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咒怨
    撼天宗三大真人修士围攻长孙修,尽管长孙修有着真人境第二重的修为,但有同样修为的青树真人正面牵制,两位真人境第一重的朱真人和苍梧真人从旁围攻,长孙修很快便被压落在下风。

    然而面对起了拼命心思的长孙修的亡命打法,三人同样也是投鼠忌器,谁也不愿在占尽上风的情况下还要被长孙修临死反扑,正是因为这种心理,四位真人的大战才一直维持到了现在还没有决出胜负。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然而照这样下去,长孙修迟早会被耗干了体内真元,可明知三人这样的打算,长孙修却是一点办法也无。

    四位真人的大战引动天象变幻,交战之时泄露出来的狂风劲气将地面上的一切摧残的一塌糊涂,杨君山就是原本躲在一处密林之中把庚金煞气倒换入从长孙星那里得来的元磁精石之中,哪里料到祸从天降,四位真人的大战一下子便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空。

    不过杨君山仰头看去的时候,却也能够看得出来此时天空中隐约闪烁的四大光团之中,被其他三个围在中央的那一个光团越发的暗淡,显然长孙修在三人的围攻之下已经越发的到了强弩之末,胜负就在眼前了。

    可越是这个时候便越是危险,杨君山可不敢保证哪一位真人打得兴起,顺手把他这只蝼蚁也灭了,这种生死操于人手的感觉着实令杨君山不舒服。

    可眼看杨君山收敛了自身的气息,已经逃到了四人大战所波及到范围边缘的时候,却突然听得南边曲武山的密林之中突然传来一声爆喝:“三个打一个好不要脸,看老巫来助你一臂之力!”

    杨君山惊讶的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这家伙是谁,不要命了,连撼天宗的梁子都敢扛?

    一道低沉且诡异的声音从数里之外的山林之中传来,杨君山悚然而惊,想也不想便将体内的真元运转到了极致,几乎是连滚带爬向着远处飞奔。

    咒怨之力,巫族,居然连巫族都出现了!

    “放肆,撼天宗在此,不相干之人不想死的话赶紧滚开!”

    一声爆喝从杨君山的头顶上空炸响,杨君山飞奔的sudu更快了,同时心中暗自思索,这一次回去之后,定要想方设法筹集灵材,找那欧阳旭林炼制一件飞遁法器再说。

    这个念头刚刚从头脑之中闪过,就觉得头顶微微一暗,抬头看去时,就看到一团灰蒙蒙的雾气突然投入到了围攻长孙修的三个光团之中最南面的一个。

    “啊,痛杀我也!”一声咆哮突然传来,那被灰雾侵入的光团突然明灭不定并且剧烈的摇晃起来。

    “啊呀不好,血巫境……”

    从那曲武山林深处也突然传来之前拿到打抱不平声音的惊呼,不过这一道惊呼声却是透着一股脆音,似乎表明说话之人年纪并不太大,可随即声音戛然而止,仿佛自己做了什么错事懊恼一般。

    “哈哈,一起去死吧!”

    天空之中陡然又是一声爆喝,紧跟着一声接着一声的炸响传来,日光在头顶都开始忽明忽暗,大地都随之震动,整个天地都为之失声。

    杨君山一边奔逃,一边惊骇的向着身后望去,就看到最南边的那个光团因为受到了巫族咒怨之力的诅咒,使得三人的包围露出了破绽,老辣的长孙修自然不会放过这等机会,他虽然无法逃脱,但却正是趁机拼命拉人垫背的好时机。

    两个光团顿时撞在一起,而身后又有两个光团仓皇的追上前来一路穷追猛打,然而天空之中那两个撞在一起的光团几乎同时陨灭,天空之中仿佛一下子多出了一团日光,只留下苍梧真人的惨叫,和长孙修凄厉的长笑。

    咻!

    一道光芒在天空璀璨日光的遮掩之下根本看不到踪迹,然而杨君山坚韧的灵识却能够在四周一团混沌动荡的氛围之中勉强捕捉到了一丝踪迹。

    头顶高大的树木在这一团光芒经过的时候纷纷断折,尚未落在地上便燃起了熊熊大火,而后光芒砸落在前方的山坡之上,砸开一道深约数丈的巨大土坑。

    杨君山鬼使神差一般追着那道光芒而去,一下子跳进土坑伸手一挖,坑底回填的泥土顿时自行向着两边分开。

    纳土术在杨君山踏入武人境之后终于第一次派上了用场,那就是挖坑。

    过不多时,回填的土坑再次被挖深了三尺,杨君山终于一把抓住了一个长柄之物,一股强横的力道从那被抓住之物上反震回来,震得杨君山双臂发麻,但他还是咬牙挺住了,然后猛然从土中拽出来,却是一柄折断了的两尺黑色断枪,只剩下了一尺长的枪头和半尺长的枪柄,在杨君山的手中剧烈的震颤着,似乎想要脱离他的掌控,正是之前苍梧真人用来攻击元磁山护族大阵的那柄黑色长枪。

    这,这他妈的是一件折断的灵器!

