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离镜
    阵余之地,通常就是指阵法师在阵法当中单独劈出来的安全地带,不过当阵法运转有阵法师的主持的时候,所谓的安全地带那自然是全凭阵法师本身一念而决,对于阵法师而言,阵法之中根本不可能存在绝对的安全地带。

    杨君山一箭射出,身周的幻阵已经重新恢复,他可不敢怠慢,且不说刚刚那一箭是否射中,谁晓得阵余之地的那几个修士当中有没有那人的同伙,要是自己方才那一箭反而ji得众人反击,自己反而危险。

    杨君山手指山君玺向下狠狠一划,已经涨大到三丈见方的玺印猛然砸落在地,轰然巨响之下,饶是地面有洞府护阵守护,却也生生的下陷了半尺有余。

    作为杨君山的本命法器,山君玺可不仅仅只是一件用来争斗的法器,更是杨君山的本命法阵元磁灵光大阵借以施展的最佳媒介,更确切的说,它既是一件用来争斗的法器,同时还是一个阵盘,本命阵盘!

    杨君山单手拍在山君玺之上,口中大声喝道:“咄!”

    杨君山的元磁灵光术先前施展出来的时候,已经可以做到暂时消除身周的幻境,然而随着神通本身的消解,幻境也会渐渐跟着恢复,除非杨君山能够一直维持着本命神通的施展,可那样一来他又如何腾出手来应对可能存在的危机?

    山君玺砸落在地,杨君山已然布好了本命阵盘,随着本命元磁灵光大阵的开启,四周的环境一层层的再度崩碎。

    然而这一次因为有本命阵法的坚持,元磁灵光大阵持续运转,崩解的幻境根本无法恢复,这一处洞穴中的qing境便真真切切的展现在了杨君山的眼前。

    从杨君山一箭射出到本命灵阵的开启,杨君山前后只用了极短的时间,以至于当幻阵破开的时候,先前那名用短斧法器袭击杨君山的修士此时正一手托着自己被射伤的右臂,正满脸惊讶的望着杨君山。

    可这个时候的杨君山显然也顾不得在阵余之地满脸戒备之se的几名修士,而是灵识瞬间扩散,随即猛然抬起头来看向了这一处洞穴的顶端。

    一面琥珀se的铜镜高高镶嵌在头顶的石壁之中,上面闪烁着蒙蒙的迷幻光芒,却被杨君山的元磁灵光层层叠叠的挤压在镜面的三尺之地。

    杨君山心中一讶,原本他以为这是洞府主人布下的一座大型幻阵,却不曾想与山君玺一般,阵盘居然是一件布阵法器!

    杨君山脚下一顿,一团huangse的戊土之力将他高高拱起,伸手便要将这面铜镜从石壁上摘下来。

    然而在杨君山压制了幻阵的同时,那些在阵余之地呆着的修士也同时看到了镶嵌在头顶石壁上的那面铜镜。

    谁都知道那面铜镜是一件宝贝,更何况先前杨君山还出手伤人,这些躲在阵余之地的修士自然不愿宝贝让杨君山得去,于是纷纷出手试图拦阻。

    偏偏这个时候山君玺被杨君山用来镇压幻阵,他的手中少了最大的依仗,不过杨君山此时身在半空却仍旧不惧,一只元气大手向着他的身上捉来,可不等近身便被杨君山手掌虚劈而崩散,这是一道从断山灵术延伸而出的法术,唤作劈空术。

    又有一道冰鉴ji射而至,杨君山另外一只手指向前一点,“咔嚓”一声脆响,那冰箭居然被他的碎石术直接点碎,不过杨君山的指尖同样渗出了一滴嫣红的鲜血。

    接连两道攻击都被接下,杨君山身在半空仍旧不退,不过先前偷袭他的那柄短斧再次飞来,那名被杨君山射伤的修士满眼的怨毒。恨不得要将杨君山立即斩杀。

    可便在这个时候,杨君山脸上突然露出一si嘲讽,原本在地面上的山君玺突然升起,一道元磁灵光宛若一道匹练卷来,一下子裹在了飞来的短斧法器之上。

    与此同时,失去了山君玺的镇压,杨君山以自身灵力演化的元磁灵光大阵顿时崩解,幻阵重新开始恢复,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的一只手已经摸到了石壁当中的铜镜,然后向着上面一拍,这枚铜镜便落在了他的手中。

    刚刚恢复的幻境,在失去了主阵法器的阵法之后,虽然依旧勉强恢复,然而所演化的幻阵却也失去了先前的真,杨君山的灵识经过秘术锤炼,在笼罩的范围之内,感知远超寻常修士,这等低阶的幻阵已经无法阻止他的查探。

    身在阵余之地的几名修士将幻阵当中发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那名手持短斧法器的修士见状不妙,第一时间便想要将自己的法器收回,然而那法器在半空当中却是摇摇晃晃,有外力ru侵试图摆脱他的驾驭。

    那道灵光带!

