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灵光
    长孙努力的按照阵图激活元磁灵光大阵的残阵,使得撼天宗剿灭长孙家族的伤亡远远超出了预期,然而撼天宗毕竟占据着绝对的优势,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孙家族的修士越来越少,抵抗的也越来越弱。

    杨君山在遭遇了一名撼天宗修士之后,在元磁山中的行进越发的小心谨慎,撼天宗的修士已经开始漫山遍野的搜寻清剿长孙家幸存之人,可却一直不曾发现杨君山的踪迹,不多时他也来到了之前那两名撼天宗修士进入山腹的洞口之处。

    杨君山的灵识经过压缩之后,不但使得灵识的敏锐程度大为增加,而且还能够在同阶修士的灵识探查之中很好的隐藏自己。

    沿着山腹通道行进之后不久,杨君山突然停下了脚步侧耳倾听,似乎在山腹深处隐隐有人语之声。

    “……,呵哈,你以为你是谁,居然在我们两人面前施展阵法?”

    “哈哈,当真好笑,以你武人境巅峰的修为,若斯当真与我两人敌对,我们想要拿下你还要费上一番功夫,可没想到你一个不懂阵法之人,居然试图操纵阵法攻击我等,这可真是得来全然不费功夫!”

    杨君山悄然转过通道的一处拐角,隐隐然看到远处正有三个人在对峙,其中一个远远的站在一座大石盘的一侧正弯腰咳嗽,粘稠的鲜血正从嘴角滴落,而另外两名修士显然是撼天宗的阵法师,正站在另一侧得意的望着另外一人。

    这两名修士中的一人猛然踏前一步,道:“长孙,交出元磁灵光大阵的阵图,交出元磁灵光,我等二人或许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那缓缓直起身来的中年修士,因为内腑受创而脸色苍白,闻言只是一笑,道:“原来两位都是撼天宗的阵法师,在下之前倒是班门弄斧了,所以接下来在下不会这般做了!”

    两名修士闻言一愣,其中一人低喝道:“不好,他要负隅顽抗,布阵!”

    话音刚落,长孙的掌中已经多了巴掌大小的铜镜,只见他拿着手中的铜镜向着其中一人一照,一道黄橙橙的光芒从镜面当中射出,在那人身上一扫,这名撼天宗的修士刚刚在身周布下的十余件布阵器具一下子便被一扫而空,他本人也仿佛被一座山峰压在了身上一般,整个人的腰都弯了下去,脸色憋得通红,显然在极力支撑着。

    “元磁灵光!”

    另外一名撼天宗修士看着那道缩回镜中的光芒大喝一声,身周不同方位悬浮着的十余件器具同时光芒大盛,一道简易的阵法顿时成型。

    然而尚未等他出手相助身边的同伴时,长孙掌中的铜镜已经再次射出了一道银色的光芒,光芒尚未及身,那名被镇压的撼天宗修士猛然大喝一声,口中鲜血狂奔,整个人向着右侧同伴的阵法之中一扑,那道银光擦着他的后背闪过,一道伤口在后辈上划开,鲜血顿时浸染了衣衫。

    “疾!”

    另外一名撼天宗修士伸手朝着长孙一指,简易阵法的表面陡然伸出了八条水鞭,就像是章鱼的八根触手,在山腹之中从不同的方向向着长孙包围而去。

    银色的光芒瞬间回转,接连将八根挥舞着的水鞭斩得七零八落,而后才落入铜镜之中消失。

    然而八条被斩落的水鞭马上就重新接续起来,然后便干脆如同疯魔了一般,在山腹之中劈头盖脸的胡乱抽打了起来。

    “噼里啪啦”的声响当中,每一条水鞭落在山腹的石壁之上,都能够抽出一条印入石壁三寸深的痕迹来,无数的碎石从石壁上脱落下来四处飞溅,就连长孙虽然躲过了水鞭的抽打,却还是被飞溅的碎石砸中不少,碎石片甚至在他的脸上都划开了血槽。

    长孙直接将铜镜祭在头顶上空,先是银色的光芒乍放,将漫天的水鞭再次斩断,而后黄澄澄的元磁灵光再次照在两名撼天宗阵法师驾驭的法阵之上,整个阵法的运转顿时一滞,整个阵法仿佛随时都要崩解一样。

    两名阵法师一阵手忙脚乱之后,阵法重新运转,八条水鞭再次将长孙打得抱头鼠窜好不狼狈。

    这两名撼天宗修士修为不过一个武人境第四重,另外一个只有第三重,然而联手布阵之下居然能够与长孙平分秋色,甚至隐隐间还占据了上风。

    “哈哈,长孙,你若是修成了元磁灵光术,这一道天然成型的元磁灵光被你炼化之后,说不定就能将在下布下的阵法扫得崩解,在你手中当真是可惜了这一道天生之物。”

