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混战
    似乎是熊希英表现出来的强横实力使得围攻的三人有所顾忌,担心硬拼下去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那三位大圆满修士中的一个突然张口说了一些什么,而后熊希英似乎也说了些什么,最后得到响应的众人不约而同停手。

    几个人zhijian再次商讨着什么,不过那三位大圆满修士的站位却始终将熊希英四人围在中央,直到最后熊希英将躲在他身后的熊希哲拉出来说了些什么,双方最终达成了一致,这才放松下来。

    而后众人的主角似乎便成了熊希哲,将阵棋盘放下,只见他不时的将阵棋在棋盘之上拿起放下,不时的还要求几位大圆满修士从不同的方向试着ji发赤jing果树的守护jin制,显然在推演守护jin制的运行规律,试图找出破开jin制的方法。

    石柱后面,杨君山与颜沁曦虽然听不到众人交谈的声音,但却能够看清楚众人的动作,颜沁曦悄悄爬到杨君山耳边说道:“你可真是个乌鸦嘴,他们真的联手了!”

    杨君山猛然转过头来,两人的脸相距连三寸都不到,吓得颜沁曦赶紧缩了回去,一张俏脸红se发烧,却听得杨君山在一旁“嗤嗤”的笑了起来。

    颜沁曦哪里还不知道他是故意的,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伸出手来在杨君山的肩上狠狠的推了一巴掌。

    “好,好,不闹了,说正经的!”

    杨君山嘴里说不闹了,可脸上还挂着笑意,直到颜沁曦又狠狠的等了他一眼,这才轻声道:“你觉得他们能不能打破jin制?”

    颜沁曦白了他一眼,道:“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吧,对方可是有一位阵法师呢!”

    杨君山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颜沁曦为之气结,没好气道:“那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在这里gan等着,等着人家打破jin制,瓜分赤jing果吗?”

    她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一直蹲在地上用阵棋推演的熊希哲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兴奋之se,杨君山暗骂道:“这小子找到办法了!”

    就见熊希哲兴奋的站在那里向几位大圆满修士说着什么,不时的朝着几个方位指指点点,似乎在向他们说着破开jin制的方法,几位大圆满修士不时朝着一个武人境第二重的修士点头称是,看上去也颇令人感到奇怪。

    熊希哲看上去信心十足,四位大圆满修士脸上也露出了振奋之se,分别向着赤jing果树不同的方向走去,剩下的两位武人境后期的修士则留在熊希哲身边进行保护。

    包括熊希英在内的四位大圆满修士在不同的方向站定,随着熊希哲的一声大喝,四位大圆满修士同时出手,四道闪烁着灵光的法器显然带起了四道本命灵术,同时击中了守护赤jing果树jin制的四个方位。

    也就是在此刹那,杨君山清晰的看到那颗赤jing果树上掉落了一片赤红se的叶子,四道青se的甲木雷光突然从一团光幕jin制之上生成,而后溯着四把法器攻来的方向回击。

    四位大圆满修士显然早有准备,四件法器同时回转,于中途将甲木雷光成功截住,同时运转体内灵力,与四件法器zhijian构建了一条明显的灵光带,与反冲而来的甲木雷光形成僵持,并渐渐的形成了压制。

    杨君山瞬间便看明白了熊希哲破阵的方法,就是利用四个大圆满修士从不同的方向出手攻击,使得守护jin制在反击的时候力量被分化。

    这个方法看上去似乎并不太难,可真正的关键却在于如何使得守护jin制的反击力量分化,之前不是没有人尝试这种方法,可却始终没能够找对使jin止力量分化的方法,为此还有人因为躲闪不及而被甲木雷光击伤。

    而熊希哲通过对阵法jin制的推演,却是找准了能够使得jin制力量分化的准确方位和运转规律,借助四位大圆满修士联手的力量,成功的将jin制的反击力量一举压制。

    而在将守护jin制成功压制之后,四位大圆满修士开始缓步向前推进,守护赤jing果树的jin制光幕开始被压缩,熊希哲朝着身边的两位武人境后期的修士点了点头,两人祭起各自的法器开始接近jin制光幕,却不再受到守护光幕的反击,显然整个守护jin制此时已经被压制的无暇他顾。

    四位大圆满修士虽然因为压制jin制光幕而牵制了大半的jing力,但见得两位武人境后期修士成功接近jin制,还是露出了振奋之se。

    两位武人境后期修士走到jin制光幕跟前,此时光幕已经被压缩到了紧贴着赤jing果树的边缘,两人以各自的法器在光幕上划开两道口子,而后以自身真元强行将这两道口子撑开到足够一只手伸进去的地步。

    两人快速的各自从里面摘了一颗赤jing果出来,放ru早已经准备好的玉盒之中,而后那两道口子便自行合拢了起来,于是两人不得不在在光幕上开辟通道,将果树上的灵果摘下来。

    如此往复三次,两人已经将六枚赤jing果摘下,可自身也是汗流浃背,体内真元消耗严重,不得不转身朝着熊希英摇了摇头。

    熊希英见状笑道:“三位道友,yu速则不达,压制这守护jin制消耗极大,我等还是暂且休息片刻,如何?”

    三人中的一个冷哼一声,略带了一si埋怨道:“才摘了六颗灵果便坚持不住了,待会儿还要重新压制守护jin制,既浪费时间,又消耗人的jing力!”

    另外一名大圆满修士劝道:“好了裴兄,如今能突破jin制,将灵果弄出来已经不容易了!”

