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震慑
    杨君山赶到落霞岭矿场的时候,呈现在杨君山眼前的是一副诡异的械斗场面!

    在这一次冲突当中,西山村的村民大多被来人打趴在了地上,不少人都是肢折骨断,满面鲜血,不过好在并未有人死亡,显然打上门来的一方在下手的过程当中也掌握了一定的分寸。

    而在另外一个波及范围极大,令人不敢靠近的战团当中,却有五位武人境修士正在分成两拨大战。

    其中有两人明显是外来者,不过这两人都有着武人境第二重的修为,原本应该在这一次冲突中稳占上风才是,因为来之前他们已经打探的很清楚了,西山村这一次驻扎在矿场的两名武人境修士一个同样是武人境第二重,而另外一个则是一个第一重的老头,他们两个第二重之人联手应该稳占上风才是。

    然而在接战之后,西山村的人却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钻出来了一个愣头愣脑的黑炭头,莽撞的冲进武人境修士的战团当中,这个时候这两名外来的修士才发现这个黑炭头居然也是一个武人境的修士。

    即便如此,二人也不放在心上,毕竟这黑炭头也不过第一重的修为,而且看他周身青涩的气息,明显就是个刚刚开辟丹田不久的雏儿,他们两个完全可以进行压制,大不了原本要重伤对方武人境修士的计划取消便是,反正在矿场凡人境的械斗,己方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出现了,原本以为胜券在手的两位外来修士却是一上来落ru了下风,而让他们狼狈异常的不是那个意外出来的黑炭头小子,而是那个手持铁锤法器的张铁匠。

    武人境第三重,这家伙居然是武人境第三重的修士!

    两人对于告知他们西山村矿场消息之人恨之yu死,可现在也不得不首先面对张铁匠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那只锻铁锤可是中品法器,每一锤凌空砸下去,地面就是一个丈许深的大坑,要知道这丘陵除了地面有三尺厚的土层之外,xiamian可都是岩石。

    两位修士被张铁匠追得抱头鼠窜,可偏偏又有两只苍蝇在一旁掠阵,在他们想要脱逃的时候,总能够适时的拖那么一下,虽然这两只苍蝇实力低微,可毕竟也是武人境修士,正面硬挡不可能,纠缠一下总还是可以的。

    也就是这张铁匠周身气息极为不稳,显然也是刚刚突破之后修为尚未稳固,使得这张铁匠也心有顾忌,一直不敢全力出手,这两人虽然被压制的狼狈,身上却是一点伤势也无。

    “这家伙居然进阶武人境第三重,先前为何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在西山村更是没有察觉到他修为进阶时引发的灵气动dang,难不成这张铁匠家中也布下了三才控灵阵,能够遮掩修为进阶所带来的灵气动dang吗?”

    在杨君山刻意掩藏身形的qing况下,在场之人没有人能够发现他的存在。

    “不过这张铁匠就算修为尚未稳固,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也不应该这么低才对,看来在修为进阶的过程当中,张铁匠应当是借助了许多外力的手段强行冲关,最终虽然成功,但也导致了本源先天不足,使得实力难以全部发挥!”

    “不过,这样的闹剧也该结束了!”

    杨君山不再遮掩自己的身形,脚下随意几步跨出,人居然已经跨越了数十丈的距离,直接横cha进了五人的战团当中,仿佛整个地面都在随着他的走动而行进一般。

    杨君山的突然出现显然出现了所有人的预料之外,那两位闯进矿场的武人境修士固然大惊之se,就连张铁匠一时间也神se慌张,一时间居然忘了出手压制那两人,五人当中也只有林承嗣在见到杨君山的时候面露喜se。

    那两名修士见得张铁匠突然停手,哪里会错过这个机会,急忙从他的身边突围,待得张铁匠警觉之时,两人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范围。

    “在这里撒野,难道就像这么轻易的离开吗?”

    清澈的声音就像是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紧跟着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从地下传来,整个地面似乎都晃动了下来,而那两名已经跑到数十丈之外的武人境修士却在一瞬间仿佛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的向前踉跄了几步,酸软的双腿却是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

    杨君山走到两人身边的时候,这两名修士正试图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见得杨君山过来,一个个面露恐惧之se,一个身材略高的修士面露乞求道:“饶命,在下也只是受人指使,迫不得已!”

