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混乱(再续)
    时间回到徐三娘遇袭之前,张铁匠来到村南,见得杨田刚已经站在了沁水边上。

    “你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张铁匠的语气生硬,他一直不服杨田刚,但这些年来却被杨田刚一直死死的压在下面。

    杨田刚笑道:“没什么大事,只是我那儿子和闺女都开始修炼了,便想要问一问张兄你如今还能不能炼器?”

    张铁匠闻言脸色一红,恼怒道:“你要是敢把给你儿子准备的灵材叫出来,我就敢给你炼!”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杨田刚看得出来,张铁匠其实并没有多少炼器的本事,否则这么多年来也不会尝试着再次炼器,真要像他说的那样曾经炼制过一件法器,也不过沦落到在一个小小的村子里面做铁匠。

    不过杨田刚也不愿在这件事情上深究,毕竟这关系到张铁匠的**,于是道:“约张兄出来其实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关于两村合并之时,张兄想必也看出来了,并村势在必行,这背后有熊家人做推手,你我再不愿也是螳臂当车啊!”

    张铁匠道:“你阻止不了并村,便想要做并村之后的村正,想要我支持你?”

    杨田刚正色道:“张兄慧目如炬,杨某也不瞒你,正是如此!”

    张铁匠玩味儿道:“你都让灵源之地让给熊家了,他们还会在这件事情上为难你?毕竟你与那石九童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杨田刚叹了一口气,道:“也不尽然,若是比修为,比治理村庄的政绩,那我自然不将那石九童放在眼里,可毕竟那石九童投靠熊家日早,我虽有灵源之地作保,可终究看上去像是无奈之举,比受信任,我不如石九童。”

    张铁匠奇怪道:“那你的意思是?”

    杨田刚笑道:“不忙,张兄接下来便明白了。”

    张铁匠不明所以,见得杨田刚老神在在,当即便也与他并肩站在沁水边上,片刻之后,一道身影擦着地面掠过,向着村外滚滚而去,两人所站的位置刻意隐藏了身形收敛了气息,来人却是并未发觉,眨眼间便消失在了两人的视线之内。

    “这不是徐家三娘么,这大晚上上急匆匆外出,看来也是睡不了安稳觉呐!”张铁匠越发的觉得有意思了,问道:“想来杨兄叫我来的真正目的就在这里了,不知杨兄可知徐家三娘这是要去哪里?”

    杨田刚笑了笑,道:“余家!”

    张铁匠顿时恍然,道:“原来是真的,她那过世的丈夫果真是余家远亲?”

    杨田刚道:“是不是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儿子在余家,这些年来徐家每年都往余家上供大量的修炼资源,为此甚至延缓了徐二晨进阶武人境的时间,兄妹两个原本就不和,如今恐怕嫌隙更深。”

    张铁匠看了杨田刚一眼,叹了一口气,道:“难怪你是村正,而且这些年来把一个偏僻的土丘村治理的风生水起,这村子里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我不如你呀!”

    杨田刚微微一笑道:“张兄不必自谦,看得出来,张兄虽然有心与我一较高下,但在事关整个村子的利益上却是从未刻意阻拦托我的后腿,始终以村子多数人的利益为重,这一点杨某佩服。”

    张铁匠冷哼一声,道:“你也不必给我戴高帽子,我张铁心中晓得轻重,明日但凡你能为自己争取到一丝公平的机会,我自然会站在你这一边,毕竟你做村正的政绩有目共睹,所有人都能好过,那石九童要是做了两寸村正,嘿嘿……”

    “咦,”杨田刚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突然笑道:“今晚而是越来越有趣了,这徐家这是要闹哪样呐?”

    张铁匠灵识散开,不由也笑了出来,道:“还真是,这姑侄两个走的还不是一条路,咦,不对呀,这小子是要去河对岸,那边是土石村的方向呀!”

    夜路中央,正在与黑衣人斗法的徐三娘在发现身后飘飘荡荡的飞絮的时候已经晚了,在黑衣人的逼迫之下,她已经不知不觉的落入了这些飞絮的包围之中。

    “灵术,居然还有人埋伏!“

    徐三娘这个时候只能选择突围,然而那些飘荡的飞絮却是在察觉到她周身灵气震荡的刹那便如同投火的飞蛾一般蜂拥而来。

    徐三娘周身腾起一团火焰,将飞到身周的飞絮烧掉,然而那些飞絮就如同无穷无尽一般向着她的身上粘来,与此同时,她能够感觉到被这些飞絮粘上之后,体内的灵元就如同渗水的木桶一般,点点滴滴却持续不断的损耗着。

    “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当真要被人耗死在这里了,究竟是谁想要阻我,是杨田刚?眼前之人修为对不上,法术、气息也不对;难道是熊家的人?可是他们哪里能晓得我的行踪?”

