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混乱
    入夜,杨君平和杨君馨两个人趴在杨君山身边,看着他手中正翻看的一本以特殊灵材制作的书籍。

    “哥,这是啥东西,看上去怎得不像是什么法术传承之类,倒像是在看风水。”杨君平看了片刻觉得晦涩难懂,揉了揉眼睛抱怨道。

    杨君山将这本特制的书籍合上,就看到封面上写着三个字《点灵术》,杨君馨在一旁问道:“哥,啥是《点灵术》?”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杨君山笑着解释道:“这是一本寻灵师的传承典籍,寻灵师共分四等,这套典籍若是能够精通,便可入第三等。”

    杨君平原本一听是传承典籍眼睛就是一亮,可随即满是不屑的撇撇嘴,道:“才第三等!”

    杨君山笑道:“这套传承只有当修士修为达到武人境之后才能钻研,等你们进阶武人境之后便晓得这套传承的珍贵了,不过现在我还是先拓印下来再说。”

    杨君平奇道:“拓印下来,难道一会儿还要还回去?”

    杨君山笑了笑,道:“这你们就别管了,都睡觉去吧。”

    两人答应了一声向着各自的房间走去,杨君平留在最后,有些担忧的问道:“哥,咱们是不是闯祸了?”

    杨君山微微一笑,道:“事情的确有些棘手,不过有一点你放心,咱们家不会youshi的。”

    见得杨君平神色稍缓离开了房间,杨君山神色一沉,暗道:“但愿父亲那里能够行得通,不过这几年父亲在村里显然经营的够深,连徐家老二进阶武人境这么隐秘的事情都已经提前zhidao了。”

    夜幕下,杨田刚夫妇二人“气急败坏”的来到一处房屋之内,这个时候被杨君山打得昏迷过去的熊七斤正巧悠悠醒转。

    杨田刚满脸的惶急之色,朝着熊七斤便是一个大礼行了下去,后面的韩秀梅见状也慌忙跟着行礼,倒是将刚刚苏醒过来的熊七斤吓了一跳。

    “你,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要干什么,该说的之前我都已经说过了。”

    之前在杨君山从他口中逼问了想要的东西之后,便顺手将他打昏了过去,因此熊七斤并没有见到杨田刚。

    杨田刚满脸的歉疚之色道:“不知是熊家道友前来,之前却是小孩子不懂事,得罪了先生,我夫妇二人身为父母管教不严,在这里给熊先生请罪了,还请先生看在孩子们不懂事的份儿上,多多海涵呐!”

    韩秀生在一旁也帮腔道:“还请先生多多海涵,多多海涵!”

    熊七斤见得眼前两人的惶恐之色,心中顿时恍然,八成是之前那孩子不懂得深浅,现在这父母晓得熊家威名,zhidao闯了大祸,这才急急慌慌的赶来谢罪。

    哼哼,不过老子身上这一身伤可做不得假,虽说对于武人境修士而言,骨折之类的伤势左右不过三五天便能够好转,但一想起白天在石榴林中的遭遇便不寒而栗,同时对于眼前这一家之人的愤恨也更加深重。

    不过眼前这两人既然想要讨好自己,而自己此刻又在人家手中,暂时还是与他们虚与委蛇的好,一旦等得老子脱困,定要令眼前这一家子鸡犬不留,不对不对,这家里面还有一个粉琢玉砌的小姑娘,那个小姑娘细皮嫩肉的,死了就可惜了,还是我熊老七发发慈悲,给他们留一个后算了,……

    “熊先生,熊先生?”杨田刚小心翼翼的叫了眼前陷入癔症的熊七斤。

    熊七斤猛然醒悟过来,冷哼一声,吊着嗓子道:“海涵?咱老熊可不敢当呐,您儿子好大的本事,咱老熊不是对手,自认倒霉!”

    杨田刚连忙赔笑道:“熊先生莫生气莫生气,千错万错都是我们这做父母的错,我等愿意向熊家奉上灵源之地,还请熊家能够开恩,放过我们一家。”

    熊七斤打着“哈哈”道:“杨村正说笑了,您可是土丘村的村正,拿的可是撼天宗的俸禄,我熊家不过是撼天宗下辖的一个家族罢了,哪里敢得罪您这样的人呀!”

    杨田刚脸上的神色越发的惶急,堂堂武人境修士额头上却是一脑门的冷汗,向着熊七斤道:“还请熊先生开恩呐,开恩,我杨家愿意奉上家财,只求先生能够为我一家美言几句,也好保全我杨家一家人安全。”

    熊七斤一听,脸上喜色更甚,道:“放过你们一家也不是不可以,毕竟是小孩嘛,没听说过熊家的威名也情有可原,既然你们愿意向熊家奉上灵源之地,那现在是不是应该把在下放了再说呐?”

    杨田刚连忙道:“正当如此,正当如此,只是熊先生如今不良于行,现在就离开?”

    熊七斤眼神一横,道:“怎么,不愿意让在下离开?”

