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章 亲一下就跑
    摆了摆手让服务员把李宗盛送到楼上休息,杨东旭起身向厕所走去。十几瓶啤酒下肚即使他酒量不错脑袋没晕,可下边膀胱却有点撑不住了。

    “对对对,三里屯光华路这边,一家招牌上边几个英文字母的酒吧,没错就是很有名总是出现明星的酒吧,今天好像是什么庆功会好多明星,要是能带回去一个......嘿嘿......行行行,到了你给我打电话我到门口接你,不然你进不来,好的就这样。”

    刚进厕所杨东旭就听到里面打电话的声音,推门走进去一个西装革履腋下耳朵上夹着大哥哥大的男子,正在洗手的地方面对镜子摆弄着自己风骚的发型。

    察觉有人进来男子撇了杨东旭一眼,继续整理自己的发型。等杨东旭很有份量的一泡尿赌撒完了,对方还在镜子面前左扭又扭的做调整。

    洗了洗手杨东旭从洗手间出来眉头微微皱起没去吧台那边继续喝酒,而是直接上了二楼。

    自从海纳搬到国贸那边之后就把这边冷清了一段时间,不过当海纳影视部得到扩展之后,这里逐渐变成了公司艺人休闲的聚集地变得更加热闹起来。

    一人多了渐渐的嗅到腥味的其他人自然也就到了,所以渐渐的原本杨东旭打算留着给公司员工休闲的地方,真正变成了一个大酒吧,毕竟这个年代明星对于粉丝的吸引力那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这个明星还是十分有名的女明星,又出现在酒吧这种容易发生暧昧事情场所的话,那对于男人的吸引力绝对是巨大的。因此这个原本杨东旭没在意的酒吧,现在生意变得十分火爆。

    在楼上站了一会儿,看着下面舞池中的声色犬马,杨东旭招了招手把不远处的保安叫了过来。

    站在栏杆边想了这么一会儿之后,杨东旭还是决定只要酒吧中不出现违禁的东西,那就按照现在的模式运营好了。

    娱乐圈本身就是一个大染缸,他对旗下的艺人有保护的义务,但并不是全职的保姆。同时你怎么知道有些大款是冲着明星的身体去的,而明星不是冲着大款的钱包去的?

    所以大家都是成年人,没必要当圣母婊那么矫情。不过按照现在的经营模式运转,不代表今天不闻不问,他可不想好好的庆功宴弄出几条旗下女艺人的**新闻出来。

    吩咐一声保安现在酒吧只准进不准出,事后把醉酒的艺人送回住处,又或者直接放到楼上休息,并且楼上休息间不接待除公司艺人外其他人之后,杨东旭又在栏杆旁边站了一会儿,感觉有点没意思准备回家睡觉。

    刚转身下楼准备从后门出去,一个没想到的人映入他的眼帘,并且款款的向他走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杨东旭眉头皱了起来,他看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凤。

    “你就不准许我也有几个做明星朋友?”一身长裙的白凤显得极为的优雅,和下面群魔乱舞的场面相比,她就好像一只行走在沼泽淤泥中的雪白天鹅,很突兀但又很和谐。

    向着下面舞池看了一眼,杨东旭没有说话。今天的庆功宴参加的不单单是海纳唱片的人,自己公司影视部那边也来了一些人。

    再加上一些人朋友拉朋友的,下边舞池中的人有一半都不是海纳公司的人,不然厕所里面那个打电话的成功男士也不可能进来。

    “听说你最近遇到一点小麻烦?”对于杨东旭眼中排斥的距离感白凤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一只手端着酒杯,做一手垫在栏杆上直接和杨东旭并肩站在一起看着下面的舞池。

    酒吧中暖气开的很足,白凤的长裙又是露肩吊带的那种,所以杨东旭除了能闻到白凤身上那股子十分特别的幽香之外,甚至还能感觉到她肩膀若有若无的热度。

    “想看笑话?”杨东旭转头看了白凤一眼,又把目光放在了下面舞池中。

    “你这个年龄有这样的成就,不看我的笑话就好了,我哪有资格看你的笑话。只是感觉这件事情的处理有点不像是你的风格有些意外而已。”

    “那你感觉我应该用什么风格处理这件事情?”杨东旭从舞池中收回自己的目光转头和白凤对视。

    “现在外界都说没有万军的支持,你就是一直被抽掉脊梁骨的狗。”白凤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

    杨东旭的眉头挑了一下,想要不引人注意低调处理千禧超市的事情,看似一举两得的解决了超市货源的问题。

    但也传达出了一个不好的风向,那就是万军不支持杨东旭之后,他杨东旭手里的产业似乎谁都能够拿捏一下咬几口肉下来。

    超市被宋家少爷捷足先登了,那杨家宴呢?现在风光无限的海纳公司,又或者资金雄厚的飓风建筑呢?尤其是后两者年利润都是数以亿计,随便咬一口那可满嘴都是油啊。

    “还是来看笑话的。”杨东旭嘴角上挑露出一丝笑容,和刚开始面对白凤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相比,他现在的神色有些玩味。

