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四章 五行
    一名三旬左右,年纪大约与杨田刚相仿,可相貌却要清秀的多的修士正站在一座几乎快要变成了一堆乱石的石阁前面,神se甚至显得有些焦急,在他身后除了几名同门修士之外,还有之前刚刚从风寒大阵当中出来的杨田臣。

    片刻之后,两道身影从远处飞纵而至,修士见得只有两人,脸上难掩失望之se,但还是上前问道:“怎样,我那外甥现在在哪里?”

    那位吴师兄瞥了他身后的杨田臣一眼,si毫不掩饰脸上的厌恶之se,闻言答道:“应当是和张玥铭师弟等人在一起,听把守风寒大阵出口的那些天狼、开灵派的修士说,似乎是跟周必成走了,妈的,要真是一个阵法师,还是王师兄你的外甥,这他妈不是拱手推给了别人!”

    吴姓修士嘴唇动了动,似乎觉得不解气还想要骂人,却见眼前之人神se不对,最终还是将骂人的话憋了回去,闷闷的说了声“我回去继续看守风寒大阵的出口”,扭头便离开了。

    王元此时的脸se也难看的很,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家三哥的这个儿子有这等出息,居然得了阵法师的传承。

    作为王千真人的嫡孙,王元在自家祖父成为晨瑜县令之后,手中可供支配的修炼资源大为增加,再加上王元的父亲修炼资质一般,为人也不肯将心思放在枯燥的修炼之上,使得王千真人几乎将满腔的心血都放在了培养王元的身上,最终使得他的修为在最近几年一路攀升到了武人境后期。

    这一次在听到梦瑜县又洞府出世的消息之后,他马上从晨瑜县赶来,就是要与撼天宗几个真传后补竞争这一次撼天宗的真传弟子之位。

    他的祖父王千真人虽然有意在梦瑜县脱离撼天宗自立家族,但撼天宗的真传弟子之位可不是说放手就能够放手的,王真人当年也是真传弟子出身,自然晓得真传弟子能够得到一些别人得不到的好处,更何况这个真传弟子之位若是落在他的身上,同样也是用来掩盖王真人野心,取信撼天宗的手段。

    不过当王元赶到落霞岭洞府的时候,还是现无论是自己还是王千真人,都低估了这一座洞府的价值,在洞府的前三座阵法当中,包括他带来的人在内的几乎所有修为未曾达到武人境后期的修士尽数都被挡在了洞府之外,甚至有不少人陨落其中。

    如今王元等人虽然已经闯过了风寒大阵,开始真正接触到了洞府的外围,并且大有收获,可接下来的一道阵法却是将闯进来的九成修士挡住了。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先前被他因为累赘而遗弃在风寒大阵阵余之地的大舅哥杨田臣居然跟着人闯过了风寒大阵,而且更带来了一个令他难以置信的消息:自家夫人三哥的儿子居然是一名阵法师!

    然而惊喜尚未天降,紧跟着一盆冷水便劈头盖脸将他心中燃起的那一点火苗浇了一通透,自家的大舅哥只顾着自己跑过来与他汇合,居然没有把侄子杨君山一同带过来。

    听到这个消息,王元简直杀人的心思都有了,当初来梦瑜县之处,这个大舅哥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死皮赖脸的找到自己非要跟着来,他心中sui不qing愿,可也顾忌这几年将老杨家压榨的太过,于是便给了他这个机会。

    然而这一路上王元却现自己简直就是带了一个累赘,好不容易在风寒大阵甩掉了,现在又跟上来不说,还把对于如今的局面来说最为珍贵的阵法师侄子拱手推给了别人!

    王元越想心中越气,只将眼睛横着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大舅哥!

    而在另外一座在山腹中开辟的石窟之下,当刘志飞听到张玥铭与杨君山赶到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喜形于se,一边连声大呼“天助我也”,一边跑到石窟之外迎接杨君山等人。

    刘志飞一边将杨君山等人向着石窟当中领去,一边向他们介绍着如今洞府之中的qing况。

    “如今洞府中的qing形便是如此,闯过三重阵法阻碍,如今我等算是到了这座洞府的外围,如今外围的一些个石窟、石台、石阁之类的建筑中的宝物,都已经被闯进来的各路修士瓜分殆尽,为兄当初带着几位师兄弟便是占了这一座石窟,并暂时以此为据点进行休整,同时也是琢磨着看怎样才能闯ru这洞府的第四重阵法阻碍!”

    “什么,还有第四重阵法阻挡?”张玥铭等人神se惊诧,道:“难道以师兄修为也无法进ru么?”