    四人徐徐后退,开始渐渐的摆脱与守护jin制的纠缠,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两位原本力竭后退的武人境后期修士突然向着距离各自最近的两位大圆满修士出手,而正在缓缓后退的熊希英也忽然脱离了与其他三人一致的节奏,猛的向外窜去,同时早有准备的将一面万鳞盾抛出,随后一道反噬的雷光袭来,将这面盾牌打得鳞片脱落几yu报废,可熊希英却已经逃离了守护jin制威力笼罩的范围。

    “你gan什么!”

    其余三位大圆满修士显然没有想到熊希英一伙人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翻脸,纷纷怒斥出声。

    然而在失去了熊希英所压制的一道雷光之后,原本力量被分化的守护jin制顿时恢复,同时反击而出的四道雷光也同时恢复了原本的威力,可其他三位大圆满修士却不曾像熊希英那般事先做好了准备,只能硬抗甲木雷光的反噬。

    一声霹雳炸响,位于东侧的那位裴姓修士闷哼一声,嘴角溢血,甲木雷光的反噬被他抵挡,可本人内腑也受了些许伤势。

    可位于西侧和南侧的两位大圆满修士便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在面对甲木雷光反噬的同时,还要兼顾两位武人境后期修士的偷袭,虽然最终保住了xing命,可却被打飞了去,人在半空尚未落地,便口喷鲜血,面se苍白,显然已经受了重创。

    这显然是一次早有预谋的偷袭,在利用赤jing果树的守护jin制,并付出了一件中品防御法器的代价之后,三位大圆满修士两人被重创,一人受了轻伤。

    可熊希英一伙人的手段显然不止于此,在那两位被重创的大圆满修士抛飞落地的刹那,便听得那裴姓修士大喝一声“小心”,抬眼望去时,就见那熊希英在躲避甲木雷光反噬的时候,便已经有意识的靠近了他左侧的那位被重创的修士,而另外的那两位武人境后期修士则合力向着另外一个被重创的修士扑去。

    那裴姓修士纵身扑过去,将两名武人境后期修士挡住,可另外一侧却传来了一声惨叫,熊希英已经击杀了那名大圆满修士。

    “熊希英,你胆敢杀我兄弟,日后定叫你熊家陪葬!”

    “瑶郡裴家,好大的招牌,只是今日你三兄弟尽数陨落于此,不晓得裴家可知道凶手是谁?”

    熊希英在斩杀一人之后,马上与两位武人境后期的修士联手围攻那裴姓修士,那裴姓修士左支右挡,同时还要兼顾身旁被重伤的兄弟,很快便被熊希英瞅准了空子,ji发剑气在其左肋之下划开了一道伤口,血流如注将其衣衫浸染了大半。

    “哈哈,裴老大,还不束手就擒!”

    那裴姓修士恶狠狠的骂道:“呸,老子今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想要老子的命,你们想要用哪一个陪葬了吗?”

    数十丈之外,杨君山与颜沁曦两个躲在石柱之后,见得兔起鹘落zhijian发生的一切也是目瞪口呆,颜沁曦这个时候却是突然恍然:“哦,我想起来了,瑶郡裴家,这可是瑶郡的名门家族呢,据说家族之中有三位真人境修士坐镇,那三个大圆满修士显然就是裴家子弟,这熊希英敢对这三人下杀手,胆子够大的。”

    颜沁曦说完,旁边的杨君山却没有反应,不由撞了他一下,不悦道:“你怎么不说话?”

    杨君山“哦”了一声,道:“我在想,咱们在这里呆的时间是不是太长了!”

    “什么意思?”

    杨君山咽了一口吐沫,道:“你忘了先前追杀你的那个人了,他可是有办法在五行大阵之中确定你大概方位的,这么长时间,大概也快要赶过来了吧?”

    颜沁曦顿时se变,一拉杨君山道:“你怎么不早说,快走!”

    杨君山也不敢再停留,站起身来快速离开,不过在阵法之中穿行,片刻之后从颜沁曦拉着他就变成了他拽着颜沁曦。

    “你怎么又拉我?”反应过来的颜沁曦低声怒斥。

    “嘘!”杨君山连忙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蹲下身去。

    颜沁曦见状脸se一变,也赶忙随着杨君山伏在一堆乱石之后,同时还不忘了将手腕从杨君山的手中挣脱。

    与此同时,一声尖锐的厉啸划破长空,直取已经刻意远离战团的熊希哲。

    熊希英脸se一变,顾不得已经被压制的没有还手之力的裴姓修士,飞剑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将那袭击熊希哲的法器劈开,人也赶忙飞遁而至。

    不料那突然出现的修士根本就是在围魏救赵,法器在被撞开的刹那,便顺势抹向了那两个武人境后期的修士。

    失去了熊希英的压制,裴姓修士面对两位武人境后期修士的联手围攻压力大减,转而奋力反击,努力将面前的两人牵制住。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突然出现之人的法器已经没ru了其中一个武人境后期修士的体内,整个人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便已经陨落。

    “huang师弟!”

    熊希英怒吼一声,一拽自家族弟赶忙与另外一名仓皇逃来的武人境后期修士汇合,飞剑在身前盘旋护住三人,这才扭头向着刚刚那道法器飞袭而来的方向怒喝道:“是谁要cha手撼天宗之事?”

    “桀桀,”一声嘶哑的声音隔空传来:“这颗赤jing果树你想着要带回撼天宗吗?我看你是想带回熊家吧,有了好处熊家得,出了事qing撼天宗抗,这个撼天宗真传弟子的身份真是好用啊!”

    熊希英脸上涌起一片羞红,恼声道:“是谁藏头露尾,站出来说话!”

    一名白衣修士从数十丈外的一根石柱之后走出,嘶哑的笑声就像是漏风的破锅:“怎么,被说中了心事,恼羞成怒了吗?”

    熊希英神se一变,道:“天狼门第七真传yin狼郎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