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孟氏
    这一次巨蝗灾来袭所带来的损失,即便是在玉州修炼界有所zhun bei 的情况下,也远远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以至于原本剑拔弩张的玉州南部,撼天宗与天狼门、开灵派的冲突,因为各自参境内蝗群肆虐,而不得不暂时将主要的精力转移到灭蝗上面。<

    蝗灾并未给西山村带来多大的损失,可看着护村大阵之外蝗群那铺天盖地的场景,还是令人感到头皮都麻。

    村外庞大的蝗群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护村大阵,虽无法撼动元磁灵光阵的守护,但每日里因为提供阵法运转的损耗却增加了一倍有余,而且如此庞大的阵法运转过程当中根本无法做到滴水不漏,因此,每天都会有一两股蝗群碰巧闯入村中。

    不过西山村外松内紧,虽说老杨家大部分的武人境修士都派遣了出去,但徐三娘、张铁匠和石南等武人境修士都不敢放松警惕,这些蝗群往往刚刚闯入村落,便被纠集起来的修士联手剿灭。

    而在这一段时间当中,西山村杨氏派出的以武人境修士为的灭蝗队深入荒土镇各个村落,协助他们抗击蝗群,却是为杨氏一族赢来了好大的声望。

    与此同时,有关西山村杨氏一族谋求荒土镇望族的传言也在各个村落之间流传,甚至整个梦瑜县对于此事都有所耳闻。

    也曾有人就此事向西山村灭蝗队的武人境修士求证,然而这些人往往都是笑而不答,似乎对于此事已经o ren ,看上去他们已经并不掩饰自家的野心。

    不过对于此事,大部分的荒土镇居民虽不曾拍手称赞,却也基本上没有太大的抵触情绪,更多的却是站在了中立默然的立场上,然而对于杨氏一族而言,zhe  态度便已经足够了。

    土孟村外不到一里外的一处较为隐秘的山洼,这里被一片茂密的林木所覆盖,安侠带着杨氏一族的几名子弟此时正站在山洼的边缘地带,望着树林之中传来的低微的嗡鸣之声,偶尔有一两只巨蝗从中显露出身躯,也都要比寻常巨蝗群中的个体大出一倍的体型。

    “乖乖,隐藏在这里的巨蝗体型差不多有一尺大小了吧,这还只是那虫王的蝗卫,那真正的虫王得有多大,这可比当初小山带着我们在西山上灭杀的那一群蝗卫要大得多!”杨千海有些吃惊的说道。

    安侠脸上的神色并不太好看,转身问道:“土孟村的情景如何,小山交给的‘一斤’阵法的阵盘已经布置好了吗?”

    “都布置好了,”杨千海脸上显露踌躇之色,道:“只是,这阵法对于灭杀蝗灾大有奇效,当真要教授给其他人吗?”

    安侠脸上也露出了些许遗憾之色,叹道:“西山村有此阵法的消息已经流传了出去,这种阵法我们是保不住的,与其撇帚自珍到时候被人威逼,还不如此时大方的拿出来,虽说这阵法简单,很容易被人仿制,但至少短时间内足够我们赚一大笔玉币了!”

    “哎,那倒也是,虽说最近我们将这阵法制成的阵盘送出去不少,但仍旧有不少人源源不断的前来购买!”

    “好了,闲话说到这里,先把躲在树林里面的那只虫王灭了再说,这样一来,土孟村的蝗灾可以大为减弱!”

    杨千海尽管收起了笑容,可还是嘀咕道:“这蝗灾铺天盖地的,就算灭了这只虫王,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又来一只,这可比当初那一次巨蝗灾规模大太多了!”

    土孟村内,孟山看着本村的几名青年修士,在来自西山村几名修士的指点下,在村内几处紧要的灵田、牧场布下了几座阵法,那些肆虐的蝗群在jing guo 这些阵法笼罩的上空时,就像是背上突然被压上了重物,一下子掉落在地上胡乱挣扎,而四周等待的村民只管拉着一个硕大的石制碌碡碾压而过,这样一来,就算是没有修为在身的凡人都能够灭杀蝗群。

    一个自家的子侄来到孟山的身后,这是土孟村后辈修士当中最为you xiu 子弟,去年刚刚进阶武人境,平日里颇得孟山看重。

    孟山转头瞥了他一眼,问道:“布阵的方法都学会了?”

    孟宇脸上带着一丝欣喜之色,道:“二叔您就放心吧,那阵法布置并不算难,都记在侄儿脑子里了,这回西山村杨家的人很够意思,教的也很细致。”

    孟山脸上闪过一丝讥讽之色,冷笑道:“你以为杨家之人就那么好心?你真以为自己学会了布阵之法?阵法一道博大精深,你们几个充其量学会的不过是布置阵盘的方法,照猫画虎罢了,那阵法真正的底细你们有谁知道?”

