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闯阵(续)
    颜忠的jing气烟柱冲天而起,剧烈的灵气波动回dang在整个地下洞府的外围空间,逗留于此的几乎所有修士在那一瞬间都有所觉察。

    驻扎在乱石堆附近的王元正在听属下的汇报,神se有些惊疑不定到:“不应该呀,我那侄子就算是阵法师,也没办法把所有人都带进石林里面去吧?”

    吴师兄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总之石窟那里已经没有人在了,我也是现周必成一直没有回来,又想着您那侄子不是阵法师来着,这才去看了看!”

    王元暗骂了一声,道:“妈的,搞什么鬼!”

    便在这个时候,剧烈的灵气动dang突然从石林所在的方向传来,王元与吴师兄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一股灵气动dang中蕴含的气势。

    王元扭头问道:“风寒大阵那里没有再进来什么大圆满的修士吧?”

    吴师兄摇了摇头,王元道:“应当是潭玺派的那位忍不住要进去了,他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带进去的,找,把潭玺派剩下的人都找出来,这一次他们的人可是吃的最肥,趁着那老头闯阵,把他们拿的东西都抢回来!”

    吴师兄答应一声,正要带人走,可一转身又返了回来,道:“王师弟,你说他们两方是不是已经暗中联手了?您那侄子刚到,潭玺派那边就闯阵,这也太巧了吧?再加上石窟那边刘志飞的人突然不见了……”

    “是啊,是太巧!”王元mi了mi眼睛,道:“不管怎么说,就算两方联手,也不可能将十几个修为参差不齐的人尽数带进石林,剩下的人一定躲起来了,先找到他们再说!”

    杨君山在光幕通道合拢的刹那,整个人宛若一条蛇一般从里面滑了出来,落地的刹那正看到撼天宗一方与潭玺派一方正在对峙,见得杨君山钻了进来,双方彼此敌视的气氛才消散一空。

    那颜忠盯着杨君山上下打量了一番,突然开口赞道:“小友年纪轻轻,不尽想肉身打熬的这般厉害,炼皮锻肉,易筋锻骨,洗髓壮腑,杨小友蛇形而出,周身筋骨随意伸缩拆换,看样子平日里用来锻身的是中品拳术!”

    杨君山不远多做解释,只是拱了拱手,道:“前辈慧眼!”

    刘志飞轻咳了一声,问道:“小杨,接下来咱们该怎么走?”

    穿过了五行光幕,众人便已经进ru了五行大阵,如今虽说在阵法的外围边缘,可杨君山抬眼望去,却见得仍旧是一片静悄悄的石林,似乎根本就没有危险的存在。

    长孙星在一旁解释道:“这座石林本身就是一座天然的迷阵,如今落霞真人又将五行阵嵌ru石林之中,阵中有阵,就算我等挡住了五行阵的绞杀,可要在石林之中迷路,那就意味着五行阵的各种神通法术将会源源不断的落下,耗也能将我们耗死!”

    事实上,如今众人虽然尚在阵法的边缘地带,但此时已经有微弱的阵法之力在抑制体内灵力的运转了,只不过效果还不明显,几人也都是各自宗门内颇受器重之人,就算是杨君山也将一身修为打磨的极为浑厚,因此也不在意这点灵力的损耗。

    杨君山沉吟道:“若果真如长孙兄所说,这五行大阵乃是以五行本源灵光作为阵基,那么不晓得几位可修炼有类似的灵术,又是何属xing?”

    杨君山问完,见得众人神se木然,于是又解释道:“在下无意窥探诸位的神通秘术,只是若有人修炼有此种神通,那么对于我等闯阵颇有益处!”

    杨君山见得有人脸上仍有迟疑之se,于是打了一个响指,一小圈huangse灵光在指尖缠绕,随着他指尖一划,那灵光向外扩散,随即渐渐消散,可就在这一瞬间,那一股消磨众人体内灵力的阵法之力突兀的消失,虽然很快便又重新出现,可也让众人敏锐的察觉到了。

    见得众人脸上的神se,杨君山笑道:“想来诸位都已经察觉到了,类似的神通法术虽比不得五行本源灵光,可也算得上是同根同源,至少可以做到大幅削弱阵法之力对于我等的影响,如今我等深ru险境,若不同心协力,纵然在下略通阵法,颜前辈修为高深,怕也自身难保!”

    长孙星从杨君山施展元磁灵光的时候便是一愣,见得杨君山说完,便迫不及待的问道:“阁下修炼的是元磁灵光?”

    杨君山脸上露出了一si惊讶之se,笑道:“原来长孙星识得在下的灵术神通。”

    长孙星一直注意着杨君山脸上的表qing,见状笑了笑道:“不瞒阁下,我长孙家原本的护族大阵便是元磁灵光大阵!”

    杨君山笑道:“哦,那可真是巧了,这道大阵在下也算得上是jing通!”

