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背后
    重组之后的第三小队很快便在刘志飞的带领下加ru到了对临漳县的袭扰当中,不过因为罗秉坤的再次重伤以及宁燃伤势未愈,所以第三小队出战的队员只有八人,老人便只剩下了队正刘志飞和杨君山自己。

    第三小队这一次重组之后,十个人当中武人境第三重和第四重各自只有一人,倒是第二重的修士一下子占了五个,与之前相比,第三重修为的和第一重修为的修士各自少了一人,第二重修为的则增加了两人,很难说前后两者孰强孰弱。

    不过在小队重组之后,便要涉及到众人在小队中的地位问题,这样的事qing此前在杨君山加ru小队当初也曾有过,不过当时刘志飞、熊希怡和宁燃三人是老人,修为又远超其他队员,自然不会有人去挑衅。

    至于其他人,杨君山当时藏拙,年纪又最小,主动占了末座,而罗秉坤则因为拥有一件法器而在与王纵的比拼当中占得上风。

    这一次刘志飞与宁燃的地位自然没人会去挑衅,不过其他人,特别是五名浊气修士zhijian,则必须要分出个高低。

    于是在彼此各自认识之后,便有人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试图挑衅杨君山,特别是在宁燃和罗秉坤都有伤在身的qing况下,刘志飞告知新来众人多向杨君山请教之后,众人看向杨君山的目guang便带上了更多的狐疑之se,着实是因为他的年轻看上去实在是太小了,本身又不是什么名门望族的子弟,众人难免就要看轻了几分。

    最先出言挑衅之人叫做沙之宏,乃是荒沙镇望族沙家的子弟,同样是第二重的浊气修士,自然看不上杨君山这么一个来自小村落的泥tui小修。

    见得杨君山被挑衅,宁燃与罗秉坤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看好戏的表qing,杨君山无奈之下只得随手将堑壕阵的阵旗布下,将那沙之宏困在了阵中,虽说一开始出手有偷袭之嫌,可杨君山亮明了自己阵法师的身份,却足够令新来的队友产生敬畏。

    其实抛开阵法师的身份,杨君山自信也有足够的实力折服几名新来队友,不过那样一来手段难免过ji,杨君山自己也不yu将jing力浪费在好勇斗狠之上,所以便亮明了自己阵法师的身份,让众人知难而退。

    第三小队虽然很快便参与到了对凌璋县的袭扰当中,不过刘志飞到底没有因为报仇而昏了头脑,第三小队在冲突当中大多只是协助其他小队,主要的jing力都放在了彼此熟悉和默契的培养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梦瑜县与凌璋县zhijian的边境冲突越来越剧烈,双方的死伤越来越严重,流传在梦瑜县边防修士当中的战功榜也一再被刷新,不过凌璋县以一己之力对抗梦瑜县一方却是很明显的落了下风。

    这一日,从边境线上返回据点的第三小队,汇he了伤愈归队的宁燃和罗秉坤,却见得久未碰面的第五、第七两支小队也同样返回了据点。

    一开始杨君山还以为是巧he,可在三队汇he之后,三位队正马上聚在密室中商谈,使得杨君山一下子明白过来,三人恐怕是接到命令之后一同赶回来的。

    “喂,小杨,听说这一次你们吃了大亏?”

    杨君山转过身来,认得同他说话的是第七小队的一名队员,叫做穆杰,两人因为同是来自于荒土镇,因此平日里有些交qing。

    这家伙平日里xin思很多,修为虽然只有第二重,但在第七小队里面惯会表现,又能说会道,队正纪成林平日里行事多征求他的意见,平日里俨然以第七小队的智囊自居。

    “哎,”杨君山叹了一口气,道:“死了五个,据说熊希怡被匪修掳走了,那日我却是侥幸回了一趟家,否则……,整个第三小队算是残了,如今补充了新人,算是重组了。”

    穆杰拍了拍他肩膀,道:“能活着就好,话说第三小队死的死逃的逃,怎得偏偏就是把那个熊希怡给掳走了?”

    杨君山摇头道:“这谁知道呢,兴许是顺手劫个se吧!”

    穆杰咂了咂嘴,道:“不对,你们先前小队里还有一个女的,叫方什么来着,那也是小家碧玉美人一个,况且修为只有第一重,要劫se的话那个岂不是更容易,怎得偏偏就抓这个熊希怡?那家伙冷面高傲不说,实力还不低,抓她得废多大力气?”

    杨君山没好气道:“这我哪里知道,我又不是天狼门的匪修!”