    “有人说飓风建筑一个私人企业,在海南圈那么大的地弄度假村,是完全的资本主义道路。”白凤淡淡开口说道。

    但虽然说话语气平淡,但她的目光却紧紧盯着杨东旭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神色细节,可杨东旭的反应让白凤有些失望。除了初听这个消息他的眉头锁了一下之外,无论是神色还是目光杨东旭脸上再也没有其他一丝的波动。

    “胃口很大啊。”杨东旭身体微微前倾直视白凤。

    ‘资’‘社’的争论从改革开放初期就没有消停过,今年更是达到了巅峰变相的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杨东旭虽然不会出现站队错误的问题,但被这个漩涡碾压一遍,即便站队正确了那他最后还能剩下什么?

    “这次和我可没有关系。”杨东旭身体突然前倾带来的压力,让白凤下意识的想要向后退一步拉开距离。

    但后退的下意识反应被她及时制止,同时非但没有后退,反而身体也向前倾了一下,如此对视的两个人几乎要脸贴脸,鼻尖已经若有若无的要碰触到了。

    这样的对视女孩子显然有先天性的劣势,可在年龄上白凤有着绝对的优势。所以当自己前倾发现杨东旭眼睛出现短暂的愕然之后,白凤脸上浮现出笑容似乎已经预感到了自己要赢了。

    可下一刻白凤瞳孔瞬间放大,脸上的神情变得呆滞起来。

    “别玩火。”杨东旭对着身后摇了摇手,头都没回的走下了楼梯。

    自己竟然被亲了,不是嘴唇上蜻蜓水一触即分,而是足足被亲了好几秒,最后杨东旭甚至有点没忍住伸出舌头扣了一下她的贝齿,被她下意识紧咬牙关拒绝在外两人的嘴唇才分开。

    直到杨东旭的身影消失在白凤的视线中她才反应过来,“混蛋。”

    长裙下的脚狠狠的在地上跺了一下,抬腿想要追上去,却有停住没有动。神情带着五分羞怒,五分嗔怒,唯一没有愤怒。

    片刻之后白凤连同脖子一起升起的粉红才渐渐的退去,轻抿一口杯中的酒,她的神色才慢慢的回复正常,和周雅清冷的高雅相比,白凤的总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气质优雅却带着让人蠢动的诱惑。

    “再看你扣你工资信不信?”坐在车里的杨东旭在杜飞又一次从后视镜中偷瞄他的时候,忍不住瞪了杜飞一眼。

    杜飞撇了撇嘴没有说话,但撇嘴的动作让杨东旭更想打他。

    同时杨东旭心里也在暗骂自己不争气,想他偶尔脑子中回忆一下日本国粹也算是老司机了,再不济也是理论经验丰富流程无比熟悉啊。

    可刚才怎么就鬼使神差没忍住亲上去了呢?亲上去也就算了,人家女的还没反应呢,自己怎么就落荒而逃了呢?难道是因为伸舌头过去被挡住了,感觉有点丢人所以扭头就跑?

    “少爷那边好像出事了。”从停车场出来打算开车回家的杜飞慢慢减速把车停在了路旁边。

    心中似乎有点恼羞成怒闭着眼睛装深沉的杨东旭睁开眼睛向着往外看去,此时在酒吧的门口几个保安和几个看似成功人士的人推嚷着。

    “过去看看。”看到这一幕想到自己刚才在厕所中遇到的那个头发油光水亮打电话的男的,杨东旭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还没走到地方杨东旭就发现了刚才在厕所中打电话的那个男的,不想发现也不行,这位除了头发弄的好像牛舔的一样显眼之外,此时的喊叫最大声,而且特别有威慑力。

    “你长没长眼睛我朋友都不让进,你这个酒吧想不想开了?”

    “对不起,上面有吩咐,里面人太多了,今天不让进了。”领头的保安陪着笑脸。

    “真的不给面子是吧,刚才还随便进呢,怎么我带人就不让进了?”发型男面色涨红眼睛瞪的像牛眼一样。

    “真的不是不给哥您面子,今天酒吧本来就是不对外营业给公司开庆功会的,所以公司的人喊朋友一起来也就凑个热闹,可现在里面人多的的确有点放不下了,所以老板吩咐不能再朋友带朋友了。”

    “里面再放不下人,还盛不下我们这几个?。”

    “哥,真的不行。”

    啪!

    再次被拒绝的发型男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让你喊哥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信不信我直接喊人拆了你这破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