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你是谁
    “……融为一体……”

    一举没头没尾的话,这便是在那一道混沌乱流源头出现并消散的一刹那,杨君山从一段呓语当中截取到的唯一能够听清的几个字。

    此时的杨君山已经越发的察觉到丰天世界混沌之地的诡异,有别于其他位面世界的混沌之地。

    混沌之地原本当时一片死寂之地才是,这里没有空间屏障的存在,更不可能有声音产生。 一流小站首发

    可偏偏杨君山刚刚在那一处爆发出较大混沌乱流的源头,真真切切的感知到了空间波动的产生,以及那一瞬间伴随着空间波动所传出来的呓语一般的声音。

    只不过空间波动产生的极为细微,如若不是源头紧贴着杨君山的法相身躯产生,而他本身又对于空间波动极为敏感,根本无法捕捉到那转瞬即逝的空间波动。

    再加上混沌本源的侵蚀和同化,这一缕能够引发空间乱流的空间波动,从开始产生到结束便只能维持短短的一瞬,如若非是杨君山以这般“碰运气”的手段不断的尝试,想要找寻到混沌乱流产生的源头还真就不容易。

    只是当杨君山找到混沌乱流产生源头的时候,更多的疑问却是接踵而来。

    首先便是原本不应当出现在混沌之地的空间波动居然出现,那么造成混沌乱流产生的空间波动又是如何产生的?产生的原因又是什么?总不该是凭空而生的吧?

    其二,那些伴随着空间波动的产生而出现的呓语又是什么?是谁在说话,说的又是什么?

    冥冥之中杨君山有一种感觉,弄清楚的这些东西似乎很重要!

    杨君山仍旧在混沌之中游走,在有了先前的经历之后,他仿佛对于捕捉混沌乱流源头的空间波动已经越发的有了心得,之后又有数次感知到了伴随着波动传出的混沌呓语。

    “……混沌……引发……”

    “……不知……时候……”

    “……快了……”

    “……开辟……”

    “……星空世界……”

    “……”

    这些声音听上去有男有女,声调也各自不同,显然并非是出自一人之口,因此,杨君山纵使先后听到不少碎语残音,却始终无法从中拼凑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的出来。

    然而越是如此,反倒越是激发了杨君山心中的好奇,想要将这些混沌呓语的实质搞清楚。

    除此之外,那些引发混沌乱流之后便迅速消弭湮灭的空间波动,在多次接触之后,使得杨君山对于空间神通本质的把握又有进一步的认知。

    尤其是后者,作为新创仙术神通的重要组成部分,杨君山能够确信,他在空间本质上认知的提升,定然会让他的新创神通有着本质上的改进。

    正是因为这两点的吸引,让杨君山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寻找混沌乱流的源头上,以至于连鸿蒙紫气的事情仿佛都被抛在了脑后。

    “……加快……进入……”

    “……最……五百……”

    “……丰天……”

    “……”

    仍旧是只能够在呓语当中捕捉到散碎的词句,但这一次杨君山却是清晰的捕捉到了两个字“丰天”!

    正是因为这两个字的出现,让杨君山有很大的把握确信,这些出现在混沌之中的呓语根本不是一些无意识的呢喃,而应当是一些很明确的言语或者对话。

    只是怎样才能够捕捉到更多详细的词句,甚至能够将那些模糊的呓语内容完全听清楚呢?

    杨君山明白,仅凭他现在对于混沌乱流源头的捕捉,已经很难能够听到更多更详细的内容,除非……

    杨君山心中没来由的产生了一种冲动,一种引发类似的空间波动,与引发这些混沌乱流的空间波动相呼应的冲动。

    既然这些呓语是伴随着空间波动的产生而传来的,那么如果自己在混沌之中引发同样的空间波动,是否能够让那些呓语持续的时间更长,也更清晰,从而弄明白这些呓语的全部内容呢?

    因为在捕捉这些呓语的时候,杨君山不免对于源头处那些神秘的空间波动同样有着极为详细的观摩,以至于在他对于空间本质的认知提升的同时,自信也当能够在混沌当中引发类似的波动。

    现在的杨君山本就维持着法天象地的形态,在突然捕捉到一道刚刚出现的混沌乱流的刹那,空间本源涌出在手中形成巨斧的形态,伴随着他的一声大喝,狠狠的向着源头处劈去,并在混沌之中生生破开了一道转瞬即逝的轨迹。

    无声无息当中,混沌乱流瞬间便劈成一片散乱,然而预想当中的能够与神秘空间波动产生呼应的想法却并未实现,因为在他出手的刹那,从混沌中涌出的神秘空间波动早已在混沌本源的侵蚀之下消散了。

    换句话说,他出手还是晚了!

