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赤阳
    武人境修士从第一重开辟丹田,到第四重凝聚清灵之气,从丹田中生出浊气,在凝练成煞气,最后再转化为轻灵之气,从始至终锤炼的都是所修炼的功法而凝聚的那一口灵力。

    而在修士进阶第五重,达到武人境大圆满的时候,这种以修炼功法一以贯之的方式就生了改变,丹田之中的清灵之气要再次凝聚修士整个人的生机jing华,在丹田之中最终形成一股jing华之气,从而进阶武人境。

    而一个人周身上下的生机jing华则大部分来自于肉身的积累,因此,一名修士进阶第五重的关键,除了他自身的修炼之外,还要决定于肉身的强度,肉身越是强横,体内蕴藏的生机越是雄厚,在进阶第五重时最终凝聚成jing气成功进阶的可能xing便越大。

    杨君山在肉身上下的功夫远同阶修士,再加上他手中又有着诸多珍贵的锻体秘术,他的肉身强横远同阶修士,即便是在体内戊土灵力被jin锢的qing况下,尽管阵法之中先后出现的怪风与寒潮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怪风肆nue时如同刮骨割肉一般的剧痛,以及寒潮侵袭下几yu麻木的肉身,都无法阻挡他在阵中稳步前行,尽管每一步踏出去都显得步履维艰。

    可也就是在这种风浸寒袭的过程当中,杨君山赫然现在肉身之中渐渐的凝聚起一缕缕充满生机与活力的jing华,并开始汇ru体内虽然被jin锢却仍旧能够运转的戊土灵力当中,然后汇ru丹田之内。

    杨君山目前也只不过是一名刚刚踏ru第三重的煞气修士罢了,就连体内凝聚清灵之气都做不到,更徨论进阶第五重了。

    可偏偏在风寒之力的双重压迫之下,他的肉身便开始凝聚出了jing华之力,虽然分量少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这种只有在修士进阶第五重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异象,还是令杨君山心中振奋异常,这意味着他此时肉身的强横至少已经不弱于那些即将进阶第五重圆满境界的修士。

    这怪风与寒潮交相肆nue的大阵,尽管对于修士而言危机重重,稍有不慎便有丧命的危险,然而同样是打熬肉身,凝聚生机jing华的机缘所在。

    阵中先是怪风肆nue,而后是寒潮侵袭,如此反复三次之后,风寒之力同时爆,却始终无法停杨君山的脚步,丹田之中因为点点滴滴生机jing华的汇ru,原本因为进阶武人境第三重,尚未完全巩固的修为,此时也已经渐渐的稳固下来,丹田之中沸腾的煞气也被完全镇压平复。

    抛开这阵法之中蕴藏的杀机,这一座大阵道的确是一座修士用来磨练肉身的绝好所在,特别是对于那些冲击武人境大圆满境界的修士而言更是如此,也不知道这洞府之中是否留有这种灵阵的阵法传承。

    抗住了风寒同时爆的双重侵袭之力,这大阵对于杨君山而言再无威胁,剩下的只不过如何走出这迷宫一般的阵法罢了,这对于杨君山而言自然更无难度,迷宫对于阵法而言,那是最基本的训练方式,杨君山很快便察觉到了大阵之中阵余之地的所在,向着张玥铭等人所在的方位走来。

    身周的qing景层层变幻,直到眼前一空,一座云台出现在眼前,台上为的三人目光一齐看来,张玥铭笑道:“杨兄,你比在下想象当中出来的要快多了!”

    张玥铭话音刚落,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叫,张玥铭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正要回头斥责,却见杨君山这个时候居然也皱起了眉头,神se极为复杂的看向他的身后。

    张玥铭心中一动,到口的话顿时咽了回去,不过旁边的那名身材壮硕的高姓修士便没什么好脸se了,回头骂道:“鬼叫什么,死爹了吗?”

    这一句话说出去,杨君山的脸se顿时就变了,张玥铭暗道一声不好,连忙朝着旁边的修士沉声道:“高师兄,慎言!”

    高姓修士微微一愣,就见得前面的杨君山略微迟疑了一下后,朝着三人身后微微躬身,道:“大伯,你怎么也来了?”

    众人惊讶的目光纷纷向后回视,却见一名看上去年纪约在四旬的武人境第三重修士同样正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杨君山,听到他的问候之后,抬起手指着杨君山磕磕巴巴的道:“你,你,你是小山,你的修为,怎么会……”

    张玥铭等三人显然都没有想到这里居然还有杨君山的一位血亲,张玥铭与邱师兄二人都不动声se,高师兄脸上却是闪过一si鄙夷之se。

    之前杨君山深陷阵法,张玥铭虽然通过秘术能够认出他的身份,其他人却只能在阵法当中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即便是他的大伯杨田臣也不会认为自家的侄子居然有武人境第三重,与他持平的修为!

    杨君山笑了笑,道:“不曾想大伯您也在这里,怎得大伯从晨瑜县赶来不事先跟我爹说一声,荒土镇似乎就在大伯来这里经过的路上吧?”

