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蹊跷
    “我认识,是谁?”

    杨君山微微一愣,张口问道。

    包鱼儿抿着嘴一笑,道:“九离姐姐让我告诉你,打伤她的那个人就是在榷场中买了你的阵棋的潭玺派大眼睛女修!”

    颜沁曦,怎么会是她?

    杨君山微微愣神之际,却听包鱼儿接着说道:“当时九离姐姐所在的第十三小队正在落霞岭巡视,却是被队正林月华发现了一伙神秘修士的踪迹,双方经过一番交手,那一伙修士最终逃走,九离姐姐就是那个时候被那人打伤的,那一伙人虽然遮掩了面目,可是九离姐姐却有巫族秘术通过人的气息判断她的身份,九离姐姐说和她交手的那个人就是那个潭玺派的漂亮女修。”

    九离的实力杨君山是知道的,尽管只是力巫境第一重的修为,可真实实力足可以比肩普通的武人境第二重的修士,而上一次见到颜沁曦的时候,她的修为同样是第二重,由此可见,这颜沁曦的实力在同阶修士当中着实不弱,不愧为是未来潭玺派的后起之秀。

    杨君山想了想,道:“九离还有什么话要你带回来的,一并说出来!”

    包鱼儿“嘻嘻”一笑,道:“九离姐姐还说,她的伤势并不重,叫你不要担心,似乎当时交手的时候,那个潭玺派的大眼睛女修也手下留qing了呢!”

    “她还说,她的本命武器就快要练成了,到时候要是再遇上那个人,至少也能与她不相上下,而且九离姐姐的修为就快要突破了,一旦进阶力巫境第二重,那她有把握击败那个女修了。”

    杨君山翻了一个白眼,道:“捡重要的说!”

    “噢,”包鱼儿很是不高兴的说道:“九离姐姐还说了,她和巫硕叔叔手里的人头战功加起来有五个了,她说你要是用得着的话就拿去用。”

    杨君山点了点头,问道:“九离没有说这一伙潭玺派的人道落霞岭可能是做什么的吗?”

    “九离姐姐说,他们看样子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她也不晓得那些人的目的,不过她们的队正撼天宗的内门弟子林月华似乎知道,在那些人逃掉之后,林月华便急忙带着众人返回了据点,连未完成的边境巡视也顾不得了!”

    杨君山若有所思,想及先前刘志飞暗中告知他的有关落霞岭与曲武山下可能隐藏有混合灵材矿脉的消息,莫不是潭玺派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线索,也想要上来分一杯羹不成?

    “还有呢?”

    “还有就是最近在边防修士当中有一条流言,说的是最近一段时间的冲突,包括之前的落霞岭隘口大战在内,边防二十支小队先后陨落的修士多达四五十人,这其中陨落武人境第三重的修士数量达到了十三个。”

    杨君山怔了怔,道:“这有什么不妥吗?”

    “那传言说,寻常修士修为越高实力便越强,那么陨落的可能便低,可最近一个多月的边境冲突当中,按理说陨落的绝大多数修士应当是武人境初阶修士才对,可事实上武人境第三重的煞气修士陨落的数量几乎达到了所有陨落修士的近三分之一,这绝对不是正常的。”

    杨君山似乎猜到了什么,不过他没有打断包鱼儿的陈述:“流言说,边境小队的武人境中期修士多是由梦瑜县三大豪强家族的子弟充斥,一个月的时间十三名三大豪强的煞气修士陨落,这绝对是有人故意为之!”

    ”这不明显就是在说撼天宗是幕后黑手嘛!不过死的这么多倒也真是蹊跷,难不成这当中当真有撼天宗的首尾?“

    杨君山咕嘟了一声,脸上也露出了惊讶之se,问道:“三大豪强具体都是哪一家死了多少个,流言中是否有提及?”

    包鱼儿想了想,道:“好像是熊家的人死的最多,前后死了六个,再加上失踪的熊希怡总共七个;余家死了四个,宁家也有两个家族修士陨落!”

    “别的呢?”

    “别的?还有就是有传言说,梦瑜县的三大豪强暗中与天狼门和开灵派有勾结,否则的当初第三小队被伏击的时候,为何三大豪强中的宁家子弟恰巧养伤,为何那熊家的女修只是被掳走,而其他人却是尽数被杀!”

    包鱼儿说道这里,自然就先“嘻嘻”的轻笑起来。

    杨君山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道:“这还真是巧了,果然有了这种传言,那么什么事qing都能够牵强附会了!”

    杨君山自然晓得第三小队先前被伏击一事乃是突发事件,不过天狼门修士到真是没有要熊希怡命的打算,可真要像传言那般说的话,岂不是说同样力战得脱的刘志飞与罗秉坤二人也有了通敌的嫌疑?

