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救美
    见到头顶上空悬浮的那颗五彩宝石,杨君山神色大喜,可不曾想就在宝石出现的刹那顿时乐极悲。<

    或许jiu shi 因为离镜破开了隐藏五彩宝石的幻阵而遭到了反噬,一道青色的雷光从宝石之中迸射而出,杨君山来不及将铜镜收回,便被电光劈花了镜面。

    好好地一件中品法器在他的手中炼化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先是被人差点刺穿了镜面,只剩下了下品法器的威能,此番又被雷劈,却是彻底报废,想要hui fu 只能重炼。

    不过这一道雷光至少也让杨君山摸清了这颗五彩宝石的底细,原本杨君山只以为是以五行之宝作为根基布下的五行雷光大阵,现在看来这颗宝石不仅是一颗五行之宝,而且常年受大阵滋养,本身也将一丝雷电之力融入了五行之中。

    身子向上一纵,脚下一片煞气排空,杨君山摇摇晃晃的向上爬升了三丈,手掌中铺着一层厚厚的戊土灵力向着五彩宝石抓去。

    嗤啦,一连窜的电光火花从他的掌心之中四处乱溅,杨君山半边身子都处于酥麻当中,不过这枚宝石还是被他拿在了手中,随即掌心之中的戊土灵力灵光大放,将这枚宝石团团包裹在灵光之中,随即光芒一闪而逝,掌中的宝石也消失不见。

    杨君山脚下一空,整个人变重新掉落在了地面上,修为不曾进阶武人境后期,丹田无法凝聚清气,纵然能够1i yong煞气腾空几丈也不能持久,更不用说御气飞遁了。

    杨君山不敢在此多做停留,先前取走五行之宝的过程虽然看上去动静不大,可shi ji 上却引动了整座石林中五行元气的变换,那些个修炼纯粹五行之力的修士,若是体内灵力浑厚精湛的话,应当都会有所察觉,虽说只有极少数人,可难保不会有人循着动静前来查看。

    五行之宝到手,杨君山甚至来不及查看这颗宝石之上是否记载有关于五行雷光大阵的传承,因为他要抓紧时间赶往另外一处宝物的所在之地。

    也就在杨君山刚刚离开不久,脚下的地面突然轻微的抖动起来,杨君山暗骂:不会这么巧吧,zhe  时候居然地动?

    地面震动的动静越来越大,身周高耸的石林都甚至开始摇晃了起来,而且不时的有碎石、土块从石柱的头顶上砸落下来。

    这不是地动!

    杨君山一瞬间从地底察觉到了有一股宏大的力量正在干扰戊土之力,这是有人在以大神通引地动!

    杨君山猛然回过头去,就望到石林中央原本被阵雾遮掩的地方,此时却已经被渲染成了一片土黄色,这是戊土之力被大量渲染的结果。

    进入石林中央的真人境修士动手,只是不晓得是陈纪真人,还是天狼门的郎固真人,又或者是两人联手?

    杨君山一边思索,脚下的度却是越的快了,这也主要是因为此时石林的五行大阵已经被削弱到了极点,不过这也更加令杨君山对于布下这座大阵的阵法大师感到钦佩,若是换成其他的阵法,先后遭受多位大圆满修士以及两位真人境修士的破坏,恐怕早已经彻底崩溃了,可这座大阵直到现在还仍旧勉强维持着运转,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顺着原路赶到先前那一座丹房石窟前的时候,杨君山特意向里面望了一眼,却现石窟之中早已经不是他们先前离开时的o yang ,地面上到处都是被砸得稀烂的无用之物,而且石窟的石壁还有不少地方被神通法术打得坑坑洼洼,显然是在搜索这石窟之中是否还有密室之类的用来藏匿宝物的地方,颇有一种挖地三尺的架势。

    他们离开之后,熊希英三人肯定也曾经到过这座石窟,不过想来以这三位的地位,也不过做出这等不符合他们身份的举动,那么应当jiu shi 在他们之后,还有一拨或者数拨人曾经到达过石窟。

