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遭遇
    刘志飞一句话说的自信满满,众人都是一愣,而后周必成与张玥铭二人都面露喜se,那颜忠更是大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

    这赤jing果三十年一开花,三十年一结果,整整一个甲子才能够成熟,每一棵树一甲子下来所结的果实不超过十颗,每一颗果实之中均蕴含有一si本源jing气,对于修为在武人境第四重的修士而言,正是用来凝聚体内jing气,打破瓶颈进阶大圆满境界的绝佳灵果。

    若是能够以赤jing果作为灵丹yao引,再辅以各种灵cao灵果,便能够在炼丹师的手中炼成赤jing丹。

    这赤jing丹本身不但保留着赤jing果打破第四重瓶颈的作用,而且效果比之单纯的吞吃赤jing果效果更佳,而且适用的范围也得到扩大,是大圆满修士用来增长修为的绝佳灵丹。

    周必成进阶武人境第四重的时日与刘志飞相仿,原本也同刘志飞一般意气风发,认定将来成为宗门真传不在话下,然而这些年来修为却是进展缓慢,渐渐的与刘志飞等人拉开了差距,真传弟子的身份似乎也与自己渐行渐远,如今虽以刘志飞为首,可心中那一si对于真传弟子身份的渴望却也未曾磨灭,这也是他先前认出赤jing果的时候,心tai失守的一个重要原因。

    “真没有办法吗,或许老夫可以一试!”

    杨君山听得颜忠的话倒是认真思考了片刻,然而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见得众人脸上都有一si不甘,杨君山晓得要是不彻底打消了他们的念头,难免彼此间会心有芥蒂,于是叹了一口气,手中之中多了一面半尺大小的圆形铜镜。

    杨君山手持铜镜朝着赤jing果树所在的方向一照,一道赤huangse的光芒从镜面上飞出,一路经过石林,周围的qing境仿佛都有了一些微不可查的改变,可真想要找到哪里变了,却又总也找不到。

    那光芒随着前行越发的暗淡,待得到得赤jing果树所在之地的时候已经彻底消散,可在最后也终于推开了隐约遮拦在果树前方的一道模糊的淡雾,果树下的qing境顿时一目了然。

    杨君山身后的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见得在这颗果树的斜后方正有一具焦黑的尸体倒伏在地,之前因为众人视线经过之处有一层层淡淡的雾气叠加遮掩,却是看得并不分明,如今被离镜扫除了阵雾,众人这才认清了在这一株果树周围潜藏的危险。

    从洞府开启到现在,能够进ru五行大阵的,除了熊希英身边有一个武人境第二重的本家阵法师之外,就只有他们这一行人当中有非大圆满的修士,而杨君山可不认为熊希哲会不明智到看不出这株赤jing果树的危险,那么也只有一种可能,那具倒伏的焦黑尸体是一位大圆满修士的,是在试图摘得赤jing果的途中引动了阵法之力而陨落的!

    连大圆满修士想要靠近这株赤jing果树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颜忠在这些人当中年纪最长,见识自然也最是广博,众人都没有从这具焦黑尸体上看出什么,他却开口道:“这是天狼门的人,此人叫做秦安,之前在洞府外围曾经与老夫交过手,也算是天狼门的真传弟子,不想却是死在了这里!”

    众人心中最后一点侥幸被打消,再也不提赤jing果树的事qing,杨君山见状也带着众人离开,不过这个时候五行阵中的五行之力已经凝聚成了淡淡的阵雾,时刻环绕在众人身周,消磨着众人体内的灵力。

    杨君山与张玥铭这两个煞气修士尚且能够坚持,而周必成这位第四重的清气修士,因为之前见到赤jing果时的心境波动,却是难以维持体内灵力外泄,无奈之下,杨君山打出一道元磁灵光,暂时隔绝了五行之力对他的冲刷。

    众人再向前走,此时似乎就连杨君山也感到吃力,不时的要停下身来仔细计算着什么,有的时候还会将离镜持在手中向着石林不同的方向照射,众人也越发的小心翼翼。

    这地下洞府虽然危机四伏,但在地下封存了数百年,里面积蓄的灵力不知道催生了多少天材地宝,先前杨君山一路采摘,但也不好做得太过,其他众人也都各有收获,不过与之前远远望到的那一颗赤jing果树相比,众人的这些收获似乎又显得不值一提了。

    杨君山带着众人虽然一路小心翼翼,可往往越是小心,危险来临的便越是突兀,就在杨君山带着众人转过一座石柱的刹那,从另外一座石柱之后突然用来一股五彩烟霞,杨君山的脸se顿时就变了,大喝道:“小心!”

