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无天知道不?
    张大师今天很得意,心里美滋滋。

    怼了一顿那个臭老头之后,看到瞠目结舌又遵守约定不能动手的样子。他心里那是一个爽快啊。

    “简直就是一个傻子。”张大师如此评价道。

    回到住处小心的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什么人之后关上门,张大师从兜里掏出来一大巴零钱。

    这是他今天收的学费,有零有整。遇到手头宽裕的徒弟,收个两百三百的。遇到手头不宽裕的十块二十也行,甚至几块钱他也要,毕竟都是钱啊,不拿白不拿,拒绝的话这不是伤徒弟的心吗?为了不让徒弟伤心,于是他来者不拒。

    “一张两张三张”吐了口吐沫在手指上,张大师开始点钱,越数越兴奋,“不愧是燕京啊,天子脚下就是不一样,普通人都这么富裕。”

    把最后一张两块的数玩,张大师很是感慨。一千零三十六块六,只所以还有6毛钱的零钱,那是他回来的时候买了几个雪糕找零的。

    在这个普遍工资两三百的时代,一千多块钱无疑是一笔巨款,毕竟现在的万元户那可是绝对的富豪。

    虽然张大师之前就计算过,只要把那个公园站住自己的收入肯定不少,可没想到第一天就收了这么多学费,这要是过两天自己的威名再传播一下,那钱财还不是滚滚而来。

    此时张大师无比庆幸自己没有受之前几个失败同行的影响,一咬牙硬着头皮上了。这要是像其他几个也看上公园那块地,却畏惧那个老头不敢收学生的同行,他哪有现在这么大把赚钱的机会?

    砰砰砰

    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张大师眉头一皱:“谁啊?”

    “查水表的。”

    “水表不是在院子里吗?”张大师眉头愣了一下,他住的可是大杂院,茅房是公用的,厨房是公用的,洗澡间是几块木板搭建起来的,他的屋里连水管都没有,哪里来的水表?

    “哦,说错了,是差煤气的。”门外声音出来。

    这些张大师面色瞬间变得警惕起来:“我家没有煤气,你赶紧走,不走我报警了。”

    张大师的声音很大,因为院子里不止住着他一个人,他这么大的声音自然是想要引起院子里其他人注意。

    只是院子里似乎有人听到声响出来看看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张大师的门碰的一声被人踹开。然后还没等张大师反应过来一个麻袋就套了上来。

    “私人恩怨不要给自己找麻烦。”一个满脸横肉的人,直接露出一把砍刀来。

    看到自己师傅家似乎遭劫,院子里的徒弟想要上去帮忙。可看到刀具脚步顿了一下,随后被家里冲出来的娘们拉了回去。

    住在大杂院中的人都不是什么富裕户,最近虽然痴迷跟着张大师练气功,但更多的家庭原因让他们不得不继续工作。

    于是看到拿刀的人不好惹,身边站着五六个人呢,自己这边有事全家老小的,想要冲上来的人犹豫一下还是没敢上来。

    “既然说我师父是骗子,张大师我师父要见见你”看着手下把人套进麻袋中扛了出来,满脸横肉的汉子拿着刀对着麻袋拍了两下。

    随后在很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冲出了大杂院一溜烟跑了,院子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汉,好汉饶命,不知道令师是谁,这里面可能有误会。”麻袋中的张大师听到有人寻仇更慌了。

    要只是遇到打劫的,他自认为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忽悠住对方。可要是同行上门寻仇,这就不是自己能忽悠得住的了。毕竟同行是冤家,都是吃这碗饭的,谁还不知道谁啊。

    不断的想要套话,又或者各种祈求张大师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这让他心里越来越忐忑都快哭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猛然一停,张大师一个激灵:“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幼儿”

    还没等他说完,他就感觉自己被从车上提溜下来,然后麻袋被解开。

    “这么大年龄还有一个三岁的儿子,老当益壮啊。”适应光线之后一个十分年轻的小年轻出现在他的面前,脸上似笑非笑语气中充满了调侃。

    “你是”以为要被找个地方灭口慌乱的张大师愣了一下,他感觉眼前这个小年轻有些眼熟,可他一时间记不起自己和对方又什么仇怨。

    “今天早上,东安福胡同公园那边。”杨东旭笑着说道。

    “你你是哪家大四合院的?”张大师瞬间想到了什么。

    那玄老头做垫脚石,他自然调查过对方的底细,所以在玄老头被气的回家,而杨东旭到公园看情况的时候,有徒弟给他指认过杨东旭的。

    “看来调查的很充分啊。”杨东旭笑着摆了摆手,旁边几个人向后推了推,杨东旭蹲了下来:“听说你修炼的是宇宙神功,练成了可以成仙?”

    “我就是仙人转世,自然可以成仙”看到对方竟然问这些,张大师谎话张嘴就来。

    “是吗?”杨东旭看着张大师笑容有些诡异。

    “我上听仙界声音,下听十八层地狱,你说是不是真的?”虽然感觉杨东旭笑容有些不对劲,张大师还是下意识说出了自己忽悠人的话语。

    “哦,仙界声音是什么样的这样的吗?”杨东旭继续问道,不过还没等张大师回答,他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你竟然敢打本仙师,就不怕玉帝降罪吗?”张大师身体瞬间坐直,身上发出一股凛人的气势。

    这可是他的杀手锏之一,每当遇到什么不能应对的麻烦,他就会拿出这股气势来。配上愚民对上天的畏惧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啪!

