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请假条,刚到家
    请假条,刚到家

    累坏了,容我喘口气,今天更新不了了,这月的全勤也泡汤了,我有罪!第一章仙灵

    杨君山悚然而惊,身子猛然一挺坐起身来,这才赫然发现此时自己居然在一张木床之上,随着他剧烈的晃动,身下的木床也跟着呲牙咧嘴一般发出抗议。

    熟悉的木床,熟悉的房梁,熟悉的椽子,熟悉的墙壁,熟悉的屋中陈设,处处散发着久违的温馨与自然,将早已经凝固在杨君山记忆深处的东西一点点的抠了出来。

    唯一令他感到不熟悉的只有缩水了一半的身躯,但上面却穿戴着同样温馨而熟悉的衣衫。

    我怎么变成了一个半大的孩子?

    这个念头在杨君山的头脑当中尚未泛起,一个更加强横的念头已然在他头脑当中炸裂,将他惊得目瞪口呆:这是老子百年之前的样子,老子重生了!

    当下的记忆与百年之后的经历瞬间开始在头脑当中相互排斥,一幕幕不同时期不同地点的记忆纷繁杂乱的涌现,时空错乱使得杨君山整个人彻底变得恍惚,直到一张白嫩小手在眼前晃动的越发清晰,杨君山这才回过神来。

    一张笑靥如花的粉嫩小脸猛然间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咯咯”笑着道:“哥哥,哥哥,回魂了,回魂了!”

    杨君山双目之中重新点燃了色彩,看着眼前娇萌的小女孩,带着一丝难以置信试探着问道:“小妹?”

    小女孩嘻嘻一笑,这才将小手从杨君山的眼前收回,奶声奶气道:“哥哥发呆连小妹都不认识了吗?你躺在床边发呆一个时辰了,在想百雀山围场的事儿吧?”

    小女孩的一句话使得杨君山头脑之中的记忆瞬间开始从百年之后向前回溯,直到杨君山记忆当中发生在百年之前的一幕画面在脑海当中重现,而后与眼前的场景彻底交融,前世那个历经百年沧桑的浪子也终于和少年的杨君山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小女孩已经一跳一跳来到杨君山的身边,背转了一个身双手一撑床沿,便和杨君山并排坐在了床边,甜腻的童音接着道:“听爹和百善叔说,百雀山围场里面的仙灵之物都是人家挑剩下的,而且里面还很危险,经常有凶兽出没,吃人呢,大哥不去行吗?”

    杨君山爱怜的摸了摸妹妹的脑袋,惹得杨君馨满脸的不情愿:“哎呀,不要摸脑袋,这可是娘一大早给我扎得辫子呢!”

    前世一幕幕的场景在他的脑中不断的往返闪烁,杨君山笑道:“小妹放心便是,百雀山虽然危险,仙灵之物也被撼山宗和其他高门大族挑选了两轮,可里面未必没有他们不曾发现的上好品质的仙灵之物,也许大哥运气好,正好就找着了呢。”

    “哪里有那么容易!”第一章仙灵

    杨君山悚然而惊,身子猛然一挺坐起身来,这才赫然发现此时自己居然在一张木床之上,随着他剧烈的晃动,身下的木床也跟着呲牙咧嘴一般发出抗议。

    熟悉的木床,熟悉的房梁,熟悉的椽子,熟悉的墙壁,熟悉的屋中陈设,处处散发着久违的温馨与自然,将早已经凝固在杨君山记忆深处的东西一点点的抠了出来。

    唯一令他感到不熟悉的只有缩水了一半的身躯,但上面却穿戴着同样温馨而熟悉的衣衫。

    我怎么变成了一个半大的孩子?

    这个念头在杨君山的头脑当中尚未泛起,一个更加强横的念头已然在他头脑当中炸裂,将他惊得目瞪口呆:这是老子百年之前的样子,老子重生了!

    当下的记忆与百年之后的经历瞬间开始在头脑当中相互排斥,一幕幕不同时期不同地点的记忆纷繁杂乱的涌现,时空错乱使得杨君山整个人彻底变得恍惚,直到一张白嫩小手在眼前晃动的越发清晰,杨君山这才回过神来。

    一张笑靥如花的粉嫩小脸猛然间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咯咯”笑着道:“哥哥,哥哥,回魂了,回魂了!”

    杨君山双目之中重新点燃了色彩,看着眼前娇萌的小女孩,带着一丝难以置信试探着问道:“小妹?”

    小女孩嘻嘻一笑,这才将小手从杨君山的眼前收回,奶声奶气道:“哥哥发呆连小妹都不认识了吗?你躺在床边发呆一个时辰了,在想百雀山围场的事儿吧?”

