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弈棋
    杨君山如今在阵法一&36947;上较为完整传承只&26377;两种一种是尹拙鸣留下元磁阵传承这一套传承之中囊括&26377;关阵法一&36947;东西最是丰富却也最是繁杂以元磁阵为中心向外延伸而出法阵足&26377;十余个这些法阵如今自然也大多被杨君山所熟练掌握除此之外尚&26377;许多&26377;关其法阵、灵阵乃至于宝阵涉猎不过这些东西却无法形成完整阵法只能作为积累以待日后。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65367;&65367;&65367;&46;&112;&105;&110;&119;&101;&110;&98;&97;&46;&67;&65359;&77;

    还&26377;一种便是杨君山从陈纪真人那里得来&26377;关不动如山阵传承这一&36947;传承若是完整&35805;甚至还包括不动如山宝阵不过杨君山得到却只是灵阵以下部分。

    因为这一&36947;阵法传承是陈纪真人单独摘出来交给杨君山因此杨君山并未得到&26377;关这&36947;阵法传承之外东西。

    想到这里杨君山笑&36947;:“不动如山传承在下所得并不完整。”

    熊希哲似乎早&26377;预料点头&36947;:“可是缺了不动如山宝阵?无妨只要&26377;灵阵完整传承就行。”

    熊希哲顿了顿&36947;:“那么杨&36947;友想要从&25105;这里得到什么?在下身具两&36947;灵阵传承&36947;友可愿从中选取一&36947;?”

    不料杨君山却是含笑摇了摇头熊希哲脸色一红&36947;:“哦想来也是不动如山阵虽无杀敌之能却&26377;御敌之效且其坚固冠绝同阶任何阵法若是同样换取灵阵传承杨&36947;友确是&26377;些亏了那么在下再补三&36947;法阵传承或者贵村如今正在兴建护村大阵在下提供一批布阵物资如何?”

    杨君山依旧摇头指&30528;方桌上阵棋盘笑&36947;:“在下所需并不在阵法而在这里!”

    “&20320;想赌阵棋盘?”

    不等熊希哲回应一旁熊希英已经&25226;嗓子调了起来&36947;:“开什么玩笑&20320;以为这套阵棋盘只是普通下&21697;法器吗?&25105;告诉&20320;这件宝物乃是&25105;熊家传家宝无虽是下&21697;法器其价值却堪比一件灵器!”

    熊希哲也摇头&36947;:“身为阵法师&20320;应当晓得阵棋价值想要用&20320;灵阵传承来换却是差太远除非&20320;手中&26377;&30528;不动如山宝阵完整传承况且就算&20320;&26377;&25105;也不见得愿意同&20320;赌。”

    杨君山笑&36947;:“&20320;说没错不过&25105;却也没想过要换&20320;阵棋不过&20320;也应当知&36947;一位阵法师对于阵棋渴望因此&25105;希望能够赌&20320;阵法盘炼制传承方法如何?”

    熊希哲微微沉吟旁边熊希英便嘲笑&36947;:“阵棋炼制方法就凭&20320;?&20320;知&36947;炼制最低级别一套阵棋盘便需要多少种稀&26377;灵材吗&20320;知&36947;炼制阵棋盘炼器师最低要&26377;什么样水准吗?”

    石敬轩&36825;&20010;时候也见缝插针一般叹了一口气&36947;:“杨兄弟&25105;晓得&20320;希望得到阵棋心情不过&25105;要提醒&20320;是且不说炼制阵棋炼器大师从哪里寻找就是炼制阵棋所需灵材也不是寻常人能够寻到就算是身为本县三大豪强熊家当初为了哲兄这一套阵棋那可也是耗费了足足三年时间&20320;虽然是杨村正家公子可也不能借&30528;杨村正在村里权势为自己谋取私利那样&35805;将至杨村正于何地?”

    杨君山目光深深看了石敬轩一眼那石敬轩就感觉杨君山目光仿佛两座大山从天空之中砸落一时间脑子居然变得空白耳中似乎听到了杨君山在说什么可脑中却始终反应不过来。

    杨君山刚刚那一眼&26377;个名目叫做“目击”乃是以修士自身灵识修为为根基再凝聚修士个人意志而进行一种较量同时也是前世在天地大变之后修士之间用来相互警告一种戒备方式。

    杨君山刚刚那一眼不但是灵识经过折叠锤炼一种攻击同样是杨君山前世今生数次经过生死磨练所凝聚意志体现石敬轩左右不过是一个刚刚进阶武人境普通修士猝不及防之下哪里能够挡得住这种在修炼界从未出现过攻击方式。

    杨君山心中虽然恼怒石敬轩胡言乱语可口中却是并未反驳而是看向了对面熊希哲&36947;:“熊&36947;友怎么说?”

    熊希哲摊了摊手&36947;:“们都说完了&25105;还说什么既然&20320;执意要这阵棋炼制方法传承那咱们赌上一赌就是了!”

