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脱险
    “刘兄能否坚持得住?”

    刘志飞堪堪进阶第五重的刹那便清醒了过来,根本没有片刻的时间用来稳固修为,此时要强行出手,则极有可能将修为重新打落,甚至为将来留下隐患。! 23 om

    “生死关头,哪里顾得了其他,你无须多言,头顶雷光不歇,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刘志飞一边冷冷的说道,一边抬手又是一道狂风兜住了从天而降的一道霹雳。

    杨君山晓得无需多说,只是朝着另外一侧的颜忠点头示意,便道:“这五行雷光阵其实也是五行大阵衍生出来的一种变化,完全可以单独使用,但想要像布阵之人这般将其嵌ru大阵的局部,同时又与大阵本身息息相关,则至少也要有大师级的阵法造诣!”

    顿了顿,杨君山接着道:“不过大师级的阵法师布置的也只是灵阶的阵法罢了,只要摸清了脉络,就能够找准方法,事实上我等奉力抵挡五行雷光这段时间,在下其实便在反复验证,先前的猜想如今更是有了几分把握,但还需两位的全力配合,到时候只管奉力出手便是!”

    说罢,杨君山再次仰头向着上空的五彩漩涡看去的时候,口中喃喃有词,仿佛在计算着什么,又好像在等待着什么时机。

    而就在一道橘红se的雷光陡然落下的刹那,杨君山目光一亮,一道金huangse的流光突然从他张开的口中喷出,而后这一道气流仿佛受到了上空五行漩涡的吸引,急速向着头顶上空飞去。

    “本源jing元!”

    刚刚将体内灵力消耗一空的张玥铭第一个张口惊呼,盖因为他的修炼同样走得土行一脉,对于杨君山口中喷出的这一股金huangse的气流再熟悉不过。

    “好jing纯的本命元气!”

    颜忠、刘志飞也马上认出了这一道金huang气流的底细,不过他们更看重的却是这一道本命元气中蕴含的jing纯厚重的戊土jing元。

    本命jing元是修士在丹田之中凝聚炼化的本命元气,乃是一名修士修为的重要保证,也是修为底蕴的重要体现,一旦本命jing元有失,轻则使得修士修为迟滞,重则损伤丹田根基,使得修为倒退。

    杨君山这一口本命jing元吐出,一旦被头顶的五行雷光摧毁,至少也能将他的修为打落到武人境第二重,因此,杨君山自己也是冒着绝大的风险。

    不过杨君山自己也是早有准备,这一道雷光刚刚升起三丈距离,便被早已经悬浮在头顶的山君玺压住,与此同时,从山君玺上洒落一层元磁灵光所形成的光幕,任凭这一口本命jing元左冲右突,却始终无法从这篇光幕之中飞离。

    这一道本命jing元被山君玺压制,使得这一道本命jing元无法被五行漩涡所牵引,这似乎一下子ji怒了这五行雷光阵,一道道的雷光霹雳以远超先前的频率向着杨君山的头顶落了下来,直将一枚山君玺砸得摇摇yu坠。

    不过本命jing元与五行漩涡zhijian的呼应仍旧存在,在前者被杨君山压制的qing况下,换成了这一道被压制的本命jing元开始吸引头顶的无形漩涡!

    一缕缕金huangse的光芒从五彩漩涡之中分离出来,开始朝着本命jing元所在的方向缓缓飘落,然而由于这些光芒的脱离,使得五彩漩涡慢慢的有了紊乱的迹象,这使得五行雷光越发的狂暴起来,特别是杨君山头顶的雷光,一道接着一道砸落,仿佛与他有着深仇大恨一般。

    张玥铭蹙着眉头望着半空当中越来越接近的两道气流,猛然间仿佛想明白了什么,恍然到:“我明白了,这是jing纯的戊土jing元!”

    张玥铭本身走得也是土行一道,对于杨君山所修炼的本命jing元自然敏感的很,很快便认出了杨君山所凝聚的本命jing元的根底,事实上整个撼天宗的修士当中,修炼土行法诀的人至少也占到了一半左右。

    “戊土jing元?”刘志飞疑huo道:“这样的功法虽说修炼的灵力极为jing纯,可必然会大大延缓修炼的速度,可以说是极难修炼的功法!”

    张玥铭点点头道:“不错,事实上专修戊土灵力的功法原本就不多,不过本宗之内便有这样的一种功法,唤作戊土灵诀,但却鲜少有人问津,不过据说杨兄所在的家族来源于晨瑜县杨氏家族,那杨氏家族家传的修炼功法乃是覆土灵诀才对,而且这种功法的修炼速度也要比戊土灵诀快得多,不晓得杨兄为何修炼的不是家传的功法,更不知道杨兄的修炼功法是否就是本宗的戊土灵诀!”