    小女孩的一句话使得杨君山头脑之中的记忆瞬间开始从百年之后向前回溯,直到杨君山记忆当中发生在百年之前的一幕画面在脑海当中重现,而后与眼前的场景彻底交融,前世那个历经百年沧桑的浪子也终于和少年的杨君山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小女孩已经一跳一跳来到杨君山的身边,背转了一个身双手一撑床沿,便和杨君山并排坐在了床边,甜腻的童音接着道:“听爹和百善叔说,百雀山围场里面的仙灵之物都是人家挑剩下的,而且里面还很危险,经常有凶兽出没,吃人呢,大哥不去行吗?”

    杨君山爱怜的摸了摸妹妹的脑袋,惹得杨君馨满脸的不情愿:“哎呀,不要摸脑袋,这可是娘一大早给我扎得辫子呢!”

    前世一幕幕的场景在他的脑中不断的往返闪烁,杨君山笑道:“小妹放心便是,百雀山虽然危险,仙灵之物也被撼山宗和其他高门大族挑选了两轮,可里面未必没有他们不曾发现的上好品质的仙灵之物,也许大哥运气好,正好就找着了呢。”

    “哪里有那么容易!”第一章仙灵

    杨君山悚然而惊,身子猛然一挺坐起身来,这才赫然发现此时自己居然在一张木床之上,随着他剧烈的晃动,身下的木床也跟着呲牙咧嘴一般发出抗议。

    熟悉的木床,熟悉的房梁,熟悉的椽子,熟悉的墙壁,熟悉的屋中陈设,处处散发着久违的温馨与自然,将早已经凝固在杨君山记忆深处的东西一点点的抠了出来。

    唯一令他感到不熟悉的只有缩水了一半的身躯,但上面却穿戴着同样温馨而熟悉的衣衫。

    我怎么变成了一个半大的孩子?

    这个念头在杨君山的头脑当中尚未泛起,一个更加强横的念头已然在他头脑当中炸裂,将他惊得目瞪口呆:这是老子百年之前的样子,老子重生了!

    当下的记忆与百年之后的经历瞬间开始在头脑当中相互排斥,一幕幕不同时期不同地点的记忆纷繁杂乱的涌现,时空错乱使得杨君山整个人彻底变得恍惚,直到一张白嫩小手在眼前晃动的越发清晰,杨君山这才回过神来。

    一张笑靥如花的粉嫩小脸猛然间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咯咯”笑着道:“哥哥,哥哥,回魂了,回魂了!”

    杨君山双目之中重新点燃了色彩,看着眼前娇萌的小女孩,带着一丝难以置信试探着问道:“小妹?”

    小女孩嘻嘻一笑,这才将小手从杨君山的眼前收回,奶声奶气道:“哥哥发呆连小妹都不认识了吗?你躺在床边发呆一个时辰了,在想百雀山围场的事儿吧?”

    小女孩的一句话使得杨君山头脑之中的记忆瞬间开始从百年之后向前回溯,直到杨君山记忆当中发生在百年之前的一幕画面在脑海当中重现,而后与眼前的场景彻底交融,前世那个历经百年沧桑的浪子也终于和少年的杨君山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小女孩已经一跳一跳来到杨君山的身边,背转了一个身双手一撑床沿,便和杨君山并排坐在了床边,甜腻的童音接着道:“听爹和百善叔说,百雀山围场里面的仙灵之物都是人家挑剩下的,而且里面还很危险,经常有凶兽出没,吃人呢,大哥不去行吗?”

    杨君山爱怜的摸了摸妹妹的脑袋,惹得杨君馨满脸的不情愿:“哎呀,不要摸脑袋,这可是娘一大早给我扎得辫子呢!”

    前世一幕幕的场景在他的脑中不断的往返闪烁,杨君山笑道:“小妹放心便是,百雀山虽然危险,仙灵之物也被撼山宗和其他高门大族挑选了两轮,可里面未必没有他们不曾发现的上好品质的仙灵之物,也许大哥运气好,正好就找着了呢。”

    “哪里有那么容易!”第一章仙灵

    杨君山悚然而惊,身子猛然一挺坐起身来,这才赫然发现此时自己居然在一张木床之上,随着他剧烈的晃动,身下的木床也跟着呲牙咧嘴一般发出抗议。

    熟悉的木床,熟悉的房梁,熟悉的椽子,熟悉的墙壁,熟悉的屋中陈设,处处散发着久违的温馨与自然,将早已经凝固在杨君山记忆深处的东西一点点的抠了出来。

    唯一令他感到不熟悉的只有缩水了一半的身躯,但上面却穿戴着同样温馨而熟悉的衣衫。

    我怎么变成了一个半大的孩子?