    石窟前的那条溪水依旧流淌,不过杨君山却能够察觉到水流之中原本蕴藏的葵水灵力却是少了许多,杨君山心中一动,想要溯着溪流到泉眼处看一看,要是他估算没有错误的话,这条小溪的源之地,应当jiu shi 这座五行大阵的一处阵眼,而大阵的其他四座阵眼,想要找到线索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若当真如此的话,能够作为如此庞大且精妙大阵的一个阵眼,这一处泉眼应当是一处葵水灵泉,至少在泉眼之中也应当有一件葵水灵宝才是。

    与杨君山手中的那件五行之宝相比,这处葵水灵泉在品质上或许与五彩宝石不相上下,不过在量上定然要比五彩宝石不晓得要多上多少。

    杨君山神情之间颇有意动之色,尽管他晓得五行大阵的阵眼与大阵本身融为一体,想要带走就必须要毁掉整座大阵,以他此时的实力显然无法做到,不过就像是之前他在五行雷光大阵之中汲取其中的戊土元气用来巩固自身修为一般,这一处阵眼中的葵水灵元能够带给他的好处也是难以估量。

    不过想要借助五行阵眼凝聚多年的灵元提升修为毕竟需要时间,可偏偏zhe  时候杨君山最为缺少的jiu shi 时间,谁也不知道那两位真人境修士什么时候就会腾出手来再次返回石林当中,杨君山可不想自己不小心被真人境修士当做蝼蚁一般一巴掌拍死。

    朝着溪水源头的方向望了一眼,只看到溪流的水道弯弯曲曲,早已经被一座石柱挡住了,杨君山狠了狠心,跨过了溪水再次向着石林的外围而去。

    颜沁曦此时正慌不择路的在石林之中到处奔逃,她此时甚至来不及顾忌这样胡乱的跑到是否会引动五行大阵潜藏的杀机,事实上她此时倒宁愿将五行大阵的禁制引动,哪怕与追在她身后之人同归于尽也好。

    当真人境修士出现之后,颜忠马上带着潭她与长孙星与撼天宗的人分道扬镳,因为他晓得无论赶来的真人境修士是何人,都不可能是潭玺派一方的,潭玺派最先掀开了这座洞府的面目,也是目前最大的受益人,此时为的jiu shi jin kuai 逃离石林大阵,以免被真人境修士惦记上,最终血本无归。

    不过颜沁曦却仍旧惦记着来的路上碰到的那一株赤精果树,那上面可是挂着七八颗赤精果,而更为重要的还是那一株赤精果树,要是能够将这一株果树完整的带回潭玺派并移植成活,那么单就这一株果树便能够及得上他们这一次在落霞洞府的全部收获。

    当初在石窟分宝的时候,颜沁曦分得了一团丹火,便起了将这一整株赤精果树挖走的心思。

    事实上按照颜忠原本的da suan ,是要在真人境修士出现的刹那便jin kuai 撤离的,可最后却因为颜沁曦的坚持,颜忠u nai 之下只得带着她与长孙星前往那座赤精果树所在之地,试图将这株赤精果树带走。

    而颜沁曦的理由也很是令颜忠心动,先前那株果树因为受到大阵的庇护,甚至连大圆满修士都能够劈死,可现在三人一路行来,却能够明显的察觉到大阵之中的五行元气因为被抽离而变得越来越稀薄,那么守护赤精果树的阵法威力也必然会大大降低,他们自然也就有了得手的机会。

    颜沁曦的算计原本不错,可她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大阵威力的降低,使得原本陷入阵中的修士行动变得更加自由,于是这一株赤精果树被现的可能便也大大提升了。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突然遭遇到在果树四周窥测的数位大圆满修士的联手袭击,颜忠为了掩护她逃走,以一人之力挡下了三位同阶修士的攻击,可颜沁曦最终还是被一人寻到了踪迹一路跟来。

    若非颜沁曦慌不择路按,而那追杀之人对于乱闯五行大阵尚有几分顾忌,恐怕她早就已经香消玉殒了。

    都怪那个叫杨君山的家伙!

