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男人通病
    第一次约谈不欢而散,说真的没见到余飞宏之前,对于合作建设机场杨东旭还是蛮心动的。可见到余飞宏之后心动变成了排斥。

    不是排斥余飞宏这个人,而是对方主动找自己合作杨东旭总感觉这里面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存在。对于未知的事情他自然会变得小心谨慎,毕竟这件事情又不是非做不可。他现在已经够惹眼的了,没必要再招惹不比较的麻烦。

    所以不欢而散余飞宏离开之后,杨东旭非但没有什么担心,而且心情还变得格外好起来,开始自己的度假之旅。

    说真的前世活了四十多年杨东旭一次真正的旅行都没有进行过。不是没有钱,而是心疼钱。一年到头自己也就剩个两三万块钱,结果以计算旅游花销四五千没有了,再想买点什么东西一万多没了,算着算着就不想去了。

    至于穷游......这个杨东旭还真的没有想过。没钱他宁愿待在家里,也不想出去给自己找罪受,这可能他小富即安的性格有关系。

    “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午饭一顿丰富海鲜,溜一圈之后杨东旭拿着毯子,在海边一个躺椅上躺下,正准备酝酿一下困意小憩一下,感觉旁边躺椅上诱人躺下,一开始他以为是杜飞,结果转头一看竟然是东子。

    来之前他和武爱兵东子都打了招呼,问他们来不来玩。结果武爱兵在苏联那边回不来,东子说五一劳动节自己要去劳动,也不知道想要去哪里浪荡所以没有跟来。可谁曾想自己前脚刚到,东子后脚就跟了过来。

    “在燕京的确没有好玩的,所以就跟过来看看。不过我说从海口到这边来的渡轮也太少了,而且很慢,我早上就到了,结果弄到现在才来到这里。”东子喝了一口果汁吐槽着。

    看了看东子,又向着不远处玩水的虹影几个人看去,没发现东子妻子陈娟的身影,杨东旭把毯子盖在胸口懒得再理这货。

    一开始让他来,他不来。现在自己一个人屁颠颠的跑过来,还没带陈娟。显然是家里出了什么事跑到这里躲债来了。

    “我说,我大老远的来陪你玩,你就没点表示?”东子伸脚蹬了蹬杨东旭的躺椅。

    杨东旭瞥了东子一眼,转了个身准备继续酝酿自己的睡意,这货明显是有什么事情请自己帮忙,现在还拿捏上了,反正着急的也不是自己。

    “那个......”看到杨东旭不接这茬,东子神色讪讪的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可一想到自己来之前家里的鸡飞狗跳,他又蹬了蹬杨东旭的躺椅:“别睡了,给出个主意。”

    “什么事情我都不知道,出个毛的主意啊?”杨东旭没好气的瞪着东子。

    “那个......我和陈娟闹了一些矛盾。”东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然后呢。”

    “陈娟要离婚?”东子低着头说道。

    “我去,你咋了陈娟了?”杨东旭做了起来,虽然猜到了东子屁颠屁颠跟过来,可能是在燕京有什么麻烦想躲一下,可他脑洞再大也想不到竟然是陈娟要和东子离婚。

    要知道这些年东子和陈娟感情一直不错,原本陈娟是有个铁饭碗的,结果因为东子忙,再加上老人身体不好,人家一个小家族的大小姐,直接辞职在家做了全职主妇,这让武爱兵不止一次喝酒的时候说羡慕东子。

    武爱兵原本就挺忙的了,结果娶了一个老婆比自己还忙。原本杨东旭想把叶蓉蓉调到燕京工作的,可事业心极强的叶蓉蓉不愿意,弄得原本身体不大好的武爱兵母亲只能住在武爱兵姐姐家,因为这件事情两个人没少吵架。

    “我原本这两天想出去玩一下的,结果......”

    “带的那个女的啊?”如果是带陈娟出去玩显然不可能闹离婚,现在因为闹离婚东子又说出去玩的事情,事情就明摆着了,肯定是东子不知道要带那个小蜜出去溜达一下,结果被陈娟抓了个正着。

    “金巧巧。”

    “哦。”杨东旭应了一声,随即感觉这个名字似乎很熟悉,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

    “就是咱们还能弄台球桌那会儿,有人把你当佛爷,你拿板砖拍人家脸那个的马子。”看到杨东旭一副想不起来的样子,东子提醒了一句。

    “哦,那个胸脯很大,个子不高的女人?”东子这么一提醒,杨东旭脑海中首先出现的是一对大胸脯,这个印象比较深刻,然后金巧巧的样子才算在脑海中浮现出来,随机他皱起了眉头:“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搞上的?”