    杨君山的轻松应对反倒令长孙星原本的怀疑变得有些拿不准了,倒是另外一旁的颜沁曦与方玄笙二人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各有不同。

    杨君山再次看向诸人,五行灵光之类的灵术神通在修炼界三千灵术之中的排名各自不低,修炼也颇有难度,再加上传承各有不同,这六个人当中也不知道有几人有过修炼。

    别人不知道,他却晓得颜沁曦定然修炼有一种灵光神通,因为当初他在南轩沼泽之中见过她所施展的一道极为凌厉金光斩法术,这应当是潭玺派传承的一种灵术神通延伸下来的法术,也是修炼那种灵术神通的根基。

    果然,颜沁曦站出来道:“在下修炼有我潭玺派秘传灵术神通太白金光斩,不过尚未修炼纯熟,若是杨兄能够用得上,在下自当出手。”

    颜沁曦话音一落,张玥铭那里也道:“杨兄,在下身上也有一道法门,唤作极光盾,却是一门纯防御的神通,不知道能否用得上?”

    杨君山脸se一讶,道:“极光盾?不尽想张兄居然连这等法门都练成了,那可是在灵阶防御神通之中排名前十的神通,有此神通在身,怕是武人境后期修士的攻势张兄都能够抵挡的下来!”

    张玥铭连忙摆手,道:“不过是一个保命的法门罢了,怎么也比不得要命的法门,便如这位潭玺派颜姑娘的太白金光斩,那也是三千灵术之中排名前三十的凌厉神通,在下这极光盾又能够挡得下几斩?”

    颜沁曦冷哼一声,杨君山“嘿嘿”一笑也不说话,防御神通与攻击神通相比本就处于天然的劣势,在好破的道理?

    且不说颜沁曦修为实力比不得张玥铭,就算是两人实力相若,高手相争往往就是瞬息zhijian攻守易势,一道保命神通只要用一次就足够抢得主动权,哪里还用被接连斩上几次?

    杨君山也不yu挑起两派zhijian的矛盾,于是拍了拍手笑道:“qing况看来比在下预想的要好得多,至少咱们凑齐了三道灵光神通,虽说只有土、金两系,在下却也有把握在这石林当中走得更深一些了。”

    说罢,杨君山当先向着石林深处走去,众人连忙跟上。

    先前众人深处阵法边缘也还罢了,如今随着深ru石林,身周灵力的流淌就已经变得越的混乱起来,而且这些混乱的灵气流不断扰乱了修士自身对于灵力的捕捉,反而带动修士体内灵力向外挥,一开始众人还能够凭借自身修炼的功诀强行约束,可渐渐的众人现就算如此也越来越难以约束体内流散的灵力。

    不过这个时候便也能够看出众人所修功诀的强弱以及各自修为的浑厚与否,长孙星先有些坚持不住,他的修为虽与方玄笙、颜沁曦二人相若,可实力却要差了一筹,此时体内灵力流散的度已经开始影响到他自身修炼功法的运转,于是忍不住向杨君山求助。

    杨君山先出手,元磁灵光化作一个金huangse的光圈,套在长孙星的身周,原本紊乱的灵气流便被这一道光圈隔绝在外,体内流散的灵力顿时减少。

    长孙星连忙称谢,杨君山却道:“在下的这道神通在长孙兄身上恐怕也只能坚持一炷香的功夫罢了,要是换做刘师兄或者颜前辈,可能坚持的时间会更长,而且随着我等继续深ru阵法,五行之力对于体内灵力的抑制越强烈,这个时间恐怕还会缩短!”

    众人在杨君山的带领下再次深ru了数十丈的距离,颜忠突然开口道:“不太对,我们当真已经深ru了石林数十丈的距离?”

    杨君山笑道:“自然不可能,整座地下石林才有多大,真要深ru数十丈,怕是现在已经接近石林的中心地带了。”

    长孙星走在最后,闻言道:“那岂不是说咱们现在已经被阵法影响了?”

    众人都看向了杨君山,因为此前一直都是他走在最前面带路,却见杨君山笑道:“诸位稍安勿躁,我等是尽可能的深ru阵法,可不是要去破阵,说实话,我等也没有能力去破掉这五行阵,就像是在爬山,更多采用的是迂回而不是直上直下,更不可能直接将这座山挖掉。”

    如今身处阵法,众人除了信任杨君山这个唯一的阵法师之外,似乎也别无办法,不过杨君山此时却能够敏锐的察觉到,那颜忠的目光不时的盯着自己的后背,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始终锁定他的身周,一旦现不妥,自己恐怕就要迎来这位大圆满修士的雷霆一击。

    不仅仅是颜忠,就连撼天宗一方的人这个时候也对他起了戒惧之心,杨君山倒也早有准备,在这种场合之中,没有谁愿意将自己的身家xing命完全交托在一个人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