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谋算(求订阅)
    “我需要杨家站在老夫这一边,而这一次你们的对手将会是本县的三大豪强,具体的说是熊家,更为具体的话,那就是荒丘镇,老夫需要杨家出面,牵制荒丘镇的熊家势力!”

    荒丘镇是熊家在梦瑜县的传统势力范围,多少年来,荒丘镇的镇守之位一直由熊氏家族的子弟担任,杨家一个新晋的望族想要挑战本县第一豪强的权威,这怎么看似乎都是自不量力的行为。<\ co\

    见得杨氏父子脸上浮现迟疑之色,宋威似乎明白他们心中所想,笑道:“熊家的真人境修士你等不用担心,自有老师和本县梦瑜卫压制,你们要对付的只是熊家有可能派往荒丘镇的武人境修士罢了!”

    即便如此,以本县第一豪强的底蕴,武人境修士随便派十几二十人来,恐怕也不是杨氏一族所能够相比的,想一想当初西山村并村之时,熊家随便来一位第三管家,那都是武人境巅峰的大圆满修士,其他武人境中后期修士的数量就可想而知了。

    如今整个杨家也不过只有杨田刚一人以武人境巅峰的修为撑门面,其下武人境后期的修士只有一个巫硕,然而他毕竟不姓杨,而且其巫族修士的身份还是个问题,再之下也就杨君山与安侠武人境第三重的修为还算上得了台面,而且在西山杨氏成为荒土镇望族之后,安侠带着一家人离开已经成了定局。

    尽管如此,在没有真人境修士出手的情况,杨氏一族毕竟还是有了几分希望的,尽管这几分希望看上去仍旧渺茫,那就要看杨田刚父子二人认为一部宝诀是否值得将整个杨氏一族压上去冒险了。

    杨田刚脸上神色阴晴不定,陈纪真人一直安之若素,而杨君山同样在斟酌这其中的得失,而宋威却是一脸的微笑,似乎笃定杨家最终会做出有利于他们一方的选择一般。

    杨君山心中微微一动,想着宋威问道:“大师兄,若是单以熊家如今在荒丘镇布置的力量而言,我杨氏一族绝对有信心将其牵制,甚至就算压制也不是没有把握,唯一可虑之处便在于熊家会将家族修士源源不断的派遣而来,如果县衙能够为我们提供有关熊家家族成员更为详细的消息,或许我们能够做出有针对性的部署。”

    杨田刚这时也抬起头来,事实上在宋威保证熊家的真人修士不会出现的时候,杨田刚心中便已经想要答应了,他做出这般难以抉择的表情,为的也不过是想要从县衙那里得到更多的支持与帮助。

    宋威果然“呵呵”一笑,似乎早知会有此一问的模样,道:“正好有一个消息可以告知你们,熊家长风真人的嫡长孙熊希英,因为在落霞洞府之中勾结他派修士伤害同门修士,已经被本宗剥夺了真传弟子的身份,降为内门弟子并外放为本县荒土镇镇守,不日就将上任!”

    见得杨氏父子一脸震惊的表情,宋威接着说道:“说来这件事似乎与小师弟你也大有关联,听说在落霞洞府你与熊希英也颇有冲突,而且接替了熊希英真传弟子位置的人,小师弟你应当也认识,正是同样来自本县的天才修士张玥铭!”

    杨君山只是惊愕了片刻便重新恢复了冷静,脸上现出思索之色,然后苦笑道:“这么说来,这一次就算我杨氏不去招惹熊家,熊家也不会放过我们了?”

    西山之上,在只有杨田刚父子才能够看得见的遁光之中,陈纪真人与宋威师徒二人迅消失在了天际。

    父子二人并肩站立在山巅,良久,杨田刚抚摸着手中这一册手抄本的秘笈,叹息道:“你祖父当年数次向撼天宗苦求覆土宝诀而不可得,最终在冲击真人境之时走火而死,不曾想今日这宝诀来的却是这般轻易,你祖父地下有知,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杨君山道:“这修炼宝诀也不见得不烫手,熊家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就算县令大人承诺熊家的真人不会出手,可那熊希英能够成为撼天宗的真传弟子岂是容易对付的?”

    “呵呵,你不是也从陈真人那里争取了一年的时间吗,一年的时间也足够我们为此做一些准备了。”

    相比于杨君山的忧心忡忡,杨田刚反而显得有些不在意,在他看来,覆土宝诀足够支撑杨氏一族一窥豪强大族的希望,与这可能相比,所付出的代价也完全是应该的。

    “可是孩儿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在一年之内将修为推升到武人境后期!”

