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右手,戏耍
    扭曲的虚空令杨君山无法在不被暗中掌控这座虚空大阵之人察觉的情况下,摄取孕育这一片扭曲空间的空间本源。

    无奈之下,杨君山只能选择用这种略带“自残”的方法,一点一滴的将空间本源在神鬼不知的情况下摄入体内,并完成积累。

    因为之前有过了炼化空间本源并融入左手的经验,此番杨君山再去将炼化的空间本源融入右手的过程便顺利了许多,速度也更快了许多。

    这还是在杨君山以绝对优势的锻体修为的情况下,若是换成他人,以杨君山这般的融合速度,恐怕不等完成,右手便已经先一步被空间本源的力量撕扯成了齑粉。

    即便如此,杨君山还是做出一副竭力抵挡扭曲虚空空间之力侵蚀的痛苦模样,以防被暗中那个掌控虚空阵法的存在察觉到他身上的异常。

    不过杨君山自己也明白,能够布置出这般精妙虚空阵法的修士,他的伪装也不可能太久,但此时对于杨君山来说则能拖一刻算一刻。

    杨君山此时看上去被困扭曲虚空之中似乎进退不得,而此时关注他的除却被扭曲虚空拦在半途的一众大神通者之外,在扭曲虚空之后的某处所在,同样也有数位大神通者被杨君山所惊动。

    这些人正是先杨君山等人一步穿过了未被改造和强化的扭曲虚空的几位大神通者,而且其中还颇有几人看上去乃是杨君山的熟人。

    尽管杨君山在太初玄光生出感应的第一时间便全力赶来,可事实上仍旧有不少人已经先他们一步穿过了这片扭曲虚空。

    这些人或许是运气好,在混沌入口之地出世的刹那就在附近;又或者干脆就是凭借着强大的实力以更快的速度赶来,又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能困得住吗?”

    开口的是一位三花聚顶的大罗巅峰修士,此人看上去身材夸大,双腿却是极短,可偏偏双臂却又极长,看上去很不协调。

    而他问的则是一位身着八卦衣,手中捧着一方锦帕的一位面白无须的大罗仙尊。

    这位大罗仙尊将目光从手中锦帕之上挪开,看向开口询问之人,笑道:“怎么,谢道友不相信我?”

    谢仙尊挥舞着两只手臂,道:“你的阵道造诣看上去很厉害,可你要知道,那杨君山同样是一位阵道大仙师,他的阵道造诣未必就比你弱了!”

    岂料这位手持锦帕的大罗仙尊闻言非但不恼,反而笑道:“谢道友你错了,杨仙尊的阵道造诣有目共睹,某家虽然自信,却也不得不承认,杨仙尊的阵道造诣乃是可以比肩河洛星宫太阳、太阴两位星主的存在。”

    谢仙尊闻言微微一愣,很快又问道:“那你还怎么困得住他?”

    手持锦帕的大罗仙尊闻言微微一笑,道:“这话谢道友问得就外行了,杨仙尊阵道高明不假,可阵道的高明与否却又是相对而言的,他杨君山布阵高明,破阵便不一定高明;在阵法之外破阵高明,并不意味着身处阵中仍旧可以轻易破阵;就算在阵中可以破开阵法,可若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此事自己身处阵中呢?”

    谢仙尊被此人一番略显饶舌的话说的有些头晕,挠着脑袋绕了半天,这才恍然大悟一般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他根本就没发现自己现在其实是被困在阵中?”

    手持锦帕的大罗仙尊矜持一笑,身处手指在锦帕边缘一弹,几根微不可查的细丝从锦帕之中抽出,径直射入扭曲虚空中的几处位置所在,扭曲虚空之中涌动的空间挤压撕扯之力便越发的澎湃。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轻笑传来,道:“谢道友难道还看不出来,这位道友虽然刻意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但其一身阵道造诣却是脱胎于河洛星宫无疑!”

    手持锦帕的大罗仙尊闻言眼皮子微微一跳,连带着手持的锦帕都跟着抖了一抖,豁然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却正见得一位身着儒袍的大罗修士同样看过来,正微微向着他点头示意。

    “原来是儒家柳宗圣!”

    大罗仙尊语气之中带着三分审视的意味儿。

    柳子正笑道:“正是柳某,只是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可是河洛星宫哪一位阵道大仙师的高足?”

    大罗仙尊低声笑道:“我以为柳宗圣会询问某家乃是河洛星宫哪一位星主!”

    柳子正颇具自信道:“河洛星宫诸位星主之中,修为在大罗仙境之上的,也不过太阳、太阴、上垣三位星主而已,而道友显然不是这三位中任何一个。至于其他星主,要么修为不对,要么阵道造诣不对,可偏偏道友一身阵道造诣传承至河洛星宫无疑,那便只有一个可能,阁下乃是河洛星宫某位星主的高足。”

    大罗仙尊拍手笑道:“精彩,精彩,柳宗圣这番推理可谓逻辑清晰,就连某家都差一点相信自己乃是某位河洛星主的弟子了。”

    大罗仙尊的言语自然是否认了柳子正的推测,让他原本一脸自信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

    柳子正大为不悦道:“原来道友消遣柳某来着!”

    大罗仙尊连忙笑称不敢,说着伸出另一只手来向着手中捧着的锦帕上一点,又有几缕细丝从锦帕中抽出,然后直接没入扭曲虚空之中的各处。

    虚空布阵,本就极难有阵基凭借,大罗仙尊手中这方锦帕显然便是他用来推演和布阵的媒介,事实上便是他手中的一套阵棋。

    柳子正有心发难,但一来见得对方有恃无恐,二来此人布下虚空阵法,正是利用扭曲虚空来阻拦后来者的关键,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因为一点口头小事而得罪眼前这位阵道大仙师,最终柳子正还是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而就在这个时候,先前一位存在感极低且几乎要被所有人所忽略之人,突然开口道:“这位大仙师可以肯定那杨君山此时仍旧被你困在阵中吗?”

    大罗仙尊的目光在诸仙身上游走了片刻,才最终落在一个明明一直在那里,却始终在有意无意之间被人忽略的身影上,道:“原来是鬼族钟馗先生,不知钟道友这是何意,难道某家连阵中是否为杨君山真身都无从判断了吗?”

    不仅仅是大罗仙尊自己的目光,便是其他几位大神通者,在声音传来的一刹那,这才想起他们的身边还有一位大罗鬼仙来着。

    而这种感觉也令诸位大神通者深感不适,心中各自将对钟馗的警惕提升了几分。

    钟馗摇头道:“钟某不适质疑阁下,而是以钟馗对杨君山的了解来看,此人向来不是一个不知变通之人,而现在他已经被困的时间够长了,却偏偏不曾采取过任何反制的措施,只是在那里一味的死扛,这与钟某所知的杨君山的性情不符!”

    大罗仙尊脸上虽然不悦,可还是将钟馗的话听了进去,于是伸出手来缓缓的落在了从锦帕中抽出的几缕丝线上,看上去就如同给人把脉一般,渐渐的他的脸色变得越发的不好看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