    见得孟宇脸上错愕的神色,孟山解释道:“那些阵盘都是些一次性的器具,并不能够反复使用,这巨蝗灾看样子短时间内也无法消弭,一旦这些阵盘损坏,晓得了阵法抵御蝗灾的好处,你们会怎么做?”

    “当然是去西山村购买新的阵盘了。”

    说着,孟宇恍然道:“二叔,你是说杨家会趁机提价财?”

    孟山叹道:“提价不至于,杨氏一族所图甚大,不会在zhe  时候自毁声誉,不过财倒是肯定的,据我所知,这绰号叫做‘一斤’的阵法本身并不艰深,只是取巧罢了,因此,阵盘器具都极为简易,本身成本就极低,又能够大批量的制作,即便是卖的价钱不高,总量也会极为可观。”

    “如今已经有不少村落赶到西山村去购买现成的阵盘了,而且有不少来自于其他村镇之人,这些年来杨田刚都能够及时的抓住每一次机会来壮大杨氏一族,这让人当真感觉不可思议,仿佛杨氏一族每一次都能够先知先觉一般!”

    孟宇这时也仿佛想到了什么,低声道:“二叔,我听说杨氏一族要做荒土镇的望族,那杨田刚也要做荒土镇的镇守,那样一来,岂不是要夺二叔您的ei zhi ?”

    孟山看了他一眼,道:“这不算什么秘密,对于一座小镇拥有大致的掌控是对于一家望族的基本要求,杨氏一族要成为荒土镇的望族,那么镇守之位便是杨田刚志在必得之物!”

    “那……”孟宇感觉自己的心情很奇怪,似乎此时自己应当感到激愤才是。

    便听得身旁的孟山笑道:“你不必纠结,当初这荒土镇的镇守之位,落在你二叔我手上便颇有些yi ai ,以土孟村我孟氏一族的实力和你二叔我的修为,若非有杨田刚帮衬着,怕也没有多少人将咱们放在眼里!”

    “在这一点上杨田刚做的也算仁至义尽,杨家数次行动,咱们跟随在后也都得了好处,俗话说拿人手软吃人嘴短,现在想想,那杨田刚怕是从那个时候便开始为杨氏一族的崛起布局,那些送上门的好处,jiu shi 为了今日的镇守之位。”

    孟宇被自家族叔的一番话说得满脸的惊愕,不由开口道:“那杨田刚好深的心机,可我们该怎么办,难道二叔这镇守之位就拱手相让吗?”

    “糊涂!”

    孟山指着孟宇jiao xun 道:“你以为他杨田刚jiu shi 好相与的吗?可还记得我之前说过,那杨氏一族这些年来的算计每一次都如先知先觉一般,你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当初土丘、土石两村合并,三大豪强中的熊、余两家都支持石九童做村正,结果却是落在了那杨田刚的手中。”

    孟宇自然也晓得当初的jing guo ,恍然道:“二叔,您的意思是,这杨家的背后是县衙?”

    孟山冷哼一声,道:“否则你以为他杨田刚一个脱离了家族的无根浮萍,缘何能在西山村创下偌大的家业?”

    孟山顿了顿,道:“这一次边境三大真人之战,陈县令挟大胜之威,恐怕会加快对于三大豪强的分化与打压,这扶持小家族来瓦解三大豪强在梦瑜县根深蒂固的势力jiu shi 陈县令的手段之一,这杨氏崛起jiu shi 要正赶上给陈县令手中送刀,不过为了真让这把刀济事,那陈县令说不得也要先拿出些好处,将这把刀打磨的更锋利一些才是!”

    孟宇“啊”的一声,道:“那岂不是说他杨氏一族还会有好处可得,那咱们孟家……”

    孟山摆摆手da duan 孟宇,道:“你别忘了,三大豪强在本县经营数百年,陈县令如今虽然势大,可强龙难压地头蛇,他杨氏固然风光一时,可也是冒着家败族灭的风险,他杨氏如今有十位以上的武人境修士,杨田刚更是武人境第四重的高手,我孟家如今才多大,加上你也不过三位武人境修士,这些年二叔这镇守做的虽然窝囊,可好处却也没少得,如今正是沉下心来积攒底蕴,壮大我孟氏一族的好时机!”

    孟宇振奋的点了点头,激声道:“二叔放心,侄儿我定当努力修炼,我孟氏一族未来定然不必杨氏一族差!”

    孟山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样的,我孟氏一族jiu shi 要有这样不服输的志气,你且先去吧,记得将村里最好的几块灵田守护好!”

    望着自信满满的自家侄儿离开,孟山突然想起了杨田刚的那个儿子,不由的苦笑一声,低声道:“不比杨氏一族差,嘿!”

    土孟村外那处偏僻山洼中的林地上铺满了近尺许长的巨蝗尸体,其中最大的一只蝗虫王体型几乎达到了一尺五,不过此时已经被安侠分尸,手中只剩下两片看上去很坚硬的上颚,有些好笑道:“一对儿下品仙灵,不过这物件往哪里用,有感应仙灵窍是在两颗门牙中的修士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