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真人
    颜忠与孙思打得热闹,不过显然都对彼此的实力有过估算,即便是死相搏,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更何况两人各有算计,虽然神通法术一道道从各自手中出,却是一副雷声大雨点小的样子。<

    杨君山原本要上前助战,却突然觉阵雾之中的五行之力正在着诡异的变化,猛然转头看去时,却见十余丈之外,熊希哲也同时抬起头来,朝着杨君山正在冷笑。

    斗阵?

    纵然你有阵棋在手,便笃定能够胜上一筹?

    杨君山自然不能坐视,否则一旦这里的元气被他扰乱,引动五行大阵的反噬,那就麻烦了。

    杨君山将山君玺祭在头顶,元磁灵光如同泉涌一般淌下,四周原本已经开始混乱的五行元气被暂时镇压。

    熊希英与张玥铭、刘志飞二人对峙,三人始终一言不,便在zhe  时候,熊希英突然踏上前一步,张玥铭与刘志飞二人神色一紧,身周盘旋的法器遥遥指向熊希英。

    可就在zhe  时候异变突,沉重的闷响在地下洞府之中如同闷雷一般滚滚而来,回荡在地下洞府之中,而且这闷响的声势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有越来越猛烈的势头,很明显异变正在快的向着众人所在的方向接近,众人脚下的地面都开始颤抖,那些耸立的石柱有的也开始崩塌,泥土石块簌簌而落,刚刚被杨君山暂时压制的五行元气再次有了暴走的势头。

    突的惊变,使得众人心惊之下纷纷住手,便在zhe  时候,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涌来,仿佛神邸降临一般,使得在场众人都变了脸色,杨君山更是觉得心底涌起一股惊慌失措的情绪。

    真人境,是真人境修士到了!

    当日在锦瑜县数位真人境修士大战时,那种震天撼地的神威再次出现在了杨君山的记忆当中。

    当杨君山意识到真人境修士赶到的时候,其他人早已经先于他有了应对,原本一触即的形势,熊希英突然收回了法器,转身之际深深看了张玥铭与刘志飞一眼,招呼了熊希哲一声,两人居然头也不回的扎进了阵雾当中,甚至没有同原本的同伴孙思打一声招呼。

    张玥铭与刘志飞见得熊希英一言不的离开,反而似乎松了一口气,而后两人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闪过了一道忧色,同样没有与杨君山和潭玺派众人打招呼,一言不的离开了去,看上去甚至比熊希英还要急迫。

    撼天宗与熊希英等人的离开,似乎也不出孙思、颜忠等人的意料之外,孙思当即退出战团,从另外一个方向没入了阵雾之中,明显与熊希英等人离开的方向不同,而颜忠也并未出手阻拦。

    “小姐,我们也要离开了,真人境修士已经出手,听先前那熊希英的意思,来的显然不只有撼天宗的人,到时候恐怕又是一场龙争虎斗,再不走的话,我们恐怕会被殃及池鱼。”

    颜忠顺着颜沁曦的目光忘了在不远处呆立的杨君山一眼,沉声说道。

    颜沁曦没有理会颜忠,而是朝着杨君山说道:“喂,跟我们走吗,真人境修士已经进来了,留在这里很危险!”

    杨君山拱手谢道:“多谢颜姑娘好意,贵派如今处境恐怕也不太好,在下就不去添麻烦了!”

    杨君山这倒不是推脱,而是提醒,不论来的是何人,但绝不可能是潭玺派的潭玺派的真人境修士,而且之前因为颜忠的存在,各派的大圆满修士多少还有些投鼠忌器,如今在真人境修士面前,他却是连拼命的资格都没有了,一旦有真人境修士有了觊觎潭玺派手中宝物的心思,潭玺派的这些人要是不能提前逃走,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哎,你先别走!”

    杨君山说完便欲转身离开,却听得身后的声音,于是有些狐疑的转过身来,却见得颜沁曦神色略带了一丝踌躇,问道:“杨道友,你当真没有去过南轩沼泽吗?”

    杨君山笑道:“颜姑娘是不是还要问在下是否去过锦瑜县?”

    颜沁曦笑道:“不错,尽管先前曾经问过一次,杨兄也予以否认,不过在下还是想要再问一次,当日杨兄是否在场?”

    杨君山笑了笑,似乎张口正要说些什么,却见他身周的五行元气突然失控,浓浓的阵雾腾起,将他整个人淹没在了其中。

    颜沁曦惊呼一声正要上前,却被颜忠一把抓住,颜沁曦急声道:“快放开,他陷入失控的五行元气当中去了。”

    颜忠沉声到:“小姐,他是阵法师,如果连他自己都无法应对这些失控的五行元气,你进去了也只能赔上自己一条性命。”

    颜沁曦一怔,道:“忠叔,你的意思是说他是gu yi 借机离开了?”

