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认怂,还是挑衅?
    魏飞这段时间过得有点憋屈,原本在海南那边正混的风生水起,却被自己大哥一个电话叫回了京里。

    回京就回京吧,刚回来没几天就被禁足了,这可要了正是年少多金又有身份活的无比滋润魏飞的小命。

    作为政治家族中的一员,现在上面暗潮汹涌他自然知道一些。所以他最近一段时间十分低调,甚至没在燕京呆,直接跑到了祖国的最南边。

    因此他实在想不明白家里人为什么非要让他回燕京,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他虽然纨绔,可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吗?

    “卖了巨岛的股份?为什么?”魏家二楼的书房中,魏飞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大哥。巨岛不是别的,正是他和白凤等人在海南城里的房地产公司。

    其实魏翔打电话让他回来的时候,他就蛮意外的。毕竟现在燕京绝对是个是非之地,所有人都恨不得跑的越远越好,实在走不掉的人恨不得把头埋进裤裆里,祈求所有人都看不到他。这个时候魏翔竟然从地方调任到了中央,怎么看怎么是没事找事。

    “太惹眼了。”魏翔看了自己弟弟一眼,发现魏飞一脸的不甘,沉吟一下开口说道:“就算不卖掉手里的股份,海南那边的事情你也要暂停一下,在上面没有明了之前最好什么都不做。”

    “那么远,没事的吧?”魏飞看着自己大哥开口问道。

    虽然他现在是个纨绔子弟,而自己大哥在仕途上越走越稳,大有被家族当做第三代旗手培养的趋势。

    可兄弟两人的感情从小就很好,所以有的时候即便对自己父亲的管教很不耐烦,可是魏翔的话魏飞却很听。

    “不是远不远的问题。”魏翔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可我们不是”魏飞开口想要说什么,目光碰触到自己大哥的眼神,把想要说的话有咽了回去。

    “支持是一回儿事,但怎么做又是另外一回儿事。上面可能要有动作了,所以收拾一下手尾别给对方留下什么把柄。”魏翔的面色有些凝重。

    作为在仕途上发展他,知道的事情自然要比自己弟弟多一些。上面的碰撞越来越激烈了,似乎随时都有可能jin ru大决战,因此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收拢力量,自保的同时不给对手钻空子的机会。

    海南那边的发展上面已经有了诟病的声音,在这个节骨眼上很有可能成为对方率先打击的目标,这也是他把自己弟弟从海南叫回来的原因在之一。

    “那我问下白凤几个人,看看有没有愿意接手的。”放弃手中下金蛋的母鸡魏飞自然心有不甘。

    可他虽然纨绔,并不愚蠢。他知道自己现在所有用的一切并不是因为自己聪慧过人获得的,而是因为自己身后家族的影响力。虽然放弃手中下金蛋的母鸡让他心疼,但他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家族蒸蒸日上,这些东西迟早都能拿回来的。

    “杨东旭这个人你了解多少?”看到自己弟弟的神色,魏翔点了点头,然后转口问道。

    “杨东旭?他怎么了?”魏飞愣了一下。

    对于杨东旭他自然十分了解,从小到大哪怕在混乱时代他魏飞都被吃过亏,在四九城不说横着走,但至少没人敢顶撞。可自从遇到杨东旭之后,连续好几次吃瘪却没有找回场子。

    所以杨东旭这个名字在他这个小圈子里都成了禁忌了,很少有人提起他。因此他不明白自己大哥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人。

    “你和他接触的深不深?”魏翔没有回答自己弟弟的话,而是继续问道。

    “没太大关系,就以前做生意的时候是竞争对手,也就是见了几次面的关系,他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上面有人在一些场合对他的评语不怎么好。”魏翔皱着眉头说道。

    “上面?”魏飞瞪大了燕京。

    “爷爷那一辈的人,算了,先不说这个了。要是和他没有太大关系的话,那就暂时不要接触了。”

    “哦知道了。”一听是自己爷爷那一辈的人,魏飞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脖子,随后开口问道:“他那个干爷爷似乎也是我们这边的人,他要是出什么事情的话,对我们会不会”

    “没太大问题,万家是万家,他干爷爷是他干爷爷,虽然目前同属于一个阵营,但他还上不了台面。”魏翔摆了摆手运气平淡,但充满了傲气。

    周义仁看似位置很高可以直达天庭,但实际是上他只是一个智囊而已。哪怕他这个智囊表现的十分亮眼,但却并没有太多的实权,和一些实权部门的二把手都没得比,更何况和魏家这样的大家族相比,仅仅只是所处的位置敏感一些而已。

