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寒玉
    众人一路走来,虽说在杨君山的带领下还算顺利,可沿途还是看到了数名被冻毙的修士,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在寻找路径的过程当中,因为肉身无法抵御严寒而最终失去了生机。

    整座风寒大阵路径多多,然而出路却只有一条,在众人不曾路过的地方,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冻毙在其中而不为人所知。

    “你们在这风寒大阵当中有什么收获没有?”

    见得众人都不言语只管赶路,曲锋显然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不由问道。

    张玥铭一挑眉毛,笑道:“莫不是曲兄你还在这阵中有什么收获不成?

    曲锋闻言得意一笑,道:“还别说,在下之前在阵中胡乱走动的时候,还真是找到了三株冰凌cao,还找到了两块冰魄玉!”

    “冰凌cao?”张玥铭神se讶然,道:“曲兄果真好运气,那冰凌cao非是百年寒地不长,嗯,这么说来这冰寒大阵之中倒也适宜其生长,乃是炼制灵丹之中品质极高的寒晶灵丹的必需之物,这种丹yao可是修炼冰寒属xing功法的武人境修士,在修为达到第五重的时候用来冲刺真人境的宝物,是可算得上是半个宝阶的丹yao也不为过!”

    曲锋“哈哈”一笑,道:“我知道你是撼天宗近年来的炼丹天才,怎么样,这三株冰凌cao想不想要?”

    张玥铭笑了笑,问道:“那么曲兄你又想要什么?”

    曲锋伸出一根手指,道:“聚清灵丹,在下只要一颗聚清灵丹就行!”

    “原来曲兄修为已经触摸到了进阶武人境后期的瓶颈!”

    杨君山若有所悟,接着道:“三株冰凌cao换一颗聚清灵丹倒也合算,若是此次洞府之行你我二人均全身而退,曲兄可去沙田村找我,在下为曲兄准备一颗聚清灵丹!”

    杨君山虽不懂得炼丹术,可却对于丹yao有着一定的认识,聚清灵丹虽说比不上几乎可以算得上是灵阶丹yao中最为顶级的寒晶灵丹,但在灵阶丹yao当中也算得上是极难炼制的丹yao了,张玥铭能够炼成聚清灵丹,其炼丹术的水准显然再次出乎了杨君山的意料之外。

    不过杨君山虽然惊讶张玥铭的炼丹术,可这会儿他显然对于曲锋找到的那两块冰魄寒玉更感兴趣。

    “曲兄是在哪里找到的这两块冰魄寒玉?”

    曲锋到:“怎么,杨兄弟对这两块寒玉感兴趣?杨兄弟对在下有救命之恩,这两块寒玉就送给你了!”

    曲锋径直将手中的两块寒玉扔了过来,杨君山只得伸手先接住,道:“曲兄误会了,在下只是想要问清楚这寒玉是从哪里得来的罢了,这冰寒大阵我等已经走过了大半,在下对于这阵法也有了一些局部的推算,据在下估计,这大阵布阵之初所用的灵材器具之中,冰魄寒玉恐怕是极为重要的一种。”

    曲锋闻言顿时一拍大腿,大声道:“我说来着,这两块寒玉原本就是在杨兄弟你救我的那个地方找到的,可就在我把这两块寒玉从脚下的寒冰当中挖出来的时候,四周的冰雪就变成了冰锥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要不是杨兄弟你当时一把把我拽了出来,恐怕在下就要变成血葫芦了!”

    曲锋顿了顿接着道:“不过话说杨兄弟你当时是怎么找到在下的,你将我拽出来的地方明明就是一座冰墙嘛!”

    杨君山笑了笑,张玥铭这个时候问道:“杨兄,照这位曲兄这般说,那么要是将这座阵中所有用来布阵的冰魄寒玉找出来,这座阵法岂不是就被破掉了?”

    杨君山摇头笑道:“哪里会那么简单,不是谁都能有这位曲兄的好运气的。”

    张玥铭知道自己说了一句对于阵法师而言的蠢话,于是抱歉的笑了笑,便听得前面的杨君山道:“出口就在前面了,外面是什么qing况所有人都不知道,所以接下来诸位只能自求多福了!”