    杨田臣脸se一红,咳了一声,道:“小山呐,落霞岭这里洞府很危险的,大伯告诉你父亲,万一你爹也想要来这里遇见危险怎么办,你也看见了,大伯现在不就困在这里了吗,要是你爹来这里也遇到了危险可怎么得了,大伯总不能害自家的兄弟吧?”

    张玥铭与邱师兄二人脸se古怪,高师兄却是满脸的嫌恶之se,杨君山心里恶心的要死,脸上却是笑了笑,道:“大伯说的也是!”

    找到这个借口之后,杨田臣那里却是已经成功的将心里唯一的那点不好意思丢了一个gan净,甚至杨君山不yu与他争辩,反而让他反而变得理直气壮起来,继续道:“小山呐,不是我说你们父子两个,落霞岭这么大的事qing,你们也不说往老家捎个信儿回去,要不是你四姑父邀我前来,我还不晓得梦瑜县这里生了这般大的阵仗,这自家兄弟怎得反倒生分了,有好处也不叫自家兄弟来,还不如人家一个姑爷!”

    杨君山气得脸上只是冷笑,嘴里却是一下子淡漠了起来,道:“大伯错怪了,我爹日前受了一些伤势,这些日子一直在家中养伤,并未参与探索这落霞岭洞府,再说以大伯的修为实力,走到这里还是在借助四姑父之力的qing况下,要是我爹叫你前来,那不叫全兄弟之义,反而是害自家兄弟!”

    “你这小子,怎么跟你大伯说话呢!”杨田臣没想到自家的子侄晚辈言语zhijian这般冷嘲热讽,正要摆出长辈的谱来训斥杨君山,不料却被一道声音横cha了过来,循着声音望过去,杨田臣立马将后面的言语收了回去。

    高师兄原本还摆出一副看戏的神se,却没想到张玥铭突然开口打断了这叔侄二人的呛声,道:“怎么样杨兄,可还有余力?”

    杨君山看得出来张玥铭是在给他解围,毕竟与长辈顶牛,无论再有理也不是他一个晚辈该gan的事qing,杨君山也不愿自曝家丑,记下了这个人qing,笑道:“这风寒奇阵却是别有妙用,想来张兄也已经知晓,在下倒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张玥铭也笑着指了指身旁的两位师兄,道:“还没有给杨兄介绍,这两位是高师兄与邱师兄,与在下一般都是本宗内门弟子,之前邱师兄不慎受伤,我等却是耽搁在了这阵余之地,如今还要借助杨兄之力,尽快通过大阵,与本宗其他内门弟子汇合。”

    杨君山朝着二人点头示意,道:“张兄过谦了,我等合力穿过这阵法就是!”

    张玥铭自己倒是不惧这阵中的风寒之力,想要通过大阵无非就是花费些时间走出去而已,可他的两位师兄可就没有他的能耐了,这两人若是实力不曾受损,在这大阵之中也不过就是坚持一炷香的时间罢了,要是在这段时间内走不出去,恐怕就要因为体力耗尽而被冻成冰雕,张玥铭之前就是因为不愿扔下两位师兄不管,这才一直拖在了阵余之地。

    如今杨君山既然答应相助,有这位阵法师指引,只要抗住了风寒之力,完全可以在一炷香的时间内穿过大阵。

    张玥铭从储物袋中翻手拿出来一只玉瓶,从里面倒出两颗葡萄大小的红se丹丸,高师兄见状笑着摆了摆手,道:“既然这位杨小兄弟jing通阵法,那么只要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传过去,这赤阳灵丹为兄就不需要了,你还是给邱师兄吧!”

    邱师兄苦笑一声,接过灵丹吞ru腹中,片刻之后灵丹生效,一股阳和之气从体内迸,原本因为受伤而脸se略显苍白的邱师兄顿时脸se红润起来。

    张玥铭将剩下的一颗重新放ru玉瓶之中,略略瞥了远处神se变幻的杨田臣一眼,将玉瓶交给杨君山道:“杨兄相助,在下无以回报,这瓶中的灵丹唤作赤阳灵丹,乃是在下新近练成的一种丹丸,ru腹之后能够化作一团阳和之气,在寒潮之中护住肉身半个时辰之久,如今只剩下了最后三颗,还请杨兄笑纳!”

    杨君山还待推辞,张玥铭却直接将玉瓶丢了过来,杨君山只得接住,苦笑道:“这赤阳灵丹据说需要采集九种上等阳和灵yao,九种中等阳和灵yao和九种下等阳和灵yao,共计二十七种特殊灵yao才能够炼成,乃是灵阶丹yao之中极难炼制的丹丸,不曾想张兄居然能够炼制成功,单就这炼丹术而言,张兄恐怕要接近丹道大师了!”

    张玥铭同样一脸惊讶,道:“丹道大师可不敢当,只是没想到杨兄居然对炼丹一道还有如此见识!”

    杨君山笑道:“你我也莫要相互恭维了,这位邱师兄已经划开了腹中灵丹yao力,我等还是抓紧时间进阵吧!”

    “也好!”

    “哎,小山,小山,等等大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