    这个念头在杨君山的头脑当中尚未泛起,一个更加强横的念头已然在他头脑当中炸裂,将他惊得目瞪口呆:这是老子百年之前的样子,老子重生了!

    当下的记忆与百年之后的经历瞬间开始在头脑当中相互排斥,一幕幕不同时期不同地点的记忆纷繁杂乱的涌现,时空错乱使得杨君山整个人彻底变得恍惚,直到一张白嫩小手在眼前晃动的越发清晰,杨君山这才回过神来。

    一张笑靥如花的粉嫩小脸猛然间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咯咯”笑着道:“哥哥,哥哥,回魂了,回魂了!”

    杨君山双目之中重新点燃了色彩,看着眼前娇萌的小女孩,带着一丝难以置信试探着问道:“小妹?”

    小女孩嘻嘻一笑,这才将小手从杨君山的眼前收回,奶声奶气道:“哥哥发呆连小妹都不认识了吗?你躺在床边发呆一个时辰了,在想百雀山围场的事儿吧?”

    小女孩的一句话使得杨君山头脑之中的记忆瞬间开始从百年之后向前回溯,直到杨君山记忆当中发生在百年之前的一幕画面在脑海当中重现,而后与眼前的场景彻底交融,前世那个历经百年沧桑的浪子也终于和少年的杨君山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小女孩已经一跳一跳来到杨君山的身边,背转了一个身双手一撑床沿,便和杨君山并排坐在了床边,甜腻的童音接着道:“听爹和百善叔说,百雀山围场里面的仙灵之物都是人家挑剩下的,而且里面还很危险,经常有凶兽出没,吃人呢,大哥不去行吗?”

    杨君山爱怜的摸了摸妹妹的脑袋,惹得杨君馨满脸的不情愿:“哎呀,不要摸脑袋,这可是娘一大早给我扎得辫子呢!”

    前世一幕幕的场景在他的脑中不断的往返闪烁,杨君山笑道:“小妹放心便是,百雀山虽然危险,仙灵之物也被撼山宗和其他高门大族挑选了两轮,可里面未必没有他们不曾发现的上好品质的仙灵之物,也许大哥运气好,正好就找着了呢。”

    “哪里有那么容易!”第一章仙灵

    杨君山悚然而惊,身子猛然一挺坐起身来,这才赫然发现此时自己居然在一张木床之上,随着他剧烈的晃动,身下的木床也跟着呲牙咧嘴一般发出抗议。

    熟悉的木床,熟悉的房梁,熟悉的椽子,熟悉的墙壁,熟悉的屋中陈设,处处散发着久违的温馨与自然,将早已经凝固在杨君山记忆深处的东西一点点的抠了出来。

    唯一令他感到不熟悉的只有缩水了一半的身躯,但上面却穿戴着同样温馨而熟悉的衣衫。

    我怎么变成了一个半大的孩子?

    这个念头在杨君山的头脑当中尚未泛起,一个更加强横的念头已然在他头脑当中炸裂,将他惊得目瞪口呆:这是老子百年之前的样子,老子重生了!

    当下的记忆与百年之后的经历瞬间开始在头脑当中相互排斥,一幕幕不同时期不同地点的记忆纷繁杂乱的涌现,时空错乱使得杨君山整个人彻底变得恍惚,直到一张白嫩小手在眼前晃动的越发清晰,杨君山这才回过神来。

    一张笑靥如花的粉嫩小脸猛然间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咯咯”笑着道:“哥哥,哥哥,回魂了,回魂了!”

    杨君山双目之中重新点燃了色彩,看着眼前娇萌的小女孩,带着一丝难以置信试探着问道:“小妹?”

    小女孩嘻嘻一笑,这才将小手从杨君山的眼前收回,奶声奶气道:“哥哥发呆连小妹都不认识了吗?你躺在床边发呆一个时辰了,在想百雀山围场的事儿吧?”

    小女孩的一句话使得杨君山头脑之中的记忆瞬间开始从百年之后向前回溯,直到杨君山记忆当中发生在百年之前的一幕画面在脑海当中重现,而后与眼前的场景彻底交融,前世那个历经百年沧桑的浪子也终于和少年的杨君山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小女孩已经一跳一跳来到杨君山的身边,背转了一个身双手一撑床沿,便和杨君山并排坐在了床边,甜腻的童音接着道:“听爹和百善叔说,百雀山围场里面的仙灵之物都是人家挑剩下的,而且里面还很危险,经常有凶兽出没,吃人呢,大哥不去行吗?”