    将这些从边境传来的消息在脑子当中过了一遍,杨君山又向包鱼儿问道:“林前辈最近一切可还顺当,可有什么消息传回来吗?”

    包鱼儿摇摇头道:“林老头一直在落霞岭转悠,整日里看上去神神叨叨的,嘴里念念有词,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魔怔了一般,可问他却总是摇头,说没有找到。”

    杨君山笑了笑,道:“寻灵师自有传承手段,需要经过大量的推演计算,这就必须要集中全部的jing力,林前辈如今只能算是初ru的三等寻灵师,道行还是太低,那落霞岭下可能存在的灵矿脉这么长时间都不曾被人发现,可见矿脉隐藏的也是极深的,想要找到自然不容易!”

    顿了一顿,杨君山突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小妹也跟在林前辈身边学习寻灵术,那里如今虽然已经纳ru了梦瑜县的边境,可也不是没有危险,林前辈本身实力又低,你这一次回去就呆在林前辈身边吧,顺便可以保护他们两个。”

    包鱼儿笑道:“有家主大人跟着,根本不用担心会有危险的。”

    杨君山讶然道:“我爹没在村里,去边境了?”

    包鱼儿道:“看来家主大人对于落霞岭划分灵矿支脉的事qing极为伤心呢!”

    杨君山却在想着自己是不是去一趟县城,求见一下陈纪真人或者宋威,灵矿脉之事这两人定然是知qing者,甚至还有可能是经手之人,自己虽然已经得了刘志飞的提点和帮助,但他的能量总归是不能够与这师徒二人相比的。

    打发走了包鱼儿,杨君山从西山上下来返回自家屋舍,远远的正看到安侠正等在门外,见得杨君山返回,当即兴冲冲的迎着他走来,神se间似乎还略带着一si不好意思。

    杨君山只是微微一愕,便想起了安侠在这里等他的缘故,不由的哑然失笑,道:“七姑父,你这也太心急了吧,吩咐一声侄儿直接给您送过去就是,何至于还要您在这里等着!”

    安侠笑mimi的说道:“你姑父我的修为卡在第二重时日也不短了,眼看这修为都要被你小子给超过了,却原来是因为你小子手里面有煞浆这等宝贝的缘故,自然是心急如焚,一定要在这里等着了!”

    杨君山“呵呵”一笑,道:“姑父积累浑厚,得煞浆之助,此番凝聚煞气进阶第三重定然是水到渠成了,只是这煞浆之前已经被侄儿用过了不小,能给姑父的就不多了!”

    安侠也不以为意,道:“姑父只是用煞浆做一个引子,能够松开第三重的瓶颈的就好,剩下的无非就是水磨工夫,又不是和你小子一样直接用这宝贝来提升修为,说起来你小子也够败家的,半罐子煞浆够多少第二重的修士来松动进阶的瓶颈,偏生你小子居然将大半用来提升自己的修为。”

    杨君山“嘿嘿”傻笑,将安侠迎进自家屋舍,然后又去了内室,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支小巧的玉瓶,里面装着的就是一小瓶煞浆。

    见得安侠喜不自jin的把玩着手中的煞浆,杨君山轻声问道:“姑父,等你修为进阶后,是不是就要带着小昊离开西山村了?”

    安侠闻言神se一僵,慢慢的将玉瓶放在桌上,点了点头,道:“的确是打算出一趟远门,不过我是不会离开西山村的。”

    杨君山脸上闪过一道欣慰之se,叹道:“小昊的修炼天赋万中无一,就算是与当初那荒原镇的张玥铭相比也毫不逊se,要是同咱们一般窝在这小山村自行修炼,的确是屈才了。”

    说到自家儿子,安侠的脸上顿时泛起了神采,笑道:“他的天赋虽然不错,可平日里也莫要夸赞他,免得生了骄纵之心,这一次姑父修为进阶之后,便是打算将他送到一家大宗门里面去修炼,这家宗门甚至比撼天宗都要强盛几分,那里天才云集,他那点天赋到了那里也算不得什么,但愿他日后能够有所成就。”

    安侠顿了顿,接着道:“姑父晓得如今西山村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紧要关头,不过等姑父将小昊送到那家宗门之后,马上就回来助你们父子一臂之力,姑父当初既然选择跟着你父亲来到这里,自然不会撒手不管的。”

    杨君山点头笑道:“说实话,如今西山村还当真离不开姑父,不过到底是小昊自己的修炼更重要,谁能想到这才不到一年的时间,小昊的修为就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