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得手
    颜沁曦握着手中的这块元磁jing石,再次确定道:“真的给我?”

    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蕴藏在石中的那一缕锋锐,的确是极为jing纯的庚金煞气无疑!

    有了这一缕高品质的jing纯煞气,颜沁曦不但能够将已经修炼圆满的太白金光斩的威力再次提升,而且还能够借此一举冲破武人境第二重的瓶颈,进阶煞气修士。

    事实上以颜沁曦的资质和积累,她早已经将修为推升到了第二重的临界点,之所以一直不曾突破,为的就是找到一缕高品质的煞气,先将太白金光斩的威力提升到极致再说。

    然而高品质且jing纯到极致的煞气又哪里是那么容易得到的,身为第三代修士的佼佼者,潭玺派也不是没有为她准备几种金行煞气灵物供她修炼,不过心高气傲的颜沁曦自然不会将普通的金行煞气看在眼中,要提升神通就要捡品质最高的煞气来修炼!

    这一次颜沁曦之所以赶到落霞岭,纵然是为了这里的真人修士的坐化洞府,但真正的目的还是想要碰碰运气,看能否找到一种合意的金行煞气来修炼神通并打破修为瓶颈。

    潭玺派这一次虽然在出世的洞府之中收获颇丰,可颜沁曦自己想要的东西却是没能找到,因此难免有些失望,岂料就在她已经做好了失望而归的准备时,运气在不经意间就突然降临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个与自己一路同行的讨厌家伙,居然就这么突兀的将自己百寻而不可得的东西随手送给了自己!

    这个讨厌的家伙!

    杨君山笑道:“我还指望着你帮我打破这守护jin制呢,比起这株赤jing果树,这一缕庚金煞气算什么,反正我也用不着!”

    颜沁曦闻言脸se一冷,道:“你什么意思,这株赤jing果树你难道想独吞吗?”

    杨君山连忙摆了摆手,笑道:“嘿,嘿,不要生气,我可是用这一缕庚金煞气作为交换呢,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不用我多说吧!”

    颜沁曦看了看手中的元磁jing石,又狠狠的瞪了杨君山一眼,最终还是道:“赤jing果树可以归你,不过树上剩下的赤jing果都要归我!”

    “没问题!”

    杨君山的爽快让颜沁曦也有些惊诧,不过见到这家伙从先前被郎贤袭杀的那名撼天宗弟子身上搜出来一个玉盒之后,便晓得他打什么主意了,那盒子里面有三颗先前从守护jin制当中摘出来的成熟的赤jing果。

    尽管如此,颜沁曦还是故意沉着脸道:“说好了的,赤jing果可是归我呢!”

    杨君山尴尬的挠了挠头,嘿嘿一笑,道:“打个商量怎么样,我爹这会儿正用得着这东西,你们潭玺派什么宝贝没有,我们杨家可是小门小户,……”

    颜沁曦见得他吃瘪,心中的稍许不满便烟消云散,顿时轻哼了一声,道:“记得呦,你欠我一个人qing!”

    杨君山心中腹诽老子还救了你好几次命呢,不过他也晓得有的时候跟女人讲理是说不通的,还不如gan脆点显得有气度,就当是还她上辈子欠下的人qing了!

    “那你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杨君山原本的打算只是想要她熔炼太白金光斩灵术神通便足够了,却没有想到颜沁曦居然要连带着将修为凭借打破,一举跨ru武人境第三重,难免有些担忧,这地下洞府如今多呆一会儿,都有可能遭遇不可预测的风险。

    “很快的!”

    颜沁曦显然对自己信心十足,不过显然对杨君山尚有些疑虑:“不过你确信太白金光斩能够打破这守护jin制?”

    杨君山有气无力的解释道:“无形之中金克木,这么普遍的常识难道你不知道吗?姑奶奶,你抓紧时间呐,我为你护法可还但这风险呢!”