    杨君山心头一阵火热,二话不说便将这半截长枪放进了储物袋,而后跳出土坑,向着四周看了一眼,而后抬头向着天空望去时,正发现遮天蔽日的白色光芒已经在渐渐收敛。

    杨君山心中一惊,正要离开却又突然转过身来脚下一踏,而后便头也不回的向着西北方向一路飞驰而去,而在原本的那座土坑里面,四周的土层正在向着中央蠕动,片刻之后一个数丈深的巨大土坑便被土壤自行回填成了一片平地。

    杨君山不计灵元损耗,一路飞奔到了十余里之外,自忖再不会被人注意,这才放松下来找了一处偏僻之地,将两枚玉币抓在手中恢复体内损耗的灵元。

    杨君山不zhidao的是,此时青树真人和朱真人压根儿就没有去注意杨君山这个武人境初阶的蝼蚁,他们正在曲武山上空气急败坏的寻找那个中途暗算苍梧真人之人,然而那人在暗算了苍梧真人之后便销声匿迹了,任凭两位真人往来搜寻数次也不曾发现踪迹。

    “究竟是何人所为,暗算我苍梧师弟!”

    朱真人同样神色愤然,但他还是极力回忆,道:“之前那人曾经惊呼血巫境,似乎是在说苍梧师弟的修为,最近修炼界纷纷传言有异族出没,就是瑜郡境内似乎也有传闻,那偷袭之人是否也是此类?”

    青树真人冷哼一声,道:“魑魅魍魉之辈,不要叫老夫抓住,否则定然好生问一问这些人究竟从何处来,要他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哎,功败垂成呐!”两人最终无功而返,青树真人仿佛一下子衰老了二三十岁,神色间难掩颓唐之色。

    朱真人神色同样难看,但还是道:“至少那长孙修已死,长孙家从此也不复存在,锦瑜县从今以后便再次完全纳入了我撼天宗的掌控。”

    “代价太大了!”青树真人道:“苍梧师弟这一死,必然会引起宗内震动,灭一县豪强就要损我一位真人境修士,锦瑜县这一役恐怕要弄巧成拙,不但不能震慑其余各县豪强,反而会更令他们离心呀!”

    看着青树真人忧心忡忡的模样,朱真人脸色也很是不好看,道:“各县豪强纵使心怀异心,目前却也不敢公开与本宗作对,师兄,可虑者不在外,而在内呀,此次苍梧师弟之死,必然会令宗内一些人趁机责难,师兄要做好准备。”

    青树真人闻言脸色顿时一沉,冷哼道:“这些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在他们心中各自的家族私利已经凌驾在了撼天宗之上,好在还有燕山师叔在,这些人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朱真人闻言之前脸上的阴郁也扫清了大半,道:“燕山师叔这一次出关之后应当会突破了吧?”

    青树真人点点头道:“师叔闭关之前曾经说过这一次突破的机会很大,一旦突破成功,我撼天宗玉州第一宗门的地位依旧不可撼动!”

    刚刚将修为暂时恢复过来杨君山一睁眼便看到包鱼儿正无聊的蹲在自己身边不远的地方在地上画着圈圈。

    “youshi吗?”杨君山晓得这小鬼女没事的时候根本愿意往他的身边凑。

    包鱼儿见得杨君山醒来神色一喜,可随即便露出了踌躇之色,杨君山见状道:“若是没事的话我就要走了!”

    包鱼儿神色一急,道:“不要走,请你救一个人!”

    杨君山一愣,道:“救人?谁?鬼族?”

    杨君山随着包鱼儿又一路向南折返进入曲武山,在一处山坳深处的一汪泉水边上,杨君山看到了包鱼儿要他救的人。

    看着眼前这个魁梧的有些非同寻常的昏迷过去的“少年”,杨君山有些意外望向包鱼儿,道:“巫族?你居然和巫族人认识?”

    包鱼儿没有想到杨君山只一眼便看出了眼前之人的底细,神色间顿时一阵慌乱,见得杨君山询问的目光之中闪烁着厉光,连忙道:“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杨君山皱了皱眉头,道:“那你为何要救他?”

    “因为他是巫族人!”

    包鱼儿连忙解释道:“我们鬼族与巫族人一向交好,这是祖辈传下来印在两族人血脉中的情谊,不能见死不救的。”

    第二更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