    因此在这个双方相互碰撞,但又不得不克制的时候。对方挑杨东旭下手显然仅仅只是试探的进攻,赢了能涨涨士气,输了也无伤大雅。最重要的是局面不会失控。

    “哦。”魏飞变得变化几下点了点头。

    “别参与进去。”魏翔叮嘱了自己弟弟一句,之前听到杨东旭这个名字他只感觉耳熟,隐约感觉和自己弟弟魏飞有什么关系,所以开口询问了一下。

    随着魏飞刚才说的话,他脑海中沉淀的记忆被翻了出来。知道为什么对于杨东旭这个名字感觉到熟悉,还感觉和自己弟弟有关的。

    所以魏飞和杨东旭之间有什么间隙魏翔也想了起来,因此看到魏飞面色变幻,他开口叮嘱了一句。

    “我知道的。”魏飞点了点头。

    他虽然很想看到杨东旭吃瘪,如果可以绝对会上去踩两脚。但现在毕竟双方属于一个阵营,对方打压杨东旭他不帮忙就算了,要是这个时候落井下石,那不是出气,而是给自己家没事儿找事儿。

    第二天一大早,杨东旭还在吃早饭,胡大山又匆匆的跑进了大四合院:“杨少,工商局的人又来了?”

    “这次怎么说?”杨东旭咬了一口包子含糊不清的问道。

    “说我们的目无法纪,这次除了停业整改,还下达了10万元罚款的通知。”胡大山满头大汗的说道。

    “那今天给员工继续放假,明天继续营业。”杨东旭说了一句。

    “杨少”胡大山音调顿时拔高了不少。

    他感觉杨东旭现在有点胡闹,既然事情出了不想办法解决。竟然准备和工商局杠上了,怎么看怎么都有点意气用事。就算你杨东旭有能耐,可工商局毕竟是官方部门,这样正面硬刚原本能轻易解决的事情,说不定最后会闹的无法收场。

    “照我说的做就行,哦对了,下午把罚金交了。”杨东旭抬头看了胡大山一样,随后继续吃自己的早餐。

    “这个”胡大山真的被杨东旭给弄糊涂了,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今天停业明天开业,这明明是准备硬刚挑衅的意思。可交罚款是为什么?一边挑衅,一边认怂?

    “照做。”杨东旭又看了胡大山一眼。

    发现杨东旭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胡大山点了点头:“好的。”

    “砰!”工商局一件办公室之中,一个中年男子猛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桌上的茶杯直接掉在了地上,让站在他对面回报工作的人吓的一个激灵。

    “简直无法无天,直接带人过去给我贴封条,一个私人企业,竟然公然和政府作对,他的眼里还有没有党,有没有人民?”办公桌后面的中年男子咆哮着。

    第一天停业整改,第二天继续营业,他当时还是蛮兴奋的。直接带人过去强令千禧超市停业,并开出了10万的发单。

    一开始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他还真的怕千禧认怂,一点反抗都没有。这样的话即便把千禧给整倒了,也无法达到他想要的目的。

    所以看到对方反抗,他自然是心中一喜。可当天下午千禧竟然直接交了罚金,让他的心一下子有悬了起来,觉得是不是自己表现的太强势,让对方直接胆怯不敢正面对抗了。弄得他一晚上忐忑的觉都没睡好。

    可第二天一大早千禧又开门营业了,这让一夜辗转反侧的王德胜又是猛然一喜。直接亲自带人又去了千禧超市一趟,这一次不但严厉批评,还开了20万元的罚单。原本想要直接贴封条的,可想一想一次下手太狠,对方要是认怂怎么办?于是就没贴。

    这一次强制让对方停业,并且给与处罚。对方依然是当天缴纳了罚金,这让他心中又泰忐忑起来,他夜里睡觉不禁有些心急火燎。

    可谁曾想第三天千禧一大早又开门营业了,这让他心中又是一喜,直接带人奔了过去。就这样反反复复一个星期过去了,处罚金额达到了惊人的200万。

    可即便是这样,昨天千禧那边的经理,依然带着人把钱给交了。然后今天又开门营业了。

    一开始王德胜看到对方这么挑衅,心中不怒反笑觉得对方是在作死。可现在无论自己罚多少钱对方都交,然后第二天继续开门营业。他感觉脸上在被人啪啪的甩巴掌。

    对方虽然没有直接说明,但意思却十分明显:爷有钱,随便罚。

    原本冲在第一线他是想着立一件大功的,可现在这件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发展到了眼下好像是闹剧的阶段。

    “王主任,这一次我们”

    “叫人备车。”王德胜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件事情必须尽快结束掉,不然他王德胜就会成为一个笑话,别说立功升官了,能不能保住眼下这个职位都是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