    颜沁曦轻哼一声,脸上闪过一道坏坏的笑容,随即便捧着那一块元磁jing石开始吸纳里面蕴藏的那一缕庚金煞气。

    杨君山其实是真有点急了,这种临阵磨枪的方法,其实他也只有六成把握罢了,更何况这里随时都可能有其他人寻来,只是为了不让颜沁曦那里出意外,他只得将心中的焦虑隐藏起来,安心为其护法,但愿真像她说的那样,无论是神通还是修为,她差得都只是那最后的临门一脚。

    而事实上颜沁曦也果真没有令他失望,只是小半个时辰的时间,从她的身上便传来了一股极为锋锐刚烈的气息,就像是一柄绝世的利刃在出世之前先要吞吐着自身凌厉的气息,随时准备一鸣惊人一般。

    金se的光芒从颜沁曦的身上渗出,而后渐渐的在其头顶汇聚,同时杨君山还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金se的光芒之中有一股他极为熟悉的庚金煞气的气息。

    那金se的光芒汇聚之后,在颜沁曦的头顶渐渐的形成了一柄一尺三寸长的金se短刀。

    神通化形,杨君山脸上闪过一道惊讶之se,这是只有那些传承有序的神通才特有的异象,意味着颜沁曦日后若是能够进阶真人境,那么修炼与太白金光斩一脉相承的宝术神通就能够做到水到渠成。

    所谓传承有序,就是指那些有着完整的穿成体系的神通,其实杨君山所修炼的家传神通裂地灵诀,原本也是一种传承有序的灵术神通。

    从裂地灵术之中延伸而出的三种法术,而裂地灵术本身又是一种宝术神通延伸而出的一种灵阶神通,不过那是在撼天宗,杨家本身却只传承了裂地灵术,没有源头总纲,杨君山尽管有着前世的宿慧,却也无法将裂地灵术修炼至神通化形。

    那短刀金光闪烁,煞气四溢,带着一股破灭一切的气势,甚至杨君山站在那刀尖所指的方向都感觉如芒在背,不得不想旁侧走了两步,避开了刀锋所向。

    杨君山心中赞叹,这柄短刀虽然由自身灵力凝聚而成,但因为神通化形,这柄短刀已经不亚于实质xing的法器,若是颜沁曦日后再炼化一柄本命短刀与神通相容,那么本命法器的又威力何止倍增。

    当金光短刀彻底凝聚成型之后,那耀目的光辉便渐渐的收敛起来,与此同时,颜沁曦周身的气息再次一变,杨君山先是再次感受到那熟悉的庚金煞气的气息,紧跟着五行大阵之中流动的灵力开始向着她汇聚而来,甚至形成了缓缓的流风。

    这是修为要突破了,好快,一切仿佛水到渠成一般,可见颜沁曦先前说她一直压抑着自身的修为,可见所言非虚。

    可眼见得颜沁曦周身气息沸腾,堪堪就要跨过第三重的门槛,杨君山突然发现脚下的石子儿突然轻微的抖动起来。

    杨君山原本不以为意,以为是颜沁曦修为突破带来的动静,可随着地面的石子儿抖动的快要滚动起来,杨君山终于意识到了不对,抬头看去的时候,却见周围林立的石柱此时也在微微颤动,不少石块、泥土从石柱上滚落,溅落在地上仿佛下起了一场碎石雨。

    是石林中心地带!

    杨君山几乎在一瞬间便认定了事故发生的源头,这种看似轻微却极为频繁的震颤看上去似乎没有先前三位真人境修士强闯五行大阵时的动静大,可却是能够彻底的令五行大阵崩溃,甚至能够令整座地下洞府崩塌!

