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渐变
    杨田刚闻言觉得好笑,道:“你这孩子越说越离谱了,人家堂堂真人境修士,熊家族长,县令一职岂是说换就能换的?”

    “那可不一定!”

    杨君山知道这件事自己也解释不清,于是笑了笑岔开了话题,道:“孩儿这一次去南轩沼泽倒是颇经历了不少事情,其中有一件事情爹您一定感兴趣,……”

    杨田刚“嗯”了一声,打断了杨君沙你的话,道:“说起南轩沼泽,你四姑父倒是提起了一件事情,说是潭玺派的人在沼泽之中围攻撼天宗的修士,双方死伤惨重,这事你知道不?”

    杨君山笑道:“孩儿不但知道,而且还全程参与了!”

    说罢,杨君山将沼泽之中的经过向杨田刚大略讲述了一遍,道:“孩儿说的趣事就是那薛子奇居然是潭玺派的内应,而且还曾试图指使他人暗杀撼天宗青树真人的关门弟子张玥铭,而那薛子奇更是王千真人弟子薛盛的亲生儿子。”

    杨田刚道:“你的意思是说王千真人为了谋取晨瑜县令,不惜勾结潭玺派在晨瑜县制造事端,逼迫现任仙灵离职?”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如今那张玥铭和徐菁都活着返回了撼天宗,这件事情或许会有波折,那王千真人搞不好要弄巧成拙也说不定。”

    杨田刚默默的抽了两口烟,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最多只能延缓王真人上任的时间,那王千真人为了晨瑜县令定然谋划甚久,至少在撼天宗内部已经达成了共识,搞不好那张玥铭身后的青树真人不愿把此事宣扬出去,不向王千真人兴师问罪也说不定。”

    杨君山坏笑道:“那咱们把消息散播出去,暗中推波助澜一番,怎样?”

    杨田刚想了想道:“倒也可行,虽说是死无对证,但至少如今的县令不是笨蛋的话,就不会不借此机会大肆宣扬此事,就算挡不住王千真人,至少也能让那薛盛在镇守位置上呆不住。”

    族会不欢而散之后第二天,测试了仙灵窍的杨君馨便随着父亲和二哥返回了梦瑜县,与前世一般,小妹杨君馨的资质依旧是不高不低三个仙灵窍,同时与杨君山一同返回土丘村的还有老杨家族的三户共是十七口人。

    也就在同一天,有人在方石镇暗中听到了潭玺派细作闲谈之时说到勾结乱石镇守薛盛之子薛子奇,在南轩沼泽暗害撼天宗天才修士张玥铭和徐菁之事,此时顿时在整个晨瑜县传得沸沸扬扬。

    现任晨瑜县令乃是本县豪强马家的族老,闻听此事之后马上上报撼天宗,询问此事真假,第二日,刚刚上任不久的乱石镇镇守薛盛被剥夺了镇守之职,被晨瑜县撼天宗别院的修士押解返回撼天宗。

    随后撼天宗马上在方石镇展开了针对潭玺派细作的搜捕,然而接连数日却是一无所获,此事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杨君山听说之后暗叹一声,不尽想撼天宗对于瑜郡基层的掌控已经疏松到了这般地步,那颜沁曦等人摆明了在潭玺派在方石镇潜势力不小,可撼天宗一番搜捕,哪怕抓几个有嫌疑的都办不到,这里面的气味儿可就不太对了。

    可接下来更让杨君山觉得不安的是,南轩沼泽发生蛇潮之事显然已经由张玥铭等人带回了撼天宗,可随后晨瑜县组织的数位武人境修士进入沼泽绞杀泥蛇,却最终连一只蛇蛮兽都不曾发现,反倒是将普通的泥蛇大杀特杀了一番之后返回县里交差。

    根据杨君山从包鱼儿那里得来的消息,方石镇那些通过沼泽穿行两县的行商又活跃了起来,而且从这些人带回来的消息来看,南轩沼泽之中的泥蛇果真少了许多,也安全了许多。

    杨君山这个时候已经再次到了晨瑜县城,县城之中依旧繁华如故,然而杨君山却总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这繁华的县城如今在杨君山的眼中像极了一座空中楼阁。

    在凡人聚集区左转右拐,杨君山终于再次来到了那两扇山羊吃藕的门前,欧阳旭林见到杨君山的时候神色比杨君山还要激动。

    “灵材都准备齐全了?”欧阳旭林迫不及待的询问。

    杨君山点了点头,笑道:“怎么,比我还急?”

    欧阳旭林叹道:“你这说的不是废话?不过我是真着急,你若是再晚来半年,我或许就不在这里了。”

    杨君山随口问道:“哦,欧阳家的人催你了?”