    这几日以来,进ru洞府到底有多少修士,这些人当中又有多少闯过了这三道阵法的阻挡,没人能够知晓。

    这些人当中有最初的潭玺派修士,有撼天宗修士,有天狼门修士、开灵派修士,附近几个郡县的家族势力,还有其他许多闻讯赶来的人,谁也不知道阵法之外等着他们的是什么。

    即便是张玥铭等自信闯过风寒大阵的本派武人境后期修士数目不少,可也没有把握那些个师兄们铁定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更何况本派的那些个师兄们恐怕也未必都是一条心,张玥铭朝着踉踉跄跄跟在身后的杨君山的杨田臣一眼,至少杨君山的四姑父,那位晨瑜县令王真人的嫡孙王元师兄,就与刘师兄、周师兄等人并非一路。

    这杨君山虽说看上去与自家伯父不睦,但到底是血浓于水,到时候若是站在王元师兄等人一边,以他阵法师的身份,王元师兄一方必将实力大增。

    就在张玥铭心中正在衡量得失之际,随着前面杨君山一脚跨出,众人身前的景se大变,早已经习惯了通道之中风寒人的严寒,猛然间被温和的清风吹拂,众人一时间都有一种zaore的感觉,而后附着在身上的阵衣顿时化作一团灵气,如轻烟飘散。

    “呦呵,这一次闯进来的人不少,还都是几个煞气修士!”

    一道声音突然从前面传来,杨君山等人此时脸上的胡须、眉毛以及垂下的si都挂满了细小的冰条,一个个脸se冻得青,一时间无法被人看清了面目,不过在阵法出口外的qing景却是令众人心中一惊。

    七八名神qing气质各不相同的修士零散站在出口不远处,隐隐间将这个出口包围,周身上下澎湃的气势彰显着他们武人境后期的修为,先前说话的那人便是这些人当中的一个。

    众人先是一惊,身后的杨田臣这个时候却是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朝着左前方一名修士喊道:“是我,吴兄,是我,杨田臣呐!”

    “咦?”一名身材矮壮的修士闻言朝着跑过来的人仔细的瞅了两眼,奇道:“还真是老杨,你这家伙没有离开洞府,居然还通过了风寒大阵?”

    “是,是,”杨田臣连忙道:“我妹夫在哪儿,快带我去见他!”

    那修士听得杨田臣口中命令的语气顿时有些不喜,冷哼一声朝着周围的人道:“既然如此,老吴我就先走一步了!”

    吴姓修士带着杨田臣离开,至始至终杨田臣都不曾理会杨君山这个自家的侄子,杨君山虽然恼怒,可心里却也不由一松,杨田臣真要还记得自己这个侄子,杨君山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做。

    “咦,原来是张师弟?”有一道声音传来。

    阵衣解除之后,众人的修为顿时解jin,身上的寒霜自然消解,张玥铭身为撼天宗这一届铁定的真传弟子,自然是撼天宗里面的名人,认识他的人可不少。

    张玥铭抬头一看,顿时笑道:“原来是周师兄在这里,不知道其他几位师兄在什么地方?”

    走过来的那名撼天宗修士杨君山却也识得,之前榷场互市之时,他与熊家修士冲突之时,一同与刘志飞出面解围的人当中就有此人。

    周师兄见得杨君山的时候也是一愣,神se马上一喜,道:“这不是刘师兄手下的小杨么,没想到你也进来了,怎么样,跟我去见一见刘师兄吧,刘师兄之前就一直抱怨没带你一起进来,他这会儿要是知道你进来了,定然极为高兴!”

    杨君山虽然自忖对于阵法有些了解,可也没有自大到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将一位真人境的阵法大师洞府中的宝物据为己有,能够通过风寒大阵进ru这里的大多是武人境后期的修士,这些人随便一个要与自己为难都是劲敌,想要在这洞府当中有些收获,先就要让自己的安全得到保障。

    杨君山笑道:“原来刘师兄也在,那真是太好了!”

    张玥铭也道:“有杨兄相助,我等必然是如虎添翼!”

    张玥铭三人与杨君山跟着周师兄就要离开,一边的曲锋顿时急了,连忙道:“杨兄,杨兄!”

    周师兄诧异的瞥了他一眼,随即看向了杨君山。

    杨君山笑了笑,向周师兄介绍道:“这位是佳瑜县曲家子弟曲锋,此番游历梦瑜县恰逢洞府出世,于是便也进来探一探,我等是在洞府之中认识,曲兄,嘿,运气不错!”

    周师兄微一沉吟,见到张玥铭也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于是笑道:“佳瑜曲氏,其先祖也是出自撼天宗,如今曲氏也有几位位列本宗内门,曲兄弟既然进来了,那也跟我们一起吧!”

    曲锋闻言大喜,连忙跟了上去,周师兄朝着周围几位修士拱了拱手,便带着众人离开了此地。

    就在杨君山等人离开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几名身着撼天宗服饰的修士匆匆赶到了此地,见得出口已经无人,连忙向着依旧守在这里的几名修士问道:“几位,刚刚从出口出来的几个人呢?”

    一名身披兽皮大衣,面se凶狠的修士闻言嗤笑一声,向地上吐了一口痰,道:“你们撼天宗的人真他妈怪,你们自己人接走了还他们来问我们!”

    “杨田臣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那赶来的撼天宗修士闻言低声骂了一句,转身便离开了,身后那名身着兽皮修士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顿时传来了一阵哄笑。

    ————————

    昨天出了点事qing,很晚才回来,抱歉没有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