    杨东旭又一个巴掌甩了过去:“玉帝降罪?你说的是天打雷劈吗?来让玉帝降下一个雷给我看看?”

    “如此亵渎神仙,你的魂魄一定会打入十八层地狱。”张大师神色没有丝毫变动,双目闪烁着精光卖相更好了,如果不是他还在麻袋中的话。

    “我下不下十八层地狱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快要和阎罗王见面了?”

    “无知小儿,我可是天上星君,就算阎罗见面也要行礼,你竟然敢如此无礼?”

    “星君?你是二十八星宿中的哪一个,又或者说是福禄寿那个星君?难道是财神?或者是神箭星君,射手星君?还是狮子星君?难道是二郎星君?”

    “二郎星君乃是我的晚辈?”听到杨东旭嘴里冒出一些自己听过,或者没听过的星君张法师有些发愣,不过最后听到一个自己熟悉而且厉害的,立马说道。

    “那你和玉帝什么关系?”

    “我是玉帝手下的大臣,一品大员知道吗?”

    “不对啊,你是二郎神的长辈,玉帝又是二郎神的舅舅,这么算的话你应该和玉帝是亲戚。和玉帝是亲戚你应该是皇亲国戚才对。”杨东旭掰着手指算了算说道。

    “是这样的吗?”张大师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他行骗的手段一个是自身卖相,另外一个就是一些一知半解道听途说来的神话故事,对于玉帝和二郎神的关系如何,他还真的不知道。同时也忘记了皇亲国戚做一品大员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所以杨东旭的反驳不成立。

    “当然是这样的,不过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张大师下意识的问道。

    “我是无天。”

    “无天?”张大师一脑门的问号。

    “我乃无天佛祖和如来佛祖同从佛母孔雀大明王腹内出来,现在借尸还魂游走人间,准备寻找通往九幽道路。九幽道路你知道吧?冥界听说过没?九幽大魔王呢?撒旦知道吗?路西法呢?那你知不知道加百列?什么都不知道你在仙界怎么混的?”说着杨东旭又甩了一巴掌过去。

    “原来你也是上仙,上仙息怒,上仙息怒,咱们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你既然和如来佛祖同辈,应该知道如来佛祖和玉帝关系很好,咱们是一家人。”

    “一家人?”杨东旭有关心智障儿童的目光看着张大师,张大师感觉这里面哪里自己可能说错了,可一时间又不知道错在哪里。

    “一家人,一家人。”既然不知道哪里出错,张大师只能先应承下来,拉近关系显然是没错的。

    “一家人你个头啊。”杨东旭又甩了一巴掌过去:“西游记看多了吧,还上仙?只要什么是无天佛祖吗?就是无法无天的意思,我是如来是对头懂不懂?”

    “啊?”张大师一脸的愕然,可看到杨东旭一脸笃定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心里有点半信半疑,心里虽然犹豫,可他的嘴巴却没有犹豫:“原来是这样,其实我也感觉到仙界不公,今天我与仙界划清界限,以后以无天佛祖马首是瞻。”

    “别别别,你要是和仙界划清界限了,那我还找你干什么?”

    “啊?无天佛祖找我是因为我在仙界有关系?”张大师脑子很活,琢磨出来一点什么。

    “必须的啊,如来是我对头,仙界肯定也是我对头,既然你准备弃暗投明,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探子了。”

    “奸细么,这个我可以。”张大师立马说道。

    “你确定?”

    “当然,我在仙界可是二郎神的长辈,知道很多秘密的,是最适合的探子。”张大师必须确定啊,不确定小命怎么保住。

    “那说点仙界的秘密听听?”

    “这个这个这个”

    “算了,别这个那个的了,之前的事情先不说了,仙界的那点事情该知道的我已经知道了。今天找你,就是看中了你这个一品大员的身份,帮我打听另外一件事情。”杨东旭开口说道。

    “什么事情?”

    “打听一下通天教主被封印在哪里,我准备把他解救出来共谋大业。”杨东旭一本正经的说道。

    《封神榜》去年已经播放了,一经播出就造成和了《西游记》一样的霸屏效果。

    “通天?”张大师一脸的愕然。

    “没错就是通天教主,他乃是鸿钧老祖弟子和元始天尊一个级别的存在。纣王那边那么多神仙都是通天教主的徒子徒孙。所以我要救他出来共谋大业,你去打听下他被封印在哪里。”

    “哦,好,好的。”张大师有点晕。

    “太好了。”听到张大师答应,杨东旭猛拍一下手掌一脸的兴奋:“你快快去打探,事成之后我把伊甸园划归给你管辖。”

    “伊甸园?”又冒出来一个新名词让张大师又晕了一下,但还没等大多想他就惊恐的叫了出来:“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废话,还能干什么,送你回仙界啊。不回仙界你怎么打听消息?来来来,弄点木柴和汽油来,把他放在火上烧。这样把凡胎肉身烧成了灰烬,张大师的魂魄就能升天了。”

    “不,不要”一听对方要烧死自己,张大师声音瞬间变得尖细起来。

    “不要你怎么上天,不上天你怎么帮我打探小心,你如此出尔反尔,难道你在耍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