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小试
    杨君山连发六箭,却只能得这名凌璋县修士不断后退,虽然抵挡的异常狼狈,而且全然没有了还手之力,可没有伤到此人分毫却是事实。

    而就在这刹那间的功夫,另外正在围攻梦瑜县两名修士的三名凌璋县修士又分出一人,骂骂咧咧的从另外一个方向向着杨君山来。

    而那名被杨君山的蛇吻弓压制的修士也奋力向前,试图让杨君山首尾不能兼顾,两人这个时候也已经看出来了,杨君山手中的蛇吻弓虽然凌厉,但却无法向普通法器那般御使如意,只能走一个迅捷和急速的路子,威力也只是寻常,若然能够近,那么此人手中的法器威力至少降低一半。

    而那灵明梦瑜县修士见得对手只剩下了两人,心中大喜之下,便想要着手反扑,奈何这两人之前被围攻早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如今二对二之下,别说反败为胜,想要脱身而走都被对方纠缠的无法疲于应付。

    两名武人境修士分别从不同的方向近,杨君山的一张蛇吻弓倒真有些顾此失彼,两名凌璋县的修士脸上已经挂上了残忍的狞笑,可想象当中的惊慌失措的表qing却并未在杨君山的身上看到,反而此时的杨君山看上去却是异常的镇定和淡然。

    两名凌璋县修士明显感觉到不妥,可这个时候两人已经近了杨君山二十丈的范围之外,即便是不用法器,两人法术神通的威力在这个范围内也不会有si毫的削弱。

    然而不等两人出手,却见眼前这名年轻的有些过分的梦瑜县修士在拉弓再次射出一箭之后,从容的将手中的法器长弓收了起来。

    此人身上还有储物袋!

    两名修士目光一亮,不约而同的施展出各自的法术神通,向着杨君山身上呼啸而来。

    杨君山有心要试探一番自身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何种程度,身上的法器一件也无,猛然冲着最开始向自己冲过来的修士踏前一步,口中爆喝一声:“定!”

    这修士原本也防备着杨君山再次有什么手段,可却只听到一声大叫,却不曾感受到有si毫的灵力动dang,心中不由暗笑,难不成此人以为单凭一声大吼就能将人吓住不成。

    不料念头刚刚在头脑当中闪过,便感觉到脚下的地面猛烈的震动起来,这名修士也不以为意,这几日落霞岭的不规律的地动都已经让赶到这里的修士习以为常了,大多是有修士在探索出世洞府的时候触动了里面的阵法jin制才引起的动静。

    可就在这名修士做好了应对地动准备的时候,不经意的目光向着两旁扫过,这才突然发现其他几名同伴看上去却仿佛对地动的发生一无所觉!

    怎么回事?

    这个念头在他的头脑当中刚刚泛起,便察觉到从地底突然传来一股沛然莫可抵御的力量,那一瞬间,此人便感觉到整个人都随着大地的颠簸而震得七荤八素,整个人都陷ru了混沌状tai。

    朦胧zhijian,仿佛听到有同伴的声音似乎在急切的呼喊,可整个人看上去依旧浑浑噩噩,仿佛丢失了魂魄一般。

    而就在杨君山朝着先前一名凌璋县修士大喝一声之后,便又转身向着另外近的那名修士手掌虚斩,口中同样喝道:“断!”

    随着手掌划下,一片金se的灵光已然凝聚成了一柄大斧,带着森然的杀意向着另外这名凌璋县的修士身上斩去。

    “灵术传承!”

    那名修士惊呼一声,一面抽身击退,一面凝聚全身的灵力,不要命一般的竭力抵挡,同时还转身向着另外一侧的同伴大声呼救,可却只看到同伴被人大喝一声之后,仿佛呆傻了一般站在那里默然不动。

    这一斧凌空斩来气势森然,却是令那修士一时间有一种避无可避的感觉,而事实上任凭他如何躲闪,也始终无法避开杨君山的断山灵术,只能硬着头皮抵挡。

    噗嗤!

