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掌 私心
    在五行雷光阵中的五行元气被暂时驱散之后,这片石林难得摆脱了五行大阵的影响,一行人在杨君山的带领下快步离开了雷光阵覆盖的范围,而就在他们走出这个范围之后,身后那片石林的上空已经有五行元气开始回流,而且增长的速度极为迅猛,甚至渐渐汇聚成了一条条五彩的si带,每当不同se彩的si带在半空之中相遇的时候,总会伴随着一声爆响而擦亮一朵朵电火花。

    “咦?”

    杨君山惊奇的望着开始恢复的雷光阵,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其他人在堪堪逃离雷光阵笼罩的范围之后,正心有余悸的望着雷光阵在磨合成形过程当中不时砸落的一道道五行雷光,不过在听到杨君山惊讶的声音之后,还是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了他身上。

    杨君山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之只是低声道:“看样子先前估算有误啊,这雷光阵不仅仅是五行大阵凝聚五行元气而成,看样子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吸引着先前被驱散的五星灵力,否则这大阵不可能恢复的这么久!”

    张玥铭心思敏捷,马上想到了什么,凝声到:“杨兄的意思是,这座雷光阵里面有宝物?”

    杨君山也不yu瞒他,点头道:“应当是五行类的宝物!”

    “像杨兄先前以自身本命jing元吸纳的戊土jing气一般?”

    杨君山点点头,道:“先前被在下吸纳了一股戊土jing气,这附近的五行元气平衡应当被打破才对,即便是能够自行恢复也不可能这么快,除非这阵中藏有一件五行类的宝物,能够补充减少的戊土jing气,使得五行重归平衡,雷光阵自然马上就恢复了!”

    五行之宝,众人脸上都露出了意动之se,修炼界无论是修炼的功法,还是斗法的神通,哪怕是手中的法器、丹yao,也都十之七八都与五行有关,因此,五行之宝自然也大受修士青睐。

    所谓五行之宝,自然是五行齐聚之宝,也正因为五行齐聚之难得,因此,但凡有五行之宝出现,无论是其品质高低,基本上都是有价无市,而且大多数的五行之宝至少也都在真人境修士的手中。

    武人境修士虽晓得此物的珍贵,但多数qing况下却是无法使用,但也不是没有例外,就像如杨君山这般的阵法师,若有一件五行之宝在手,若然再能够得到有关五行阵法的传承,那么他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毕竟引发质的飞跃。

    这个道理不仅仅只有杨君山这个阵法师懂,其他人无论是张玥铭、刘志飞,还是颜沁曦、颜忠,他们都明白的很。

    颜沁曦试探着问道:“如此,想来杨兄是想着要再次破阵了?”

    杨君山苦笑着摇摇头,颜沁曦却不解的问道:“怎么,先前有柳道友与忠叔相助,杨兄不是已经破过一次雷光阵了吗?”

    “不一样的,”杨君山脸上颇有一si郁闷的神se,无奈道:“那一次我们是破阵而出,可真要找那东西,就是破阵而ru了,之前的qing境诸位也有经历,在五行雷光的肆nue之下,我等自保尚且力不从心,又哪里有余力去找那宝物?”

    “唔,原来如此!”颜沁曦的脸上显露出了一si遗憾之se。

    倒是另外一侧的刘志飞与张玥铭神se却是一松,两人对视了一眼,张玥铭便笑道:“既然没有把握便不要冒险,何况刘师兄毕竟刚刚冲破瓶颈进阶,修为都未曾稳固,先前抵挡雷光以及打破阵法便已经使得体内灵力动dang受了内伤,要再进ru阵法走一遭,恐怕连命都要搭上去!”

    杨君山也认同道:“宝物虽吸引人心,可那也要有命才能享受,除非如今咱们集齐了四位大圆满修士,如今在下才有把握化解雷光阵的威能,将那件可能存在的五行之宝找出来!”

    刘志飞也趁机道:”既然如此,我等先离开这里吧!”

    杨刘志飞话音刚落,便听得旁边的颜沁曦突然冷笑道:“两位居然这般轻易便对宝物放手,不会是先引我等离开,然后再将宝物据为己有吧?”

    刘志飞神se一冷,道:“颜小姐何出此言,在下师兄弟可是诸位一同进退,何来独吞一说?”

    颜沁曦笑了笑没有言语,倒是她身后的颜忠慢悠悠的说道:“贵宗的真人境修士应当快要来了吧?”

    二人沉默了片刻,张玥铭这才好笑道:“这件事qing连在下师兄弟都不清楚,两位又是如何知道的?”

    颜忠说了一句话便闭口不言,而颜沁曦却只是含笑朝着杨君山瞥了一眼,这番话自然不是说给撼天宗的两人听得,而从一开始便注意着杨君山的颜沁曦,在颜忠说出撼天宗真人境修士就要到来的时候,果真发现了杨君山脸上那一闪而逝的凝重之se,脸上的笑意便更甚了。

    “那个天狼门的修士为何会偷袭我们?”杨君山冷不丁的问道。

    “什么?”不管是撼天宗还是潭玺派,众人都不曾想杨君山的思维跳跃如此之大,颜沁曦更是有一种抓狂的感觉。

    杨君山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道:“即使不算陨落的周兄,当时我等一行六人,一位大圆满修士,一位武人境后期,张兄更有越阶挑战并战而胜之的战绩,那天狼门的海啸月不过独身一身,正常qing况下就算是暗中发现了我等,唯恐避之不及才对,又如何敢悍然出手偷袭?”