    没来由的,正在逃命的颜沁曦却是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颜沁曦这一路试图拉拢杨君山的心思,她不相信杨君山看不出来,要是zhe  家伙当初在分开的时候答应和他们一路,那么以他阵法师的造诣,定然能够提前现隐藏在赤精果树周围的居心叵测之辈,他们也不会因为率先动手而成了众矢之的。

    这应当jiu shi 迁怒吧,连她自己也不晓得心底会突然对zhe  家伙起了怒气,难道是因为zhe  家伙gu yi 隐瞒南轩沼泽以及锦瑜县之事的yuan gu ,可那两次这家伙明明都出手帮了自己呀!

    颜沁曦心烦意乱,再加上被追杀的恐惧,一时间居然从心底出一丝绝望,被一位大圆满修士在身后追杀,原本只是凭着一股逃的动力在阵中横冲直撞,此番绝望一起,顿时感到心神俱惫,双腿沉重如铅。

    “嘿嘿,小姑娘怎么不逃了,长得这般水灵,跟着本大人返回凌璋县,做本大人的地三十六房小妾可好?”

    一团黑气在大阵之中蜿蜒流动,大致循着颜沁曦先前奔逃的仙路,不过这一团黑气看上去很小心,怕触动了大阵之中其他利害的禁制。

    颜沁曦“呸”了一声,骂道:“狗屎一样的东西,你今天敢动姑奶奶一下,信不信潭玺派能将你碎尸万段!”

    “潭玺派?”那道声音戏谑道:“小娘子放心,你婆家在凌璋县,潭玺派的手还伸不了这么长,就算他们伸过来了,也会被天狼门剁掉的,再说了,你不说我也不说,娘家人哪里知道你在哪里!”

    说话之间,那道在石林中游走的黑气已经拉近了与他的距离,黑气顿时收敛,一个身着白衣,举止轻浮,满脸淫\荡之色的三旬修士出现,望向颜沁曦的目光似乎能够刺穿她身上的衣衫。

    颜沁曦咬着牙祭起法器,却在身周留下一片颤音,这是灵力耗损之后,御使法器已经力有不逮的ao xian 。

    那白衣修士见状顿时笑道:“你看你看,好好的一个小妹妹,何必动刀动枪,还是乖乖的跟本大人hui  ,有你受用不尽的好处!”

    说话之时说不尽的猥亵之色,可却见他只是伸手一指,护在颜沁曦身前的法器便如遭重击,顿时掉落在地。

    颜沁曦脸色一白,见得那白衣秀士淫笑着不断逼近而不断的后退,目光之中却是露出决绝之色,她已经决定要自毁丹田冲断心脉自尽,宁死也不受辱。

    “想死?”

    岂料那白衣秀士阅女无数,如何看不出颜沁曦此时打得注意,手中的折扇凌空一点,笑道:“哪里有那么容易!”

    颜沁曦就感到刚刚鼓动的丹田突然被一道尖锐的气机侵入,就像是一个鼓胀的皮球突然被一根细针扎破,先前的一切努力尽皆付诸流水,整个人站在那里却是动也不能动了。

    眼见得那人满脸猥亵笑嘻嘻的向她走来,颜沁曦顿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耳中便突然听到一声闷响以及先前那白衣修士的一声惊呼和怒骂,紧跟着脚下的地面突然传来剧烈的震动,几乎要把她震得飞了起来!

    颜沁曦急忙调整身形,以免自己摔倒,zhe  时候才突然现自己居然又能动了,不但如此,先前那侵入她丹田的异种灵力也被先前那一震给震散掉了,原本枯竭的灵力又可以勉强从丹田之中调动一丝出来。

    “是谁,谁要坏老子的好事,站出来,暗中偷袭算什么本事……”

    颜沁曦睁开眼睛,却见得自己身前落下了一方长宽高各有三丈的巨玺,将地面整个砸落了三尺,而那白衣修士的怒骂正从巨玺的另一端传来,显然那人在最后一刻后退躲过了巨玺的袭杀。

    “喂,你还愣着干什么,对面那可是一个大圆满修士,真要打的话我可挡不住!”杨君山的声音此时在她听来有如天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