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青铜笔削,碧玉竹简
    柳子正的青铜笔削是一件极为奇妙的异宝,它真正可怕的地方便在于能够自行寻找对手的错漏之处,并给予致命一击。

    当然,这样的异宝通常也仅有一击之力,并不能够如同法宝那般在修士当中驾驭的圆转如意。

    或许这等异宝还有其他的缺陷,不过柳子正自然不愿轻易透露。

    杨君山在一开始也却是被吓了一跳,这青铜笔削无视了杨君山在第一时间撑起的守护神通,随即又穿过了他双手结成的空间屏障,径直向着他的喉头削斩而去。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杨君山周围的虚空在羽冰仙尊的法宝方天帕的搅扰之下彻底紊乱,到处都是破碎的虚空乱流,让他一时间难以进行躲避。

    更要命的是,偏偏现在杨君山的身边没有趁手的法宝护身!

    电光石火之间,杨君山的袖口突然爆发出一股氤氲紫气,哪怕是周围犹如混沌一般的虚空都无法拦阻这一股紫气的渗透。

    而原本要削斩向杨君山延后的青铜笔削,却一下子在半空当中摇摆不定起来。

    这可真是奇了!

    念头在心头闪过,杨君山衣袖一抖,一卷竹简从中飞出,“哗啦啦”在半空当中展开,原本爆发开来的紫气瞬间沸腾,连带着周围原本紊乱的虚空,仿佛在这一刻都要被抚平了一般。

    这一卷竹简不是他物,正是杨君山得到的那一卷疑似儒族至圣手书的那一卷千年碧玉竹简!

    青铜笔削原本便是用来修改竹简书写错漏之物,故而当杨君山身上拥有一卷出自儒修的竹简的时候,源自于本能的驱使,使得这枚笔削在这一瞬间的判断产生了混乱。

    而这或许便是青铜笔削这等异宝的另外一种缺陷,它真正展现用途的第一对象永远都是儒制竹简。

    柳子正不会想到杨君山一个道族修士的身上居然会有儒家大能的手书竹简,而杨君山这一次则完全是误打误撞。

    然而接下来事情的发展便显得更有意思了!

    即便是千年碧玉竹简的出现一下子令青铜笔削的判断产生了混乱,但此物到底是受柳子正驱使,无论对象是谁,只管一刀削下去完成这一击便好。

    可偏偏千年碧玉竹简乃是儒家至圣所书,丘圣亲笔所书岂能有错?

    既然没有错漏,自然也就用不到笔削,那这青铜笔削飞来何用?

    杨君山虽然不晓得在这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但在将千年碧玉竹简展开之后,这青铜笔削停滞不前却是事实,那么在他看来,便是手中的竹简完全克制了这一枚青铜笔削。

    于是杨君山索性将竹简向前一扑一卷,将青铜笔削完全卷在了竹简当中。

    这一下可算是误打误撞了!

    青铜笔削削不了完美无误的儒修文章,更不敢削至圣手书,在被竹简卷在中央之后,干脆连自身的锋锐都收敛了起来,生怕伤及碧玉竹简,哪怕柳子正已然在全力召唤驱使,这枚笔削仍旧在竹简当中一动不动。

    杨君山是一头雾水,可在七重虚空屏障之外的柳子正脸上却都已经急出汗来。

    这一枚青铜笔削乃是他初涉儒修精义之时,启蒙先生所赐之物。

    千年以来,随着他自身修为不断增长,这枚青铜笔削也在他自身才气的孕养之下,成长为一件威力仅次于本命法宝的异宝,更是他在儒修道途上的一件重要寄物。

    这件寄物源于其特异的灵性,会在柳子正修行过程当中出现偏差的时候给予警示。

    柳子正在儒修之中天资只能算是中上,正是因为这枚笔削冥冥之中带给他的警示感应,使得他在修行当途中遇到岔口的时候,多次作出了正确的选择,这才一路顺风顺水,仅仅千余年的时间便修行到了“三花聚顶”的圆满境界,这等速度在同阶儒修当中已经算是天才之属。

    如今这青铜笔削无端消失,与他之前的感应更是完全中断,甚至极有可能会影响到柳子正今后的修行之途。

    急切之下,柳子正转身看向了重骨与冀璋二人,道:“还请二位出手相助,那青铜笔削与柳某大有干系,柳某不胜感激!”

    重骨与冀璋二人一时间都感到有些犹豫,倒不是不愿意相助,实在是柳子正的青铜笔削的情况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那杨君山究竟用了什么方法镇压或者收走了那枚青铜笔削,在场之人都是一无所知。

    这个时候,突然接连几声崩断的声响传来,羽冰仙尊的声音传来,道:“是一卷竹简,杨君山用一卷竹简裹住了青铜笔削!”

    众人闻言惊讶的看向羽冰仙尊,却见他手中的方天帕延伸到虚空之中的十余根丝线尽皆崩断,原本拂着丝线的右手手指鲜血淋漓,上面出现了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显然是被丝线崩断后散逸而出的空间之力割伤。

    “一卷竹简?”

    柳子正先是一愣,紧跟着面露惊愕之色,道:“无暇文章,那至少也是宗圣之篇,不不,甚至有可能是亚圣手书,杨君山身上居然有我儒修经典?”

    众人何等精明,虽不知柳子正如何推断出杨君山的身上会有儒修经典,但大致却能够猜出他那青铜笔削异宝应当是受这些东西的克制。

    既然明白了缘由,重骨与冀璋心中疑虑尽去,面对柳子正的恳求自然不会拒绝。

    冀璋仙尊扭头看向羽冰,问道:“羽冰道友可还能像刚才那样将杨君山阻上一阻?”

    这个时候,杨君山已然从紊乱的空间乱流当中挣脱,并再次闯过了两重空间屏障,距离混沌入口似乎又近了一步。

    羽冰仙尊看着掌心之中几乎缩小了三分之一的方天帕,苦笑着摇了摇头。

    冀璋见状也不再勉强,而是看向了重骨仙尊,问道:“重骨道友可有什么办法?”

    重骨仙尊从身上拽出来一个兽皮包裹一抖,“稀里哗啦”的响声当中,数十根大小不一且形状各异的骨头从里面掉了出来。

    “这些是……”

    冀璋仙尊看着这些杂乱且各不相同,有些看上去还有些朽坏的骨骼,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重骨仙尊伸手手指向着这堆骨骼一点,数十根骨骼顿时如有灵性一般开始自行组合起来,先是拼装出了一个鸟头的轮廓,紧跟着便是身躯,最后是一对儿骨翼,形成了一只完全由不同的骨骼组合而成的白骨鸟。

    重骨仙尊道:“这是空翼鸟,乃是本尊以具有空间天赋的不同鸟兽的骨骼拼装,再以我蛮族图腾秘术炼制而成,具有空间穿梭之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