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魔影
    两人片刻之后便已经来到了县城的大街之上,此时杨君山已经能够看到一些修士急匆匆的向着两人之前所在的凡人聚集区走去。

    “你的阵法能够坚持多久?”欧阳旭林显然也察觉到了大街上的动静,于是低声向着杨君山询问道。

    杨君山道:“坚持不了多久,不过当他们发现那三个人是欧阳家的时候,反而不敢轻举妄动了,放心,咱们有足够的时间出城!”

    欧阳旭林沉默了片刻,又道:“不曾想你的实力居然已经达到了这般地步,甚至不用山君玺都能够战败欧阳景林和欧阳诺琳!”

    杨君山无声的笑了笑,道:“只是借助了阵法之力罢了,那欧阳景林的吹气成兵灵术的确神妙,话说之前一直以为你是家族阔少外出历练体验人生,不曾想你居然有血仇在身,此次一走怕不是要同欧阳家决裂了吧?”

    欧阳旭林无声的点了点头,开口道:“我一直怀疑我的父亲是被欧阳佩林所杀,然而却苦于没有证据,而欧阳佩林本身就是欧阳家族数百年难得一见的人物,被家族中的长辈认为是日后将欧阳家族推升为玉州第一世家的扛鼎之人,在整个欧阳家族之中极得人望,我根本无法撼动此人的地位,为了不被那欧阳佩林杀人灭口,我只得脱离欧阳家族外出躲藏。”

    杨君山奇道:“你是欧阳家族的嫡系子弟,你的父亲想来也是家族当中的重要人物,他的死因难道欧阳家族就不曾追查过?”

    欧阳旭林摇摇头,道:“毫无头绪,我父亲的死状到现在都令我毛骨悚然,他全身的血肉都消失的干干净净,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

    杨君山闻言脸色顿时一变,欧阳旭林不曾看到杨君山的神色,见得他一时间不说话,还以为他也与自己当初一般,对于父亲这种离奇的死法大为惊骇,于是又道:“父亲遇害当天曾经告诉我说,他发现了欧阳佩林实力大增的一些秘密,准备探查清楚之后便告知于我,说不定日后我也便可以如那欧阳佩林一般称为家族的天之骄子,哪知父亲最终却是一去不回,哎,……”

    杨君山看了看眼前的城门,大有深意道:“说不定你这一次与欧阳家族决裂是因祸得福呢!”

    从城门口出走了出来,欧阳旭林仿佛脱离了一座牢笼一般,长长的神展开手臂,道:“但愿如此吧,接下来我打算前往郡城加入撼天宗,你有什么打算?”

    杨君山道:“我刚刚进阶武人境,除了修为巩固之外,其他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法术要练,灵术要练,阵法同样需要琢磨,而且在这里闭关数月,总要先跟家里打一声招呼。”

    欧阳旭林点头道:“这却是正经之事,不过你不曾修炼灵术实力便已经达到了这般境地,若是灵术修炼成功,又有山君玺相助,恐怕连武人境第二重的修士遇上你都要铩羽而归。”

    杨君山摇了摇手中从欧阳景林身上得来的储物袋,笑道:“日后的东西都是虚的,不过这储物袋里面的东西却是实实在在的,不想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

    两人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杨君山将这只丝袋打开,里面只是一个两尺见方的小储物袋,可却将东西装得满满当当。

    杨君山看着储物袋当中大半都装满的各种各样的灵材,惊讶道:“这些中下品的灵材加起来大约有三十余种,这欧阳景林收集这么多灵材做什么,他打算炼制多少件法器?“

    欧阳旭林正在清点这些灵材,闻言道:“这不是他一个人用来炼制法器的,按照欧阳家惯常使用的法器种类推算,这些灵材大致是用来炼制三件法器,而这三件法器分别契合欧阳景林、欧阳玉林和欧阳诺琳三个人使用。”

    杨君山恍然,道:“看来是三个人为准备炼制法器而收集的灵材都放在了欧阳景林一个人身上,三人当中只有这欧阳景林一个人有储物袋,难怪我从他身上拿走储物袋的时候,那欧阳诺琳的目光都能杀人!”

    欧阳旭林从中挑选出了三件中品灵材,道:“这三件灵材或许对你日后提升山君玺有用。”

    杨君山闻言连忙将这三样灵材收起,道:“你的本命法器不也还没有着落吗,你们都出生欧阳家,这些灵材之中应该有不少合用的。”

    欧阳旭林点头笑道:“的确有不少合用,不过我的本命法器的灵材收集的也差不多了,如果不是你找上门来,过个一年半载我恐怕也会亲自着手去炼制。”

    杨君山好笑道:“这么说我倒是成了你炼手的准备。”

    欧阳旭林“嘿嘿”一笑,道:“这可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

    说着他从这堆灵材之中挑选了几样,然后又挑选了两种中品灵材,然后将剩下的一股脑的推给杨君山道:“我需要的就只有这么多,剩下的你自己拿去吧。”

    杨君山也不矫情,将剩下的灵材一股脑的收进自己的储物袋,然后笑道:“有这么多灵材在手,恐怕过不多时就能换回合适的中品灵材,山君玺提升到中品指日可待了。”

    欧阳旭林却道:“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忙着提升山君玺的品质,山君玺在练成之时便凝聚成了猛虎器灵,虽说还只是一个虚影,但还是需要经过你一段时间的灵元孕养才能稳固,否则一味的提升山君玺品质,恐伤及器灵,再说我刚刚练成了第一件下品法器,你不会想着让我现在都着手再炼制一件中品法器吧?”

