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暗流
    “你,你,你,……”

    杨君山一身澎湃的气息令韩秀生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到得最后只来了一句:“你这就突破了?”

    杨君山笑道:“舅舅如今不也转化了灵元,体内仙根尽数转化,眼见得就剩下最后一步开辟丹田了!”

    “还不是被挡在最后开辟丹田这一步!”

    韩秀生脸上带着一丝复杂未名的神色,摆了摆手,道:“才十六岁啊,十六岁的武人境修士,就算是那些豪强家族也不见得有这等出色的子弟,小山呐,你应该去撼天宗,否则恐怕会耽误了自己呀!”

    杨君山赶忙道:“外甥进阶武人境的消息舅舅暂时还要保密,这些日子要在舅舅这里闭关一段时间,顺便将裂地灵术修炼一番。“

    “你安心闭关修炼就是!”

    韩秀生点了点头,随即仿佛又有些难以启齿一般,但还是说道:“舅舅这一次也准备闭关冲击武人境,若是出了意外,我已经告知你舅妈,她会带着小景、小武两个人会举家迁往土丘村,到时候你记得多多照顾他们就是,尤其是小景和小武两个,小景今年刚测了资质,只是四等,而小武年岁更小,哎,……”

    修士每一次闭关冲击瓶颈,往往都不亚于一场生死之争,尤其是像冲击武人境这般大的境界,开辟丹田稍有不慎修士便有可能遭遇不测,因此每当修士准备闭关冲击瓶颈的时候,往往都会将自己的后事做一下安排,以防万一。

    杨君山安慰道:“舅舅在凡人境第五重积累了这么多年,底蕴已经是足够了,想来问题是出在肉身强度上吧?”

    韩秀生点头叹道:“正是肉身锻制不足,莽牛拳这些年我一直不曾落下,可效果实在寥寥,最近两年更是无所寸进,生怕承受不住开辟丹田时的震动。”

    杨君山想了想,道:“或许是因为莽牛拳并不太适合舅舅的缘故,我这里有一套锻体拳术,舅舅可以拿出一试,或许有所助益也不一定。”

    说罢,杨君山便在韩秀生面前打出了一套锻体拳术,原本韩秀生并不是太在意,可随着杨君山这一套拳术施展开来,韩秀生脸上的惊讶之色却是越来越浓,这套拳术虽然同样只是下品拳术,但在演练的过程当中却使得杨君山浑身上下仿佛充满了勃勃生机的感觉,他能够感觉到外甥的这一套拳术似乎与他修炼的长青法诀极为契合。

    杨君山刚刚将这套拳术演练完毕,韩秀生便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你这一套拳术叫做什么名字,快给舅舅再演练一遍!”

    杨君山无奈之下再次完整的演练了一遍,并将其中的关窍一一讲解明白,直到韩秀生彻底将这一套下品拳术学会这才离开,而韩秀生依旧在那里反复的演练琢磨着那一套拳术。

    因为是要修炼灵术,因此杨君山的闭关并不需要像提升修为一般静修,他向舅舅打听了这一段时间晨瑜县和梦瑜县发生的事情,试图通过这两县的情况一窥整个瑜郡的形势。

    王千真人终究还是取代了晨瑜县的豪强马真人成为了县令,杨田刚父子虽然暗中把王千真人弟子薛盛的儿子暗通潭玺派,妄图在南轩沼泽围杀撼天宗弟子的消息放了出去,而前任马真人也的确利用此事在晨瑜县引起了不小的波澜,甚至据传此事还上报了撼天宗。

    然而正如杨田刚所预料的那样,此事在刚刚上任数月的乱石镇镇守薛盛以管教不严的罪过引咎辞职之后便不了了之,王千真人依旧担任了晨瑜县令,不过除却青石镇守王元之外,晨瑜县其余几个镇的镇守却都在马真人卸任之前做了调整,这些镇守不是姓马就是姓孙。

    除了这两大豪强的子弟之外,晨瑜县一些望族例如乱石镇云家、方石镇李家的武人境修士也多担任了下属村落的村正之位。

    可以说王千真人到任晨瑜县令三个月来,除了青石镇,几乎所有下属的村镇对其命令都是阴奉阳违,始终不能打开局面。

    晨瑜县的豪强望族显然都在集体抵制王千真人的到任,其实这倒不是因为他们对于王千真人本人有看法,而是在抵制撼天宗的命令罢了,说到底是为了维护各自家族的利益。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王千真人本身为了晨瑜县令一职上下奔走,同样也是存了私心,而并非全然是为了撼天宗,王千真人在借撼天宗之势为己谋私的同时,同样也在承受着晨瑜县大小家族对于撼天宗的不满。