    杨君山爱怜的摸了摸妹妹的脑袋,惹得杨君馨满脸的不情愿:“哎呀,不要摸脑袋,这可是娘一大早给我扎得辫子呢!”

    前世一幕幕的场景在他的脑中不断的往返闪烁,杨君山笑道:“小妹放心便是,百雀山虽然危险,仙灵之物也被撼山宗和其他高门大族挑选了两轮,可里面未必没有他们不曾发现的上好品质的仙灵之物,也许大哥运气好,正好就找着了呢。”

    “哪里有那么容易!”第一章仙灵

    杨君山悚然而惊,身子猛然一挺坐起身来,这才赫然发现此时自己居然在一张木床之上,随着他剧烈的晃动,身下的木床也跟着呲牙咧嘴一般发出抗议。

    熟悉的木床,熟悉的房梁,熟悉的椽子,熟悉的墙壁,熟悉的屋中陈设,处处散发着久违的温馨与自然,将早已经凝固在杨君山记忆深处的东西一点点的抠了出来。

    唯一令他感到不熟悉的只有缩水了一半的身躯,但上面却穿戴着同样温馨而熟悉的衣衫。

    我怎么变成了一个半大的孩子?

    这个念头在杨君山的头脑当中尚未泛起,一个更加强横的念头已然在他头脑当中炸裂,将他惊得目瞪口呆:这是老子百年之前的样子,老子重生了!

    当下的记忆与百年之后的经历瞬间开始在头脑当中相互排斥,一幕幕不同时期不同地点的记忆纷繁杂乱的涌现,时空错乱使得杨君山整个人彻底变得恍惚,直到一张白嫩小手在眼前晃动的越发清晰,杨君山这才回过神来。

    一张笑靥如花的粉嫩小脸猛然间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咯咯”笑着道:“哥哥,哥哥,回魂了,回魂了!”

    杨君山双目之中重新点燃了色彩,看着眼前娇萌的小女孩,带着一丝难以置信试探着问道:“小妹?”

    小女孩嘻嘻一笑,这才将小手从杨君山的眼前收回,奶声奶气道:“哥哥发呆连小妹都不认识了吗?你躺在床边发呆一个时辰了,在想百雀山围场的事儿吧?”

    小女孩的一句话使得杨君山头脑之中的记忆瞬间开始从百年之后向前回溯,直到杨君山记忆当中发生在百年之前的一幕画面在脑海当中重现,而后与眼前的场景彻底交融,前世那个历经百年沧桑的浪子也终于和少年的杨君山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小女孩已经一跳一跳来到杨君山的身边,背转了一个身双手一撑床沿,便和杨君山并排坐在了床边,甜腻的童音接着道:“听爹和百善叔说,百雀山围场里面的仙灵之物都是人家挑剩下的,而且里面还很危险,经常有凶兽出没,吃人呢,大哥不去行吗?”

    杨君山爱怜的摸了摸妹妹的脑袋,惹得杨君馨满脸的不情愿:“哎呀,不要摸脑袋,这可是娘一大早给我扎得辫子呢!”

    前世一幕幕的场景在他的脑中不断的往返闪烁,杨君山笑道:“小妹放心便是,百雀山虽然危险,仙灵之物也被撼山宗和其他高门大族挑选了两轮,可里面未必没有他们不曾发现的上好品质的仙灵之物,也许大哥运气好,正好就找着了呢。”

    “哪里有那么容易!”第一章仙灵

    杨君山悚然而惊,身子猛然一挺坐起身来,这才赫然发现此时自己居然在一张木床之上,随着他剧烈的晃动,身下的木床也跟着呲牙咧嘴一般发出抗议。

    熟悉的木床,熟悉的房梁,熟悉的椽子,熟悉的墙壁,熟悉的屋中陈设,处处散发着久违的温馨与自然,将早已经凝固在杨君山记忆深处的东西一点点的抠了出来。

    唯一令他感到不熟悉的只有缩水了一半的身躯,但上面却穿戴着同样温馨而熟悉的衣衫。

    我怎么变成了一个半大的孩子?

    这个念头在杨君山的头脑当中尚未泛起,一个更加强横的念头已然在他头脑当中炸裂,将他惊得目瞪口呆:这是老子百年之前的样子,老子重生了!

    当下的记忆与百年之后的经历瞬间开始在头脑当中相互排斥,一幕幕不同时期不同地点的记忆纷繁杂乱的涌现,时空错乱使得杨君山整个人彻底变得恍惚,直到一张白嫩小手在眼前晃动的越发清晰,杨君山这才回过神来。

    一张笑靥如花的粉嫩小脸猛然间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咯咯”笑着道:“哥哥,哥哥,回魂了,回魂了!”