    欧阳旭林摇头道:“岂止是催,巴不得要把我绑回去,不过我打算去撼天宗,有撼天宗庇护想来欧阳家也不至于会咄咄逼人,若是这一次我能为你练成法器,想来撼天宗对我的看重会更高一层。”

    杨君山从腰间的布囊之中取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道:“我得到了这个东西!”

    欧阳旭林一见到这块石头,双目顿时放光,惊喜道:“田黄石,你难道是要打算让我着手炼制中品法器吗?”

    杨君山的脸色顿时拉得老长,道:“你想也别想,连下品法器都没有炼制出一件,就想着要炼制中品法器?我真要给你这块田黄石,你难道就敢炼?”

    欧阳旭林脸上带着一抹遗憾之色道:“炼,为什么不敢炼,身为一名炼器师,无论能不能成功,至少什么时候都要敢下手去炼!”

    “好好好,”杨君山总算知道这家伙前世的名声是怎么来的了,连忙将田黄石重新收起来,又将天釉泥和化灵晶拿了出来,道:“想要炼制中品法器没问题,先将我的下品法器炼出来,日后这块田黄石便交给你继续提升我的法器。”

    欧阳旭林将天釉泥拿在手中看了看,道:“天釉泥色带赤红,这可也是中品灵材,原来你早就做好了日后提升这件法器的准备,有了这块中品的天釉泥做媒介,日后再想要在原有基础上提升法器品质可就容易多了。”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什么时候开始,预计炼制成功大约需要多长时间?”

    欧阳旭林向着左右看了看,双手一摆道:“现在就能开始,走走走!”

    说罢就要向着他的屋子当中走去,一边走一边道:“既然你要将这件法器作为本命法器,那么在炼制的过程当中,你最好也要参与进去,同时因为在炼制的过程当中最好不要受到打扰,因此还需要你在一旁为我护法,不过你只是一个凡人境的修士,让你护法也着实没什么用处。”

    杨君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还好,你还记得要人护法,我也以为你就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就要在这晨瑜县城开炉炼器了呢!”

    杨君山纵身跃上小院的围墙,每隔一段便在围墙上布下一张阵符,直到将这个小院连同房屋尽数围在阵法之中,这才从房顶跳了下来。

    欧阳旭林正惊讶的上下打量着他,道:“没想到你原来还精通阵法,倒是失敬了!”

    杨君山笑了笑,道:“炼器的动静太大,难免引起其他人的觊觎,还是小心为上,这一道阵符组成的阵法唤作‘乱色阵’,原本是一个隐形的阵法,不过现在怎么也不能把你这屋子和院子凭空变没了,但却能够遮掩住炼器过程当中的一些异象和声势。”

    欧阳旭林点了点头,道:“还是你考虑周全,看来你对炼器也并未一无所知。”

    杨君山笑了笑,又开始沿着院子的围墙根挖掘,还不时将一些物品放置在其中,欧阳旭林家学渊源,晓得这些都是布阵器具,于是又惊奇道:“阵中阵?你这布下的又是什么阵法?”

    杨君山向着院子当中打量了一眼,然后走到东墙下搭建的一个棚屋当中,然后当着欧阳旭林的面从怀中拿出一只灰布袋,从里面搬出来了一座一尺大小的玉石盘安放在棚屋之中,石盘上外围镶嵌着二十四枚玉币,中间还有一圈凹槽,上面镶嵌的却是七颗戊土石。

    欧阳旭林见状不由咂了咂嘴,道:“阵盘?戊土石?小题大做了吧?”

    杨君山道:“此阵叫做‘元磁阵’,这段时间在炼器完成之前,我便住在这棚屋之中了,也可做到随叫随到,同时也能借助阵法的力量为你进行护法。”

    欧阳旭林仔细的将杨君山布下的阵法看了一遍,可还是没有弄懂阵法布置的方法原理,只得问道:“你既然懂得阵法,那么对于法器中雕刻的各种器符是否精通?”

    杨君山哪里不晓得他的小算盘,干脆翻了一个白眼,道:“不精通,这些都是你的事情,这可是你第一次炼器,最好还是亲历亲为的好!”

    乱色阵被杨君山引动,整座院子顿时如同水中倒影一般晃动了一下,随后便又恢复了平静,远远看去与之前却是并无两样。

    小屋子中,欧阳旭林摆放在正中央的那一座生锈的火炉早已经焕然一新,这座看上去与农家冬日里烧火取暖的炉子并无二致的火炉其实却是一件法阶下品的法器炼器炉!

    此时欧阳旭林已经将炼器炉点燃,橘红色的器火尽管只有拳头大小的一蓬火苗,可散发出来的滚滚热浪却令这小屋子有一种不堪重负的感觉,杨君山站在旁边甚至不得不动用体内灵力抵挡屋中的酷热,而在小屋角落之中放置的纸质书籍在高温烘烤之下已经开始卷缩、变黑,并渐渐开始冒出青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