    杨君山再次寻找机会出手,奈何这一次却根本就没有劈中位置,再次失败。

    尽管接连两次失败,让他消耗不小,但杨君山非但没有因此而气馁,反而越发的觉得他的想法可行。

    因为接连两次出手虽然都不曾模仿出神秘的空间波动所产生的律动,但杨君山的神通却明显在无处不在的混沌本源的侵蚀和同化当中留下了轨迹。

    换句话说,他新创的神通是足以在混沌之地当中施展,并在被侵蚀和同化之前有着强大的威力的,而且他之前的设想是可以用自己的神通来实现的。

    现在唯一的问题,便是他该如何捕捉到准确的时机,在那些神秘的空间波动产生的同时,用自己的神通所营造的律动与对方相呼应。

    要知道,那些在混沌之中出现的神秘空间波动从开始到结束可谓是转瞬即逝,想要抓住这短短的瞬间,对于此时的杨君山而言可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反复思索之后,无奈之下,杨君山只能再次用一个笨拙的办法。

    那便是在法天象地的形态之下,杨君山还要继续维持空间本源所化的虚空之斧的形态。

    这样一来,只要在杨君山捕捉到混沌乱流出现的刹那,便能够随时将虚空之斧劈向随之短暂出现的空间波动。

    只是这样一来,杨君山自身的消耗便会进一步加剧,负担也会进一步加重。

    杨君山自行估算了一下,在这种形态之下,他最多只能维持两次出手,否则哪怕是他“滴血重生”的锻体修为,恐怕在随后的混沌本源侵蚀之下,也难以坚持下去。

    好在接下来一次空间乱流的出现并未让杨君山等待太久,早有准备的他在乱流涌现的一刹那,便已经模仿相似的空间律动,将虚空之斧劈中了乱流出现的源头。

    “咚——”

    这是空间乱流涌现的刹那,伴随着神秘空间波动而产生的声响。

    “咚——”

    紧跟着又是一声相似的声响在混沌之中响起,却正是杨君山的虚空之斧震荡混沌本源所产生的声音。

    紧跟着便又有两道波动相似,可方向却截然相反的虚空波动产生,在两者相遇的刹那,非但没有相互湮灭,反倒是引发了小范围的虚空膨胀,在混沌本源尚未来得及侵蚀的情况下,在混沌本源当中开辟了一小片空间。

    也正是这一小片空间的存在,使得那一道神秘的空间波动在混沌本源之中存在的时间延长了数倍。

    然而,如杨君山预想当中的混沌呓语这一次却并未出现,更不要说还想着听清楚这些呓语的内容了。

    眼瞅着那一小片空间在混沌本源的侵蚀之下即将破碎,杨君山不由有些失望。

    正待他准备继续寻找乱流的源头,用掉最后一次机会的时候,那一小片空间在临破碎的一刹那,一道惊奇的声音突然传到了杨君山的耳中:“咦?”

    杨君山神色一怔,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连忙想要再听的时候,却见那一片空间已然在混沌本源当中崩毁。

    然而那一道惊奇的声音,却在杨君山的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

    到底是杨君山自己的幻听,还是混沌呓语的巧合,又或者根本就没有什么混沌呓语,所谓的“呓语”也只是某些他无法察觉到的存在在交流过程当中的声音?

    幻听的可能当然是最小的,甚至杨君山自己也不相信他会出现幻听。

    可若说只是混沌呓语中的巧合的话,那这也似乎是太巧合了。

    关键是那一道惊奇的声音,没有在杨君山的虚空之斧劈出的时候发出,也没有在两道空间波动遭遇之后,在混沌之中开辟出那一小片空间的时候发出,偏偏是在那一小片空间即将破灭的时候传了过来。

    杨君山甚至能够想象的出来,在他以同样的空间律动劈出虚空之斧的时候,两道空间波动遭遇引发的动静,同样也惊动了那位或者那些位他无法察觉到的存在,而这些存在应当也被杨君山搞出的动静惊呆了,以至于在经过片刻的错愕之后,才来得及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便因为空间被混沌本源侵蚀而消失了。

    而要想证明他的猜测,证明那些无法察觉的存在是否存在,杨君山还有一次机会,那便是再次施展一次虚空之斧,来劈中某一道混沌乱流的源头。

    然而当杨君山正准备付诸实施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混沌当中原本不断涌现的乱流,似乎在这个时候突然变得平静且稀疏了许多。

    就好像杨君山刚刚那一道虚空之斧,同样也惊动了不断引发混沌乱流的那些不知名的存在一般。

    不过杨君山很快便察觉到,混沌之中的乱流涌现虽然变得稀疏了许多,可每一次乱流出现的时候,空间波动的动静却似乎有些大,虽然引发的混沌乱流也因此变得强烈了许多,可空间波动持续的时间却也同样延长了不少。

    就好像隔着一堵墙的人,同样也在为了确认墙的另外一面有没有人,在砸墙的时候每一次都砸得特别用力,生怕对面的人听不到一般。

    而这对于杨君山同样以新创的神通给予回应,也变得容易了许多。

    在杨君山觑准了一道空间乱流刚一出现的刹那,将他能够施展的最后一击虚空之斧劈出,两道律动相同的空间波动迎面交织,在混沌本源当中形成了一片比之先前还要大一些的空间的刹那,一道低沉的声音突兀的在这片空间当中响起。

    “你是谁?”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