而生,四管家神se大变,仰头看去时,正看到一座小山一般的黑影如泰山压顶一般砸落。

    ——————————

    第二更来了,求订阅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