    杨君山无奈道:“那好吧,只是你进了撼天宗,将来再想找你恐怕不易!”

    却见欧阳旭林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符箓,道:“到时候你只需在郡城撕了这张传音符,我自会有感应。”

    杨君山神色一喜,将符箓郑重收起来后,将储物袋里面上百枚玉币推给他,道:“这些你或许用得着,还有这只储物袋你也收着吧!”

    欧阳旭林将玉币收了起来,不过却将储物袋拿在眼前仔细的看了看,而后伸出手指按在丝袋的右下角,指尖闪过一道灵光之后,一团青烟顿时从那里腾了起来,然后又将储物袋仍还给了杨君山,道:“好了,上面欧阳家的标记我已经给你祛除了,这下他们便不会凭借着这只储物袋找到你的行踪,储物袋我自己有,这件你自己收着吧,就当是你这一次帮我的报酬。”

    杨君山闻言笑道:“那我可就却之不恭了,储物袋可是好东西。”

    欧阳旭林朝着县城的方向看了一眼,道:“想必现在他们三个的身份也已经搞清楚了,你我在此不宜久留!”

    杨君山站起身来,道:“那好,咱们就此别过!”

    欧阳旭林朝着杨君山拱了拱手,转身便向北而去,杨君山则转身向东,他要先返回青石镇一趟,不过修为在进阶武人境之后却是能够短暂的飞腾,若是借助法器之力,更是能够长时间飞行,于是便想着要不要将山君玺祭出来体验一番飞行的感觉。

    然而不等他将山君玺祭出,身后远远的传来了欧阳旭林的喊声:“杨兄弟,忘了告诉你,山君玺威力冠绝下品法器,可唯独不善飞行!”

    杨君山神色顿时扭曲,欧阳旭林却是“哈哈”大笑,人已经越走越远,片刻便不见了踪影。

    杨君山摇摇头,转身向东而去,只见他如寻常人一般走路,可每一步踏出去之后人便已经到了丈许之外,片刻之后便已经看不到了晨瑜县城的城墙,这时杨君山的脸色已经显得有些难看。

    欧阳旭林的父亲全身血肉消失一空,整个人只剩下了皮包骨头的干尸,这分明就是魔族的“吮血化精”秘术,将修士全身血肉精华纳入己身来增长修为。

    也就是说欧阳旭林的父亲乃是被魔族之人所杀,如果当真如他所言凶兽就是那欧阳佩林的话,那么此人应当就是潜伏在欧阳家族中的魔族修士了,只是不知道那欧阳佩林原本就是魔族修士假扮,还是无意中得了魔族传承而修炼。

    魔族的“吮血化精”秘术在修士修炼初始时的助益甚大,只要有充足的血食,任何一个魔族修士的修为提升速度都不弱于一个天才修士,这要是印证在那欧阳佩林身上,其天之骄子的身份便也有了新的解释。

    而欧阳旭林的父亲显然是无意中窥破了那欧阳佩林的魔族身份,这才引来杀身之祸,被欧阳佩林灭口。

    天地大变尚未开始,然则妖族出现了,释族出现了,如今连魔族也跟着出现了,而且这魔族之人还极有可能是瑜郡两大名门中欧阳家的年轻俊杰,想一想日后庞大的欧阳家族有可能为其所用,杨君山便不由得感到不寒而栗。

    不过按照前世杨君山的记忆,天地大变之后,玉州修炼界虽说有几个实力强横的魔族修士,但魔族修士却一直不曾组成什么强大的势力,多是独来独往的多,只是不知道前世那几个成名的魔头当中是否有欧阳佩林此人。

    这才只是杨君山一个人的发现,他尚未发现的又有多少?修炼界之大,究竟还有多少种族在天地大变之前便已经潜入了这方世界?

    按照杨君山的计划,此时他修为实力的提升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然而当他不断的遭遇到这些意外,不断的发现新的端倪的时候,却总是感觉自己的计划还是太慢,那种紧迫的感觉在心头留下的阴影总也挥之不去。

    第二日,当杨君山悄然返回青石镇,舅舅韩秀生见到他的时候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

    月票榜吊在前二十的最后一名,心中始终忐忑不安,手里尚有余票的同学请助睡秋一臂之力,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