    徐三娘虽然满腹疑惑,但也当机立断,手中的飞剑法器接连斩出三剑,每一剑都能在身周布下一道凛冽的剑芒,而后整个人便冲进了飞絮之中。

    剑芒布下的光幕之上粘了厚厚的一层飞絮,徐三娘能够感觉到体内的灵元就如同溃堤的洪水一般向外斜,可她还是咬紧了牙关坚持,不敢回头与那黑衣人再战。

    徐三娘就感觉身前一松,除了剑芒上沾满的飞絮,身周再无飞絮飘荡,晓得自己已经冲出了对方的灵术陷阱,于是剑芒一震,漫天的飞絮化为飞灰。

    就在这个时候,背后的黑衣人已然追了上来,手中的法器向着他的后背袭来,若是换做平时,徐三娘自可从容应对,然而此时她刚刚将法器御使在身后准备阻挡来袭的这一击,然而体内灵元却是一阵空虚,十成的力只使出了五六成。

    “当”的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在夜空中远远传开,徐三娘抵挡不住从法器上传来的反震之力,张口一股逆血喷了出来,但她还是趁着对方的力道一路划开了十余丈的距离,而后一手按住丹田位置,强行运转体内灵元,脚下腾起一团浊气,整个人驾着一股狂风一路滚滚到了数百丈之外。

    黑衣人远远的望着徐三娘的身影消失在夜色当中却并未追赶,隐约间在黑衣人身旁又有一人出现,然而漆黑的夜色却令人看不真切。

    梦瑜县城之中,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正悠然的端着一只茶壶在花园之中散步,另外一只手上还提着一只水壶,不时的停下身来为身旁的花丛浇浇水。

    便在这个时候,一个急匆匆的身影却是从花园外走了进来,一个四旬左右的中年男子一路来到老者的身边,道:“师父,大鼎堂那边传来消息,熊家在土丘村的西山之上发现了一处灵源之地,熊家已经准备派人去接收了。”

    “哦,”老者漫不经心的问道:“灵源之地?那土丘村的村正怎么说?”

    男子有些愤然道:“还能怎样,熊家势大,那村正不过一个武人境修士,怎得能与熊家抗衡,还不是拱手相让了去。”

    老者这个时候却仿佛想起了什么,嘴里喃喃自语道:“土丘村,土丘村,怎得听得这么熟悉,对了,这个村的村正叫什么来着?”

    男子一愣,道:“姓杨,叫杨田刚,原本在梦瑜县也是小有名气,他的村庄这几年以富庶著称,颇有些政绩,可惜,也是个软骨头,一个个上赶着投靠这些豪强家族,这些人难道不zhidao他们的村正之位是撼天宗任命的吗,他们真正应该依仗的是我撼天宗才对!老师,咱们为什么就不能像锦瑜县的朱师叔,或者晨瑜县的王师伯那样,大刀阔斧的干上一场呢?”

    见得男子越说越激动,老者微笑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呐,本宗对于瑜郡掌控的削弱便是从这些村镇不起眼的地方开始的,想要重新恢复也要从这些不起眼的地方开始下手,锦瑜县与本县境况不同,而晨瑜县嘛,呵呵,你王千师伯心思难定,不说也罢!”

    老者想了想,又道:“至于这个杨田刚,我倒是对此人有些了解,此人当年从晨瑜县负气出走来到这梦瑜县独自开创局面,以此人性情按理说不应当如此才对,……”

    男子叹道:“毕竟熊家势大嘛,就是他心中千百个不愿意,总也不能与熊家单独抗衡吧!”

    “所以他需要一个靠山,一个名正言顺的靠山!”

    老者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水壶放下,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只转过身来对着那男子道:“这或许就是咱们一直等待的一个机会呀!”

    那男子目光一亮,道:“老师,您终于决定要熊家撕破脸了?”

    老者笑着摇摇头,道:“撕破脸?怎么会,老夫只是要你去主持公道罢了!”

    “主持公道?”男子不解,道:“还请老师解惑,咱们去主持公道做什么?”

    老者笑道:“县衙原本就应该是主持公道,你明日只管带上一队梦瑜位前往土丘村,荒土镇不是早就报上来要将土丘、土石两村并村,并且已经同意了吗?这一次你便代表我亲自去看一看,记住,既然要并村,村正之选肯定要有竞争,你只要记得主持公道便可。”

    男子脸上还是带着一丝不解,但听得梦瑜卫还是惊讶道:“老师,当真要带梦瑜卫去吗?还有,那灵源之地怎么办?”

    老者大手一挥,笑道:“只管去,既然是主持公道,自然不能弱了气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