    “哪儿能哪儿能呢!”杨田刚生怕他误会,道:“你身上的伤势乃是犬子所造成的,在下已经狠狠的将其责罚,但我们有责任为您治伤不是,你现在要是强行离开,我们当然不会阻拦于您,但这样对您伤势恢复大为不利,您看这样行不,随您一同前来的几十个少年还在这里,你可以亲笔写一封信,交给这几个少年带回去,让熊家的人前来接受灵源之地也是一样的。”

    熊七斤眼珠子转了转,将神色间的试探之意隐藏起来,道:“不必了,杨村正既然不愿在下离开,那在下就在这里养伤就是了,我看也不必写什么亲笔信,直接等熊家人找来就是了,到时候在下也可以说明情况嘛!”

    杨田刚顿时被吓了一跳,道:“一切依熊先生,一切依熊先生,在下马上就将这群土石村的少年放了,让他们抬着先生回去。”

    月明星稀之下,杨田刚遥望着土石村的一群少年悄悄的抬着重伤的熊先生过了沁水,向着土石村离开。

    杨君山从他身后走来,道:“爹,您这样做有多大把握,太危险了!”

    杨田刚道:“你zhidao嘛,当年你爷爷他们兄妹四个建立杨家的时候,根基同样也是一处灵源之地,当时他们因为那处灵源之地,所面临的威胁可也不必今天就小了。”

    “可他们还是闯过来了,不但闯过来了,而且还让杨家成为了青石镇的望族”

    杨田刚的脸上闪烁莫名的光彩,接着道:“爹要在梦瑜县重建杨家,如今的情况又算得了什么,无非就是赌一场罢了,就算失败了我们大不了离开这土丘村,量他熊家还是余家,在如今的形势下也不敢对我们下首,如今你爹我、你娘,还有你,咱们一家五口便有三个武人境修士,这瑜郡这么大,到哪里活不下去?”

    “可真要是赌赢了呢?灵源之地,家族根基呀,咱们父子完全可以以此重建一个杨家,”杨田刚顿了顿,加重了语气道:“一个属于杨家人的杨家!”

    杨君山神色变换,最终还是轻声道:“爹你放心,就算是赌输了咱们也不必离开土丘村的,我的老师陈纪真人是决然不会坐视熊家继续壮大的,他就任县令以来之所以没有丝毫作为,不过是在等一个机会罢了。”

    同样在夜色之下,徐三娘急匆匆的来到徐家大宅院的侧厢,这里是徐三娘这一代排名老二的堂兄徐二晨的住宅。

    “二哥,你进阶武人境的消息杨田刚zhidao了。”徐三娘一进门便说道。

    徐二晨是一个身材瘦削但却欣长的中年男子,面白无须使得他的目光看人的时候总是带着一丝探究的阴霾,让被他盯着的人总是感觉到不舒服。

    “什么?”徐二晨先是一惊,紧跟着神色便平静下来,道:“这也算不得什么,杨田刚这些年在土丘村作为不小,还算得人心,我进阶武人境的事情族里也有不少人zhidao,难保不会有人透露了风声。”

    “对了,三妹子,你这次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吗?”徐二晨随口问道。

    徐三娘脸上闪过一道不虞之色,她在族内向来颇有声望,无论是谁见到她都以族长敬称,自己这位堂兄先前也是如此,可自从进阶武人境之后,却是直接换回了以前的称呼,又把自己当成了以前的三姑娘、三妹子。

    徐三娘压下心中的不快,道:“来这里是想告诉二哥一件事儿,西山石榴林当中有一处灵泉,已经确认是一处灵源之地,这一处灵源之地被熊家人盯上了,杨田刚打算将这一处灵源之地顺水推舟送给熊家来换些好处。”

    徐二晨不动声色,问道:“哦,那三妹子打算怎么办?”

    徐三娘道:“这件事情必须通知余家,还有之前并村的事情,这是熊家扩张势力的阴谋,我打算亲自去县城一趟,晚了恐怕就来不及了,我走之后家族中的事情二哥还要多多上心。”

    徐二晨点了点头,道:“好,三妹子你快去快回,家族里面你不用担心!”

    土石村中,石九童见得熊七斤的凄惨模样顿时大吃一惊,道:“熊爷,你,你这是怎么的了,怎么会伤成这般模样,是哪个杀千刀的下的手,告诉老弟,老弟马上为你复仇。”

    熊七斤横了他一眼,面对这个修为比他高出两重的人熊七斤高人一等的神态尽显无遗,道:“别嚎,老子还没死呢,赶紧派人送我去荒丘镇,到熊满山熊三爷哪儿,老子的仇隔夜就报,你小子做好准备,说不定过几天你就是土石村和土丘村两个村的村正了。”

    石九童见得熊七斤向着荒丘镇连夜远去的大车,狠狠的朝着地上啐了一口吐沫,暗骂了一声“狗仗人势的东西”,随即朝着几个随同熊七斤一块回来的本村少年,道:“说说,发生了什么事,说详细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