    修士马上就想到了之前那条缠绕在法器之上的huangse灵光带,他在阵余之地能够清晰的看到幻阵当中发生的一切,可却正好碰上了杨君山戏谑的目光,顿时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悸。

    铜镜到手,镜面边缘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纹,而铜镜的背后却有一个大大的篆文“离”字,而且居然是一件中品法器,这倒是让杨君山颇为惊喜了一把。

    杨君山一手托住铜镜,暗道既然如此就叫做“离镜”吧,戊土灵力霎时间导ru,铜镜镜面慢慢的渗出一团蒙蒙的huangse灵光。

    此时的幻阵已经无法迷huo杨君山的感知,而阵余之地的几名修士也不约而同的收手,只有那自己法器被杨君山定住的修士急切间似乎要对身边的修士说些什么,似乎在恳请他人相助。

    然而他身旁的众人却是在第一时间远离了他,之前在争夺离镜的时候也曾有其他人出手,可那些人却只是冲着离镜去的,而并非是针对杨君山本人,唯有这位手持短斧的修士一开始就打着谋财害命的主意。

    杨君山无视幻阵的影响,径直穿过了层层幻境的迷huo向着阵余之地走来,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名修士也越发的慌张,通过之前的几次交手,他已经确认自己并非杨君山的对手,无奈之下,只得出了阵余之地向着其他方向奔逃。

    然而此时洞穴之中的幻阵虽然已经被杨君山抽离了主阵法器,可幻阵依旧存在只是被削弱罢了,那人冲进幻阵虽然仍旧能够勉强前行,可速度却是一下子降了下来。

    相反,杨君山这个时候出得阵法,进ru阵余之地后反而能够将洞穴内的一切纳ru眼底,包括在幻阵当中艰难前行的修士。

    杨君山手持蛇吻弓射出一道灵光箭,直追那人的后心,这一下形式彻底逆转,变成了杨君山好整以暇的出手偷袭,可那人在幻阵之中却没有杨君山躲闪的本事,而灵光箭的速度也要比短斧快多了。

    “啊——”

    一声惨呼从阵中传来,那人到底还是躲了躲,灵光箭从他的肋下穿过,留下了好大一条血口子。

    短斧在半空之中剧烈的震颤,可却始终无法摆脱元磁灵光的额镇压,杨君山的目的已经很明确,既然对方先动手,他自己也不介意杀人夺宝!

    冷漠的目光想着阵余之地一扫,上面剩下的三名修士却是出奇一致的选择了旁观,转过身来的杨君山第二支灵光箭已经射出。

    待得第三支灵光箭将断了腿的修士从后心钉在地上的时候,“啪”的一声,那柄被元磁灵光镇压的短斧也随之碎裂成了好几块!

    这件法器最终还是没能收ru囊中,尽管杨君山晓得法器的主人在他的追杀下早有陨落的觉悟,但到底还是存了一si侥幸,现在那短斧碎裂多少还是令他感到些许遗憾。

    将手中尚未祭炼完全的离镜朝着幻阵之中一晃,眼前的幻阵马上崩解,一条路直通那陨落修士的尸体跟前。

    不过当杨君山手中掂着一只小巧的储物袋从幻阵当中走出来的时候,阵余之地原本的三名修士却是走得一gan二净,这倒是让杨君山微微一愣,随即摇着头笑了笑。

    走到这个三丈方圆的石台,杨君山可以清晰的看到这座洞穴的全部面貌,同时也可以看到所有陷ru幻阵当中的修士,其中还包括先前在石台上的三名修士,此时这三人走得相当匆忙,显然是被杨君山先前的手段震慑,不愿引发其他误会。

    好在杨君山取走了离镜之后,这些人现在在幻阵当中已经从容了许多,想来大多数修士只要花些时间都能够堪破阵法的实质,至少也能走到阵余之地来。

    遥遥的看到之前跟在自己身后的那名叫做区峰的佳瑜县修士,此人这个时候在幻阵之中如同没头苍蝇一般乱转,可转来转去却始终都在脚下三尺见方的区域当中打转。

    杨君山不由的摇头不已,想了想将已经被戊土灵力浸染了小半的离镜朝着那人所在的方位一照,身周的幻境立马消融崩解。

    那区峰猛然一怔,转头看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一闪而逝,随即“哈哈”一笑,向着阵余之地的方位一路走来。

    这个时候杨君山已经在幻阵之中如同闲庭信步一般,一路向着洞穴后的那条通道离开,也不知道这洞府主人在下一座阵法当中又留下何种考验。

    ————————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大伙儿新年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