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进入
    “开了,开了!”

    “有人要出来了,要出来了!”

    出乎杨君山意料之外的是,那守护洞府的护阵虽然在傍晚时分开启,可一gan等在洞府ru口之外的修士却并未在第一时间抢ru,反而彼此间大声呼喝着,似乎在不约而同的等待着什么一般。/

    杨君山心中刚刚转过这个念头,便看到一道遁光突然从洞口飞出,向着外围飞快的遁逃。

    “出来了,哪里逃!”

    “跑不了的,留下来吧!”

    十余道神通光芒从洞外升起,向着那一道从洞内飞遁而出的光芒打去,那一道遁光似乎对此也早有防备,一连窜的神通从遁光之中洒出,接连与数道攻势在半空之中相互湮灭,可终究还是双拳难敌四手,一声闷哼传来,那遁光在半空之中晃了一晃。

    便是这刹那间的耽搁,就注定了此人的生死,早有等候在洞外的修士就等着力竭的时候捡这最后一击,接连三道光芒在遁光之中炸开,一道身影从半空当中摔落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炸得看不清面目。

    “抢啊!”

    “我的,滚开!”

    有修为不够却心思机敏的修士在那身影摔落的时候,不但没有抢上前去抢夺那人的遗物,反而是一道神通打出,将那尸体打得稀烂,身上的物品也随之抛散,引得众人一顿哄抢同时,本人也能够趁机抢上几件而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

    而杨君山的运气显然不算错,一开始他并未意识到洞口开启的时候还有这等节目,而众人合力击杀冲出洞府的修士之后,他也未曾上前参与抢夺,不过那陨落修士的一件物事这个时候却是朝着他所在的方向飞了过来,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矜持,伸手便将那物件拿在了手中,却原来只是一支简单的聚灵簪!

    女人的物事,杨君山略微有些失望,不过他很快便察觉到了异样,这只品质一般的木簪子上居然雕刻着两套互不相同的微小聚灵阵!

    嵌阵秘术,又是嵌阵秘术!

    能够承载阵法的器物,可不仅仅要看器物的大小,还要看器物品质的高低,同样大小的两支簪子,一支用灵材制成能够承载一座微雕的聚灵阵,可一直普通木簪子恐怕不等阵法完成,就被涌来的灵气将簪子本身的材质唰的枯朽了。

    可就是这样一支普通的木簪子,不但能够承载完整的微雕聚灵阵,而且这聚灵阵还是两座,尽管用了嵌阵秘术,可这种布阵的技艺同样令杨君山望尘莫及。

    这样简陋的一支木簪子,上面雕琢的也只是普通的聚灵阵,显然不可能是一位真人境的阵法师常用之物,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种木簪子不过是这位阵法师日用用来练手之物。

    原本杨君山对这座洞府感兴趣的不过是这位真人境的阵法大师的嵌阵秘术以及阵法传承,可现在他已经对于这位洞府的主人产生了无限的敬意,这不仅仅只是一位掌握了一些布阵技巧的阵法大师,更是一位对于阵法本身雕琢与钻研达到了登峰造极地步的阵修!

    杨君山那到此物的时候,四周尚有修士试图上来抢夺,不过在看清杨君山手中之物后,一个个却又都不屑一顾转身离开,因为第二名修士要从洞府当中出来了。

    几道光芒带着尖锐的厉啸从洞府之中涌现,而后向着不同的方向飞去,一时间令在外等候的众修不知所措。

    “怎么回事,不是洞府开启之后,每次只能有一个人出来吗,怎得这么多遁光!”

    也有人下意识的出手拦截其中的一道或者几道光芒,可马上便发现了不对,大声道:“不催,这不是遁光,这是障眼法!”

    话音刚落,又是一道遁光紧随着先前的那些光芒从洞府当中飞出,在洞府外众人修士猝不及防之下,飞快的向外遁逃,数道法术神通立马升起,可最终却是追之不及,那遁光眨眼间窜ru阵雾之中便不见了踪迹。

    洞外众修不免破口大骂此人狡猾,洞口附近虽然一片晴朗,可距离洞府ru口仅三十丈外便是弥漫的阵雾,从洞府当中出来的修士只需要逃ru阵雾当中,在洞府ru口处等待进ru的修士便无法对他们出手。

    三十丈的距离,武人境修士完全可以强行飞遁,前后大约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便可,洞府外的修士虽然以众击寡,可也要认准了时机才行。