    杨君山双目之中重新点燃了色彩,看着眼前娇萌的小女孩,带着一丝难以置信试探着问道:“小妹?”

    小女孩嘻嘻一笑,这才将小手从杨君山的眼前收回,奶声奶气道:“哥哥发呆连小妹都不认识了吗?你躺在床边发呆一个时辰了,在想百雀山围场的事儿吧?”

    小女孩的一句话使得杨君山头脑之中的记忆瞬间开始从百年之后向前回溯,直到杨君山记忆当中发生在百年之前的一幕画面在脑海当中重现,而后与眼前的场景彻底交融,前世那个历经百年沧桑的浪子也终于和少年的杨君山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小女孩已经一跳一跳来到杨君山的身边,背转了一个身双手一撑床沿,便和杨君山并排坐在了床边,甜腻的童音接着道:“听爹和百善叔说,百雀山围场里面的仙灵之物都是人家挑剩下的,而且里面还很危险,经常有凶兽出没,吃人呢,大哥不去行吗?”

    杨君山爱怜的摸了摸妹妹的脑袋,惹得杨君馨满脸的不情愿:“哎呀,不要摸脑袋,这可是娘一大早给我扎得辫子呢!”

    前世一幕幕的场景在他的脑中不断的往返闪烁,杨君山笑道:“小妹放心便是,百雀山虽然危险,仙灵之物也被撼山宗和其他高门大族挑选了两轮,可里面未必没有他们不曾发现的上好品质的仙灵之物,也许大哥运气好,正好就找着了呢。”

    “哪里有那么容易!”第一章仙灵

    杨君山悚然而惊,身子猛然一挺坐起身来,这才赫然发现此时自己居然在一张木床之上,随着他剧烈的晃动,身下的木床也跟着呲牙咧嘴一般发出抗议。

    熟悉的木床,熟悉的房梁,熟悉的椽子,熟悉的墙壁,熟悉的屋中陈设,处处散发着久违的温馨与自然,将早已经凝固在杨君山记忆深处的东西一点点的抠了出来。

    唯一令他感到不熟悉的只有缩水了一半的身躯,但上面却穿戴着同样温馨而熟悉的衣衫。

    我怎么变成了一个半大的孩子?

    这个念头在杨君山的头脑当中尚未泛起,一个更加强横的念头已然在他头脑当中炸裂,将他惊得目瞪口呆:这是老子百年之前的样子,老子重生了!

    当下的记忆与百年之后的经历瞬间开始在头脑当中相互排斥,一幕幕不同时期不同地点的记忆纷繁杂乱的涌现,时空错乱使得杨君山整个人彻底变得恍惚,直到一张白嫩小手在眼前晃动的越发清晰,杨君山这才回过神来。

    一张笑靥如花的粉嫩小脸猛然间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咯咯”笑着道:“哥哥,哥哥,回魂了,回魂了!”

    杨君山双目之中重新点燃了色彩,看着眼前娇萌的小女孩,带着一丝难以置信试探着问道:“小妹?”

    小女孩嘻嘻一笑,这才将小手从杨君山的眼前收回,奶声奶气道:“哥哥发呆连小妹都不认识了吗?你躺在床边发呆一个时辰了,在想百雀山围场的事儿吧?”

    小女孩的一句话使得杨君山头脑之中的记忆瞬间开始从百年之后向前回溯,直到杨君山记忆当中发生在百年之前的一幕画面在脑海当中重现,而后与眼前的场景彻底交融,前世那个历经百年沧桑的浪子也终于和少年的杨君山完全融合在了一起。

    小女孩已经一跳一跳来到杨君山的身边,背转了一个身双手一撑床沿,便和杨君山并排坐在了床边,甜腻的童音接着道:“听爹和百善叔说,百雀山围场里面的仙灵之物都是人家挑剩下的,而且里面还很危险,经常有凶兽出没,吃人呢,大哥不去行吗?”

    杨君山爱怜的摸了摸妹妹的脑袋,惹得杨君馨满脸的不情愿:“哎呀,不要摸脑袋,这可是娘一大早给我扎得辫子呢!”

    前世一幕幕的场景在他的脑中不断的往返闪烁,杨君山笑道:“小妹放心便是,百雀山虽然危险,仙灵之物也被撼山宗和其他高门大族挑选了两轮,可里面未必没有他们不曾发现的上好品质的仙灵之物,也许大哥运气好,正好就找着了呢。”

    “哪里有那么容易!”

    ((一秒记住小说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