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雷光
    “刚刚偷袭周师兄之人到底是何来历?”

    在经过了先前周必成被袭杀的遭遇以及刘志飞迁怒杨君山之事后,张玥铭终于打破了众人的沉默,主动与众人开始讨论之前受袭的经过,不过他首先却是颜忠:“颜前辈修为实力为我等之冠,不知前辈可曾发现了什么?”

    颜忠闻言满脸的凝重之se,但还是摇摇头道:“此人实力极强,修为虽与老夫一般,可那一击之凌厉迅捷,若是换做老夫,恐怕也是非死即伤!”

    刘志飞也道:“周师弟即便是得了小杨的提醒,也避不开对方的袭杀,甚至法器连做出抵挡的动作都来不及,也是在下迷了心窍,那偷袭之人展现出来的实力远超我等,在下却是因心疼周师弟之死而迁怒于小杨,着实不应该!”

    刘志飞满脸的歉意并未引起杨君山多大的反应,刘志飞越发的尴尬,颜沁曦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目光流转不晓得在思索着什么。
    张玥铭见状连忙解围道:“现在最怕的就是那偷袭之人会不会去而复返,虽说我等深处大阵之中,那人也有可能只是碰巧了遇上我们,可也不能排除对方能够不受大阵影响,并再次向我等出手的可能!”

    杨君山依旧不语,颜沁曦却是问道:“如果对方还要追在我们后面,那么问题就出来了,无缘无故的,对方为什么会向我等出手?”

    刘志飞冷笑一声道:“颜小姐这个问题问得好,如今进ru洞府的修士又有谁不晓得你们潭玺派的一群人得了最大的好处,或许对方是冲着贵派而来,我那周师弟却是遭了池鱼之殃!”

    颜忠冷哼一声,刘志飞却是毫无所惧的与其对视,这令颜忠心中戒惧之意大盛,却听颜沁曦“咯咯”一笑,道:“刘道友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对方既然想要抢夺我们从这洞府中得到的好处,那么对方这种一击即退的手段,又怎么得到好处呢?”

    刘志飞微微一怔,低声道:“继续出手,杀光我们就是了。这样所有的好处都会集中在最后一个被杀之人的身上!”

    颜沁曦笑道:“看来在下的看法与刘道友不谋而合了,不过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对方不受五行大阵影响的基础之上,若果真如此,恐怕我等对于杨道友的借重就要更大了,毕竟当时那人在出手之前,也就只有杨道友有所察觉,这是否能够说明,至少杨道友阵法的造诣在对方之上呢?”

    颜沁曦转了一圈,言语zhijian却是在向他示好,杨君山如何能够听不出来,不过他此时心里面虽然清楚,可却着实懒得做出任何回应,似乎默认了颜沁曦的猜测一般。

    刘志飞使了一个颜se,张玥铭会意,向杨君山问道:“杨兄,接下来我等该如何行动,不知杨兄可有打算?”

    杨君山站起身来脚下一跺,石林之中方圆二三十丈范围内的五行灵力似乎被微微引动,随即便又恢复了正常,这点细微的动静也只有颜忠和刘志飞略有察觉,其他人都不曾发现这其中的异常。

    只听杨君山淡声道:“是凑巧碰上的,那人不会再跟上来了,除非在阵法的影响下,我等再误打误撞的碰上!”

    至于杨君山为何会这般笃定,以及众人心中的各种疑huo,他却是一概不去理会,总不能与他们解释鬼族的存在吧!

    杨君山起身向前走去,刘志飞虽然极力抑制,但一旁的张玥铭还是从他的目光之中看到了熊熊燃烧的怒火。

    另外一侧,见得杨君山起身,颜沁曦第一个跟了上去,颜忠见状也马上站起身来,长孙星至始至终仿佛一个扎嘴的葫芦一般一言不发,只是跟在颜忠身后寸步不离。

    张玥铭见得刘志飞站立不动,不由轻声道:“刘师兄,小不忍则乱大谋,更何况这一次的确是师兄孟浪了!”

    刘志飞转头看了张玥铭一眼,忽的笑了笑,道:“师弟说的不错,这一次的确是师兄我不占理!”

    一支原本还算团结的团队,在经过这件事之后,先前竭力营造的和睦氛围一扫而空,各自琢磨起了其他的心思。

    在杨君山与张玥铭之后,刘志飞与颜忠也先后不得不借助元磁灵光、极光盾以及太白金光斩等神通来隔绝五行灵光的冲刷。

    两个时辰后去之后,除了杨君山之外,没有人晓得他们这一队人其实大部分时间都在石林之中徘徊,只有当杨君山有了足够的把握之后,才会向着石林的中心迂回前进一段距离。

    可杨君山不晓得的是,正是因为他的谨慎,尽管使得一行人避免了许多危险,可也使得在阵中逡巡的各个宗门实力的不少修士有了更多的机会遇上他们。

    在杨君山以戊土灵力引动阵法局部的庚金之力,而后带动整个五行灵力在一根石柱之后形成了一个反向的五行灵力漩涡,将周围的五行灵力自行驱逐,这片区域原本被覆盖的五行灵光带顿时被一扫而空。

    杨君山低声道:“快,五行大阵会自行调整,这里马上就会重新被回溯的五行灵力充斥,到时候甚至有可能引发五行雷暴!”

