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分开
    颜沁曦看着杨君山小心翼翼的在地面上挖出一个两尺深的大坑,将赤精果树的根须连同一大坨泥土完整的保存下来,有些惋惜道:“可惜了这里凝聚起来的甲木灵气!”

    这里是木源之地所在,虽说木源之地的本源孕养了赤精果树,但数百年的时光同样凝聚了浓郁的甲木灵气,然而无论是杨君山还是颜沁曦,两人所修炼的功诀都用不到,此时守护禁制被打破,只能白白看着甲木灵气散逸。<

    却见杨君山又跳了下去,从挖出来的土坑底部刨出了一大块绿色的土壤,颜沁曦能够从那块绿色土壤当中感受到较为浓郁的灵气,可却并不是灵气凝聚之物,便问道:“这是何物,有什么用吗?”

    杨君山将这块绿色的土壤随同赤精果树仿佛储物袋当中,头也不抬道:“只是被灵气浸染时日较长的土壤罢了,对于修炼没有什么作用,不过却能够用来做培育上品灵田的灵引,你是潭玺派的千金小姐,哪里晓得庄户人家对于灵田的重视!”

    “呶,这些是你的!”

    杨君山嘴上嘲讽颜沁曦两句,随手将从果树上摘下来的果子放入一只玉盒当中递给了颜沁曦,而那株灵树已经被他小心的挖出来之后,放进了储物袋当中,至于她的感叹,杨君山就当自己没有听见。

    杨君山自己的储物袋已经放置了不少东西,显然已经盛放布下这么一株小树了,好在刚刚从那位陨落的撼天宗内门弟子身上捡来的储物袋却是正好使用,里面虽说不及杨君山储物袋五尺见方的空间,但勉强放下这么一株树苗却也够了。

    “走吧,再不走这里就要塌了!”

    在两人将赤精果树挖走之后,原本正在颤抖的整座石林突然间安静了下来,杨君山却晓得这是因为五行大阵中的木源之地被破掉,使得拥有自行修补功能的大阵正在竭力抽取原本就已经枯竭的五行元气试图补救。

    然而正因为木源之地的消失,使得回溯而来的五行元气失去压制,现在的安静马上就会被五行元气的彻底无序和狂暴而取代,紧跟着jiu shi 五行大阵的彻底崩溃。

    只是不晓得五行大阵崩溃之后是否会引石林中央洞府的连锁fan ying ,更不晓得到时候是福还是祸!

    两人急在石林之中穿行,杨君山压缩后更加敏锐的灵识能够察觉到四周的五行元气已经有了紊乱的迹象,先前的五行元气虽然狂暴,可那是五行大阵用来压制并削弱入阵修士的一种手段,五行元气狂暴却有序,如今五行本源失去了木源之地的压制,五行元气已然失衡,此时元气的狂暴却已经无法从修士体内刷走灵力了。

    ……

    那太白金光斩出现的刹那,熊希英心中虽然吃惊,嘴里也出言提醒,可他在第一时间却并未出手相救,反而向后退了一步将熊希哲护在了身后。

    太白金光斩是潭玺派的招牌灵术神通,在熊希英看来,能够出威力如此浩大的太白金光斩非颜忠莫属,不过既然颜忠已经出现了,那么与他一起的那几个人也定然在附近埋伏,自己等人无意当中已经踏入了陷阱之中,要是自己出手相救,其他人定然会先将自家族弟这位阵法师除去!

    既然如此,那当然只能先救自家族弟,毕竟同门师弟修为不俗,还有接下这一击的可能,自家族弟却只是一个武人境前期的小修,更何况同门师弟哪里能跟同族xiong di 相比,死了也就死了!

    “啊!”

    同门师弟出一声惨呼,尽管有熊希英的提醒,可在颜忠全力偷袭之下,他的一只胳膊还是被斩断,鲜血喷出老远,可熊希英料想之中的其他人的出手偷袭却并未出现。

    “师兄救我!”

    同门师弟显然也已经猜出偷袭之人的身份,一手捏着断臂伤口止血,一边快向着熊希英这里靠近。

    “难道没有其他人吗?”

    熊希英心中仍旧疑神疑鬼,见得太白金光斩再度袭来,不得不出手抵挡,但却未曾尽全力,他仍旧要为可能出现的其他埋伏留力。

    一团光芒在同门师弟身前汇聚成一面光盾,与之前张玥铭身上出现的极光盾一模一样,不过威力显然因为熊希英的修为要大一些。

    然而在太白金光斩的威力之下,这面光盾很快便被突破,那位同门师弟见状只得咬着牙激潜力,勉强御使法器抵挡,终于将太白金光斩耗尽,可他自身却因为再度施展神通而使得原本被灵力封堵的伤口再度喷血,一张脸因为过度的失血已经变得惨白,可瞥向熊希英的目光却多出了一丝怨毒。

    见死不救啊,第一次也就算了,第二次只是随手甩出一面极光盾,那可是一位大圆满修士在施展排名前三十的攻击灵术神通,当自己难道是一位真人境修士吗?

