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大胜
    杨君山的出现的确令小院之中的欧阳氏三人吃了一惊,但在听到他这般嚣张的言辞之时,三人却是怒极反笑,那欧阳诺琳当先道:“就算是撼天宗的人也不敢在我欧阳家面前说这般大话,你算什么东西,敢对我们喊打喊杀?”

    欧阳景林则道:“阁下虽有阵法相助,但我看阁下也不过刚刚进阶武人境,之前阁下能够骗过我等灵识查探,想来是正在进行阵法师压缩灵识的秘术吧?呵呵,如此就算你与旭林联手自信就能留下我等三人?”

    这欧阳景林果真是大敌,不但修为在三人之中最高,还修成了一道本命灵术,而且眼光见识显然也是不俗,居然能够杨君山出现的刹那便猜到了他之前在做什么。

    欧阳玉林则道:“小子,你是何人,可敢将真面目显露出来?我看你修成阵法师也是不易,我欧阳家乃是瑜郡名门,日后定然成就玉州第一世家,不如你现在便投靠我等,日后也能谋一个好的出身,如何?”

    三个人三种不同的说辞,杨君山只管看向欧阳旭林,再次问道:“杀是不杀?”

    欧阳旭林神色变换,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道:“赶走他们就是了!”

    面对杨君山的无视,那欧阳诺琳最先恼怒,道:“你找死!”

    灵元暗涌,一条条无形的风蛇在她的周围形成,而后在虚空之中游走,带动起一声声尖锐的风啸,向着杨君山的身周潜去。

    这无形的风蛇原本在同阶修士对战之时颇占便宜,修士想要通过灵识捕捉颇为不易,然而此时在杨君山的灵识之中,这几条游走而来的风蛇却极为醒目,不过他却并未出手抵挡,而是脚下一动,身后先前棚屋所在的位置顿时腾起一蓬灵光,元磁阵再次运转,那几条风蛇一个个就如同身上挂了碌碡,在虚空之中死命挣扎却总也寸步难行,而且凝聚风蛇而成的灵元也在阵法的冲刷之下迅速消散瓦解。

    “他身后是阵法枢纽所在,打碎它!”

    欧阳景林猛然一指杨君山的身后,脚下微微一点,整个人便已经横移了数丈,向着杨君山的身后而去,其他两人见状也纷纷向着杨君山出手,似乎要将他拖住,使得他无暇运转阵法。

    眼看欧阳景林就要扑到元磁阵的阵盘所在之地,身后却突然传来杨君山的一声冷笑,欧阳景林暗道一声不好,不等他应变就突然感觉周身上下一沉,原本轻身一点就是数丈的距离这一下却是猛然向下一载,堂堂武人境修士差一点就摔了一个跟头。

    不仅仅是欧阳景林,便是那扑向杨君山的欧阳玉林与欧阳诺琳也同时脚下拌蒜,周身上下突然多出来了数百斤的分量便是武人境在猝不及防之下也险些跌倒。

    三人心中一惊,急忙就要运转体内灵元抵消这突然加持在周身的重量,可杨君山哪里会给他们机会,只见他突然向前踏了一步,整个地面都随着他的脚步摇晃了起来,三人就感觉到地面上突然传来一股剧烈的震颤,而后体内刚刚凝聚起来的灵元顿时就有崩散的架势。

    欧阳玉林与欧阳诺琳一个踉跄,而欧阳景林却是站得很稳,然而这个时候杨君山又是一步踏出,人已经到了欧阳景林的身前。

    与此同时,欧阳旭林眼见得杨君山启动阵法居然以刚进阶的修为以一敌三,心中震惊之余也连忙出手,趁着欧阳玉林被元磁阵与杨君山震地术震得体内灵元不济之时突然出手,那欧阳玉林顿时被打得节节败退。

    欧阳诺琳有心出手相助,然而另外一边杨君山得势之后对欧阳景林步步紧逼,她只是犹豫了片刻,便向着欧阳景林那边冲了过去,毕竟那里是元磁阵的阵盘所在,只要打碎了阵盘,三人身上的束缚马上就能够迎刃而解。

    咚咚咚,运转体内的灵力虽然可以抵挡周身上下多出来的这几百斤的力道,但每一步踏在地上还是发出沉重的闷响,这无疑是在提醒杨君山又对手赶来了。

    欧阳景林突然一声冷哼,两道冷气从鼻腔之中喷出,俄而化作一双雾刺从两侧分刺杨君山的双目,试图配合赶来的欧阳诺琳共同拿下杨君山。

    可杨君山却是凛然不惧,只见他同样吹了一口气,不过他所使用的自然不可能是吹气成兵这样的灵术,而是随着他这一口气吹出,元磁阵之中冲刺的力道顿时被牵引,化作层层阻碍落在两枚雾刺之上。

    欧阳精灵就感觉两枚雾刺突然就要脱离他的掌控,虽然他极力想要控制,但却有一层层的力道在抵消他的灵元控制,直到两枚雾刺自行崩解。

    杨君山的本命法术元磁术随着他进阶武人境之后威力大增,但在元磁大阵的辅助之下居然直接能够与吹气成兵灵术抗衡,难怪当初那尹拙鸣在自己的阵法传承之中豪言只要创出元磁宝光大阵,甚至能够以武人境的修为抗衡真人境修士而不落下风!