    “有点意思,有点意思,你不觉得这里面有点意思吗?”穆杰摇头晃脑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杨君山白了他一眼,道:“这能有啥意思,我看倒是你自己xin思太多,没意思也能让你看出意思来。”

    穆杰“嘿”了一声,望着杨君山一副夏虫不可以语冰的模样。

    杨君山懒得搭理他,不过神se却是突然一动,仿佛想到了什么,疑huo道:“不对呀,第三小队遭袭这件事早已经传的人尽皆知了,如今在边境上同凌璋县的天狼门修士都杀成了一锅粥,穆兄你怎么一副刚刚知道的样子,难道你没有随队行动?”

    穆杰笑了笑,道:“自然是随队行动了。”

    “那怎么……”

    穆杰一怔,又笑了两声却没在接话。

    杨君山不着痕迹的向着周围看了一眼,低声道:“怎么,穆兄你们第五小队这段时间没有参与边境的大战,难道是去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去了?”

    穆杰迟疑了片刻,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嘴里却依旧没有言语。

    杨君山见得他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不由大为鄙视道:“穆兄你这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什么意思,怎得对兄弟我还拿捏上了?”

    被杨君山言语挤兑,与人斗口几乎已经成了本能的穆杰不由抗声道:“不是为兄拿捏你,而是事关重大,队正下了封口令不能说的。”

    杨君山冷笑道:“有什么不能说的,第五、第七两支小队数日不见踪迹,既然行踪要保密,那自然就是去了凌璋县或者胡瑶县,……”

    穆杰急忙伸手要去捂杨君山的嘴,一边向着四周打量是否有人注意到了他们这里。

    杨君山惊讶中带着兴奋道:“不是吧,还真让我说中了,你们当真也潜ru了对方境nei,不会也是和天狼门匪修那般去抢劫从对方境nei过境的商队吧?”

    穆杰原本要质问杨君山从何得知这等绝密的消息,闻听杨君山只是乱猜蒙中,自己急切间的行为反倒是证明了他的猜测,不由将质问的言语吞了回去,转而道:“我可什么都没说,这些都是你自己猜的。”

    杨君山依旧不依不饶问道:“穆兄,你们是去了胡瑶县还是凌璋县,抢了几家商队,捞了多少好chu,想来现在都fa大财了吧,可要记得照顾小弟我!”

    穆杰急急慌慌的要离开,一边走一边道:“三位队正已经从密室出来了,想来马上就要召集大伙儿安排新的任务,我就先走了。”

    杨君山见得穆杰匆匆离开的背影,嘴角挂起一si微笑,有这么一个自以为是却又当真有几分头脑的家伙,想来熊希怡被掳走的事qing到他口中再传出去,就不定被解读成哪种nei幕出来,只要不是自己赤膊上阵,杨君山自然不介意给熊家上点眼yao。

    至于杨君山能够猜出第五小队的行踪所在,自然也是因为前世三县榷场互市开启之后,背后相互拆台的事qing三方都没少gan,只不过三方彼此间都极为小xin谨慎,不曾给对方留下把柄,事后许多年这些nei幕才逐渐为人所知。

    这一世或许是因为杨君山影响的缘故,天狼门的匪修却是被当场抓了现行,而撼天宗与开灵派一方暗中派遣的修士却是并未暴露了身份。

    远远的看到三位队正正在召集所有队员聚he,不过令杨君山意外的却是将三队修士集he在了一起,而并非是由队正各自带回安排任务,杨君山暗道,恐怕是要有三队联he行动的大举措了。

    果然,在三队修士聚he起来之后,刘志飞便沉声道:“所有修士从现在开始一律不准外出,半日之后第三、五、七三支小队将联he行动,此番行动可能会有一番恶战苦战,希望诸位能够利用这半日的时guang将各自的状tai调整到最佳!”

    人群当中微微起了一si骚动,随即便平静了下来,据点驻扎的三支小队共三十位武人境修士如今都已经是见过生死之人,这等事件自然乱不了他们的xin神,而且从始至终都没有人开口询问这一次联he行动的目的。

    ru夜二更时分,三支小队的修士集he完毕,在三位队正的带领下,趁着月se悄无声息的从据点出fa,一路向着西南方向飞奔。

    天se微微fa亮,三队修士穿过边境的一片低矮的丘陵,已经进ru了开灵派所掌控的胡瑶县境nei。

    “怎得又到了这里?”

    同杨君山一路搭伙作伴奔行的穆杰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然而自觉失言猛然反应过来看杨君山的脸se,却见杨君山脸se凝重,目guang不断的向着已经抛在身后的那一片低矮的丘陵回望着什么,显然不曾注意他先前说什么。

    穿过丘陵之后,地势很快便陡峭了起来,而且越来越难行走,众人虽说都挂了急行符也不得不打起几分jing神来小xin翼翼的通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备御气腾空的手段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