    便在&36825;&20010;时候“啊”一声大吼石敬轩突然从刚刚那种压抑感觉当中挣脱出来衣衫之中冷汗已经在顺&30528;脊背向下流淌再看向杨君山目光已经充满了戒惧之意。

    可随即这石敬轩便感觉到身周气氛似乎&26377;些异常转身向&30528;周围人看去时候却见得别人看向自己目光都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一般。

    熊希哲皱&30528;眉头&36947;:“石兄这里虽是在&20320;家中可先前&25105;已经说了在斗阵期间人最好不要出声打扰&20320;要是觉得不满意&25105;与杨&36947;友另择地就是。”

    “不不不”石敬轩连忙一边摆&30528;手赔笑一边狐疑瞅了杨君山一眼&36947;:“是&25105;刚刚魔怔了莫怪诸位莫怪!”

    熊希哲冷哼一声然后向&30528;对面杨君山伸手&36947;:“杨&36947;友请!”

    “好!”杨君山从玉钵之中拈起一颗阵棋放在了棋盘之中同样&36947;:“熊&36947;友请!”

    这阵棋说白了与围棋也颇&26377;相同之处虽不是围杀却也要两人在行棋过程当中相互遏制同时还要趁机布下各自阵势阵势一成自然可以实行阵杀棋阵一成便可根据阵势威力撤下对方在阵势笼罩范围内棋子而棋阵最后胜负通常&26377;两种表现方式:其一便是最后根据个人所布下棋阵多寡决胜;其二这一张下&21697;法器阵棋盘仅仅能够容纳一套灵阵两位若是谁事先布下了灵阵那另外一方自然也就只&26377;投子认输份儿了不过想要在双方争夺厮杀当中布下灵阵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情绝大多数阵棋胜负都要通过低阶阵法多寡以及威力强弱来决定胜负。

    当然这其中也&26377;和棋不过却是如同一举布下灵阵一般难得。

    两人开始之间行棋极快杨君山虽然执白先行但熊希哲显然气势更甚很快便在棋盘上占据了主动接连布下了一攻一防两&36947;小型法阵而杨君山中间虽然试图遏制但却被熊希哲巧妙骗了过去最终还是结阵成功。

    反观杨君山这边却是一开始被熊希哲连连遏制接连十余手都不能在棋阵中央顺利结阵最终只能老老实实守住下角一边空地结成了不动如山法阵棋盘中央大片被熊希哲蚕食两人总共才下了百手就算是徐三娘等不懂阵法之人也能够看出杨君山已经实实在在落了下风。

    观棋之人大多遗憾摇头那去了前堂石南生不知&36947;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后堂同样与其人一同看两人行棋而熊希英和石敬轩两个则不&30528;痕迹对视了一眼彼此都能看到目光之中畅快之意。

    &27809;&26377;阵法师不同阵棋这&35805;不假可懂得阵棋和亲自下过阵棋显然是两回事那杨君山毕竟是乡野之人恐怕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阵棋显然不能够与用阵棋钻研阵法一&36947;多年熊希哲相比。

    又是数十手过去熊希哲棋势越发咄咄逼人又是两&36947;法阵在阵盘中央成势期间杨君山也试图抢占熊希哲可能布下阵眼试图遏制熊希哲气势不料却被熊希哲猛然发动阵势接连吞吃十余子杨君山中盘更显衰弱。

    好在趁&30528;熊希哲中盘发动攻势时候杨君山避敌锋芒同样也在不动如山阵棋周围连成了两&36947;小型法阵一&36947;金刃阵一&36947;居然是匿形阵前阵一出顿时令熊希哲攻势稍稍收敛而后阵一出却是笼罩了阵法外围三寸之地同时阵中被一层薄雾遮掩。

    熊希哲灵识一扫似乎破开阵法一窥端倪不料灵识狠狠撞去却仿佛碰到了一座高山灵识不但无功而返反而因为灵识引动棋阵差一点自乱了阵脚。

    阵棋并不仅仅是推演阵法本身而且还是一种修士彼此间修为较量每一枚棋子布下连成阵法这其中每一枚棋子当中应当开启灵力多寡棋子之间通过棋盘上线路改如何连接是连接一枚棋子还是几枚这些便只&26377;下棋之人自己知&36947;。

    否则修士要是在阵棋中碰上自己不懂阵法那不是只要看对方布阵棋子一眼就能够得到一&36947;阵法传承了嘛!

    而且同样一&36947;阵法在以棋子布阵时候也并非是一层不变可以通过多余棋子欺骗也可以因为侧重棋阵某一方面做出改变因此即便是双方对弈过程当中所练成阵法被对手识得却也未必能够轻而易举找到破绽进行遏制和破开。

    相同&36947;理要是碰上对手布下棋阵是自己所认识同样可以按照阵法来推断对手棋阵连接或者破绽进行提前遏制或者强行破开。

    而这就要看修士自身灵识对于阵法推演是否能够奏效了不过一直在两人对弈过程当中稳居上风熊希哲这一次却是吃亏了灵识居然与杨君山相差甚远根本无法从杨君山布下隐匿阵当中察觉出丝毫端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