    杨君山之言说的众人都是一愣,众人沉默了片刻,张玥铭这才涩声道:“不仅仅是那海啸月,周师兄被杀那次,同样只是一名修士偷袭,而那个时候我等还要多出来周师兄这位武人境后期修士,可对方不但还是出手了,而且击杀周师兄后还能全身而退。”

    杨君山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鬼族的人行事原本就诡异,谁能晓得他们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他虽怀疑海啸月,可却并没有怀疑那位鬼族修士,不过张玥铭现在提出来倒也是证明自己猜测的一条重要证据,于是便也乐得默不作声。

    “难道在这五行大阵之中,还有人能够知晓我们的行踪不成?”

    “知道我们的行踪不太可能,”杨君山循循善诱道:“真要有人能够不受大阵影响,那也应该聚集几位大圆满修士,在取得绝对优势的qing况下再谋算我等才是正途,而事实上那海啸月凭什么单枪匹马就敢对我们这么多人出手?”

    事实上那海啸月之所以敢出手,是因为他试图借用雷光阵阵杀众人罢了,只不过最后却是连他自己也折了进去,众人明白杨君山所言的道理,但却只当他顾忌张、刘二人的颜面,不愿提周必成被杀之事,只得拿海啸月来说事儿。

    进ru大阵之后一只便拿自己当透明人的长孙星突然开口道:“这五行大阵虽然能够隔绝众人,但却未必没有办法传递消息!”

    众人神se都是一振,刘志飞仿佛想到了什么,凝神道:“你想说什么?”

    长孙星犹豫了一下,望了颜沁曦一眼,这才带着一si嘲讽道:“我等进ru五行大阵之后,一路行来颇有收获,但若论收获最大的一次,无疑便是石窟丹房那一次,而且还与他人照了面,想来事后那些人也曾进了石窟查看,定然是猜到了什么,起了贪嫉之心,这才将消息放了出去!”

    长孙星能想到的事qing,其他人没有理由想不到,只不过无论是杨君山还是颜忠、颜沁曦二人都不愿直接提起熊希英等三人,免得给了刘、张二人挑拨离间之嫌,至于刘志飞与张玥铭二人恐怕也是心知肚明。

    不过其他人有顾忌,长孙星却不会理会这些,他与撼天宗有着破家灭族的仇恨,逮到机会不去冷嘲热讽,挑拨离间一番,反而才奇怪。

    至于在大阵之中透露消息的手段,却也算不得什么难事,五行大阵困得住人,难道还能困得住只言片语?在场的众人哪个都能马上想到两三种方法。

    众人你来我往,夹枪带棒一般斗智斗勇,为的不过就是争取主动,然而杨君山知道,再这样下去,六人组成的这个小队便有分崩离析的可能,至少现如今众人还身处大阵之中,尚未脱离险境,这个队伍暂时还需要团结。

    “走吧,想来现如今我们已经接近了石林的中心地带,就算无法冲破这五行大阵,但至少也应当看一眼这石林中心到底有什么,而且我等现如今都不可分道扬镳,否则一旦之前的猜测属实,那么我等恐怕就要被人各个击破了!”

    众人表面上虽偃旗息鼓,可内里却是心思各异,杨君山却也顾不得那许多,只要能够保持着队伍不散,至少对于接下来的偷袭者也是一个威慑。

    过了雷光阵之后,大阵中的qing景已经越发的恶劣,五行元气几乎凝成了实质,众人走过的时候,浑身上下就如同被刀子刮过一般,整个人的肉身就像是一块被不断挤压的烂肉,要将里面残存的点滴灵力尽数压榨出来。

    颜沁曦的太白金光斩已经顾不得别人,在五行灵光的冲刷之下,能够将她自己护住就已经是万幸,也只有杨君山与张玥铭还能够勉强出手,以元磁灵光和极光盾隔绝五行灵光的冲刷,可奏效的时间却是大大缩短,甚至连刘志飞与颜忠二人也不得不开始借助这两人的灵光神通来阻止体内灵力的流失。

    刘志飞大声笑道:“眼前这等qing景,不但灵识全无用处,视线不出十丈就要被阵雾阻隔,况且有这五彩灵光冲刷,体内灵力散逸,怕是连自己都顾不过来,哪里还有心思斗法杀人,就算能够到这里的人,这个时候恐怕想的也是如何退回去!”

    便是杨君山自己也觉得在如此qing境下,大可不必再像先前那般谨慎,可不等他放松了心中的一口气,便听得十余丈外的石林中有脚步声传来,隐隐间还有人语声传来,众人心中都是一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