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惊醒
    一个武人境第五重大圆满修士的尸体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众人眼前,给众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抑和紧张。

    刘志飞与颜忠二人一左一右戒备,然而四周都处在石林五行大阵的覆盖之下,紊乱的五行灵力不但时刻冲刷着修士体内的灵力,同时还扭曲着修士的灵识神念,根本无法从四周的环境当中察觉到什么,好在他们还有一位阵法师!

    “小心!”

    杨君山的神念同样被压制,可他对于五行大阵阵中的变化却是有着极为jing准的把握,更何况是在他已经确定凶手是鬼族修士的qing况下!

    一片yin影突然从一根石柱之下暴起,袭杀的目标居然是周必成!

    身周有两位武人境后期的同伴,周必成倒也临危不惧,因为他晓得,只要能够接下这一击,对方马上就会被刘志飞与颜忠二人的反击围困。

    可他们又哪里知道鬼族修士的狠厉,鬼族修士若是正面对敌,或许很难战胜同阶修士,就算是普通的修士往往也能够做到越阶挑战他们,可要是给了他们偷袭的机会,那种汇聚全力之后的一击,往往能够挥出其两倍的实力,同阶修士想要幸免几乎不可能,就算是越阶击杀也未必做不到,除非是如同武人境修士与真人境修士zhijian的这般鸿沟。

    如凉风袭过,甚至还有一种沁人心扉的感觉,可这种感觉霎那间便化为了彻骨的寒意,周必成脸上保持着凝重的神se,可整个人却在瞬间失去了一切生机,飞在半空的法器“呜”的一声砸落在地。

    死了,一位撼天宗内门弟子,面对一位贵族修士的全力一击,即便是在杨君山示警的qing况下,仍旧被一击毙杀!

    周必成先前并非没有做好准备,他甚至祭起了法器全力抵挡对方这一击,然而他所有的动作都慢了,尽管他在生死关头已经将自身的潜力尽数觉了出来,可终究还是慢了,慢了一步,就这一步,对方的袭杀已经在间不容之际如同清风一般已经抢先撞进了他的守护范围,从他的脖子上飘过,甚至一滴血都不曾洒出,周必成的头颅仍旧安安稳稳的在脖子上。

    从始至终,无论是刘志飞还是颜忠,都不曾在第一时间完成阻拦,任由来人得手之后全身而去。

    “周师弟!”

    刘志飞目呲俱裂,大吼一声,本命法术已经追着那一道影子而去,可那道身影就像是无根的飘萍一般,在石林中一闪两闪没ru流淌的五彩霞光之中,而刘志飞带起的数道青se的风锥,眨眼间便被光芒大盛的五彩霞光前仆后继一般刷的分崩离析。

    “不好,快退,这里的五行灵力平衡被打破了,五行风暴就要来了!”

    那鬼族修士能够全身而退,显然同样出乎了杨君山的意料之外,可随后刘志飞的灵术神通却打破了四周五行灵力的平衡,那名鬼族修士显然在临走之前还yin了众人一把!

    收了周必成的尸体,张玥铭拉住了暴怒的刘志飞,在杨君山的带领下急忙撤离了此地,随着他们前脚离开,这里的五行灵力已经渐渐凝重并形成了风暴,走在最后的张玥铭连忙将极光盾套在了自己身上,避免受到五行灵光的波及。

    杨君山一边在石林之中穿梭,一边在反省着自己,原本周必成的死是可以避免的,可他却忽略了一个客观的事实,那就是在他看来,有了他的提醒,周必成、刘志飞以及颜忠三人联手完全可以将这个偷袭的鬼修抵挡住,而后再慢慢的围杀便是。

    可事实上他的这个判断是基于前世的现实,若是在前世,修士对于鬼族修士的神出鬼没几乎已经养成了下意识的习惯,他的想法完全可以实现,而如今的修炼界,有谁曾经见识过鬼族修士的手段?

    终究还是大意了!

    杨君山带着众人一路横穿石林,直到远离了五行风暴的波及这才放慢了度,可这个时候刘志飞却是直冲到杨君山身前,满脸的狰狞咆哮道:“你为什么不提前示警,你不是阵法师吗,为什么事先没有现有人埋伏,整个石林都是一座大阵,为什么不用阵法将凶兽留下?”

