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儿戏
    第一百六十五章儿戏

    两村争选村正,最终选择斗法夺帅。

    土石村一方当即走出石九童、石南生以及两位连土石村自己人都看着眼生的修士,这四人除了石九童是刚刚进阶武人境第三重之外,其余三人都是武人境第二重的修为。

    土丘村一方,当徐三娘受伤无法参战的消息放出来的时候,涌出村来的上千村民顿时沉默了,尽管斗法的五人也马上就削减成四人,可看一看土石村一方出现的两名陌生的武人境第二重修为的修士,再看看己方一个韩秀梅进阶武人境不过两年时间,一个徐二晨进阶武人境时间更短,最多两个月,这怎么和人家比?

    “不公平,那两个人是谁,怎得从没见过!”杨振彪首先在人群中喊了起来。

    “对,这不公平,土石村什么时候又多了两位武人境第二重的修士,你们这是在作弊,县令大人的使者还请主持公道哇!”土丘村的人很快便跟着大声喊了起来。

    “聒噪!”

    那熊驰忠猛然间一声大喝,一团清气在其头顶上空陡然出现便即消散,一众村民登时被这一声巨喝震得头晕目眩,便是旁边的宋威也被这位熊家管家瞬间爆发出来的威势震得眼皮一跳。

    “既是斗法夺帅,土石村这四人各有户籍在册,而你们却又料敌不明,这怨的谁来?难不成刚刚大呼‘斗法夺帅’之人便没有尔等吗?”

    熊驰忠这一番言语连带之前猛然爆发的威势,一时间却是令在场村民噤若寒蝉,随即那熊驰忠却是忽的展颜一笑,对旁边的宋威道:“宋先生,以为老夫所言是否在理?”

    宋威的目光之中闪过一道微不可查的厉色,然而神色却是微笑道:“熊管家所言甚是。”

    峰回路转之间,原本颇有些众望所归的杨田刚却是一下子陷入了劣势,土丘村上下难免有些垂头丧气,而土石村的村民除了小部分拥护石九童的人之外,其余的脸上也是神色不定,不知道在思忖着什么。

    徐三娘冷吸了一口气,正要决定带伤参战,却见徐二晨已经闪在了自己身前,“嘿嘿“一笑,神情间带着莫名的神色,道:“三妹,还是我来吧!”

    徐三娘有些疑惑道:“二哥,你行……,你刚刚进阶武人境不久,……”

    徐二晨假装生气,道:“怎么,看不起你二哥?就算我刚刚进阶武人境,可总也比你带伤参战强多了吧,万一你的伤势在斗法中恶化怎么办?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一次斗法败了,只要三妹你还在,就算石九童做了村正,咱们徐家也不会伤筋动骨不是?”

    徐三第一百六十五章儿戏

    娘迟疑了一下,道:“那,那好吧,二哥你当心便是。”

    徐二晨又是“嘿嘿”一笑,道:“放心吧,我可没有那么傻,去给杨田刚那厮做炮灰!”

    徐三娘神色一变,正想要说什么,却见徐二晨已经转身离开了,徐三娘望着他的背影神色变换,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没有说。

    杨田刚见得走来的徐二晨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一旁的张铁匠已经先不满的开口道:“怎么是你来,难道徐家族长连一战之力也没有了吗?”

    徐二晨冷哼一声,道:“三妹身受重伤,徐家能派我来已算是仁至义尽,若是诸位嫌弃在下实力微弱,在下退出就是。”

    “你……”

    张铁匠双目一瞪就要发作,却被杨田刚拦了下来,道:“张兄稍安勿躁。”

    说罢转身对徐二晨,道:“既然徐兄自告奋勇,这第一战便交给徐兄如何?”

    徐二晨微微一愣,他原是想要在第二战或者是第三战上场的,那样的效果可能会更大,岂料杨田刚第一战便将他派了上去,这却是令他有些始料未及。

    “那,好吧!”徐二晨这一次却是多少显得有些勉为其难。

    “土石村雄二向土丘村道友讨教!”

    土石村胜券在手,早已经等得不耐烦,眼见得土丘村那边终于有四个武人境修士聚齐,可一看却有两个不过是武人境第一重,便急不可耐的上前挑战。

    与那雄二气势汹汹不同,徐二晨上场之时便显得有些心神不定,他虽进阶武人境,可只有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别看平日里自觉连徐三娘都想要看第一眼,可那是因为他晓得徐三娘不敢将他怎么样的缘故,此时当真要与一位武人境修士放对儿,而且还是一位修为高出他一重的武人境二重修士,那徐二晨尽管早有准备却也难掩心中的忐忑。

    “这家伙是个怂货,纯粹就是丢人现眼去了!”