    颜忠道:“有可能,当然,也有可能是真遇险了,不过按照这一段时间咱们在五行阵之中一路有惊无险的情况来看,此人显然异常谨慎,不应当有这么明显的失误才对!”

    颜沁曦不晓得此时自己心中到底是是恼是喜,只是望着杨君山先前所在的方位轻声道:“这么说他算是o ren 了吗?”

    轰隆一声巨响,紧跟着又是哗啦啦一片垮塌的声响传来,颜忠眉头一皱,道:“小姐,真人境修士已经闯入五行阵当中了,这应当是石柱子被击垮的声音,我们必须要离开了!”

    杨君山自然不可能陷入危险之中,他只是算准了五行元气卷动阵雾升腾的时间,而后在不经意间引动阵法之力,将自己淹没在阵雾之中借机离开而已,至于颜沁曦的询问,杨君山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ji xu 说谎下去。

    不过不等他驱散了身周的阵雾,五行大阵之中便已经传来了石林中的石柱被击碎垮塌的声响,而后五行元气如同波涛汹涌一般动荡起来,真人境修士的强行破阵,很显然引起了五行大阵的全力反击,不过这五行大阵毕竟只是灵阶阵法,虽然出自大师级阵法师之手,但在没有阵法师主持的情况下,迟早会被真人境修士镇压下来。

    尽管此时的五行大阵已经因为真人境修士的强行破阵而被激了全部的威力,可杨君山在zhe  时候却是觑得了一次良机,表面上看如今石林中的五行元气已经处于bao乱,可事实上阵法的大部分威力都已经自行调整到了那位突入阵法的真人境修士所在的方位,如今元气滚滚,迷雾重重,在杨君山看来,反倒像是大阵色厉内荏之后,一种自我保护的措施。

    山君玺高悬头顶,此时的杨君山已经不再吝啬体内的灵力,一道道的元磁灵光波及到了方圆三丈的范围,将暴1uan的五行元气尽数镇压,而后手中离镜一晃,身前的七八丈的阵雾便被驱散,杨君山大步向前,尽管体内灵力损耗严重,可度却也要比先前众人一起行动的时候要快得多。

    按照杨君山之前的推算,此时他距离石林中心,五行大阵的边缘地带应当只剩下了最后几十丈的距离,不过当他再次将离镜向着身前晃动的时候,一层层的阵雾被驱散,可不等腾开七八丈的距离,居然有一股更为浓郁的阵雾用来,一下子将离镜驱散的通道填充的满满当当。

    “咦,有古怪!”

    杨君山不得不停了下来,浓郁的阵雾翻翻滚滚,他甚至无法看清身前三尺之地,在灵识几乎被阵法之力扭曲的无法使用的情况下,视线要是再被阵雾遮挡,面对阵中处处可能存在的危机,要是再冒险qian jin ,那么随时都可能有着丧命的危险。

    只是这里的阵雾怎得会变得这么浓郁,而且补充的度连驱散都来不及?

    而且按照推算,如今距离石林的中心地带只剩下了最后的几丈距离,难道要在这最后的时刻功亏一篑不成?

    杨君山自然不甘心,伸手在丹田所在部位轻轻一按,山君玺顿时金光大盛,元磁灵光垂下金色的光幕将他牢牢的护在中央,而后离镜又是一道黄光放出,却只是将眼前滚滚的阵雾削弱了一层,有那么一瞬间,眼前的路径只是隐约一现便被阵雾重新覆盖。

    赌了,杨君山一步踏前,却将全部的心力专注于随时可能在身边爆的危险,不过运气似乎不错,四周除了元气动荡所引的呼啸,其他一切正常。

    杨君山心中不敢放松,又是一道黄色的镜光晃过,这一次视线更加模糊,不过杨君山还是找了一个可能的方位再次踏步向前。

    不料就在落地的刹那,便感觉身周的元气陡然一滞,杨君山暗道一声坏了,左侧的光幕便溅起了一片剧烈的涟漪,一道水行元气在光幕上凝结,不断的将元磁光幕腐蚀并消耗。

    与此同时,头顶轰然一震,山君玺在头顶上空一下子被压下了一尺,震得杨君山内腑yi zhen 阵难受,却原来是一股金行元气凝聚成了一柄巨锤,砸落在了山君玺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