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挑拨
    “哪里哪里!”

    余泽林瞟了一眼熊满山,暗骂此人到现在还看不清形势,嘴里却是道:“在下只是不晓得宋兄今日所为何来,身后这九位却是将在下吓得不轻,你看你看,熊三爷这脸色也不太好看,看样子比余某吓得还要重呀!”

    熊满山这个时候脸上也勉强挤出了一分笑容,道:“两位说笑了!”

    宋威脸色好看了一些,这才笑道:“老师将道兵大阵演练日久,却是一直不曾进行过实战,这一次在下前来,除了到这里宣布两村合并之事外,却是奉老师之命,想要寻一些对手进行一番实战演练。”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这话一出,其中暗含的威胁显而易见,熊、余两家之人脸色顿时大变,只有跟随熊家而来的余家一直不动声色,料想也是因为之前已经晓得了这一次梦瑜卫出动的目的。

    余泽林这个时候却是看向了另外一旁的宁家之人,宁家此时有四人跟随宋威来到土丘村,为首之人同样是宁家嫡系子弟宁长春。

    “宁兄,没有想到这一次却是连你也惊动了。”

    宁长春面无表情道:“只是适逢其会罢了,今日宁家只是带着眼睛来的。”

    言下之意却是不愿多说什么。

    余泽林此时的神色多少带上了些许苦笑,因为他有一种直觉,这一次梦瑜县的三大豪强似乎要失去了些什么了,而宁长春面无表情的作答更加深了宁长春的这种感觉。

    这时宋威却是在一旁向着土丘、土石两寸村民走去,沉声道:“谁是土丘、土石两寸的村正?”

    石九童在宋威带着梦瑜卫出现的时候心中便是一慌,不过他很快便镇定了下来,宋威等人的出现虽是一个变数,但他们是县令的人,最起码的公道还是要端平的,而只要他们能够摆出基本公正的态度,自己有熊家人支持,而土丘村那里徐家显然与杨田刚分道扬镳,更何况自己还有徐二晨这个内应,如此一来,自己的胜算依旧很大。

    听得宋威询问,石九童激灵灵一振,圆滚滚的身材赶忙小跑上前,道:“在下土石村村正石九童,见过宋先生。”

    杨田刚这时也拱手行礼道:“在下土丘村村正杨田刚,见过宋先生。”

    宋威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冷峻模样,口中却道:“你就是杨田刚?”

    宋威一句额外的言语一下子令在场的三大豪强家族的修士转目望来,石九童那圆球一样的身材跟着一颤,两村村民屏气凝神,同样都看向两人。

    杨田刚不知宋威为何有此一问,但还是镇定下来,道:“正是在下!”

    然而让在场之人失望的是,宋威只问过这一句后便没了下文,众人也无法从他木然的表情当中看出他刚刚那一问到底是什么意思。

    宋威随即面向两村村民,道:“传县令大人陈真人的令谕,土丘村、土石村两村合并为一,乃本县一大喜事,特赐村名西山,至于村正人选,可任凭两村村民推举,另,听闻该村有灵源之地出世,此乃我梦瑜县之幸事,然据撼天宗之律,灵源之地虽应由所在之地村民共享,但该村日后粮税当纳五成,望该村村民善养灵源,勤于农事。”

    宋威的话前面说完,众人皆是倾听,而后面一番话说完,两村村民却是尽皆窃窃私语起来,同时还有熊、余两家修士微微变换的神色,唯有宁家至始至终都不动声色,仿佛当真就是走过场看戏一般。

    熊家的外务管家一个没拉住,那熊满山首先不满道:“‘灵源之地归该村共享’?宋兄恐怕还不zhidao吧,这西山上的灵源之地已经由土丘村的村正杨田刚自愿出让给我熊家了。”

    熊驰忠在一旁数次使眼色试图让这位莽撞的熊三爷住口,然而熊满山却始终当做没有看到,这一次灵源之地对于他而言事关重大,熊家虽是梦瑜县第一豪强,甚至有问鼎瑜郡第三名门的实力,然而熊家内部的竞争依旧激烈,他熊满山虽是熊家第二代修士中的嫡系也不能避免。

    这几年来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武人境第三重的巅峰,然而却始终无法冲破武人境后期的瓶颈,他一直希望能够得到熊家更大的支持,可以他在熊家的功劳却远远做不到,前两年虽说家族为他谋了荒丘镇镇守一职,可这一年多来却并未有什么像样的政绩,而荒丘镇也刚刚从巨蝗灾之中恢复了些许元气,他就算想要刮地皮也没处下手。

    正因为如此,他这才将主意打在了这两年在梦瑜县以富庶而声名鹊起的土丘村身上,至于顺手报复杨田刚不过是他收敛修炼资源的顺手之举罢了,更何况身为土丘村村正的杨田刚本来就是他意图吞并土丘村的一大障碍。

    可没想到的是,在他谋算土丘村的时候却又发现了灵源之地,这等意外之喜对于熊满山而言无疑是天上掉馅饼,一处灵源之地对于熊家而言比掌控一个村落更有意义,一旦功成这一年熊满山在家族的功绩定然会是无可争议的第一,进阶武人境第四重,甚至第五重都不再话下。

    可眼见得宋威一声“灵源之地由该村共享”便要将自己到手的好处吹飞,熊满山哪里还能按捺的住,当即不顾管家的劝住而发难。

    宋威听得熊满山的言语,原本一直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惊讶之色,道:“果有此事?”