    张铁匠眼见得徐二晨那畏首畏尾的模样,在下面当即狠狠的说道:“第二场我上吧,能拼到哪个地步我也不晓得,但至少眼前这个家伙不是我对手。”

    杨田刚向着场上已经开始动手的两人看了一眼,道:“如此就麻烦张兄了。”

    张铁匠冷哼一声,道:“我倒无所谓,嫂夫人那里恐怕也难以顶住一场,到时候你恐怕要面对至少两人的车轮战!”

    张铁匠刚刚说完,便听得正在观战的众人一阵惊呼,转身看去时,便见得那徐二晨便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在场上左躲右闪,却是连那雄二的一招简单的法术都不曾第一百六十五章儿戏

    接住,接下来更是连接都不敢接,直接在场上左躲右闪,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他根本还当自己是一个凡人境的修士,连与武人境修士面对面的勇气都没有。”张铁匠冷笑着说道。

    杨田刚却道:“那也未必!”

    张铁匠微微一愣,不晓得杨田刚这话是何意思,便听得场上的徐二晨叫道:“认输,在下认输,别打了!”

    土丘村上下尽皆哗然,土石村之人也是面面相觑,就见得场上那雄二已经住手,得意洋洋道:“快滚下去吧,下一个是谁?”

    那徐二晨披头散发一路灰溜溜的回到了徐家族人之中,却见得徐家之人都忍不住将脸别在一旁,不愿看他的模样,又仿佛是想要与他拉开距离,着实不愿与此人为伍。

    “二哥,你,你这是上去都干了些什么呀?”徐三娘恨铁不成钢。

    不料那徐二晨反倒先叫起屈来:“三妹,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呀,你可不能不识好人心呀!”

    徐三娘狠狠的别过脸去,道:“我宁可被人打成重伤!”

    那雄二还在场上得意洋洋,他没有想到土丘上居然上来这么一个怂包,简直就是白白送给了自己一场胜利,而且刚刚那一战也根本不曾给自己造成多少损耗,完全可以再接下一场硬战。

    想及那石九童曾经当着熊三爷为他们兄弟二人许下的诺言,一旦助他取得村正之位,并村后三成的灵田都会划归他们兄弟名下,这可再不是像以前那样做熊家的佃户,而是实实在在的自家产业,雄二暗忖这一次可真要拼一拼命了。

    对面张铁匠已经走进了场地,浑身上下的气势随着他的脚步也一步步攀升,原本脸上还浮现着轻视之色的雄二顿时一惊,眼前之人显然不是之前的怂包软蛋能够相比的,体内的灵元急速流转,整个人看上去便如同一头暴熊蓄势待发。

    然而张铁匠却并未将眼前的对手放在眼里,周身的气势越发的狂暴,就在达到顶点的刹那,一柄铁锤突然出现在他的手中,随后向着雄二一抛,那铁锤便已经飞在半空,凝聚起一团元气化作一柄巨大的锤影向着雄二砸去。

    “法器,中品法器!”

    雄二肝胆俱裂,他兄弟二人原本是散修出身,因为有些机缘和资质,侥幸进阶武人境之后被熊家纳入门下,这些年来经过兄弟二人努力积蓄,再加上借助熊家之力终于进阶武人境第二重,也好不容易得到了一柄下品法器,可那柄法器却是在他的大哥身上。

    眼见得那锻铁锤砸来,雄二哪里还敢抵挡,连忙运转体内灵元,丹田第一百六十五章儿戏

    之中浊气喧腾,在脚下凝聚成一团黑风,在瞬息之间躲开了法器的轰击。

    “轰隆”一声,他先前站立之地已经被砸出了一个一丈深的巨坑,那巨坑方圆三丈的距离尽数受到波及,崩裂开一道道粗大的裂缝。

    张铁匠一招占据上风,那雄二竭力想要抢攻,试图抵消对手手中的法器所带来的巨大优势,然而张铁匠本身实力便远超于他,就算不用法器那雄二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可惜自己兄弟都是散修出生,不曾学得灵术传承,否则便也无需在对手的法器面前如此忌惮,不过想及那两村的灵田亩数相加怕不是要有数十亩,三成灵田分下来至少也有十几二十亩,到时候自己兄弟根基一成,便是自建家族也不在话下,雄二登时便起了拼命之心。

    一定要尽可能的拖延下去!

    然而那张铁匠接续两锤砸下,那雄二便也只剩下东闪西躲的份儿,不过那雄二到底不是那徐二晨可比,虽然落尽了下风,却也不曾忘记了寻找一切可能反击的机会,就算找不到机会,也会尽力拖延消耗那张铁匠的灵元,为接下来自家大哥上场尽可能的创造优势。

    ((一秒记住小说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