    洞府ru口不断的开合,前后十余名修士一个接着一个从洞府之中遁出,有的成功逃ru阵雾之中,先后有三个修士在出来的刹那被洞口的修士伏杀,至少还有五六个受了重伤,这些人当中甚至有武人境后期的修士存在。

    杨君山在一旁看的也是惊心动魄,尽管他早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进洞府,可见得眼前这般qing景,心中也由不得起了嘀咕,洞府中危机重重也就罢了,怎得临到了出洞府的时候还来这么一招生死考验,也不知道是谁最先在洞府ru口出手围攻离开洞府的修士。

    被杀修士的随身之物,包括在洞府中的所得尽数被洞府外等候的修士所瓜分,还有几名出洞府的修士事先将随身物品抛出,引开洞外修士的注意,然后趁机逃脱。

    洞府外的这些修士zhijian难免也起了争斗,好在大家似乎都有默契,除非是得了了不得的宝物快速离开,往往争斗很快便平息了下来,不过杨君山却不再有之前的运气,他本人也不曾参与到出手击杀出洞府修士以及争抢陨落修士遗物的斗法当中。

    与他一般的还有几名修士,尽皆在一旁冷眼旁观,而杨君山却总觉得其中几人看那些狂热修士的目光带着怜悯与嘲讽,仿佛是在看死人的目光一般。

    就在洞府放一些个先前进ru洞府的修士离开的时候,阵雾之中陆续又有不少修士找到了洞府口的所在,此时聚集在洞府ru口外的修士已经达到了近三十人。

    就在杨君山还在思索这几个人身份的时候,原本一闭一开的洞府口突然停止了张开,而后又是一阵剧烈的地动,那些个聚集在洞口的修士不少人神seji动,道:“开了开了,这回该咱们进ru了!”

    “进去gan什么,听说里面杀机重重,一不小心,连凝聚了jing气的武人境巅峰修士都陷进去几个,那些可都是宗门、豪强家族的修士!”

    “也是,在这里等着每日傍晚洞府开启,然后伏杀那些个出洞府的修士岂不是更好,不论多少总能有些收获,而且还没有危险,那些个出洞府的修士都是一个接着一个,万没有胆量同这么多围攻他的修士对战,每一次只能想尽办法遁逃,这样一来岂不是连危险也无?”

    “不管怎么说,在下也是要进去见识一番的,真人境的坐化洞府啊,要是能够得到一些传承……”

    “听说了吗,昨天有一位天狼门的修士从洞府出来之外得了一件上品法器!”

    “据说撼天宗也有人得了好处,而且好处更多,不过是什么却一直没有消息!”

    “那些大的宗门家族势力自然不用多说,不过前天有一位散修得了一道灵术传承,不过今天消息才传了出来,据说那散修已经被他的一个好友暗算,将传承得了去,如今已经有不少人在寻那抢夺传承的修士去了!”

    “据说最先发现洞府的其实另有其人,如今那一伙人不是正在被三家宗门的人追杀,就是躲在洞府当中不敢出来?”

    “总而言之,能从里面或者出来再说别的吧!”

    ……

    杨君山默默的随着众人涌ru洞府,同时倾听着耳边其他修士的对话,尽可能的收集有关这座洞府的消息,那聚集在洞府之外的三十余名修士最终大约有二十余人进ru了洞府。

    在进ru洞府的刹那,杨君山的灵识便是一震,仿佛一下子进ru了一个全新的空间世界一般,他省得这是阵法之力,在进ru洞府的那一刻,便已经闯ru了洞府主人的阵法当中,也不知这洞府主人是在洞府当中构造了阵法空间,还是完全将阵法空间作为了洞府。

    不过在众人进ru洞府之外,身后的洞府ru口缓慢合拢的刹那,随着地面的摇晃,一块石碑却是在ru口的石壁通道下升了起来,这二十余位修士大约有近二十位停下了脚步,剩下的七八个人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通道的深处,而在通道深处似乎有数道岔路,这些修士分别从不同的岔路离开,眨眼间便不见了身影,就算是灵识散开也是踪迹全无,显然阵法之力已然在不知不觉当中运转,就连杨君山自己也无法察觉到自己的灵识已经在无形之中收到了影响。

    杨君山瞥了这些人一眼,暗道这些人恐怕不是第一次进ru这座洞府了,随后便将注意力放在了升起的石碑上,只见上面写道:“连环阵中危机重重,后世有愿得老身传承者,当慎之又慎,如力有未逮,可寻阵余之地躲避,待傍晚落霞时分,洞府重开,可安然出府!”

    ——————————

    昨天处理一些事qing没时间更新,明天两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