    眼见得自己的本命灵术居然被杨君山这般轻描淡写间破掉,欧阳精灵心中的惊骇可想而知,然而杨君山却不给他吃惊的时间,只见的他一指遥遥点出,欧阳景林顿时感觉到了极大的危机,在他的灵识感知当中,一团灵元带着穿金裂石一般的威力向着他的身上射来。

    欧阳景林想要躲闪,却突然感觉周身上下顿时又一沉,原本只有几百斤的力量仿佛一下子加重了三倍,与此同时欧阳景林还突然听到了杨君山身后传来了“哎呦”一声惊呼,然而此时他却是顾不得思索那里发生了什么,元磁大阵的大半威力突然加持在他一个人身上,使得他躲闪的速度一滞,杨君山的碎石术他却是再也躲不开了。

    危急时刻,欧阳景林左手按腹部丹田位置,右手在胸口一拍,一口血箭从口中射出,在半空化作一柄血色长矛,以自伤为代价,终于第三次将吹气成兵的灵术施展成功,殷红的长缨撒开,向着身前一丈处虚点。

    嘣!血色长矛的矛头陡然炸开,杨君山的碎石术也被破解!

    欧阳景林脸色闪过一道嫣红,只剩下半截的血色长矛的断裂之处再次伸出一只矛头,长矛化作短矛继续向着杨君山扎来。

    却见杨君山微微一笑,元磁之力再次被调动,血色长矛居然被猛然拉得一偏,从杨君山身侧滑过去之后居然迎面向着身后朝杨君山扑来的欧阳诺琳扎了过去。

    之前欧阳诺琳顶着数百斤的力道向着杨君山背后杀来,可就在距离杨君山尚有两丈距离的时候,压在她身上数百斤的力道陡然消失,此时正值她迈步上前之时,这一下却是用力过猛,整个人一下子窜了五尺高,接引酝酿的一道法术也因此一下子散了架。

    就在欧阳诺琳重整旗鼓杀上前时,却见眼前的杨君山突然一避,一柄血色短矛突然迎面向着他飞射而至。

    杨君山抓得时机极巧,血矛速度极快,欧阳诺琳此时想要再躲却是来不及了,只得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

    欧阳景林心中一惊,心念转动之间却是以灵识强行散掉了这道以自伤为代价才施展出来的灵术,这让欧阳景林更是伤上加伤,体内灵元动荡,猛然间弯下腰去一口逆血从口中喷在了地上。

    然而当欧阳景林直起身子时,却骇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杨君山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遮掩了面容却遮掩不住他的笑意,只见他一指点出,欧阳景林却是再也无力抵挡,整个人摔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起来。

    “啊!你将他怎样了!”

    那欧阳诺琳尖声叫着,向着杨君山扑了过来,可三人之中最强的欧阳景林都栽在了他的手中,这欧阳诺琳实力在三人当中最弱,又哪里会放在杨君山的眼中,过不得片刻,这欧阳诺琳便也步了前者的后尘,被杨君山以震地术震散了体内的灵元之后,又被元磁大阵镇压在地上站不起身来。

    而此时在另外一侧,欧阳旭林也凭借着法器炼器炉将欧阳玉林击败,炼器炉虽不是杀伐之器,但到底也是一件法器,那欧阳玉林个人实力原本就稍逊欧阳旭林一筹,后来又被元磁大阵束缚,败在欧阳旭林手下自然在情理之中。

    不过欧阳旭林可无法将杨君山那般精确的掌控对手的一切,欧阳玉林身上的伤势甚至比欧阳景林的还要重。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杨君山随口问道。

    欧阳旭林道:“先离开这里,咱们这一番大战虽然在凡人聚集区,但恐怕也已经引起了城中修士的注意,一旦有武人境高阶修士前来,咱们恐怕就走不了了。”

    杨君山指了指地上的三人,道:“那他们就不管了?”

    欧阳旭林道:“之前他们有一句话说的不错,他们是欧阳名门的人,就算是晨瑜县令王千真人亲自前来也不会将他们怎么样!”

    杨君山“哦”了一声,道:“晨瑜县换县令了?”

    欧阳旭林看了他一眼,道:“三个月前就换了,把阵法撤了,快走吧!”

    “稍等一下!”杨君山快步走到昏过去的欧阳景林身前,在被束缚的欧阳诺琳愤怒的目光下,从前者的身上搜出来了一只精巧的丝袋,朝着欧阳旭林晃了一晃,随后两人出了小院,片刻之后便不知所踪。

    ——————————

    第二更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