    “哈哈……”

    杨田刚突然笑着拍着杨君山的肩膀,道:“小山,你要记住,修炼界虽然崇尚个人的力量,然而在许多情况下,个人的力量往往却是无关大局的,就像这一次要对付熊家,你不会真以为陈真人就找了我杨氏一族来联手吧?”

    杨田刚正色道:“小山你要是真能够在一年内进阶武人境第四重,那自然最好,我杨氏一族必将实力大增且后继有人,可纵然你没有成功,也不会影响陈县令在整个梦瑜县的布局,到时候一旦动,那必然是一个四面烽火的局面,熊家顾此失彼之下,我杨氏要对付的也不过只是一个熊希英罢了!”

    老杨的分析虽说令杨君山自己心里微微有些失落,可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家老爹说的极有道理,或许是自己太过自以为是了呢!

    “只是以前陈真人对待本县豪强一直都是徐徐图之,不晓得如今却是突然转变了方式,变得如此激进,同三大豪强针锋相对!”

    杨田刚的脸上也闪过一道疑惑之色,道:“左右不过是两个原因,第一是迫不得已,第二便是胜券在握,前者或许是撼天宗外在危机即将爆,为了集中力量全力应对,不得不加快平定内部的不安定因素,正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后者的话,那必然是撼天宗整体的实力了质的提升,这些豪强家族已经不再被撼天宗放在眼中了!”

    到底会是哪一种原因?

    原本杨君山毫不犹豫的会认定是第一种,不过从陈县令与宋威交谈过程当中,师徒二人从始至终自信满满的表情,似乎却更像是第二种,而杨田刚本人则显然更认为是第二种。

    “走吧,去看一看青石镇老宅来的人,听说是你六叔和十叔亲自来了,总该都要去见一见的!”

    “姑奶奶和四祖父不会到现在还想着要老爹你回归家族吧?”

    “可能吗?”

    “呃,就算是有这个打算,以老爹您如今的这副局面,恐怕六叔与十叔只要头脑正常的话,就不会再提起,那不会又是求援助的吧?”

    “这个嘛,倒是可能……”

    就在杨田刚父子二人在商讨之前与陈真人达成的意向的时候,正在驾云向着县城飞遁而归的陈纪真人师徒也在谈论着有关杨氏一族的话题。

    “老师这一次对于杨氏一族似乎太过看重了!”

    “哦,”陈纪真人驾驭遁光头也不回的说道:“你是说覆土宝诀的事情?”

    宋威头道:“不错,老师以一部宝诀来作为筹码,虽说能够令杨氏一族上下拿出真本事,可以弟子来看,就算拿出次一些的东西作为筹码,杨家也会答应的,毕竟只是一个刚刚成为望族的势力,积累底蕴还浅薄的很,更何况这杨家与熊家本就又旧怨,哪怕什么也不出,在对付熊家之事上,这杨家也不会落了人后!”

    陈纪真人微微笑道:“你是不是还以为以覆土宝诀这般高阶的修炼功法,极有可能使得杨氏家族出现真人境修士,即便是我们扳倒了熊氏豪强,也会有可能在出现一个杨氏豪强?”

    宋威被老师说中了心思,只得尴尬的笑了笑,道:“老师慧眼如炬,只是弟子觉得我等完全不必如此谨慎,特别是本宗那位祖师业已成功,我等大可以快刀斩乱麻,若真有那个不开眼的敢跳出来死扛到底,可不就是现成的用来骇猴的鸡?”

    陈纪真人看了自家这个开山大弟子一眼,只见他神色弥漫着一股得意忘形的色彩,不由叹道:“连你都这般认为,可以想象如今宗门内对于如何应对下辖各县的豪强家族的策略会是多么激进,难怪那熊希英被剥夺真传弟子的身份居然这般干脆,看来师叔他老人家踏出那一步之后,整个宗门的观念是大大的不同了!”

    宋威闻言有些不解道:“老师似乎对于现如今宗门内的情势有些,不满?弟子记得老师曾经也主张宗门集权,如今我撼天宗重振声威在即,老师为何却又……”

    “不满?”陈纪真人自嘲的笑了笑,道:“想我撼天宗九韧老祖之时独霸整个玉州修炼界,即便是后来有所滑落,道人境的传承也从未断绝,在整个修炼界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如今宗门困守瑜郡一隅之地,这些年举整个宗门之力才令师叔他老人家侥幸踏出这一步,正是应该休养息,弥补这些年来所透支的底蕴的时候,可没想到宗门内却是这般浮躁,迫不及待的想要秋后算账不说,还是这般没有丝毫策略的强攻硬取,到得最后,就算达成了目的,怕也要落个举世皆敌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