    杨君山神se大变,转眼望向颜沁曦,发现她的修为进阶虽然已经进ru了最后关头,可短时间内还是无法行动,而颜沁曦似乎也察觉到了身外四周发生的变故,秀眉也微微蹙起,不过四周灵气向她汇聚的速度却是大大增加了。

    杨君山猛然抬起头来朝着颜沁曦的头顶将衣袖一挥,一股潜力勃发,片刻之后,有大片碎裂的石土砸落在后方十余丈之外的石林之中,地下洞府的顶部已经开始有崩塌的迹象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颜沁曦的修为终于踏过了最后一道门槛,成功进阶武人境第三重,只是周身上下的气息起起伏伏,显然极不稳定,仿佛随时都有打落修为的可能,必须要经过长时间的静修才能够稳固下来。

    不过这个时候哪里还有时间,杨君山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却见颜沁曦素手一展,手中多了一只暖玉瓶,从里面倒出了一颗被包裹在一团紫雾当中的丹丸。

    杨君山见得那丹丸一脸的惊诧,问道:“紫清灵丹?”

    颜沁曦将丹丸吞ru腹中,周身上下起伏不定的气息马上开始趋于稳固,这才站起身来同样惊讶道:“你居然识得这种丹yao?”

    杨君山惊羡的摇着头,道:“紫清灵丹能够快速稳固修士进阶时起伏不定的修为,虽是灵丹之属,却往往用在真人境修士身上,修炼界鲜少有这种灵丹出现,潭玺派居然为你准备这种丹yao,这可真是……”

    颜沁曦“咯咯”一笑,道:“原来这叫紫清灵丹,这颗灵丹是之前我们在石林外的洞府外围找到的,当时并不认得这颗灵丹的名称,只是觉得能够用暖玉瓶盛放,定然极为名贵,不过当时与暖玉瓶一同盛放的还有一张纸条,只是说明这颗丹丸有快速稳定修为的功效,刚刚也不过是无奈之举罢了,怎么看你样子还一副惋惜的模样,吃得又不是你的灵丹!”

    杨君山摆摆手,道:“我也不打击你,你自回去询问你家长辈就是,不过那紫清灵丹虽说能够快速稳固修为,但日后还是会在半年的时间内制约你的修为提升,现在我们还是打破这jin制,将赤jing果树带走才是正经,这里已经不能再待下去了!”

    在为颜沁曦护法的这一段时间当中,杨君山早已经为破解守护jin制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等着颜沁曦威力大增的太白金光斩灵术能够一举克制守护jin制的光幕。

    而事实上颜沁曦刚刚修炼成功的本命灵术也果真没有令杨君山失望,融合了庚金煞气的太白金光斩在出手的刹那,因为威力大增而无法完全掌控的神通有些许煞气外露,将身周的石柱切割出了深达半尺的痕迹。

    不过在杨君山元磁灵光的牵引之后,太白金光斩准备的找到了守护jin制的破绽,并在光幕上划开了一道三尺的口子。

    “再来!”

    杨君山见得自己的推算准确,顿时jing神大阵。

    颜沁曦也咬着牙调动体内灵力,她的灵力雄浑显然无法同杨君山相比,本命神通在短时内连续全力以赴施展,令她赶到有些不适,更何况她只是刚刚进阶煞气修士。

    杨君山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然而此时却是最为紧要的时刻,哪里容得他怜香惜玉,只能装作没看见,不过双手却是掐出了一道陌生的印诀,四周戊土之力涌动,显然不再是刚刚施展过的元磁灵光术!

    随着颜沁曦再次出手,杨君山刹那间也将酝酿好的神通施展出来,一股隐然的崩断之力融ru到了太白金光斩之中,使得颜沁曦神se讶然,她能够清晰的察觉到太白金光斩的威力似乎再次得到了大幅增长!

    这一斩横切而过,划开的破口却长达五尺,守护jin制光幕在这连续两击之下彻底瘫痪,一个无法恢复合拢的口子张开,里面就是那株只有数尺高的小树!

    “哎,你刚刚施展的是什么神通,好像能提升太白金光斩的威力?”

    “断山灵术!”杨君山一步迈进了jin制当中,头也不回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