    熊希英自然不晓得自己的行为已经让同门师弟大大误会了,不过zhe  时候他也终于意识到自己恐怕是误判了,对方并未有其他人埋伏,要是再不出手,恐怕这位跟随自己的同门师弟就要命丧那颜忠之手了。

    剑吟之声清脆悦耳,剑啸之声惊心动魄!

    熊希英剑灵术出手,寒光闪烁天际,越过同门师弟一举将太白金光斩破掉,飞剑余势不歇,直击不远处的一根石柱,受到身后熊希哲的指点,熊希英已然判断出那偷袭之人最有可能躲藏的jiu shi 这根石柱之后。

    “飞剑,剑术神通!”

    一声惊呼从石柱之后传来,一道身影在飞剑尚未近身之际从石柱之后窜出,“哗啦啦”一片乱石跌落的声响传来,那根石柱已经被飞剑一击废碎,远处那道面带惊悸的身影不是颜忠是谁!

    熊希英一剑不但破掉了在攻击灵术神通之中排名与剑灵术相仿的太白金光斩,甚至还逼得颜忠这位老牌的大圆满修士不敢直面锋锐,一股意气风的感觉油然而,目光不离那颜忠,口中却对逃至身边的同门师弟道:“师弟先到师兄身后,待师兄解决了这老东西再为师弟治伤!”

    同门师弟只是低头称是,一言不的走到他身后,可谁也看不到那一瞬间这位同门师弟脸上的狰狞之色:“师兄你这般厉害,一剑便能逼得那颜忠遁逃躲闪,为何先前不出手相救,任由那颜忠斩断我的手臂!”

    此时的熊希英神威大展,颜忠虽然是老牌的大圆满修士,体内灵力jing guo 多年的积累雄浑无比,可他却不曾将太白金光斩修炼至神通化形的地步,之前为了掩护颜沁曦与长孙星逃走,又与数位同阶修士大战,损耗了不少灵力,此时面对熊希英的剑术神通一时间却是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熊希英越战越勇,越战信心越足,如同颜忠这般的大圆满修士,因为没有了进阶真人境的希望,多少年来的修炼积累,可以说已经将他在武人境的潜力挖掘到了极致,实可说是实力最强的武人境的修士也不为过。

    可如今这颜忠却被熊希英以一己之力牢牢压制,这岂不是说他熊希英自身的天赋实力已经远那些个老牌大圆满修士,进阶真人境也是指日可待了!

    而颜忠却是越打越急,那长孙星也就罢了,大小姐如今却是音信全无,死未卜,他急着去寻找颜沁曦,心中已是大为后悔,原本只是中途遇上,觉得机会难得,想要暗中给他一个jiao xun ,哪里料到这小子却是如同吃了春药一般猛,居然还练成了一套飞剑神通,而他自己却因为连续与人大战,体内灵力亏空太空,一时间居然被压制住了,jiu shi 想脱身急切间也想不到ban fa !

    两人翻翻滚滚眨眼间便是数十招过去,zhe  时候颜忠缓过劲儿来,上百年苦修的老辣开始展现出来,虽说一时间还是无法摆脱熊希英的纠缠,可也不再像先前那般狼狈。

    而熊希英也是不急,他感觉此时自己正站在一个门槛之上,要跨过了这道坎,他的实力必然会在进阶真人境之前再次得到一次明显的提升,而颜忠此时jiu shi 最好的磨刀石,尽管此时五行大阵之中已然危机丛丛,可熊希英还是觉得机会难得,决心要赌一把。

    不过熊希英的盘算很快就要落空了,眼瞅着他的剑术神通越的凌厉,仿佛随时就要踏入一个全新的境界,眼前的颜忠横向三步踏出,却是瞬间消失在了一座石柱之后。

    熊希英一剑斩落,那石柱陡然直挺挺的倒塌,而且是朝着他压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

    被da duan 了剑术进阶的熊希英就像是要与一位妖娆的女子yue hui ,却在即将水乳\交融的刹那突然现身边的秒人居然是男扮女装,恶心莫过于此!

    石柱砸落,熊希英顾不得自家剑术突破在即,只得抱头鼠窜,却突然听得远处的熊希哲高声叫道:“对方有阵法师相助,快走!”

    熊希英御剑与熊希哲二人汇合,熊希哲随手指了一个方向,三人连忙离开此地,熊希英眼前瞬间闪过杨君山的身影,脸上露出狠戾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