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彼此都在拖延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河洛星宫公认的大罗仙尊只有三位,分别是太阳、太阴两位星主,以及中垣紫薇星主姬辰仙尊。

    事实上这里面还要加上杨君山自己,除去替伏震代理白虎星主之位外,他还在为河洛星宫的周天星斗大阵补齐了五行阵道之后,主持新建了一座全新的麒麟星宫,其在河洛星宫的地位着实不在三垣星主之下。

    如此一来,河洛星宫中的大罗修士应当有四位才对。

    除了这三位之外,上垣太微星主伏震,下垣天市星主,以及四灵星主均为金身仙境的修为。

    如今杨君山在见到羽冰仙尊的时候,却直言他乃是河洛星宫下垣星主,这便让人有些不敢相信了。

    下垣天市星主,明明只是一位金仙而已。

    可如今在众人面前的羽冰仙尊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三花聚顶”境界的大罗仙尊!

    即便修行者永远不会止步不前,这下垣星主同样也在进步,甚至星宫还有传言说下垣星主原本便是太阴星主之子,却也万万没有短短时间内从一位普通金仙一路蹿升到大罗仙境巅峰的道理。

    因此,当杨君山在众人面前指认其身份乃是河洛星宫下垣星主的时候,其余几人脸上都是一副惊诧的声色。

    而这其中又属柳子正最为意外,一脸诧异问道:“杨道友,你是否认错了?羽冰道友虽然一身河洛星宫的阵道传承,可这修为是否完全对不上嘛?”

    尽管在此之前,杨君山与众人分属敌对,但彼此间的言语对话却极为客气,这是杨君山作为一个强者,以自身实力从对手那里赢得的尊重。

    杨君山笑了笑,仍旧看向羽冰仙尊,道:“说来杨某与阁下也不是第一次相见,先前杨君山在丰天世界之中追寻空间屏障的痕迹,却是差一点便被这位诸位口中的羽冰仙尊偷袭,不过那个时候这位羽冰仙尊修为还只在大罗中期,看样子阁下后来在这丰天世界之中倒也颇有奇遇,如今已然是进阶大罗后期了。”

    羽冰仙尊闻言神色闪过一丝怨恨,沉声道:“杨君山,你只说本尊偷袭于你,怎得不说是你夺了本尊守候已久的天河珠?”

    杨君山“哈哈”一笑,道:“天地宝物出世,大家各凭本事罢了,下垣星主又不是第一天入世,为何会有如此幼稚言语?”

    “你……”

    羽冰仙尊一指杨君山,随即却又遏制了自己的怒气,冷声道:“杨道友认错人了,在下并非下垣星主!”

    杨君山笑了笑,道:“是吗?阁下怕是忘了一件事情,那便是杨某也曾经去过荒天星界的混沌入口之地,两位星主以太阴、太阳二星为根基所构建的空间阵法同样令杨某叹为观止,而如今阁下在这片扭曲虚空之中不下的虚空阵法,与河洛星宫用来隐藏混沌入口之地的虚空阵法完全就是一脉相承。”

    杨君山说到这里语气微微一顿,见得羽冰仙尊目光闪烁,继续道:“因此,杨某这才好奇,历来只有太阳、太阴两位星主掌握的虚空阵道精髓,又如何会被阁下得知?除了下垣星主与太阴星主二人之间关系这一在河洛星宫内部几乎公开的秘密之外,杨某实在想不到阁下能够得到河洛星宫的核心秘传。”

    “啪啪,啪啪……”

    一道鼓掌的声音传来,羽冰仙尊拍着双手,带着一丝嘲讽笑道:“精彩,杨道友的分析实在是太精彩了,就连在下差一点就要信了!”

    “可惜,可惜杨道友你忘了一点!”羽冰仙尊冷笑道:“河洛星宫一切阵道的起源几乎全部源自于河图、洛书两大阵道至宝,也包括让你叹儿观止的虚空阵道,而上一次河、洛出世之际,从上面有所悟的可也不止你杨君山一个!”