    同样承受着晨瑜县各大小家族、势力不满的还有青石镇望族杨家,作为王千真人的儿女亲家,杨家不但率先放弃了一直担任的青石镇守一职,让给王千真人的长孙担任,而且整个家族上下对于王千真人的到来都持欢迎态度,对于王千真人上任以来的各项政令也是积极配合,执行的最为彻底的,可以说整个青石镇是王千真人在晨瑜县唯一能够指使得动的地方。

    然而这在整个晨瑜县所有的地方势力看来,青石镇杨家此举无疑是对整个晨瑜县的背叛,杨家的处境并未因为王千真人的到来也有太大的改善,反而这三个月来为了支持王千真人而付出了更多,再加上其他家族、势力的孤立而使得整个杨家上下更加举步维艰。

    可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前段时日杨家大爷杨田臣闭关冲击武人境第四重失败,杨家上下积累的大批修炼资源因为他这一次闭关失败而损耗一空,整个老杨家上下一片怨声载道。

    不过据韩秀生从老杨家打听来的消息,杨君山的大伯这一次闭关冲击第四重虽然失败了,可老杨家为他准备的大批修炼资源却并未损耗殆尽,而是杨田臣以此借口尽数私吞了,这才是令老杨家上下最为不满的地方。

    与此同时,就在王千真人担任晨瑜县令之后不久,相邻的梦瑜县同样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向来由梦瑜县三大豪强熊家、宁家和余家的真人境修士轮流担任的县令一职,在熊长风真人因为自家嫡长子成为撼天宗真传而避嫌让出县令之位之后,却并未落在宁家和余家的头上,而是直接由撼天宗任命了一位刚刚进阶真人境的内门长老陈纪真人担任县令一职。

    消息传来,梦瑜县上下同样一片哗然,然而梦瑜县的三大豪强熊家、宁家和余家却是在此事上出奇的保持了沉默,并未像晨瑜县这般采取直接与县令对抗的措施。

    然而梦瑜县的沉寂反而让梦瑜县上下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氛围,仿佛一股远超晨瑜县的风暴正在暗中酝酿,只待时机成熟就会如同火山一般爆发出来。

    从姑父安侠那里传来的消息,为了以防万一,这一段时间曲武山的暗道已经不再走动了,整个荒土镇上下都是人心惶惶,履任一年多的镇守孟山已经镇不住了,数次前往土丘村央求杨田刚出人副镇守,助他稳定荒土镇的局势,不过杨田刚却以闭关为由推脱了。

    这个时候恐怕正是信任县令与梦瑜县上下大小势力暗中角力的时候,杨田刚这时担任土丘村副镇守无疑会被卷入这一场暗流之中,杨家在土丘村根基毕竟还是浅薄,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目前杨君山虽然只是了解了晨瑜县和梦瑜县的境况,但料想瑜郡其他几县的情境与这两县相比恐怕也是大同小异。

    据楚闯传来的消息,这些时日晨瑜县各镇以及县城多了许多生面孔,这些人衣着口音看上去并不像是玉州其他郡县的外地人,倒像是晨瑜县相邻的锦瑜县、梦瑜县、清瑜县的人。

    这些人来到晨瑜县之后经常出没于望族、豪门以及知名武人境修士的家中,据说就连青石镇杨家老宅杨燕的家中都有人曾经拜访。

    同时晨瑜县各大小家族、势力同样有派人前往周边各县,这些人往来密切,显然是在彼此互通消息,不知道在预谋着什么。

    而在杨君山眼中看来,此时撼天宗显然已经有人意识到了宗门自身对于瑜郡下属各县镇掌控的松散,这数百年来瑜郡的基层势力都已经纳入了大小家族、势力的掌控,撼天宗虽然依旧高高在上,然而根基却在一点一滴的被抽空,越发的像是一座空中楼阁。

    此时的瑜郡就像是一位积重难返的病人,撼天宗想要重振声威原本应当徐徐图之,然而此番大张旗鼓的在各县夺权抢势,无疑就像是给一位重病之人灌了一碗虎狼之药,纵使对症,患者的病体也难以承受剧烈的动荡,到时候必然内忧难除,外患又至,瑜郡危矣!

    杨君山越是琢磨着当前的情况,越是觉得形势紧迫,同时也暗叹前世的这个时候,自己恐怕还窝在土丘村为凡人境第五重而努力着,哪里晓得整个瑜郡修炼界早已经风起云涌。

    人站得越高,有的时候反而越能在狂风巨浪到来之前便领悟它的恐怖,而小人物直到天翻地覆前的一刻,依旧在无忧无虑当中度过。

    眨眼间又是两个月过去,青石镇外的一座荒山的断崖之上,杨君山运转体内灵元,猛然一声大喝脚底向下一跺,整个荒山仿佛都摇晃了一下,而后“吱吱嘎嘎”的崩裂声从断崖之上响起,随后山崩一般的巨响响起,整个断崖向后延伸了三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