    熊满山神色稍定,道:“千真万确,宋兄若是不信可问杨村正,昨日杨村正可是在整个村落会议上宣布此事的,整个土丘村村民都能为在下作证。”

    宋威听后转身又问杨田刚,道:“杨村正,熊镇守所言是否属实?”

    杨田刚老实道:“属实,在下却曾答应将灵源之地让与熊家。”

    宋威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却听一旁的余泽林突然道:“不过,杨村正虽然答应了,似乎整个土丘村并非都是如此呐。”

    宋威转头看向余泽林,熊满山对余泽林怒目而视,而余泽林却是打定了主意要坏熊满山的好事,将徐三娘推了出来,将之前徐氏反对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宋威听完之后却是不置可否,而是转身向杨田刚问道:“可定了转让书契,拿来我看!”

    杨田刚面露为难之色,拿目光看向一旁的熊满山,可不等熊满山开口,那余泽林已经“哈哈”一笑,道:“哪里有什么书契,不过是一个口头之约罢了。”

    熊满山顿时怒发冲冠,向着余泽林吼道:“姓余的,你欺人太甚,真当我熊满山怕你不成?”

    余泽林马上露出“惊慌失措”的神色,高声叫道:“啊呀,你熊家如今可马上就是瑜郡第三名门,谁敢欺你熊家,可难道你熊家势大,却是连人说句实话的权力都要禁制吗?”

    “若是之前签下书契,那自然无话可说,这灵源之地自是熊家之物。”宋威这时也面露为难之色,道:“就算是口头之约原本也可成立,毕竟为人之本信义为先,只是如今县令令谕已下,两村合为西山村,在新的村正选出之前杨村正也不再是村正,便是之前的口头之约也不能成立了。”

    熊满山气愤难当,指着宋威、余泽林等人的手指都开始颤抖,道:“你,你们这是合起伙来暗算我熊某人,你们这是合起伙来对付我们熊家,你们……”

    “三爷!”一声断喝打断了熊满山的言语,熊驰忠上前一把按在熊满山的肩上,熊满山的脸色顿时憋得通红,口中却是不曾再有丝毫言语,那熊驰忠却是朝着众人歉然笑了一笑,道:“我家三爷却是个暴躁性子,口不择言冲撞了诸位,还请诸位莫怪!”

    熊满山的言语不仅是宋威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便是余泽林与宁家的人此时神色也不太好看,他们隐隐然似乎觉得自己哪里似乎又做错了,可这个念头也不过在心中一闪而逝,随即便被宋威接下来的言语再次吸引了心神。

    宋威见得熊驰忠制止了发飙的熊满山,心中虽说遗憾错失了一个将事态扩大的机会,但还是冷哼了一声,径直无视了熊家众人,道:“既然如此,灵源之地自然仍旧属于西山村,接下来还请西山村民尽快选出新任的村正,在下还要返回县城复命,而熊、余、宁乃是本县大族豪门,身份尊贵,正可与本人共同做一个见证。”

    那余泽林见事不可为,眼珠子一转,却是道:“能够与宋兄一同作见证乃是我等荣幸,只是不知这西山村村正之选可有什么章程?”

    宋威“嗯”了一声,沉吟道:“村正选任左右不过三种,一来是由县令直接任命,二则是看候选之人的政绩能力,这第三种嘛,自然就是实力最强者担任了,修炼界自古以来强者为尊,这最后一种方法其实最是荒诞,然而事实上却是最为通行。”

    余泽林笑道:“这么说宋兄中意第三重?”

    宋威笑道:“这就要看西山村民的选择了,县令大人说得很明确,就是要他们自行推选,我等不过来做一个见证。”

    这个时候却突然听得“呵呵”一声,却见熊满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后面,而那位熊家外务管家熊驰忠却笑眯眯的道:“愚夫愚妇罢了,见识浅陋又能懂得什么,以老夫看既然陈县令不曾任命,土丘村的石村正倒是一个bucuo的选择。”

    昨天二点多处理完事情,客户似乎觉得过意不去,硬要留着喝酒,盛情难却便喝了些啤酒,不过睡秋这种一罐不倒的酒量却硬是喝了两瓶,两瓶相当于四罐吧,不太确定,反正两个小时后回到家中便已经头晕目眩了,一觉睡到下午三点多,起来吃了点饭就赶紧码字,睡秋请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