    杨君山的眉头顿时便皱了起来,此时的刘志飞因为周必成的陨落,完全就是一副失去理智择人而噬的模样,杨君山甚至相信一旦自己反唇相讥,对方甚至会毫不犹豫的向他出手

    其他人在刘志飞咆哮之时或者目光转向他处,或者视而不见,完全一副袖手旁观的架势,颜沁曦嘴唇动了动,旁边的颜忠却给了她一个眼se,告诫她作壁上观。

    杨君山神se也渐渐冷了下来,他并不畏惧刘志飞,可面对刘志飞身后的那尊庞然大物,他必须要为西山村杨家的基业去着想,于是只是冷声道:“刘兄,请你理智一些,……”

    “去他妈的理智,”刘志飞粗暴的打断了杨君山的话,径直道:“周师弟乃是我撼天宗的内门弟子,身份何等贵重,你算个什么东西,以为学了一两套阵法传承还真就敢端着阵法师的架子吗……”

    杨君山勃然变se,一旁的张玥铭见得刘志飞已经口不择言,立马上前将他拉了一把,低喝道:“刘师兄,你冷静些,这件事与杨兄无关!”

    随即转过头来向着满脸yin沉的杨君山歉意道:“还请杨兄莫怪,周师兄骤然遇袭身亡,刘师兄向来与他最为交好,难免失了理智!”

    杨君山勉强笑了笑,可心中的yin云不但不曾消解,反而越的凝聚yin沉。

    刘志飞的确失去了理智,可正是因为他失去了理智,他反而说了实话。

    “你算个什么东西!”

    撼天宗还是那个骄傲的玉州第一宗门,即便是摆出了礼贤下士平易近人的面孔,也不过是收买人心的手段罢了,即便是如同刘志飞这般算得上是撼天宗杰出的人物,在自身利益受损的qing况下,也免不了要露出真面目来,迁怒于杨君山固然让他感受到了屈辱,可也正因为如此,一下子将杨君山打醒了过来。

    “忠叔,……”

    颜忠无视颜沁曦的目光,只是低声道:“此事与潭玺派无关,静观其变就是!”

    张玥铭尴尬的笑了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却见将周必成的尸体重新收敛过后,刘志飞再次走到杨君山欠身便是一揖做到了底。

    “小杨,刚刚是为兄被闷了心,周师弟与我同期进ru撼天宗,数十年来qing同手足,见他骤然遇害,却是为兄心中没了分寸,口不择言,还请小杨你莫要往心里去!”

    语气深沉内敛,满脸的痛苦与懊悔之se,怎么看怎么都是“真诚”二字,可杨君山却能够感觉得到,心却渐行渐远了!

    清醒过来的不仅只有刘志飞,同样还有杨君山,那个前世不可一世却又轰然倒塌的撼天宗,印在杨君山心底的最后一si惋惜和挽救的冲动也最终烟消云散,心境之中留下的只剩下风淡云轻的洒脱与浑不在意。

    不过样子终究还是要做出来的,脸se仍旧难看的杨君山只是闷声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话。

    杨君山虽然表示出了和解之意,可刘志飞脸上的懊悔之se更重,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叹了一口气坐在了旁边,目光一下子变得迷离,仿佛再次沉浸在了痛失同门师弟的悲痛之中,众人zhijian的气氛再次尴尬起来。

    颜沁曦再次低声说道:“忠叔,那刘志飞刚刚是真的失去理智了吗?我们或许能够试着拉拢一下那个杨君山呢,撼天宗或许看不上,可在咱们潭玺派眼中,阵法师可是人才呢!”

    颜沁曦自己说的话似乎都有一些心虚,好在这种感觉也只有她自己有,颜忠看了她一眼,反而道:“想要拉拢就更要离他远一些,此子乃是梦瑜县之人,那里是撼天宗的势力范围,我们越是要表现出拉拢的意图,那样反而会害了他!”

    颜沁曦同样马上便明白了这个道理,低声道:“这也就是撼天宗,要是换成了咱们潭玺派,即便是心中恼怒,也不会随意迁怒一位阵法师!”

    却听得颜忠低声叹了一口气,道:“小姐,我等恐怕要准备随时抽身离开了!”

    颜沁曦奇道:“为什么?”

    “撼天宗的人有恃无恐,已经连阵法师都不放在眼里了,那只能说明葬天墟那里的事qing已经了结的差不多了,玉州各派的真人境修士都已经回转,腾出手来的撼天宗真人境修士应当马上就会出手了!”

    “啊?”颜沁曦低声惊呼道:“葬天墟那里会这么快?”

    颜忠的目光之中也闪烁着疑huo之se,道:“来之前曾经听家主提了一句,说这一次葬天墟的动静不大,只有玉州的阵法师还需多留几日,加固一下外围的阵法便可!”

    颜沁曦目光一闪,盯着远处神se木然的杨君山,低声道:“那也就是说不会有其他阵法师赶来喽?”

    颜忠似乎猜到了颜沁曦心中的想法,赶忙道:“小姐万不可冒险,真人境修士与武人境相比,那完全是另外一方天地,这方大阵能够困得住你我,在真人境修士眼中,却也未必比土鸡瓦狗强多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