    羽冰仙尊并未否认自己与河洛星宫额渊源,但却否认自己乃是下垣星主的身份,而且直言他的虚空阵道源自于对河、洛至宝的领悟,似乎一下子将杨君山所有的推测尽皆推翻。

    杨君山正待要开口,却突然被一道略带不耐烦的声音打断。

    “恕冀某直言,二位在这里争执所谓羽冰道友的身份,于我等有何关系?难道这能决定鸿蒙紫气出世后的归属吗?”

    冀璋仙尊手中的玉如意表面七色的灵光不断的变幻,冷冷道:“请不要用这等无聊的争执浪费我等时间!”

    “没关系吗?”

    杨君山目光仍旧盯着羽冰仙尊,脸上的笑容却是显得有些诡异,道:“就比如趁着与杨某争执这些无聊问题的时候,下垣星主暗中虚空布阵,如今冀道友出言打断,想来是因为下垣星主的虚空阵法已然布置成功了吧?”

    “动手!”

    羽冰仙尊冷喝一声,同时向着身前探出手掌一抓,然后用力向后一拽。

    他张开的手掌当中,一方缩小的锦帕周围正有千万道细丝伸出,随即便没入虚空之中。

    随着他这一抓一拽,所有的细丝晶线尽数绷紧,原本渐渐平静下来的虚空瞬间如同蛛网一般龟裂延伸,直至将杨君山所处位置周边的虚空尽数囊括其中,而此时的杨君山看上去就像是被蛛网擒住的猎物。

    羽冰仙尊的目的便是要通过虚空阵法来禁锢杨君山的空间神通,然后为其他人联手围攻杨君山创造条件。

    尽管杨君山之前能够从扭曲虚空的空间阵法当中脱身,但那是因为羽冰仙尊等人不曾在困住他的第一时间便出手,从而给了杨君山从容脱身的时间。

    而现在羽冰仙尊等众人却并不打算再给杨君山这样的机会,在羽冰仙尊阵法成型的一刹那,众人便已经同时出手,势必要让他无路可逃。

    岂料在众人出手的一刹那,杨君山的神识传音便已经落在了每个人的耳中。

    “诸位处心积虑拖延时间算计杨某,又怎知杨某不也在同样算计着诸位?”

    便在众人出手的一刹那,杨君山已然先一步出手,只听他大喝一声,双手径直插入虚空之中向着两边一扯。

    原本如同蛛网一般被禁锢的虚空,一下子便被杨君山撕裂了一个足够一个人出入的口子,包括几根能够在空间之中虚实转换的细丝织成的经纬,同样被杨君山以蛮力强行崩断。

    杨君山从这道扭曲不定的空间裂口当中从容脱身,紧随之后,七位大罗仙尊的联手一击再次落空。

    而与此同时,羽冰仙尊掌心之中的锦帕无端裂开了一道寸许长的口子,同时裂开的还有他的掌心。

    殷红的鲜血瞬间浸染了锦帕破损边缘的两侧,不过却并未在浸染到锦帕其他的地方。

    而羽冰仙尊的脸上这个时候却是闪过一道潮红,随即喉头一甜,一口逆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哈哈哈哈,下垣星主,忘了与你说了,河洛星宫虚空阵道的传承精髓,其实杨某同样也懂!”

    杨君山的声音在混沌入口周围的虚空之中忽高忽低的不断回荡,羽冰仙尊便感觉自己心头一股火气蒸腾,“哇”的一声又是一口逆血喷了出来。

    “他在哪里?找到他!”

    重骨仙尊咆哮一般的声音在羽冰仙尊的耳边响起。

    羽冰仙尊微微抬了抬头,重骨仙尊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却见杨君山的身形从虚空当中闪出之后,径直转身便向着混沌入口处去了。

    “他不要命了吗?”

    饶是重骨仙尊粗豪勇悍,此时见得杨君山的方向,也不由的低声惊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