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投放,最后的危机
    “……杨君山已经得窥‘滴血重生’的境界,已经先行进入到混沌之地当中了!”

    混沌之外,冀璋仙尊以中品仙器护住自身之后,向群情激奋的诸多大神通者透露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果然,这个消息刚一出口,便瞬间“抚平”了所有大神通者们的愤怒情绪,成功的将他们的注意力转嫁到了杨君山的身上。

    “‘滴血重生’?开什么玩笑!”

    “嘿嘿,哪怕是那些个顶尖儿的合道天尊,也未必将锻体修为修炼到不灭境第四重吧?”

    “嗯,那位普元天尊或许已经到了这般境界!”

    “诶,那杨君山莫不是普元天尊的一尊三尸化身?”

    “呵呵,这位为了保命也是拼了,如此荒谬之言也能说出口,当我等是傻子吗?”

    眼瞅着自己之言不会被众仙采信,冀璋仙尊连忙大声道:“诸位道友,此事非冀某一人所见,况且诸位道友当面,冀某生死便在诸位一念之间,又如何敢大言诓骗诸位?”

    不等冀璋仙尊以眼神儿示意,重骨仙尊那里已经大声附和道:“冀道友说的不错,某家身为我蛮族大祭司弟子,愿以蛮族荣誉发誓,那杨君山当真达到了领悟到了‘滴血重生’的奥妙!”

    说罢,这重骨仙尊还生怕他人不信,继续道:“事实上老夫在锻体一途也已掌握些许‘断肢重生’的奥妙,然则当时混沌入口周围被虚空屏障重重阻隔,某家便是借助空间异宝也不敢深入其中,那杨君山却能够不借助任何法宝、神通,便能够在其中游走自如,甚至不受外溢混沌本源气息的侵蚀,这还不能够说明他的锻体修为么?”

    “在下儒修柳子正,”柳子正见势也连忙撤去了头顶的碧青砚台,大声道:“柳某也可证明冀道友和重骨道友二人所言非虚。”

    相比于在星空之中没有多少名气却实力强横到令人忌惮的冀璋仙尊,出身大势力的重骨仙尊和柳子正两位做出的承诺显然更加令人信服。

    不过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又有一道声音插了进来:“咳咳,事实,事实上,那杨君山已然将空间本源炼化融于己身,咳,这等境界甚至已经超过了初窥‘滴血重生’的境界,待得此人能够将空间本源融入全身,便距离象征着不灭境第四重圆满境界的‘化身千万’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待得话音刚落之际,原本一处无人所在的虚空一阵扭曲,一位面色苍白无血色的年轻修士将身形显露出来,只是此人看上去状态似乎并不太好,一副重伤在身的模样。

    “你是何人?”

    在此人露面的一刹那,众仙之中便有人大声喝问。

    那年轻修士“嘿嘿”一笑,道:“在下羽冰,便是先前在扭曲虚空之中布阵,将诸位拦截在后面之人了。”

    羽冰仙尊话一出口,众人仙人便是齐齐一怔,就连冀璋、重骨、柳子正也没想到羽冰仙尊在这个时候非但敢现身,甚至还将自己布阵阻人之事暴露出来,一时间在惊愕之余,却也尽皆默认,落在其他仙人眼中显然便是默认了此事。

    “好小子,你居然还敢现身!”

    当即便有大神通者出声呵骂,与此同时,一张巨口突然在羽冰仙尊所在虚空的旁边张开,照着他的脑袋便要一口吞下。

    正所谓“阻人道途还甚杀人父母”,羽冰仙尊先前以虚空大阵阻路的确令不少修士已然对此番争夺鸿蒙紫气心生绝望。

    这个时候正主儿骤然出现,不少脾气暴躁的大神通者便已经按捺不住出手,便是其他人也只是冷眼旁观,甚至乐见其成。

    不料那巨口一口吞下,却只是从其身形之上划过,羽冰仙尊的身子看上去也只是晃了一晃,并非受到丝毫影响。

    “幻影?”