    这一说都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性格有点操蛋的杨东旭还在上小学呢。而事后他就没再见过那个叫成哥的,也没听说东子和金巧巧有什么纠葛。

    “这不是北边的生意停了,我闲着没事经常到处溜达了一下嘛,一来二去,就这么......”东子尴尬的笑了笑。

    “说的好像以前你忙的时候就纯情一样。”杨东旭横了东子一眼:“那个金巧巧应该有30了吧,没结婚?”

    “结婚了,后来离了。”

    “我艹,不会是因为你离婚的吧?”杨东旭脑海中瞬间出现一对痴男怨女,突然相遇感觉找到了人生的真爱,然后各回各家离婚,随后两个人走到一起的戏码。

    “是刚离没多久。”东子脸上的神情更加的尴尬,似乎感觉到杨东旭看自己的目光越来越不对劲连忙解释道:“不是我怂恿着让她离婚的,是他们两个原本就过不到一块而去,遇到我之后没多久刚巧离的婚。”

    “和你就能过得一块去了?”男人管不住自己裤裆里的那玩意杨东旭能理解,在外面养个身材好的小蜜也能明白几分,可你弄得对方离婚,自己也要离婚,这就操蛋了。

    “娟子要和我离婚,我父母那边......”

    “这事儿你找我也没用。”杨东旭扯了扯毯子直接闭上了眼睛,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他是真的没心思管。

    就算他想管站在什么立场管,又怎么管?难道站在娟子那边,同意她和东子离婚?又或者站在东子这个出轨者这边,劝娟子不要离婚?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爸比较听你的。”东子憋了半天开口说道。

    “少给我带高帽子,我要是给你去说这事儿你爸不揍我才怪。娟子可是二老的心头肉,还给他们生了一个大孙子,这事儿换做是我,我肯定是要这个媳妇,不要你这个儿子。亲生的都没用,更何况我还是个外人。”

    “我不想离婚。”东子快把头低到裤裆里去了。

    “早干嘛去了?”杨东旭瞪了东子一眼:“不想离婚回去求你媳妇啊,你来找有什么用?”

    “娟子带着孩子回娘家了不想见我?”

    “我说咱们也就差了几个小时离开的燕京,你那边怎么就出了这么多事儿?你这比电影都精彩。”杨东旭被东子烦的也没了睡意,干脆在躺椅中坐了起来。

    “这事儿原本娟子知道一些,开始我们是准备五一带着父母出去玩玩的。可这不是金巧巧刚离婚心情不好,所以我......”

    “活该。”

    这事儿别说放在陈娟身上,放在谁身上谁都跟东子急。说好的一家人出去玩,结果你去陪小三儿,把大人孩子都扔给她一个人,没拿刀砍东子,已经证明陈娟知书达理家教很好了。

    “我真的不想离婚。”东子好像斗败的攻击一样耷拉着头。

    “不想离婚你去找陈娟说,你跑到海南来找我有个毛用?”

    “金巧巧怀孕了。”

    “我靠,你不是说她刚离婚没多久吗?”

    “她还没离婚我俩就好上了。”

    “滚滚滚,别再我面前出现,不然我真的忍不住揍你。”杨东旭还想赶苍蝇一样挥着手,但不知道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孩子真的是你的?”

    “应该是,她老公那啥不行,治了这些年也没治好。”

    “就你行,赶紧滚。”杨东旭差点没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简直就是神经错乱了,竟然问孩子是不是东子的。

    “你能不能和娟子说说,就说海外有生意我必须去一趟,让我先躲一段时间?”

    “事情都出了,这个时候当缩头乌龟躲起来,你不感觉自己不是男人吗?”杨东旭真的想动手了。

    “我不想和娟子离婚,可金巧巧一直没有孩子,现在好不容易才怀上了......”

    “咋滴,你还想娶个二姨太?”杨东旭感觉一阵阵的脑仁疼,最近烦心事够多了,没曾想东子又闹出这样的破事儿。

    “你一向注意多,帮我想想呗。”东子恬着脸。

    “老子今年刚满十八岁,这样的事情我个毛的办法啊?就算有办法我能用吗?娟子是你老婆没错,可我也认识还不好?而且她和我小姨,还有我姐周雅关系也不错。我要是帮着你,你觉得我有好日子过?”

    听到杨东旭提周雅,东子不知道为何背后一阵阵的发毛。说真的长这么大什么事情东子也没怕过,当年也是拎着砖头在好几个混子头上开过瓢的人。

    可不知道为何每一次面对周雅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女人的时候,他总感觉有种老鼠看到猫的感觉。

    “那你说这件事情怎么办?”

    “凉拌,你赶紧哪来回哪去。这件事儿还好我小姨现在还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了,又在这里看到你,有你好果子吃才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