    那名修士将自己所掌握的法术神通不要命一般施展出来,可在对上那一道金se灵气所凝聚的大斧之后却是如同纸糊一般,一道接着一道被斩得粉碎。

    修士此时早已经是面无血se,满脸都是不甘心的绝望,最后一道法术神通几乎是在下意识当中施展而出,却不料咔嚓一声,这斧刃已然临身的灵术神通在这个时候终于在七八道法术神通的轰击下破掉了。

    然而不等那修士脸上显露出死里逃生的庆幸,那破碎的灵术神通却仍旧有余威不减,猛烈的气浪一下子将他掀翻,碎裂的风刃胡乱爆射,顿时在他的身上开了几道血洞,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

    这个时候,另外一侧被杨君山的裂地灵术定在原地的修士已然恢复了神智,可这个时候他甚至顾不得同伴的死亡与恐惧,因为他发现此时体内的灵力早已经被震得彻底失去了控制,这个时候便是想要施展出一道最为普通的法术都极为困难。

    杨君山此时神se肃穆,脸上并没有si毫的怜悯之se,对于这种血腥的杀戮他早有经验,脚下的步伐似慢实快,两三步间便已经到了那名正在竭力平复体内紊乱灵力的修士身前,不等他做出si毫反应,一指便已经点在了他的眉心。

    碎石术之下,这名凌璋县武人境修士的脑袋里面已经被震成了一锅粥。

    杨君山眨眼zhijian连毙两名强敌,手段之凶狠,实力之强横,早已经吓坏了另外一个战团当中的两名凌璋县修士,见得杨君山目光转来,两人发一声喊便要各自逃走。

    这一下轮到梦瑜县一方的两名修士想要出手拦截了,只不过这两人已然实力不济,想要阻拦却不可能,不过这两人却也有急智,仓促之下却是同时向其中一人出手,合两人之力倒是挡下了其中一人。

    另外那个凌璋县修士有心要救,可见得快步赶来的杨君山,哪里还有胆子停留,手中接连ji发了两张符箓,整个人逃遁的速度顿时加快了一倍,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被挡下的那名凌璋县修士qing知必死,顿时起了拼命的决心,对于另外一人的攻击不管不顾,专心冲着其中一人搏命,却听得背后猛然一声弓弦震动,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躲闪,只能低头看了看被洞穿的胸口,口中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便倒地毙命。

    两人梦瑜县修士各自松了一口气,视线交流都能够看出各自目光中的忌惮之意,其中一人上前两步拱手谢道:“在下马原,这位是冯长庚,我等多谢道友救命之恩。”

    杨君山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先是走到两名最先抢攻自己的凌璋县修士尸体跟前,随手翻检,两人身上要紧的物品便到了他的手中不见,那两名修士见状脸se很是不太好看,可却能够看出杨君山的手法异常的老练,仿佛这种摸尸的勾当经常做一般。

    杨君山脸上的神se明显有些失望,早就听说璋郡贫瘠,养成了璋郡修士为了争抢更加有限的修炼资源而好勇斗狠的风气,而作为璋郡第一大门派的天狼门更是侵略成xing,进ru周边相邻宗门的低于掳掠更是常有之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之前的相斗,别看杨君山轻易斩杀了三名修士,可这三名修士前后都不乏搏命的勇气,只是与杨君山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这才表现不出来而已,同样,在这陨落的两名凌璋县修士身上,杨君山也没有什么令人满意的收获。

    站起身来的杨君山又将目光看向了那名被他一箭射杀的修士身上,这一下令那两位被救下来的梦瑜县修士脸上也难看了起来,杨君山这明显就是要吃独食,他们两个可是同样经历了一场险死还生的搏杀,总不能好处都让别人得了去吧?

    两人的视线再次相交,长久结伴同行的默契让彼此zhijian很快便明白了各自的想法:相较于死去的三名凌璋县修士,眼前这个年轻人更是一只肥羊!

    至少此人身上有一件法器,至少此人又储物袋,至少那三名死去的凌璋县修士身上的修炼物品都在此人身上,这就已经足够了!

    贪婪已经让他们忘记了杨君山先前的凶悍,忽略了杨君山翻脸尸体的老练,总归就是趁其不备的一击,只要一击得手,两人就不枉来这落霞岭一遭。

    眼瞅着杨君山在第三名凌璋县修士的尸体前蹲下,后背正好冲着这两人,还等什么,目光之中满是贪念的炙热,两人不约而同的凝聚起体内所剩无多的灵力,全力向着杨君山的后心打去。

    眼看眼前这年轻的修士就是横死的结局,却不料一层层圆环一般的灵光从杨君山的身上向着四周崩开,两人的法术神通就如同ru海的泥牛,霎时间消散的gangan净净。

    元磁灵光术!

    两名脸se苍白的凌璋县修士见到的,是站起身来杨君山的一副看死人一般的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