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屠戮
    与张虎子的交谈进行的十分顺利,双方都是各取所需,有了炼器师主持矿石的提炼和萃取,西山村便不必再卖出原矿,而是直接售卖中下品的灵材,收ru自然会大大增加。

    而张虎子则可以利用矿场的原矿来磨练炼器术,而杨君山也答应,杨氏一族会全力为他筹集灵材,助他练成第一件法器成为炼器师,不过张虎子今后也将成为杨氏的附庸。

    在两人的交谈过程当中,张铁匠至始至终都不曾出面,杨君山也不以为意,至少在他看来,张虎子对于杨氏的价值要比张铁匠要高得多。

    或许正是因为杨君山一举废掉两名武人境修士修为的狠辣手段震慑了落霞岭周边矿场的梦瑜县各村镇修士,在接下来半年多的时间当中,西山村矿场的建设稳步发展,一车车被开采出来的灵材原矿被送回西山村。

    而张虎子则在杨氏的支持下,在西山村建起了灵材原矿的提炼作坊,指挥着一批人日夜劳作,从这些原矿石当中把灵材提炼出来,然而再通过西山村这些年来建立的渠道售卖出去,将一车车的玉币和其他修炼资源带回西山村。

    而坐镇落霞岭矿场的杨君山也没有错过发生在梦瑜县的一切大事,就在这半年当中,梦瑜县表面看上去因为落霞岭大型矿脉的开采而呈现出一副欣欣向荣的迹象,可暗中却是暗潮涌动,各方势力暗斗不休。

    先是在半年前,县衙突然下令全县开始清丈各村镇所属的灵田面积,紧跟着便曝出了荒丘镇、荒原镇、荒沙镇有大规模隐匿灵田的现象,隐匿灵田的面积高达数十亩。

    消息传出引起三镇原住灵耕农的强烈愤慨,要知道巨蝗灾虽然已经过去两年,然而在这两年当中,因为灵谷的匮乏而使得这三镇的灵谷粮价始终居高不下,而若是有着数十亩灵田的产出,那么三镇灵耕农的日子也不会过得这般清苦。

    而这三镇则是梦瑜县三大豪强之中熊、余两家的“传统”势力范围,三镇的灵耕农虽摄于三大豪强的yin威而不敢造次,但作为这两大豪强家族子弟的这三镇的镇守,这日子却不太好过了。

    很快便有三镇的灵耕农开始与耕种这些灵田的熊、余两家豪强的佃户发生了冲突,进而演变成了大规模的械斗,甚至出现了眼中的死伤。

    在这其中,熊、余两家都有武人境修士参与其中,试图以强制手段震慑三镇灵耕农,不料还不等这些人出手,便已经有三镇的武人境修士找了上去,最终无功而返。

    若是在平常,三镇的这些武人境修士哪里有胆量与熊、余两家豪强的武人境修士对峙,然而这一次却是奇怪的很,这些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不但制止了武人境修士的镇压意图,甚至还与两家豪强的修士大打出手。

    三镇事tai发展的严重xing很快引起了陈县令的重视,随着他一声令下,梦瑜县三支梦瑜卫小队分别开进三镇弹压,随后由梦瑜县各村镇联合组织的清丈队伍首先对三镇的灵田进行了勘察,数十亩灵田在三镇灵耕农的欢呼声中被分派给了各个村落。

    数十亩灵田的损失,哪怕是熊、余两家家大业大,怕也要伤筋动骨了,然而令杨君山诧异的也就在此处,在灵田重新分割的过程当中,熊、余两家虽有族人试图阻止,然而真正代表两族tai度的长房嫡脉的高阶修士却始终没有人出面表tai,仿佛默认了县衙对他们的处罚一般。

    什么时候熊、鱼两家豪强这么逆来顺受了?

    而且跟奇怪的是,另外一家豪强宁家在这一场风暴当中却是罕见的并未被波及,这又是为什么?

    在三镇清丈灵田结束之后,县衙很快又将目光转向了梦瑜县的货栈商铺,又是数十个大小商铺因为偷逃税赋被勒令停业,货栈商铺纷纷被罚没充公,其中损失最大的仍旧是熊、余两家,而宁家虽然在这一次行动过程当中被关闭了两家铺子,可相比于熊、余两家,可谓是疥藓之疾了。