    当即有大神通者惊呼道。

    幻影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手段,了不起的是眼前区区一个幻影却是不曾让在场的大神通者发现端倪。

    “白痴,本尊难道还会留下来任人宰割吗?”

    羽冰仙尊留下的这道幻影当真惟妙惟肖,一开口便将所有人尽数嘲讽了进去。

    “幻族几时出了阁下这般的大神通者?”

    有大罗修士高声问道,只是语气听上去颇有几分肃穆。

    幻族在星空之中只能算是一个不太起眼的小种族,撑门面的也只有几个元神仙人,据说连个金仙都没有,此番若是骤然蹦出一个大罗仙尊,在令人惊叹之余,却也不免让人心生警惕。

    别看眼下聚集在这里的数十位大神通者,最弱也得是个五气大成的金仙,大罗仙尊更是比比皆是。

    事实上放在广阔无垠的星空大世界当中,一位大罗仙尊的出现都足以改变周边数个星域、星宫,乃至于整个星界的局势。

    不料羽冰仙尊留下的这道幻影闻言却是大笑道:“什么幻族,连本尊以空间本源造就的一具影傀儡都看不出来么?”

    在场的大神通者当中自然不可能人人都被这一具幻影骗过,只是能够看出底细来的人都不说而已。

    柳子正目光一转,开口笑道:“诸位或许不知,这位羽冰道友乃是一位阵道大仙师,据说乃是河洛星宫的传承,之前还曾与那杨君山数次斗阵、斗法,若说对于杨君山的熟悉,还是要数这位羽冰道友。”

    羽冰仙尊笑着看了柳子正一眼,仿佛对他的心思早已看穿了一般,但口中却笑道:“不错,本尊精擅虚空阵道,对于空间本源更是敏感,那杨君山容空间本源于己身,确然是将锻体修为修炼到了‘滴血重生’的境界,否则的话,本尊的虚空阵法又怎么可能会被破掉?”

    “那杨君山同样是阵道大仙师,他破了你的阵法只能说明他的阵道造诣远在你之上!”有修士当即嘲讽道。

    羽冰仙尊的影傀儡脸上怒气一闪,大声道:“那又如何?尔等还不是被本尊挡在扭曲虚空之后不得寸进?”

    尽管眼前只是羽冰仙尊留下的一道傀儡虚影,然则羽冰仙尊似乎并不担心与在场所有大神通者结怨。

    冀璋仙尊见状连忙开口打断了羽冰仙尊与众人的争执,问道:“羽冰道友可是有什么对付杨君山的法子?”

    羽冰仙尊先前多次挑动与杨君山的厮杀,虽不知其动机为何,但冀璋仙尊相信羽冰不会毫无理由的现身。

    果然,冀璋仙尊的话一下子便将羽冰仙尊这具影傀儡的注意力吸引了回来,道:“很简单,将你们最得意、最厉害的神通,向着混沌入口里面投放便是!”

    这算什么办法?

    难道就不怕引起混沌入口异变,使得混沌本源从混沌之地当中大规模外泄吗?

    不过这一次羽冰仙尊的这具影傀儡面对众仙的质疑却并未开口回怼,反而是很有耐性的做了一个比喻,道:“杨君山身具‘滴血重生’的锻体修为已然无疑,这就像是他已经学会了在平静的池塘当中憋气和游水,但若是我等将原本平静的水面搅动起来,让它充满了潜流和漩涡,他是否还能坚持得住?若是我等再接再厉,涌动的水面又变成了巨浪翻滚,那又该如何?”

    “当然,没有造化境以上神通傍身的道友就不要出来献丑了,”羽冰仙尊临了还不忘嘲讽一句:“低阶仙术在混沌之地中会自行湮灭消融,连个水泡都溅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