    长孙冷哼一声,他内腑之中的伤势越来越重,已经渐渐开始影响到体内灵元的运转,晓得若是再斗下去,随着自己体内伤势的加重,定然会被两人拖垮,即便自己还能坚持,拖下去撼天宗的其他武人境修士也会感到,于是可看向两人的目光却阴沉之中多了一丝丝讥讽一般的冷意。

    “你二人既然身为阵法师,不知道对于元磁灵光大阵又知晓多少?”长孙一边抵挡着阵法的侵袭,一边冷笑着问道。

    那受伤的阵法师冷笑道:“总要比你这门外汉懂得多。”

    长孙嘴角讥讽之意更甚,道:“那你们知不知道元磁灵光大阵最后有一道灵光磁暴术,乃是玉石俱焚的手段?”

    “快阻止他!”

    两位阵法师顿时色变,一人指挥八条水鞭攻势更甚,而另外一人在已经布下的简易阵法之外很快就布下了十余件阵法器具。

    “哈哈,晚了!”

    长孙脚下的大石盘突然泛起了一层淡淡的元磁灵光,而后巨大的阵法石盘开始寸寸崩解,引巨大的灵气风暴携带着融入大阵之中的一层元磁灵光开始在山腹之中肆虐。

    与此同时,在元磁山上尚且残存运转的部分阵法突然炸裂,带动的灵气风暴将周围数丈的范围笼罩,不分长孙家还是撼天宗,尽数被自爆的阵法所伤。

    事实上此时元磁山上的长孙家修士大多已经死难,因此受到灵光磁暴波及的大多都是撼天宗的修士,眼看已经胜券在手的撼天宗修士又有七八人死伤。

    “诸位观战的各路道友,撼天宗不义,我长孙家的今日就是尔等的明天,不奋起抗争还待何时?”

    长孙声嘶力竭的大吼声伴随着元磁山上的灵光磁暴传遍了方圆十余里的范围,不但隐藏在元磁山周围观战的瑜郡各大小势力前来侦查的修士听得一清二楚,就是已经不知道将战团移到了何处的四位真人境修士也听到了耳中。

    “所有撼天宗弟子听令,迅速清剿残敌,胆敢反抗者,不论何人,杀无赦!”

    青树真人的大喝声如同滚滚雷声从天边传来,整个元磁山上的撼天宗修士齐声高呼:“杀无赦!”

    数十名武人境修士气势冲天,一时间尽然也能搅动山顶风云天象,令隐藏在四周观战的各路修士色变。

    “嘿嘿,哈哈哈哈,……”

    山腹中传来一声阴沉诡异的笑声,长孙修此时已经到了濒死边缘,看着眼前两名撼天宗的阵法师,道:“你们灭了我长孙家又能如何?撼天宗以为这样就能够震慑瑜郡的其他势力?笑话,撼天宗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玉州第一宗门了!”

    两名撼天宗的阵法师此时也重创颇重,身前布下的双重阵法在之前元磁灵光的磁暴当中也被摧毁殆尽,但好在阵法已经被破,磁暴的威力大降,两人这才幸存了下来。

    “快,阵图,阵图在那里,杀了他!”

    那名武人境第三重的修士见得悬浮在阵盘上空的阵图虽然被撕裂,可却并未被摧毁,于是赶忙催促同伴去抢夺。

    “哈哈,你们什么也别想得到!”

    长孙浑身沥血,整个人仿佛从地狱中钻出来一般,散落在地面上的阵图残片顿时燃起了青色的火焰,同时燃烧的还有他自己,只见他用如同火炬一般的手笔将要建的储物袋拿在手中用力一攥,储物袋顿时炸裂,里面存放的东西尽数被储物袋空间炸裂所撕碎。

    “该死!”冲过来的撼天宗阵法师一脚将长孙的尸体踢成了一片飞灰,却见地上散落的阵图碎片同样化成了灰烬,不由暗骂一声。

    就在这时,一道黄澄澄的光芒突然从四面上散落的铜镜碎片之中溢出,在半空开始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

    这名阵法师大喜,道:“是元磁灵光,快,汪师弟,助我捕捉这道灵光!”

    他猛的转过身去,就看到汪师弟已经卧倒在地上没了声息,而一个十六七岁大小的少年正站在汪师弟的身边,将刚刚伸出的手指收了回来。

    只见那少年微微一笑,道:“他恐怕已经不能助你捕捉元磁灵光了!”

    “你是谁?”修士见得杨君山不过是一名武人境初阶的修士,顿时大怒,厉声喝问道。

    杨君山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身后的那一道灵光我要了!”

    ——————————

    第二更来了,崭新的九月,大伙儿手中有保底月票的,记得投给睡秋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