    话音刚落,先是一片沙暴卷来,使得众人难辨眼前的qing形;紧跟着又是一片冰雹砸下,那些个冰雹之中蕴含了葵水之力,砸中之后那葵水之力便深ru肌肤之中消磨体内灵力;这还不算完,又是一股暖风拂来,原本因为葵水之力的渗透而觉得体内奇寒的众人又感觉体外暖洋洋的令人昏昏yu睡,这一冷一热直接就是在消磨修士的肉身。

    杨君山在沙暴袭来的时候,直接便以飞沙术反制,虽无法抵挡整片五彩烟霞引动的阵法之力,至少也能够维持自身不受沙暴影响,而紧跟着的冰雹热风却被他以强横的肉身硬扛着走了出来。

    其他众人也各有应对的方法,基本上都能够抵挡这一片五彩烟霞引动的阵法之力,唯有长孙星与颜沁曦两人因为修为不济而显得有些狼狈,不过颜沁曦时刻又颜忠这位大圆满修士照顾,qing境还要好一些。

    众人刚刚躲过了五彩烟霞,便听得杨君山笑道:“咱们的运气好像来了!”

    众人顺着杨君山的目光望去时,就见到在一根song立的石柱上,开辟有一座小小的石窟,不过这一回众人谨慎了许多,亦步亦趋的跟在杨君山的身后,没有谁再敢冲上去。

    可偏偏这个时候,杨君山却是站在那里不动了。

    刘志飞看出杨君山有异,上前两步低声问道:“小杨,可是有什么不妥?”

    杨君山闻言“唔”的一声,苦笑道:“前面有一条‘河’!”

    “河,地下河?”刘志飞向着前面望去,ru眼之处从石窟到众人脚下除了旁侧的几座石柱外,并无他物遮挡,哪里有什么河流!

    杨君山见得众人面上的疑huo,只得将手中的离镜一晃,赤huangse的光芒扫过,眼前的qing境就像是被抹布抹过,露出了后面真是的景se,先是一道潺潺的流水声传来,而后一条三尺宽的小溪从石窟前面十丈处流过。

    而后随着离镜上的光芒消散,眼前的qing境又开始缓缓的恢复,那条小溪不见了踪影,流水声也消失,只剩下了眼前一条在石柱间的崎岖小路直通对面的石窟下方。

    刘志飞怔了一怔,他心中虽不知这条三尺宽的小溪能有什么用,但阵法师的神秘莫测也不是他能够揣度的,于是gan脆问道:“小杨,可是这条小溪有什么不妥?”

    杨君山摩挲着下巴道:“怕是这石林中五行阵法中的水行之力大多数都是来源于这条地泉形成的小溪了!”

    “那咱们能不能过?”周必成就要简单直接的多。

    “总归要试上一试的,不过这一次恐怕就要劳烦颜前辈出手相助了!”

    颜忠点头道:“理当如此!”

    事实上从进ru阵法开始,除了一开始需要颜忠出手打通阵法壁障之外,其余的时候因为有杨君山这个阵法师的存在,使得众人避过了许多引动阵法之力攻击的陷阱,这样一来仿佛让颜忠这位大圆满修士失去了作用一般。

    事实上此时进ru五行大阵的所有大圆满修士当中,但凡遇上危险也只能够凭借自身的修为硬抗,即便是好运能够坚持下去的,在阵中五行之力的消磨下,体内的灵力也时刻处于缓慢的溃散当中。

    这样也就看出了阵法师的作用,要是让颜忠带着这一gan人等,且不说他能不能通过阵法壁障,这一路上大大小小的阵法陷阱都能够把他自己交代进去。

    因此,这一路上众人虽然并未经历多少风险,可杨君山此时阵法师的身份却在众人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高,无论是刘志飞还是颜忠,都不敢轻易拂逆了他的意思。

    在杨君山的推算下,颜沁曦将她修炼的本命灵术太白金光斩尽数化为一片片金se的薄光,将附近的水汽尽可能多的向着这边吸引而来。

    而杨君山正在向颜忠与刘志飞吩咐这什么,可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脸se突然一变,向着另外一个方向望去。

    刘志飞察觉有异,连忙问道:“怎么了?”

    杨君山无奈苦笑道:“看来还有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座石窟!”

    众人纷纷戒备,就见得杨君山以手中离镜一晃,这一次不同于前几次,杨君山显然用了全力,那赤huangse的光芒一路穿透弥漫在石林中微不可查的阵雾,一条不受阵法幻境影响的视野通道一路开辟到了百余丈之外,三个同样站在小溪前方不远的修士显露了出来。

    “是熊希英师兄!”

    “那个瘦弱一些的武人境二重修士便是熊家的阵法师熊希哲!”

    “另外那个大圆满修士怎么看着眼熟,那不是从胡瑶县来的那个大圆满修士么?嘿,看来撼天宗的真传弟子和开灵派的人联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