    另外一名修士虽然也面有惧se,但口气仍旧强硬道:“这一次虽说是我等先行滋扰,但却并未出人命,如今技不如人我等认栽,容我等奉上一笔玉币,此事就此罢休如何?”

    杨君山脸上露出讥讽之se,道:“打了我的人,给一笔钱就没事了吗?不如这样,在下这里也有一笔玉币,两位让在下点破了丹田,如何?”

    “你敢!”

    两人同时瞪大了眼睛,那名口气强硬的修士厉声道:“阁下莫要得寸进尺,要知道今日之事水深的很,阁下要是不想玩火,最好还是放了我们的好,否则……”

    一根手指突然点下,那修士甚至连反应都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手指点在他的腹下丹田位置所在,一声清脆的脆裂之声在只有武人境修士的耳中响起,而那修士目光之中仍旧是满满的难以置信之se。

    “你……”

    那修士刚刚将手指抬起来,脸se突然大变,口中、鼻中、耳中、眼中纷纷有鲜血溢出,随即面若死灰,整个人彻底晕厥了过去。

    杨君山抬眼看了另外一名武人境修士,却见那人堂堂武人境第二重修士,如今却是浑身发抖如同筛糠。

    “不要怕,只是废去修为,xing命还在!”杨君山一边说着,一边向着他走去。

    “不要,不要啊,求您高抬贵手,不要废我的修为,在下辛苦修炼了四十年才有今日成就,我还要做村正,还要做镇守,我还有父母妻儿,要是没有修为在身,他们根本活不了啊,求您了!”

    面对杨君山的步步近,堂堂武人境修士却是突然崩溃,整个人的qing绪顿时失控,如同小孩子一般居然大哭起来。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不,不,你不能废我的修为,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我是荒丘镇丘壑村人,这一次是受了熊庆来的蛊huo才来的,那熊庆来是熊家嫡长孙熊希英的心腹,他要带人来砸西山村的矿场,我不敢不来呀,求你了,我也是迫不得已呀,呜呜……”

    杨君山面上露出嫌恶之se,一个实际年龄差不多有五十余sui的武人境修士就这般趴在你面前痛哭流涕,只能让人更感厌恶。

    在那人绝望的嚎叫声当中,杨君山仍旧不为所动的一指点出,碎石术直接震碎了他的丹田,大口的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

    伸手将两人腰间的储物袋拿走,杨君山向着躲在远处瑟瑟发抖的那些丘壑村村民招了招手,轻描淡写道:“你们将他们两个带走吧!”

    说罢,杨君山转身便离开了此地,向着西山村开辟的矿场之中走去,那边张铁匠等人已经在等着迎接他了。

    “张叔,没想到你的修为已经进阶武人境第三重,可喜可贺呐!”

    张铁匠面上闪过一si惊惧和尴尬,不仅仅是因为隐藏修为却被识破的尴尬,还有先前对于杨君山所展现出实力的惊惧,于是勉强笑道:“惭愧,与杨贤侄相比,我这点修为又算得了什么!”

    杨君山一直收敛着自身的气息,在场之人没人知晓杨君山的修为早已经进阶武人境后期。

    在向林承嗣问好之后,杨君山的目光却是转向了一直站在张铁匠身后,对杨君山的目光有些躲闪的那名皮肤黧黑的修士脸上。

    “虎子兄,这么多年没见,你也进阶武人境了!”

    这身材敦实,浑身上下肌肉虬结的黑面青年,正是从小与杨君山一起长大的张虎子,如今也已经是武人境修士,只是之前一直都在县城之中,却不知为何现在却出现在了西山村在落霞岭的矿场之中,而且通过与林承嗣的传音得知,这张虎子先前并未表露身份,要不是有人突袭矿场,林承嗣甚至不知道矿场当中还隐藏了一位武人境修士。

    这么多年过去,那张虎子脸上却是少了几分小时候的凶悍,多了几分憨厚,只见他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嘿嘿”一笑,道:“山哥儿真是好久不见,你的修为提升的太快了,听我爹说都已经武人境第三重了!”

    回头瞥了一眼,发现丘壑村的村名正抬了两名晕厥的武人境修士逃离,杨君山也不以为意,转身笑道:“走吧,不要在这里站着了,咱们回矿场说去,从今日开始,咱们几个便驻扎在这里了!”

    说罢,杨君山当先走进矿场,不过张铁匠父子脸上微变的神se却并未逃离他的眼睛。

    ————————

    明日大封,向诸位求些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