    杨君山闻言却是略有所思,之前在他闯出风寒大阵之后,却也曾有所感应,原本以为是前三重阵法zhijian的相互联系,现在看来应当是第四重阵法的缘故。

    只听刘志飞苦笑道:“这第四重阵法也不是什么奇难怪阵,就是一座普通的五行阵,可就是这样一座阵法,我等武人境第四重修为之人尽数被挡在了阵法之外,只有几位修为达到第五重圆满的修士闯了进去,其中便包括本宗的两位真传弟子。”

    张玥铭神se一讶,问道:“本宗有真传弟子赶来了,是谁?”

    一旁的周师兄道:“是梦瑜县令陈师叔的弟子宋威师兄,以及熊希英师兄!”

    宋威师兄如今也是撼天宗的真传弟子了,杨君山心中一动,不过很快便将注意力放在了那熊希英身上,此人正是熊家族长长风真人的嫡孙,在榷场互市之中两人还曾有过过节,而且熊家的另外一位子弟熊希亮也死在了他的手中,老杨家与熊家的过节可是从土丘村与土石村合并的时候便结下了。

    “是他呀!”张玥铭没有言语,脸se还算平静,他身后的高师兄可就没有掩饰自己脸上的表qing,这语气中的不满谁都能够听到。

    刘志飞连忙岔开了话题,笑道:“原本我等还是一筹莫展,如今有小杨相助,想来这五行阵我等也可以闯上一闯了!”

    几位撼天宗修士都神se振奋的看向杨君山,却见得他一脸的苦笑。

    五行阵可以说是阵法之中较为普遍和流行的阵法,五行阵的传承较广,阵法布置的起点较低,几乎是初涉阵法之道的修为也能够凭借五行jing华布下一座简单的五行阵法。

    然而这五行阵法同样也是一种成长xing极高的阵法,它的起点虽低,可却能够随着阵法师阵法造诣的提升,对于布阵细节把握的提升,布阵器具品质的提高,阵法规模的扩张,阵法师修为实力的提升而提升。

    一座五行阵法,可以布置成最低阶的法阵,可以布置成灵阵,还能提升为宝阵,甚至连传说当中的道阶大阵之中都由五行阵法的传承所在。

    因此,五行阵在阵法一道之中算得上是一个用来衡量阵法师阵法造诣的标杆,同样都是灵阶阵法师,彼此间因为所掌握的阵法传承不同,孰高孰低不好判断,那么两者完全可以各自布下一座五行阵,看谁能够在五行阵之中把自己对于阵法的理解表现的更为透彻,那么毫无疑问,谁的阵法造诣就要略高一筹。

    从进ru地下洞府到现在,前三重阵法的威力一重胜过一重,第三重的风寒大阵虽然同样是一座灵阵,可其中所蕴藏的威力与奥妙早已经远杨君山目前所掌握的阵法传承,杨君山自己能够通过,却根本无法也无从破解。

    如今作为第四重阵法的五行阵,一位阵法大师所布下的五行阵,杨君山如何能够与之相比?

    听得杨君山的解释,众人也都是面面相觑,周师兄忍不住问道:“难道说咱们这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五行阵法知难而退了?”

    刘志飞等人也难免有些泄气,杨君山却笑道:“终归是要试一试的,毕竟先前刘师兄也说几位武人境大圆满的修士已经闯进了阵中,可见这五行阵虽说出自阵法大师之手,可还是一座灵阶阵法,只是在下在阵法上的造诣也不过一知半解,只是告诉诸位莫要对自己报太大的期望罢了!”

    众人闻言神se都是一松,杨君山笑道:“如此,我等且先去看一看那五行大阵吧!”

    这山腹之中开辟的极为广阔,能够闯过第三重风寒大阵的多是武人境后期修士,这些人彼此zhijian又分成了数个小团体,杨君山所在的以刘志飞为的撼天宗内门弟子这个小团体加上杨君山等人共有九人,除了杨君山、张玥铭等五人是第三重的境界之外,其余四个都是第四重的修为,其中还包括了一名来自梦瑜县豪强宁家的子弟。

    除了刘志飞等人之外,还有以王元为的另外一个撼天宗内门弟子的小队,而撼天宗的真传弟子熊希英则带着几名熊家的修士如今已经闯ru了五行大阵之中,而且据说这些熊家修士之中还有一位修为只有武人境前期的阵法师。

    这三个小势力虽说彼此间各有算计,但到底在名义上都分属撼天宗一方,至少还能在外人面前保持着表面上的一致。

    除了撼天宗这一方之外,在洞府的外围还有几方势力,分别是天狼门一方的七名修士,其中包括五名第四重修士;开灵派一方的六名修士中有四名第四重修士;还有两个不知道从哪里进来的散修临时组成的小势力,各自也有三四个人左右;最后一方就是最先现并闯ru落霞洞府的潭玺派众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