    众人闻言神se一紧,急忙快步沿着杨君山指点的方向前进,因为怕引动阵法的反噬,杨君山告诫众人不得动用体内灵力施展飞遁之术,只能以肉身之力奔跑。

    可就在众人跑过这片区域一般路程的刹那,杨君山仿佛突然发现了什么,大声道:“有人来了,快跑!”

    话音刚落,便听得远处一根石柱之后传来一声戏谑的声音,道:“哎呦,这不是撼天宗的刘道友么,怎得像个凡人一样用跑的呀,不会是灵力耗尽修为尽毁了吧,得,还是在下来助道友一臂之力吧!”

    刘志飞脚下奔跑的更快,可却仍旧不敢动用体内灵力si毫,只是怒声道:“天狼门,海啸月!”

    一道寒光从石柱之后慢悠悠的飞来,却只是一根再普通不过的法术寒冰箭,可就是这一道法术再半空凝聚灵力,便如同在一潭静水之中扔下了一颗石子,原本被杨君山暂时驱逐一空的五行灵力仿佛闻到美食的饕餮一般向着这里疯狂的汇聚而来,甚至在掠过大阵中的石柱时,带起了各种凄厉的怪啸。

    那戏谑的声音带着一股惊奇之意,道:“呀,原来刘道友单凭声音就能够认出小弟,可让小弟受宠若惊呢,不过刘道友莫要谢我,这都是小弟应该做的,小弟先行去也!”

    “这个时候想走,太迟了吧,既然是兄弟,那就有难同当的好!”

    杨君山突然出声,同时双手猛然掐出一道复杂的阵诀,那如同狂风巨浪一般向着这一代汇聚的五行灵力不知为何却是纷纷从刚刚声音传来的那根石柱所在的方向冲来,就好像是洪峰扑击堤坝,却因为其中一段垮塌,御使洪水便放弃了其余的地方,纷纷向着这一处溃堤涌来一般。

    那试图暗算众人的天狼门修士海啸月出手之后原本要退走,哪里料到迎面却是一股狂澜一般的五行灵力向着他冲来,手忙脚乱当中,只来得及惊叫一声,便感觉浑身的灵力一泄而空,不等他从丹田之中重新调剂,便被这一股狂暴的灵力向后冲了一个跟头。

    尚未等他起身,头顶一声霹雳巨响,一道蓝汪汪的葵水雷光便砸了下来,好在这时他终于缓过来了一口气,丹田之中的灵力重新运转全身,祭起本命法器挡下了这一道雷光,可整个人却仍旧被震得又酥又麻,衣衫顿时化为灰烬。

    与此同时,杨君山一行人也只堪堪跑过了一般的路程,那五行灵力便已经咆哮而来,在半空当中聚成五行雷光兜头便砸了下来。

    这个时候众人也不再收敛自身修为,杨君山蛇吻弓在手,仰天射出一箭,顿时将头顶的一道雷光湮灭。

    而其他人也各自施展手段,剩下的六人当中,便属长孙星与颜沁曦实力最弱,不过有颜忠这位大圆满修士护佑,一时间倒也没有xing命之忧。

    然而这五行雷暴却是五行流转,相生相应,一道戊土雷光被挡下,紧跟着其中蕴藏的戊土灵力便转化为庚金灵力,便又重新化作一道庚金雷光再次砸下,几乎没完没了一般,如此下去,这六人就算都有着大圆满的修为,也要被耗得油尽灯枯不可。

    张玥铭祭起法器,化作一柄斩天大刀,将头顶落下的一道雷光劈得粉碎,可眼见得马上又生成了另外一道雷光在他的头顶摇摇yu坠,于是赶忙趁着间隙大声喊道:“这样下去大家非要死在这里不成,杨兄,你可有办法?”

    不用张玥铭询问,杨君山早在被暗算的刹那便在寻思着破解的方法,听得张玥铭询问,便趁着头顶一道雷光再次被灵光箭射灭的刹那,喊道:“有,不过我需要两位大圆满修士相助!”

    张玥铭想也没想,便朝着不远处同样狼狈的海啸月道:“海道友,如今合则两利,分则两败,你怎么说?”

    那海啸月偷袭不成害人害己,此时也已经在头顶五行雷光的袭扰之下稳住了阵脚,闻言尖利的笑道:“做梦,老子就算与你们合作,难道你们就会放过我?与其如此,还不如咱们同归于尽,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