    从五行漩涡之中分离出来的戊土灵力原来越多,这些灵力开始如同一根根细si,渐渐的汇聚成了一缕缕细烟,待接近被山君玺镇压的那一股戊土灵力之后,进而结成一团团金se的云朵,开始围绕着山君玺洒下的元磁光幕旋转,不过这些戊土灵力形成的云朵却始终完全脱离无形漩涡的掌控。

    而半空之中有五行灵力凝聚而成的五彩光带渐渐的有了崩溃的迹象,五行漩涡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似乎同样在极力牵引那些渗出的戊土灵力重新回归大阵,杨君山与头顶的雷光大阵在这一刻因为争夺戊土灵力而形成了僵持。

    “快,出手斩断这些云朵与头顶漩涡只见的联系!”

    杨君山此时在越发狂暴的雷光的肆nue之下也渐渐的有些力不从心,眼见得从大阵之中分离出了足够的戊土灵力,便急忙向着两位大圆满修士高声喝道。

    颜忠与刘志飞早已经将这一击酝酿多时,听得杨君山大喝,两人几乎同时出手,颜忠先后劈出三道太白金光斩,不过这三道金光斩出手之后,却是在半空之中合而为一。

    凌厉的金光斩在半空之中兜了半个圈子,便被无形漩涡之中落下的雷光前仆后继一般磨灭,可在这道神通湮灭之后,却也将那一朵朵金se的云朵与五行漩涡zhijian牵引的缕缕细si斩断了一半。

    而在金光斩出手的同时,刘志飞同样在头顶聚成一朵龙卷,而后一只小铜锤脱手而出,径直将这一朵龙卷砸得破灭,肆nue的狂风将半空剩下的那些个sisi缕缕的戊土灵力线扯得七零八落。

    两位大圆满修士同时出手,彻底隔绝了那些个被杨君山一口本命jing元吸引而出的戊土灵力与五行漩涡的联系,失去了大部分戊土灵力的支撑,五行雷光大阵再没有了先前的相生相应,那庞大的五彩漩涡立马开始崩溃,不过先前按照五行相生而有序生成的五行雷光也一下子失控,一股脑的爆发开来。

    好在这个时候雷光大阵已经崩溃,颜忠与刘志飞得以从容出手,驱赶头顶尚未消散的五行元气,失去了元气供应,这些个肆nue的雷光便也彻底消散。

    而杨君山这个时候却是趁机撤去了头顶的元磁灵uang幕,那环绕在山君玺四周的戊土灵云在失去了五行漩涡的掌控之后,纷纷向着仍旧被镇压在山君玺下的那一股jing纯的戊土灵力汇聚而去。

    不过这个时候杨君山突然仰天张口一吸,那一股由戊土灵力凝聚而成的本命jing元被引动,再次被他吞ru腹中,而那些戊土灵云也受那一股本命jing元牵引,纷纷追随流ru杨君山口中。

    这些戊土灵元乃是这五行雷光大阵数百年来汇聚戊土灵力所凝聚而成,比之杨君山丹田之中千锤百炼的那一口本命jing元也就差了那么一si,被他吸纳ru腹中之后,只需以戊土灵诀稍加炼化凝缩,便能够纳ru丹田之中化作本命jing元。

    杨君山原本刚刚进阶第三重的修为,在短短的时间内,因为丹田之中本命jing元的快速增加不但得以稳固,甚至还有了长足的进步,那些多余的戊土灵力仍旧在源源不断的汇聚到丹田中来,待得全部炼化完毕,至少可以节省他两年的修炼时光。

    这一下可是赚大了!

    然而现在可不是放松的时候!

    眼见得压在众人头顶的雷光消散,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即便是颜忠与刘志飞两位大圆满修士也颇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可唯独杨君山却是不敢有si毫怠慢,在头顶的五行元气散掉的刹那便急匆匆的抬步要走,可却见得众人都是一副jing疲力竭的模样。

    “快离开这里,小心那五行元气再次汇聚,雷光大阵重演!”

    杨君山此时虽然也将体内灵力消耗大半,被五行雷光相生相应劈得差不多就要外焦里nen,可他哪里敢在这里停留片刻!

    “什么?”几个人闻言顿时从地上跳了起来,哪里顾得着先前的疲惫:“这大阵不是被破了么,怎么会还有?”

    杨君山急切道:“这雷光阵不过是五行大阵衍生而出的一个局部小阵罢了,除非是破了覆盖整座石林的无形大阵,否则这雷光阵就不会崩溃,如今我们不过只是暂时驱散了五行元气,要是再不走,那些元气重新汇聚,雷光阵便会再次形成!”

    “那还等什么,快走快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