    然而陈纪真人对于两家豪强的打压并未停手,反而如同组合拳一般一拳接着一拳,拳拳到肉,而这一次更是直接打到了两家豪强的鼻梁上。

    三个月前,百雀山仙灵围场开启,两家豪强刚刚踏ru凡人境的修士虽然仍是第二批进ru围场,可名额却被削减了五成,而同为豪强的宁家却只被削减了两成名额。

    而多出来的这些名额却被县衙分派给了荒土镇的杨家、荒沙镇的田家、荒原镇的马家等十几个家族势力。

    这些家族有的如同杨家、田家一样是新晋崛起的望族,有的却只能算是中小型的家族势力,连望族都算不上。

    或许正是因为自家名额被削减的缘故,使得两家豪强进ru百雀山的子弟对于其他人异常敌视,刚刚进ru百雀山不久便爆发了数次冲突。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梦瑜县边境突然示警,有天狼门修士越境而来,可因为落霞岭大战过后,边境各方的边防修士锐减,使得巡防的修士无法做到严密封锁,无奈之下只能向宗门示警,消息传到百雀山,三位守山的内门修士连忙封闭了百雀山守护大阵便向着边境赶去。

    待得三天围猎仙灵结束,三位守山修士也按时归来,然而当围场重新开启之后,百雀山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伤亡事故产生了!

    进ru百雀山的熊、余两家豪强子弟有十几个没有出来,剩下的也有超过一半的人身上带着伤势,一个个脸上带着恐惧和泪花。

    而其他梦瑜县中小势力的子弟也有不少的死伤,不过或许是因为人多势众的缘故,他们的损失与熊、余两家的子弟相比却要少了许多,

    这样的结果令等候在百雀山外的家长们大惊失se,以为百雀山中发生了什么剧变,然而当所有的家长问明白了事qing的经过之后,当场便有熊、余两家的修士与其他中小势力的修士大打出手。

    事关各家子女安危,这一次双方再不留手,上来便是生死搏杀,很快便演变成了流血冲突。

    百雀山的三位守山修士见状慌忙喝止,然而此时双方已然杀红了眼,哪里还听得进劝,无奈之下,三位守山修士便试图以自身实力强行将双方隔开,以免造成更严重的伤亡。

    到底是撼天宗的内门弟子,三位守山修士一齐出手,三道神通砸ru双方搏杀的间隙,浩大的声威令得双方的斗法出现了停顿。

    那为首的守山修士正要上前分说劝解,不料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位余家的修士冲出来破口大骂:“狗日的撼天宗,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这不是你们捣的鬼,抢我们灵田,封我们商铺,现在又杀我们的孩儿子女,还想着拉偏架,这根本就是不给我们活路呀,照这样下去,咱们两家就要断子绝孙了,与其如此,还不如跟他们拼啦!”

    这名修士说罢便御使着法器向着三位守山修士冲去,一副悍不畏死的模样,明显就是要上前拼命。

    三位守山修士数次喝止警告无果,眼见得对方状若疯魔,即使受伤也要从对方身上咬一块肉下来,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只能出手将其毙杀。

    岂料这一下却是捅了马蜂窝,原本就心有戚戚的两大修士见得那修士身死,兔死狐悲之下,也不知道谁最先喊了一句“跟他们拼啦”,一下子引起了两家修士所有人的共鸣,两家修士一窝蜂的冲了出来,向着三位守山修士杀去。

    那三位守山修士纵使势力极高,面对十余名武人境修士的围攻,其中还有实力与他们相当之人,也很快饮恨当场,不过两大家族为此也付出了两死两伤的代价。

    而眼见得两大家族的修士杀向守山修士,之前便已经杀红了眼的各村正大小家族势力的修士也纷纷出手,双方再次混战做一团。

    ji战之中,那些刚刚从百雀山活着出来的孩子们再次成为了失去理智的双方修士发泄的目标,也不知道是哪一方最先向对方的孩子出手,很快就演变成了异常屠杀。

    ji战的双方死伤越来越多,待得消息传到县城,梦瑜县赶来镇压之时,百雀山下已经变成了修罗场,熊、余两家的武人境修士陨落了一半,几乎人人带伤;而其他各家族势力的武人境修士也死伤惨重。

    而县城更加惨不忍睹的却是近百名少年适龄修士,从百雀山出来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了七十多个,可百雀山下双方一场混战,这些小修士成了双方各自争相屠戮的目标,最终活下来的只剩下了不到三十个,而且其中还有十来个早已经被现场恐惧的场景吓得痴傻了过去,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恢复。

    在梦瑜卫控制了百雀山下的局势后不久,陈纪真人率先赶到,据说愤怒的陈纪真人直接用灵鞭将百雀山下的广场抽出了一条巨大的壕沟!

    紧跟着又有三道恐怖的气息降临,但人却始终未曾出现,而陈纪真人随后也消失不见,只有听现场侥幸活下来的修士说,陈纪真人离开之后,百雀山的天空响起了很短暂的沉闷雷声,就仿佛在为山下的冤魂鸣不平一般。

    杨君山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是被惊吓到了,百雀山很明显是陈纪真人针对熊、余两家的一次布局不假,可这结果似乎也太过丧心病狂了吧!

    ——————————

    第三章到,继续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