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暴雨
    “因为熊家是梦瑜县第一豪强,只差一步就能够成为瑜郡新晋的名门!”

    杨田刚静静的说道:“只要他熊家能够成为瑜郡名门,那就是整个瑜郡撼天宗以下第一等的势力之一!梦瑜县的死活与他们何干!”

    强横的熊家就像一座大山压得厅屋中的四位武人境修士喘不过气来,又是片刻的沉默,张铁匠才道:“那本县另外两大豪强呢,宁家和余家的人怎么说?”

    这回不用杨田刚解答,一旁的徐三娘便猜测道:“怕是宁家与余家的人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与熊家为难!”

    张铁匠不解道:“为什么,难道就不怕熊家成为瑜郡名门之后反过来压他们一头?再则说了,全县灵谷减产,熊家所作所为,宁、余两家难道就没有损失?”

    徐三娘苦笑道:“正是因为熊家正是在晋升名门的节骨眼上,这个时候谁要跟他们为难,熊家必定会玩命,所以其余两家才投鼠忌器,再说宁、余两家都是有真人境修士坐镇的一县豪强,巨蝗灾对他们造成的损失充其量也就减产三四成罢了,熊家将粮税只见了三分之一,恐怕也是为了照顾这两家的情绪!”

    杨君山将厅屋中几位武人境修士的言语听在了耳中,与他们所想不同的是,撼天宗为何就会这般轻易的同意了熊家的这种做法?

    撼天宗自然不会看不到这其中竭泽而渔的道理,可撼天宗依旧默许熊家这么做了,最多只是让熊家冲锋在前为撼天宗背了黑锅,可见根本原因不在于贪图梦瑜县的这点灵谷,而是因为撼天宗真的对于这点灵谷的需求极为迫切!

    从红锈原石事件,再到现在的粮税事件,杨君山仿佛看到一只庞然大物正站在悬崖边上正试图抓住每一根稻草来救命,根本不会去估计纤细的稻草究竟能否承载它那庞大的重量。百度搜索暖-色-小-说-网

    有杨田刚出面,土丘村的粮税征集完成的很快,这原本就在众人的预料当中,而在其他村落可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原本就因为巨蝗灾减产了三分之二,可撼天宗的粮税税额颁布下来,整个梦瑜县的村落可以说是顿时怨声载道。

    然而撼天宗在整个瑜郡毕竟积威甚重,众灵耕农虽然不情愿,但也没有去挑衅撼天宗权威的勇气,最终还是咬着牙交足了粮税,更何况在征集粮税的过程当中还有撼天宗上层修士下不断下来催促审查,特别是熊家的人因为此事关乎家族命运,因此打着撼天宗的旗号在梦瑜县大小村镇之中巡查,但凡有抗拒情绪的灵耕农多遭到这些人的斥责、谩骂、威胁,甚至毒打!

    而在荒土镇,紧随在土丘村之后交足了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